康通小说网目录

人间最得意 第两百六十五章 又是一个故事的开始

时间:2019-02-13作者:平生未知寒

    北海里有些什么,恐怕除了鲲族之外,其他人就算是知道也知道的不多,毕竟在海底那么深的地方,除了鲲之外,其余北海生物,真的很难到达那个地方。

    当然,像是青天君这样的大妖除外。

    李扶摇被一脚踢进北海之后,他很快便清醒过来,就要向着海面游去,却很快看到了青天君。

    青天君一挥手,在李扶摇的身侧便多出了一个气罩,将他包裹在里面,他们都不是鱼,要想着在海底生存,只能依靠自己的一身修为。

    像是李扶摇这样的青丝境小剑士,想要扛着海底压力,在这里活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也只能让青天君帮他一把。

    青天君缓缓朝着海底落去,他看着有些茫然的李扶摇,没有急着说话。

    直到他们来到那座巨城前的那条大道上。

    李扶摇才问道:“前辈这是做什么?”

    青天君负手而立,“我要在北海待一年,替我的一个朋友看着他的尸体一点点消散。”

    李扶摇一怔,心想这和您把我踢下海也没有什么关联啊。

    青天君瞥了他一眼,“他的尸体,自然会引来海底很多种族的觊觎,因为一头沧海大妖,血肉也很珍贵,所以不可能没有人心动,所以这一年里,你和我要守着他的尸体,直到他完全腐烂消散在海底。”

    李扶摇咽了口口水,总算是想起了之前北海上空的那场大战,除了朝剑仙剑斩大妖之外,可是还的的确确有好几个妖土大妖出没啊。

    其中一位本体是一条巨大的青色巨蟒。

    李扶摇看着青天君,脸色微变,青槐的父亲是一位大妖。

    这不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毕竟从青槐之前随手就能拿出千里戒那样的法器就能看出,但即便是如此,李扶摇也觉得震撼,自己喜欢的姑娘是大妖子嗣,这种家世就已经是山河了最好的了。

    青天君平和开口,“我前面有四位前辈,他们境界修为都比我高,但还是拦不下朝青秋,所以你这小家伙,最好早一些成为朝青秋那样的剑仙。”

    “除了到那时候我可能才会把闺女嫁给你之外,也只有世间多出一位剑仙,你们剑士这一脉的处境才会好过许多。”

    “我那位朋友想成为沧海,所以很多人想他死。”

    青天君看着李扶摇,眼神平静,“你要是真有那一天,处境会更为困难。”

    “朝青秋会为你保驾护航,就连我也会为青槐而尽可能的保住你,可你要面对的远不止如此,除了我们两人,到时候所有沧海都是你的敌人。”

    李扶摇想着那一日将要发生的事情,虽然只是想想便也觉得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青天君往前缓行,平静道:“你或许没有那一天,毕竟这世上的剑士不多,想要成为剑仙的却是不少,可终究只有朝青秋一个人。”

    李扶摇知道青天君是在说他的资质并不算是太高,又走的这条羊肠小路,想要成为剑仙好像是的确太难,甚至他若是走上三教的那条修行大道,或许成为云端圣人的可能还要大一些。

    “成不成,都是未知数,我很想试试。”

    李扶摇按着青丝剑剑柄,想着当时第一次提起这柄剑看到的那副光景,想起那位叫做白知寒的剑士是如何死的,眼神有些复杂,情绪里有很多东西。

    青天君问道:“我很想知道,你要成为剑仙,是因为想着要娶一个姑娘必须要成为剑仙,还是因为你有着其他什么更大的志向,比如把剑士一脉带回六千年前的光景?”

    李扶摇看着这个以后有可能成为自己岳父的中年男人,坦诚道:“最开始练剑,我只是想有朝一日能够回到洛阳城,把当年那些害过我的人全部都惩处一遍,因此我遇到言余言先生之后,便拒绝了他要让我进学宫的要求,练剑之后便一直想着这一点。”

    “直到后来到了剑山脚下,看见三位师叔坦然赴死,我就想着以后练剑有成了一定要去沉斜山一趟,让他们知道剑山不是好欺负的,老祖宗和谢陆师叔为了不让我背负起那些责任,即便是教我练剑,也不让我成为剑山弟子,想来就是为了不让我有太大压力。”

    “只是扶摇从周国到延陵,看到了许多东西,心态渐渐有些变化,尤其是在淮阳城外的那场雨中,踏入剑气境的时候,我才明白了很多东西。”

    “我只想竭尽全力的往前走一点,再走一点,师父在传授剑道的时候,说这就是正意的意思。”

    青天君头也不回,只是想着这小家伙的想法还真是有些意思,随即他便想到了好些年前的自己。

    都是起于微末,他的天资也从未被人看好过。

    只是他能成为沧海而没有被人诛杀,便是因为那正好是妖土一个新老交替的时间。

    一位大妖死了,总要由另外一位大妖来填补。

    若是现如今妖土有位大妖坐化,那北冥成为大妖,绝不可能是他一个人出手了。

    整个妖土的沧海都要护着他。

    世事难料。

    不仅仅是朝青秋和北冥,就连他对这个世道也不太喜欢。

    可喜欢的人占多数,这有什么办法,即

    (,请翻页)

