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火之日向 第763章 劫难(11)

时间:2019-02-13作者:正牧

    “但愿事情能如你所想。”日向一郎道。

    “事情回到原本的局面——我们兼并土之国时,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纲手道。

    “三线作战就三线作战。”日向一郎道。

    “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纲手道。

    “现在兼并土之国,我们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将来兼并土之国,我们还是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

    “有鉴于此,我们何不抓住岩隐忍者村实力大减的机会兼并土之国。”

    “你说的,我知道。”纲手道,“只是,我不放心。”

    “你不放心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在我们三线作战时,关系世界存亡的战争爆发。”纲手回答道。

    “你担心‘晓’组织捡了便宜?”日向一郎问道。

    “没错。”纲手回答道,“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根本抽不出兵力应对‘晓’组织发动的世界存亡战。”

    纲手回答完,日向一郎沉思。

    数分钟后。

    结束沉思的日向一郎道:“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纲手问道。

    “我与宇智波鼬前往雾隐忍者村,柱间大人与千手顾问前往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回答道。

    “什么意思?”纲手问道。

    “震慑!”日向一郎回答道。

    思维一动,纲手明白了日向一郎的意思。

    “行不通的。”纲手道。

    “我倒是认为我的想法可行性很高。”日向一郎道。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经历过腥风血雨,怎么可能被人震慑住。”纲手道。

    “长门有能力毁灭岩隐忍者村,我也有能力毁灭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另外,柱间大人狠下心,亦能摧毁云隐忍者村。”

    “纲手,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绝不会为土之国舍命。”

    “怕就怕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一条道走到黑。”纲手道,“毕竟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知道何为唇亡齿寒。”

    听见纲手这么说,日向一郎目泛寒光。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我们就顺势灭了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冷声道。

    “这与你我过去商定的规划不一样。”纲手道。

    “但愿事情能如你所想。”日向一郎道。

    “事情回到原本的局面——我们兼并土之国时,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纲手道。

    “三线作战就三线作战。”日向一郎道。

    “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纲手道。

    “现在兼并土之国,我们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将来兼并土之国,我们还是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

    “有鉴于此,我们何不抓住岩隐忍者村实力大减的机会兼并土之国。”

    “你说的,我知道。”纲手道,“只是,我不放心。”

    “你不放心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在我们三线作战时,关系世界存亡的战争爆发。”纲手回答道。

    “你担心‘晓’组织捡了便宜?”日向一郎问道。

    “没错。”纲手回答道,“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根本抽不出兵力应对‘晓’组织发动的世界存亡战。”

    纲手回答完,日向一郎沉思。

    数分钟后。

    结束沉思的日向一郎道:“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纲手问道。

    “我与宇智波鼬前往雾隐忍者村,柱间大人与千手顾问前往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回答道。

    “什么意思?”纲手问道。

    “震慑!”日向一郎回答道。

    思维一动,纲手明白了日向一郎的意思。

    “行不通的。”纲手道。

    “我倒是认为我的想法可行性很高。”日向一郎道。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经历过腥风血雨,怎么可能被人震慑住。”纲手道。

    “长门有能力毁灭岩隐忍者村,我也有能力毁灭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另外,柱间大人狠下心,亦能摧毁云隐忍者村。”

    “纲手,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绝不会为土之国舍命。”

    “怕就怕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一条道走到黑。”纲手道,“毕竟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知道何为唇亡齿寒。”

    听见纲手这么说,日向一郎目泛寒光。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我们就顺势灭了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冷声道。

    “这与你我过去商定的规划不一样。”纲手道。

    “但愿事情能如你所想。”日向一郎道。

    “事情回到原本的局面——我们兼并土之国时,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纲手道。

    “三线作战就三线作战。”日向一郎道。

    “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纲手道。

    “现在兼并土之国,我们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将来兼并土之国,我们还是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

    “有鉴于此,我们何不抓住岩隐忍者村实力大减的机会兼并土之国。”

    “你说的,我知道。”纲手道,“只是,我不放心。”

    “你不放心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在我们三线作战时,关系世界存亡的战争爆发。”纲手回答道。

    “你担心‘晓’组织捡了便宜?”日向一郎问道。

    “没错。”纲手回答道,“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根本抽不出兵力应对‘晓’组织发动的世界存亡战。”

    纲手回答完,日向一郎沉思。

    数分钟后。

    结束沉思的日向一郎道:“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纲手问道。

    “我与宇智波鼬前往雾隐忍者村,柱间大人与千手顾问前往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回答道。

    “什么意思?”纲手问道。

    第763章 劫难(11)-->>(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什么意思?”纲手问道。

