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火之日向 第672章 兼并(48)

时间:2019-02-13作者:正牧

    从日向一郎嘴里得知日向一郎教训萨姆伊的缘由后,麻布伊发现自己说不出请求日向一郎不要教训萨姆伊的话。

    “既如此,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麻布伊道。

    “麻布伊,你汇合红豆一起去找萨姆伊吧!”日向一郎道。

    “嗯!”麻布伊答应道。

    答应后,麻布伊离开指挥中心。

    麻布伊刚走出指挥中心,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就走到日向一郎身旁。

    “日向助理,刚刚看你脸色大变,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奈良鹿久问道。

    “萨姆伊离我而去了!”日向一郎回答道。

    日向一郎的回答让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为之一愣。

    随后,回过神来的山中亥一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叫做‘萨姆伊离你而去了’?”

    见山中亥一询问,日向一郎当即把他所知道的信息告知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

    听完日向一郎的述说,山中亥一问道:“日向助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把萨姆伊留给我的书信与我不久前的内心慌乱一结合,我不觉得这其中会存在误会!”日向一郎回答道。

    “日向助理,我同意麻布伊的看法——萨姆伊不可能不清楚她的离开不解决任何问题!”奈良鹿久道,“有鉴于此,我认为萨姆伊的离营应该不是离你而去。”

    “奈良参谋长,如果萨姆伊的离营不是离我而去,那会是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会不会是萨姆伊去了砂隐忍者村?”奈良鹿久猜测道。

    “在刚才,我用我的感知能力把方圆百里之地梳理了一遍!”日向一郎回答道,“通过感知,我没在方圆百里之内发现萨姆伊的踪迹!”

    “砂隐忍者村离我们又不远——若萨姆伊真去了砂隐忍者村,我不可能感知不到萨姆伊。”

    “会不会是萨姆伊有法子瞒过你的感知?”山中亥一猜测道,“要知道萨姆伊可是瞒着你离开营地的。”

    “萨姆伊瞒不过我的感知!”日向一郎回答道,“曾经,我是教导过萨姆伊避开感知忍者感知的法子,但是,萨姆伊无法用我教导的法子瞒过我的感知!”

    “因为我的感知能力不仅能感知一个人的查克拉,还能感知一个人的气息。”

    “一个人的气息是不可能完全收敛的——除非此人已死。”

    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顿了顿,继续道:“山中司令、奈良参谋长,我已让麻布伊与红豆寻找萨姆伊,我相信麻布伊与红豆会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萨姆伊的!”

    “有鉴于此,我们还是继续我们之前的话题——谈谈如何解决萨姆伊杀害砂隐医院所有人一事。”

    “此刻,我的内心已无慌乱!”

    日向一郎不打算谈萨姆伊离营之事,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也不多言。

    奈良鹿久顺着日向一郎的话,道:“日向助理,就依你所言,我们谈谈如何解决萨姆伊杀害砂隐医院所有人一事。”

    奈良鹿久刚说完,山中亥一就接着道:“日向助理,在谈如何解决萨姆伊杀害砂隐医院所有人一事前,我想让你帮我参详一件发生在砂隐忍者村的事!”

    “发生在砂隐忍者村的事!?”日向一郎问道,“山中司令,砂隐忍者村发生了什么事?”

    “日向助理,你在指挥中心静坐休息的时候,营地中的忍者看到砂隐忍者村出现一道通天光柱!”山中亥一回答道,“此刻,我们正与砂隐忍者村高层协商砂隐忍者村的有条件投降!”

    “为避免砂隐忍者村的有条件投降出意外,我与鹿久需要了解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

    说到这里,山中亥一顿了顿,继续道:“日向助理,你的能力众多,我认为你或许知道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什么。”

    “说来惭愧,我与亥一都不知道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什么!”奈良鹿久道。

    “山中司令,说说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的特征吧!”日向一郎道。

    山中亥一先是点点头,然后把自己获得的信息(通天光柱的信息)告知日向一郎。

    听完山中亥一的讲述,日向一郎也不知道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什么。

    (日向一郎不知道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接引之光的原因是山中亥一的讲述过于模糊。)

    “山中司令,你对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的描述太模糊了,有没有更清晰一点的信息?”日向一郎问道。

    “我已把我所知道的信息都告诉你了!”山中亥一回答道。

    “根据你对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的描述,我无法确定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什么!”日向一郎道。

    “没想到日向助理也不知道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什么!”山中亥一道。

    “山中司令,根据你的说法,营地中的大多数忍者都见过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日向一郎道,“这样,你叫一个有过目睹经历的人来!”

    “行!”山中亥一答应道。

    答应完,山中亥一当即下令叫人。

    一分钟后。

    一位火之国忍者出现在日向一郎、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面前。

    “西谷把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从头看到尾。”山中亥一道,“日向助理,你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西谷好了。”

    “要是西谷不知道,我想营地中的其他忍者也不会知道。”

    日向一郎先朝山中亥一点点头,然后一眨不眨的盯着西谷的双眼。

    在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的注视下,日向一郎的双眼射出金光。

    看到日向一郎双眼的金光与西谷脸色的茫然,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立即猜测到日向一郎是在探查西谷的记忆。

    忌讳于探查战友记忆的山中亥一脸色不悦的开口道:“日向助理,你怎么能……”

    可惜,山中亥一的话被奈良鹿久打断了。

    “亥一,不要说话!”奈良鹿久道,“非常时期可以用非常手段。”

    “我相信日向助理不会逾越窥伺战友隐私的尺度的。”

    听到奈良鹿久这么说,山中亥一也就不再说话。

    数秒钟后。

    日向一郎从西谷的记忆中看到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时,脸色一变。

    紧接着,日向一郎体内的力量出现了异于寻常的波动。

    “哼——”

    一声闷哼,日向一郎嘴角流血。

    随着日向一郎的嘴角流出鲜血,日向一郎探查西谷记忆的行为就此结束。

    看到日向一郎嘴角的鲜血,奈良鹿久连忙问道:“日向助理,你怎么了?”