    便是你不尊重多数人的想法,你也要打得过那大多数人,才能把世道变一变。

    青天君有些感叹,“可无论你说些什么,你没有能够保护青槐的能力,就没有机会娶她。”

    “你是妖修也还好一些,可你还是个剑士,世道对你不会太好。”

    李扶摇点了点头,想着之前和青槐说过的那些话。

    青天君不再说话,直到来到一堵墙之前。

    说是一堵墙,只是因为这条鲲的尸体太过庞大,所以才看起来好似一堵高墙。

    李扶摇感受着这具沧海大妖的尸首四散的气机,脸色苍白。

    修士修行,聚拢天地之气到自身体内,使其更加强大,剑士不是如此,踏入剑气境之后,便是将天地之气转化为剑气,比其他修士要麻烦,所以走的更慢。

    修士在生机断绝之后,一身气机会归还给天地,只不过消散程度,要和境界挂钩。

    沧海境界是这个世间最强大的修士,生机断去之后,一身气机仍旧是要归还到天地之中的,只是时间会相对长一些。

    这具大妖尸体,要想彻底在天地之间消散,便需要一年时间。

    故而之前北冥才有那么一番话。

    青天君站在这具尸体之前,脸上满是缅怀之色。

    他和北冥相识已经超过百年,虽不常见,但情谊不低。

    李扶摇问道:“前辈,什么是沧海?”

    李扶摇既然已经把竭力往前走的目标定下要走到沧海,自然便对沧海境有些想法。

    青天君站在这具尸体面前,说道:“到底什么是沧海,沧海境的修士便如同沧海,让其余修士站在岸边便觉着生出渺小之意,沧海境体内的气机,便如何沧海一般多,不必担心有气机枯竭的时候,修士九境都有深意,便如同登楼,取自便是‘登得楼高处,方可观沧海’之意,其余境界大抵也是如此,并非前人胡乱取的名字。”

    李扶摇若有所思,“前辈领着我下海的深意是让我体悟沧海深意?”

    青天君诧异问道:“你是那种一生下来便什么都知道的天才?”

    李扶摇摇摇头。

    “那你是那种无视境界便能杀人的天纵之资?”

    李扶摇心想自己的确是跨过两个境界杀过一位太清境修士,但那都是侥幸,也绝没有下一次,那里说得上是什么天才,于是他便又摇了摇头。

    青天君这才笑道:“既然如此,你一个青丝境的小修士为何想着自己能够跨过这么些境界去体悟沧海?”

    李扶摇这才知道自己想错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

    “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就绕着这具尸体走,遇见有其他修士便出剑拦下。走上一年,对你的境界有帮助的。”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好事,有些人把他归结于运气,就像是之前那个已经死在北海的易桐便说过,运气这种东西有的人有,有的人就是没有。

    很显然,李扶摇就属于前者。

    大妖尸体,眼前这个身为大妖的……未来岳父?

    还有怀里的两颗圣丹……

    怎么看都很不简单。

    李扶摇想起一件事,和青天君说了几句话。

    然后青天君很是怪异的看了他几眼。便消失在了李扶摇眼前。

    李扶摇想了想,感受着那些四散的气机,开始前行,不说是不是为了感悟沧海境的深意,光是这些四散的气机便不好应付,毕竟生而为沧海,死后也不简单。

    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更何况要走整整一年。

    ……

    ……

    青天君回到那条船上,陈嵊和大黑驴去了另外一条船上,青槐托着腮帮子看着自己去而复返的老爹。

    “你把他弄哪儿去了?”

    青槐看着青天君问道。

    青天君笑着说道:“喂鱼。”

    青槐神情古怪,她一点都不相信。

    青天君揉了揉她的脑袋,“我让他跟着你叔父的尸首走上一年,直到尸体消散为止,对他有帮助,要不是我嫌麻烦,我甚至还想帮他把身体都给清洗一通,免得你要等他好些年,为了你啊,为父真是头发都愁白了。”

    青槐哦了一声,没说什么,她原本打算是好好跟他说说话的。

    青天君知道自家闺女在想些什么,也没多说,只是问了她之后要到哪里去。

    青槐托着腮帮子,兴致不高,只是说要在北海待一段时间。

    青天君想了想,最后也没有阻止,他在船舱里找了一壶酒,就坐在船头开始喝酒。

    想来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他大部分时间都会在这北海上喝酒,只是不知道酒够不够。

    这时候有一条大船从这里经过,船头的那个中年男人看着一身青衣的青天君,甚至还向他拱手,想来是打招呼,青天君挥了挥手,算是回礼。

    大船停留的时间不长,很快便离去。

    没人想得到,这位便是青天君,便是一位之前在北海上空出过手的大妖。

    青天君摇了摇酒壶,想着忘了和那小家伙一起喝一次酒了。

    想起之前李扶摇说

    (,请翻页)