    “震慑!”日向一郎回答道。

    思维一动,纲手明白了日向一郎的意思。

    “行不通的。”纲手道。

    “我倒是认为我的想法可行性很高。”日向一郎道。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经历过腥风血雨,怎么可能被人震慑住。”纲手道。

    “长门有能力毁灭岩隐忍者村,我也有能力毁灭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另外,柱间大人狠下心,亦能摧毁云隐忍者村。”

    “纲手,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绝不会为土之国舍命。”

    “怕就怕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一条道走到黑。”纲手道,“毕竟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知道何为唇亡齿寒。”

    听见纲手这么说,日向一郎目泛寒光。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我们就顺势灭了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冷声道。

    “这与你我过去商定的规划不一样。”纲手道。

    “但愿事情能如你所想。”日向一郎道。

    “事情回到原本的局面——我们兼并土之国时,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纲手道。

    “三线作战就三线作战。”日向一郎道。

    “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纲手道。

    “现在兼并土之国,我们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将来兼并土之国,我们还是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

    “有鉴于此,我们何不抓住岩隐忍者村实力大减的机会兼并土之国。”

    “你说的,我知道。”纲手道,“只是,我不放心。”

    “你不放心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在我们三线作战时,关系世界存亡的战争爆发。”纲手回答道。

    “你担心‘晓’组织捡了便宜?”日向一郎问道。

    “没错。”纲手回答道,“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根本抽不出兵力应对‘晓’组织发动的世界存亡战。”

    纲手回答完,日向一郎沉思。

    数分钟后。

    结束沉思的日向一郎道:“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纲手问道。

    “我与宇智波鼬前往雾隐忍者村,柱间大人与千手顾问前往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回答道。

    “什么意思?”纲手问道。

    “震慑!”日向一郎回答道。

    思维一动,纲手明白了日向一郎的意思。

    “行不通的。”纲手道。

    “我倒是认为我的想法可行性很高。”日向一郎道。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经历过腥风血雨,怎么可能被人震慑住。”纲手道。

    “长门有能力毁灭岩隐忍者村,我也有能力毁灭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另外,柱间大人狠下心,亦能摧毁云隐忍者村。”

    “纲手,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绝不会为土之国舍命。”

    “怕就怕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一条道走到黑。”纲手道,“毕竟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知道何为唇亡齿寒。”

    听见纲手这么说,日向一郎目泛寒光。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我们就顺势灭了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冷声道。

    “这与你我过去商定的规划不一样。”纲手道。

    “但愿事情能如你所想。”日向一郎道。

    “事情回到原本的局面——我们兼并土之国时,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纲手道。

    “三线作战就三线作战。”日向一郎道。

    “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纲手道。

    “现在兼并土之国,我们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将来兼并土之国,我们还是需对付岩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与雾隐忍者村。”

    “有鉴于此,我们何不抓住岩隐忍者村实力大减的机会兼并土之国。”

    “你说的,我知道。”纲手道,“只是,我不放心。”

    “你不放心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在我们三线作战时,关系世界存亡的战争爆发。”纲手回答道。

    “你担心‘晓’组织捡了便宜?”日向一郎问道。

    “没错。”纲手回答道,“一旦三线作战,火之国根本抽不出兵力应对‘晓’组织发动的世界存亡战。”

    纲手回答完,日向一郎沉思。

    数分钟后。

    结束沉思的日向一郎道:“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纲手问道。

    “我与宇智波鼬前往雾隐忍者村,柱间大人与千手顾问前往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回答道。

    “什么意思?”纲手问道。

    “震慑!”日向一郎回答道。

    思维一动,纲手明白了日向一郎的意思。

    “行不通的。”纲手道。

    “我倒是认为我的想法可行性很高。”日向一郎道。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经历过腥风血雨,怎么可能被人震慑住。”纲手道。

    “长门有能力毁灭岩隐忍者村,我也有能力毁灭雾隐忍者村。”日向一郎道,“另外,柱间大人狠下心,亦能摧毁云隐忍者村。”

    “纲手,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绝不会为土之国舍命。”

    “怕就怕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一条道走到黑。”纲手道,“毕竟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知道何为唇亡齿寒。”

    听见纲手这么说,日向一郎目泛寒光。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我们就顺势灭了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冷声道。

    “这与你我过去商定的规划不一样。”纲手道。

    “纲手,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绝不会为土之国舍命。”

    “怕就怕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一条道走到黑。”纲手道,“毕竟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知道何为唇亡齿寒。”

    听见纲手这么说,日向一郎目泛寒光。

    “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我们就顺势灭了雾隐忍者村与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冷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