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当代武林掌门录 第五百二十九章 周年纪念日

时间:2019-02-20作者:冻二海

    “咳咳……!”王实仙干咳道:“令师尊是求仁得仁,你一路随行……,我才是受害者好不!”

    王实仙后面才反应过来,差点被这个叶教授带沟里去了!

    “我是说你该回大学了吧?毕竟这才是正经工作,闲时还能过来教教子寒,不好吗?那秦大家,是我们也些凡夫俗子能配得上的吗?”王实仙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听说你以前也是中学老师吧?怎么没听你说过要回去?”叶知秋斜睨道。

    王实仙恼羞成怒道:“我们能一样吗?我是中学,你那是大学!我有东余山,你有个屁!”

    “从本质上讲,是大学老师不是老师?还是中学老师不是老师?”叶知秋抗议道:“你有全真,我问花宗也源远流长!”

    “你对秦雨蒙就是痴心妄想!”

    “我有说过要娶她吗?我只是单纯想她,想见见,激发下创作灵感也不行吗?我的九美图到现在都没完成,很苦恼的!”叶知秋认真地说道。

    “你说过!还要我当媒人!”王实仙揭穿叶知秋的辩解。

    “随口说说而已,你也信?哪个男人没吹过女人的牛?”叶知秋一副少见多怪的鄙视表情。

    王实仙一窒,可他想要去趟济阴州,这花痴要是一去不回,谁来帮他坐镇东余山的啊!

    “好了!好了!不要贫嘴了!”王实仙抱怨完,道:“我过段时间要出去趟,要再麻烦你一阵子。”

    面对王实仙正式请求,叶知秋有些挣扎,迟疑了好一会,才狐疑道:“你出去做什么?好像也没什么事了吧?”

    王实仙本想随口应付个借口,可又觉得不妥,还是如实道:“我去接云烟回来。”

    “云烟?”叶知秋忽然想起,这不是秦雨蒙弟子的名字吗?怒道:“搞了半天,是你要去雨蒙山啊!”

    “咳咳……!咱们的目的不一样!”王实仙纠正道。

    “不若我们同行吧?也能相互有个照应,就像上次你我一起去草原。”叶知秋热切地建议道。

    王实仙就知道会有这一出,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

    “为什么?万一你与净慈斋起了冲突,凭我与你们彼此间亲密的关系,总能起到缓冲调和的作用吧?”叶知道认真地分析道。

    亲密个大头鬼!去招蜂引蝶更惹人嫌!王实仙心中吐槽。

    “就因为你我间亲密的关系,所以我才要拜托你帮我照看下山门。”

    问花宗的人都孤傲,对女人眼光很高,始乱终弃很多,但还没出过淫贼,因为他们还丢不起那个人,所以王实仙从不担心叶知秋会祸害山门中的女人。

    至于梁若思?她在全真山门中始终独立特行,并且随着王实仙实力的急剧增长,对手也更强大,她的修为已不足以庇护全真了。

    “你夫人呢?她看家守户的能力比我强太多了!干嘛老指望我一个外人?”叶知秋不干。

    王实仙面无表情地道:“分居了!”

    “别推三堵四的!告诉我愿不愿意干?不愿意立马滚蛋!”话在王实仙心里想想还是没敢说出口,他可以跟唐友友这么叫,对叶知秋可不行,只要他此话出口,叶知秋肯定挥一挥衣袖拔腿就走,估计连徐子寒都不要了。

    第五百二十九章 周年纪念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别推三堵四的!告诉我愿不愿意干?不愿意立马滚蛋!”话在王实仙心里想想还是没敢说出口,他可以跟唐友友这么叫,对叶知秋可不行,只要他此话出口,叶知秋肯定挥一挥衣袖拔腿就走,估计连徐子寒都不要了。

    叶知秋居然点点头,道:“分居好!我这师妹不是一般人能招惹的!”

    “叶教授,叶长老,叶兄!帮个忙可否?”王实仙软语相求。

    叶知秋心念一转,道:“算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哎!我怎么觉得自己掉坑里了?”

    王实仙大喜道:“多谢叶兄成全!”

    “哼!净慈斋那帮老女人各个都是固执至极的疯子,没有我照拂,小心别又被揍得鼻青脸肿回来!”叶知秋看着王实仙已脱疤露出嫩肉的脸,冷笑道。

    王实仙微微一笑,傲然道:“如果我不愿意,这世上没有人能揍得了我!”

    “好!叶某就喜欢打肿脸充胖子之人!哈哈……!”

    王实仙还没动身,就接到玄义门郑小川的电话,说是玄义门掌门江守约将择日来访。

    很正式!王实仙心里嘀咕,现在古武联盟被这老狐狸搞得风生水起,天天到处混吃混喝……,不对!到处考察评级,时间就是金钱……,不对!时间就是生命!跑东余山来干嘛?

    九辆轿车从山道一直排到大门口,拜帖有专人递给大门当中站的老吴,老吴虽然第一次见这种大场面,但在全真这么长时间也是见多识广,此时挺胸叠肚接过拜帖,进了小门一路小跑递送给自家掌门。

    王实仙无奈,吩咐大开中门,把那天迎接秦家太夫人的那一套又搬了出来。

    一时间,门房中的音响在功放的推动下,钟鼓齐鸣,大门缓缓打开,王实仙“哈哈”大笑迎了出来,吴奎带着两排师弟师妹们忙在门口列好队,夹道欢迎。

    江守约发出更响亮的笑声,上前几步,与王实仙把臂言欢。

    会客室内,双方分主宾坐定,看着对方一侧坐满了,己方就一个吴奎,王实仙苦笑道:“伯父何必如此?”

    “哈哈!”江守约道:“你当初往我玄义门递拜帖时,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那时年轻,不懂事!伯父何必放在心上。”

    “几个月不见,你就长大了?”江守约嗤之以鼻,正色道:“我这次来确实有正事相商!”

    “朝悟道,夕可死!一夜白头也不鲜见!我这段时间确实成长了许多!”王实仙肯定道。

    以前在江守约面前,王实仙不自觉地会矮一头,就是张扬也有刻意的感觉,如今就算口唤“伯父”,也没有人敢小瞧他,江守约上下打量王实仙道:“装腔作势的功夫,倒是精进了!怎么真当自己是宗师啦?”

    下面玄义门的人可不敢笑,一个个端坐在那里当作什么都没听见。

    被江守约一顿损,王实仙苦笑道:“伯父还没说什么事呢!”

    “你不记得现在是什么日子了吗?”

    王实仙有些奇怪,想了想,如实道:“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啊?”

    江守约一副不可思议的遗憾表情,道:“再过两个月就是天、元古武界比武一周年的纪念日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