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火之日向 第543章 变化(2)

时间:2019-02-13作者:正牧

    将笔试前的准备工作完成后,日向一郎大声道:“我是火之国忍者部队创建小组组长,为了选拔火之国忍者部队成员,特意请你们过来参加笔试!”

    “在你们之中,如果有谁不想或不愿加入火之国忍者部队,登记名字后,可以不用笔试!”

    “至于想加入火之国忍者部队的人,请上前就座!”

    日向一郎开口后,第一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全部上前就座。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日向一郎,还是其他人,都纷纷点头。

    随后,在日向一郎的控制下,日向一郎身旁早已准备好的白纸与签字笔飞向第一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

    待第一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全部拿到白纸与签字笔后,日向一郎开口道:“诸位,这一次笔试的题目只有一道,稍后会通过录音机传达给大家!”

    “你们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姓名、忍者编号和题目答案写在白纸!”

    说完后,日向一郎将自己身旁的录音机打开。

    录音机中,日向一郎的声音传遍整个忍者学校操场。

    「战争期间,正奔赴某地执行决定战局胜败任务的你与同伴遭遇了敌人。」

    「一番交战后,敌人退去。」

    「在敌人退去之时,你的同伴因力竭而被敌人俘虏。」

    「现在,你面临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继续执行任务;第二个选择是拯救同伴。」

    「上述两个选择中,因为时间紧急,所以,既不存在先执行任务再拯救同伴的可能性,也不存在先拯救同伴再执行任务的可能性——即选择继续执行任务的后果是任务完成但同伴死亡,选择拯救同伴的后果是同伴获救但任务失败。」

    「请问,作为当事人的你是选择继续执行任务,还是选择拯救同伴?」

    录音机将笔试题目的内容传播出来后,不管是第一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还是火之国高层(除纲手外)与木叶各大忍族族长,都为之一愣。

    见此,日向一郎大声道:“诸位,笔试题目已传达完毕!”

    “现在,请诸位答题!”

    “五分钟后,答题结束!”

    日向一郎说完后,操场上的众人纷纷回过神来——第一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回过神来后,纷纷提笔答题;火之国高层(除纲手外)与木叶各大忍族族长回过神来后,则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日向一郎。

    对于看向自己的复杂目光,日向一郎视而不见。

    ……

    两分钟后。

    第一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全部停笔。

    见此,日向一郎大声道:“打算交卷的,请交卷!”

    “不打算交卷的,请继续答题!”

    日向一郎说完后,第一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全部起身交卷。

    将试卷全部收好后,日向一郎让已笔试完的第一批木叶忍者返回各自岗位。

    ……

    在等待第二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来忍者学校操场时,日向一郎对身边一众火之国高层与木叶各大忍族族长道;“诸位,请帮忙分类一下试卷!”

    “凡是试卷答案为继续执行任务的,请将其放置到我身体右侧的竹筐中!”

    “凡是试卷答案为拯救同伴的,请将其放置到我身体左侧的竹框中!”

    闻言,一众火之国高层与木叶各大忍族族纷纷行动起来。

    将试卷分类完后,猿飞日斩问道:“一郎,这两类答案,你打算以哪一类答案作为合格标准?”

    “所有选择拯救同伴的试卷,一律黜落!”日向一郎一脸平静的回答道。

    日向一郎的回答让猿飞日斩十分不满。

    “一郎,将所有钻则拯救同伴的试卷一律黜落的做法是不是有失妥当?”猿飞日斩皱眉问道。

    “审判长,是死一人好,还是死成百上千人好?”日向一郎看着猿飞日斩,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这……”猿飞日斩道。

    日向一郎的反问让猿飞日斩不知道如何作答。

    猿飞日斩不知道如何作答不等于其他人不知道如何作答。

    “自然是死一人好!”志村团藏道。

    志村团藏的开口让一众人等的目光都焦距在志村团藏的身上。

    扫视了一眼望向自己的众人,志村团藏道:“对忍者而言,感情就是累赘!”

    “团藏,话不能这么说!”猿飞日斩反驳道,“忍者也是人,是人就需要感情!”

    猿飞日斩的反驳让在场的大多数人点头赞同。

    见此,志村团藏重重的‘哼’了一声。

    志村团藏闭嘴不言后,猿飞日斩看向日向一郎,道:“一郎,我认为……”

    猿飞日斩想要表达的意思,日向一郎清楚。

    因此,日向一郎打断了猿飞日斩的话。

    “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日向一郎缓缓道,“审判长,对于我说的这一点,已历过三次忍界大战的你应该十分清楚!”

    “但也不能丢下同伴不管吧!”猿飞日斩道。

    “战争不是儿戏!”日向一郎道,“只要是战争,就难免有牺牲!”

    “牺牲的时候,轮到谁就是谁,谁都没有特权!”

    “要是人人都为拯救自己的同伴而放弃任务,那还打什么仗,直接投降算了!”

    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顿了顿,道:“对于这些眼里只有同伴而没有国家的人,火之国不需要,火之国人民同样不需要!”