    “我没事!”日向一郎回答道。

    回答完,日向一郎立即双手结印。

    日向一郎的手印,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看不懂。

    不过,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都知道出事了——日向一郎施展忍术不需要结印之事,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清楚。

    于日向一郎双手结印之际,一股玄奥的气息从日向一郎身体中散发出来。

    随即,玄奥的气息越过山中亥一、奈良鹿久、西谷,直奔砂隐忍者村。

    十几秒钟后。

    当玄奥的气息停留在砂隐医院太平间时,日向一郎的双眼流下了泪水——这一刻,日向一郎察觉到了萨姆伊已死的事实。

    日向一郎的流泪让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感到惊讶——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从未见过日向一郎流泪。

    “日向助理,出什么事了?”山中亥一问道。

    日向一郎看向山中亥一,寒声道:“聚将点兵,今天,我要踏平砂隐忍者村。”

    日向一郎的声音比寒冬腊月的风雪还冷——听到日向一郎的声音,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在不弄清楚事情缘由前,山中亥一可不会依日向一郎所言行动。

    “日向助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山中亥一再次问道。

    “我命令你聚将点兵!”日向一郎回答道。

    “日向助理,你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如何聚将点兵!”山中亥一皱眉道。

    “说来惭愧,我与亥一都不知道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什么!”奈良鹿久道。

    “山中司令,说说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的特征吧!”日向一郎道。

    山中亥一先是点点头,然后把自己获得的信息(通天光柱的信息)告知日向一郎。

    听完山中亥一的讲述,日向一郎也不知道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什么。

    (日向一郎不知道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接引之光的原因是山中亥一的讲述过于模糊。)

    “山中司令,你对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的描述太模糊了,有没有更清晰一点的信息?”日向一郎问道。

    “我已把我所知道的信息都告诉你了!”山中亥一回答道。

    “根据你对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的描述,我无法确定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什么!”日向一郎道。

    “没想到日向助理也不知道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是什么!”山中亥一道。

    “山中司令,根据你的说法,营地中的大多数忍者都见过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日向一郎道,“这样,你叫一个有过目睹经历的人来!”

    “行!”山中亥一答应道。

    答应完,山中亥一当即下令叫人。

    一分钟后。

    一位火之国忍者出现在日向一郎、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面前。

    “西谷把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从头看到尾。”山中亥一道,“日向助理,你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西谷好了。”

    “要是西谷不知道,我想营地中的其他忍者也不会知道。”

    日向一郎先朝山中亥一点点头,然后一眨不眨的盯着西谷的双眼。

    在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的注视下,日向一郎的双眼射出金光。

    看到日向一郎双眼的金光与西谷脸色的茫然,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立即猜测到日向一郎是在探查西谷的记忆。

    忌讳于探查战友记忆的山中亥一脸色不悦的开口道:“日向助理,你怎么能……”

    可惜,山中亥一的话被奈良鹿久打断了。

    “亥一,不要说话!”奈良鹿久道,“非常时期可以用非常手段。”

    “我相信日向助理不会逾越窥伺战友隐私的尺度的。”

    听到奈良鹿久这么说,山中亥一也就不再说话。

    数秒钟后。

    日向一郎从西谷的记忆中看到砂隐忍者村出现的通天光柱时,脸色一变。

    紧接着,日向一郎体内的力量出现了异于寻常的波动。

    “哼——”

    一声闷哼,日向一郎嘴角流血。

    随着日向一郎的嘴角流出鲜血,日向一郎探查西谷记忆的行为就此结束。

    看到日向一郎嘴角的鲜血,奈良鹿久连忙问道:“日向助理,你怎么了?”

    “我没事!”日向一郎回答道。

    回答完,日向一郎立即双手结印。

    日向一郎的手印,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看不懂。

    不过,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都知道出事了——日向一郎施展忍术不需要结印之事,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清楚。

    于日向一郎双手结印之际,一股玄奥的气息从日向一郎身体中散发出来。

    随即,玄奥的气息越过山中亥一、奈良鹿久、西谷,直奔砂隐忍者村。

    十几秒钟后。

    当玄奥的气息停留在砂隐医院太平间时,日向一郎的双眼流下了泪水——这一刻,日向一郎察觉到了萨姆伊已死的事实。

    日向一郎的流泪让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感到惊讶——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从未见过日向一郎流泪。

    “日向助理,出什么事了?”山中亥一问道。

    日向一郎看向山中亥一,寒声道:“聚将点兵,今天,我要踏平砂隐忍者村。”

    日向一郎的声音比寒冬腊月的风雪还冷——听到日向一郎的声音,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在不弄清楚事情缘由前,山中亥一可不会依日向一郎所言行动。

    “日向助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山中亥一再次问道。

    “我命令你聚将点兵!”日向一郎回答道。

    “日向助理,你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如何聚将点兵!”山中亥一皱眉道。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