    那件事,青天君一挥手,海面上某处,有条大船,忽然便翻了。

    一群人滚落海中,唯独有个女子到了海岸边。

    做完这件事,青天君才闭上了眼睛。

    ——

    北海事毕,海岸阁楼上仍旧还有许多修士没有急着走,圣丹毕竟还有许多在海底,这出海之后,或许运气不错能捞着一颗呢。

    持有这种想法的大多都是野修,道门和儒教的修士,应该是大多都已经离去了。

    那处楼阁当中,学宫掌教苏夜把禅子送出门,然后看着宋沛和顾缘。

    顾缘乖巧的站在一旁,宋沛则是在打量不远处的周宣策。

    禅子双手合十,“苏掌教既然还想着在外游历,小僧也不便打扰了。”

    苏夜笑着看向禅子,笑道:“禅子这次前往学宫,若是见到了些什么东西,也勿要觉得奇怪,世间最大,不是什么事情都在想象当中,有些差别也很正常,不要耽误了修行。”

    禅子点头称是,没有再说话。

    苏夜走出房门,竟然是比他们先离去,只是这次游历,便没有带着宋沛背着书箱了,显得潇洒至极。

    禅子看着苏夜背影,默不作声。

    一行人走出楼阁,往南而去,仅是步行而已。

    渡能僧和周宣策走在一起,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家伙似乎很投机,时不时传来几句笑声。

    顾缘抱着果脯罐子含糊不清的说着些话,宋沛背着书箱,听着师姐的教导,时不时发问。

    “师姐,学宫到底有多大啊?”

    “师姐,学宫在一座山上啊,那我们自己种地吗,要是不种地吃什么啊?”

    “师姐,学宫里的师兄们厉不厉害,能不能飞啊?”

    宋沛像是一个好奇宝宝,缠着顾缘问个不停,只是他从来都不问禅子,因为禅子脾气实在是太好,知道的也多,问一个问题他便要把所有东西都宋沛说清楚,让宋沛听得糊涂。

    禅子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家伙,还嫌弃自己问题解释的太清楚。

    顾缘后来听得生气,就把那罐果脯丢给宋沛,后者吃着果脯还想说话便被顾缘狠狠看了一眼,就老实了许多。

    暂时的清净。

    ——

    海岸边,有两位修士站在岸边看着一条大船缓缓出海,身材矮小的那个修士叹了口气,身材高大的那一位什么都没做。

    矮小修士说道:“大哥,咱们真不出海了?”

    高大修士摇头,“这都十几趟了,没那个福气,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矮小修士一脸哀愁,问道:“那怎么办?”

    高大修士把早就想好的想法告诉他,“看见朝剑仙出剑了吧,练剑有出息啊,这大妖说杀就杀了,咱们去大余找那座剑山,练剑去?”

    矮小修士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芒,但随即有些犹豫的说道:“咱们行吗,咱们这个样子,人家要咱们吗?”

    高大修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咋知道不要,咱们修行没出息,练剑指不定是个天才,虽说剑士一脉早就没啥人了,可不是还有个剑仙吗,连大妖都敢杀,你以为好惹,咱们练剑,兴许就有一天成朝剑仙那样,你说多好。”

    矮小修士听着自家大哥这么一说,觉着还是挺有道理的,他点点头,“那咱们就练剑去?”

    高大修士一拍大腿,“走着!”

    两人就转身朝着大余走去。

    他们可能不知道要想成为剑士一定要登上剑山,也可能不知道那座山现在早就封了,但既然生出这种想法,便扼杀不住,况且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是和这两人一样的想法。

    但至少这个春天,从北海来到大余的修士,有很多。

    没能登上那座剑山的修士便更多。

    ——

    北海海岸,原本是有许多普通百姓渔夫的,只是在这些修士来了之后,他们许多人的船便被修士们租用了,他们自然都收到了一笔不少的银钱。

    数量多的都能买下一条船,没有修士拿那些船有用,他们之所以给这么多钱,只是想着离去的时候不用把船交到原来的渔夫手中。

    修士们嫌麻烦。

    鲲死了,大妖去了海底,于是在海岸边便多了很多大船,因为很多修士都走了。

    有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海岸边的沙滩上走着,开始找自家的那一条。

    他在沙滩上走了很久,看了一条又一条大船,可就是没有看到自己的那一条,于是他便有些泄气了,原来把他家大船借走的那个客人还没有回来。

    他踢着沙子,想着自己好久没有吃到新鲜的海鱼了。

    家里的那些腌鱼,味道一点都不好。

    就在他准备原路返回的时候,忽然好像看到了什么。

    那个东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低头捡起来,是一颗金色的珠子?

    可是很香啊。

    他放在阳光下打量了一番。

    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怀中,朝着原路回去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