    “一郎,你这样太冷酷了!”猿飞日斩道。

    “审判长,如果你认为我漠视一个同伴的生死是一种冷酷,那我认为你漠视成百上千战友的生死是一种更残忍的冷酷!”日向一郎反驳道。

    日向一郎的反驳让猿飞日斩哑口。

    “审判长,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日向一郎道。

    “说!”猿飞日斩道。

    “当有人向你询问牺牲为什么会降临到自己或自己至亲好友头上的时候,你如何回答此人?”日向一郎问道。

    猿飞日斩想了想,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知道!”日向一郎道。

    “你如何回答?”猿飞日斩问道。

    “我的回答是别人已经牺牲过了!”日向一郎缓缓道,“从木叶建村起,就有人不断倒在保家卫国的阵线上——第一次忍界大战是如此,第二次忍界大战是如此,第三次忍界大战同样是如此!”

    “如果每个人都不希望牺牲降临到自己或自己至亲好友头上、都希望牺牲降临到别人头上,那木叶早就成为一片废墟、火之国早就成为他人囊中之物了!”

    日向一郎的缓缓之语令猿飞日斩默然。

    ……

    数分钟后。

    第二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来到忍者学校操场。

    面对第二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日向一郎再次言明了相关事项说后,就让第二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开始笔试。

    ……

    第三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第四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第五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

    一批接一批木叶忍者轮番到忍者学校操场进行笔试。

    ……

    在第十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来忍者学校操场进行笔试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当录音机将笔试题目传达完毕后,第十批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中的一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旗木卡卡西,你为何站起来?”日向一郎看着从座位上站起来的人,问道。

    “日向一郎,我认为你出的笔试题目不合适!”旗木卡卡西开口道。

    “何以见得?”日向一郎问道。

    “在忍者的世界中,不遵守规则和纪律的人是废物!”旗木卡卡西道,“但是,不懂得重视同伴的人,连废物都不如!”

    “所以,在选拔忍者部队成员的笔试中出这样的题目,根本就不合适!”

    旗木卡卡西说完后,一旁的迈特凯立即出声赞同旗木卡卡西的观点。

    迈特凯一边朝旗木卡卡西竖大拇指,一边露齿道:“卡卡西,说的漂亮!”

    “旗木卡卡西,笔试题目的背景是战争时期!”日向一郎道。

    旗木卡卡西针锋相对的开口道:“日向一郎,即便笔试题目的背景是战争时期,也不合适!”

    日向一郎看着针对相对的旗木卡卡西,道:“旗木卡卡西,关于笔试题目是否合适,不是你能评价的!”

    “此时的你只需要根据笔试题目作答即可!”

    “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

    “对于这样的题目,我拒绝作答!”旗木卡卡西道。

    “我不勉强任何人作答!”日向一郎道,“旗木卡卡西,你要是拒绝作答,就请离开!”

    闻言,旗木卡卡西离开座位。

    见旗木卡卡西离开,迈特凯紧随其后。

    看了一眼正向外走的旗木卡卡西与迈特凯,日向一郎开口道:“除了旗木卡卡西与迈特凯外,若是还有人拒绝作答,也请一并离开!”

    “当然,拒绝作答的离开之人等同于自动放弃加入火之国忍者部队的机会!”

    在日向一郎说出拒绝作答的离开之人等同于自动放弃假如火之国忍者部队的机会,其他需要进行笔试的木叶忍者纷纷提笔作答。

    ……

    一个半小时后。

    所有在村的忍者全部参与了火之国忍者部队选拔笔试。

    看了看日向一郎身体左侧的竹筐,猿飞日斩问道:“一郎,难道真要全部黜落选择继续拯救同伴的人?”

    “是的!”日向一郎道。

    “选择继续拯救同伴的人很多!”猿飞日斩开口道,“你要是黜落这群人,那火之国的军事实力可就不比从前了!”

    “对此,你不在乎?”

    “我怎么可能不在乎火之国的军事实力!”日向一郎道,“不过,黜落了相关人员不等于火之国的军事实力弱于从前!”

    “这话怎么说?”猿飞日斩问道。

    “当火之国忍者部队组建成功后,我会向火之国忍者部队成员开放一部分我开发的秘术!”日向一郎道,“届时,火之国的军事实力非但不会下降,反而会迅速上升!”

    日向一郎的话让水户门炎、转寝小春和志村团藏三人的双眼一亮。

    “日向一郎,你说的是真的?”转寝小春问道。

    “转寝委员长,我说的当然是真的!”日向一郎道。

    “日向一郎,你会开放哪些秘术?”志村团藏问道。

    “志村委员长,我对火之国忍者部队成员开放的秘术都属于辅助型秘术!”日向一郎道,“包括积累查克拉的秘术、活性化查克拉的秘术!”

    “你嘴里说的积累查克拉的秘术是不是指纲手姬的阴封印?”志村团藏问道。

    “不是!”日向一郎摇摇头,道,“我嘴里说的积累查克拉的秘术的名字叫‘力之封印术’!”

    “日向一郎,为我们解说一下‘力之封印术’!”水户门炎开口道。

    “这个没问题!”日向一郎开口道,“诸位,在作用上,‘力之封印术’与纲手老师的阴封印是一致的——即同样能积累平时无需用到的查克拉!”

    “有鉴于‘力之封印术’的修炼者是火之国忍者部队成员,天赋与资质不一,所以,我将‘力之封印术’分成了四个等级——即a级、b级、c级和d级!”

    “下忍修炼d级,中忍修炼c级,上忍修炼b级!”

    “至于a级,上忍想要修炼a级‘力之封印术’,必须立下一定程度的军功!”

    “当然,下忍与中忍要是立下相同程度的军功,也可以获得修炼a级‘力之封印术’的资格!”

    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顿了顿,继续道:“在忍术等级相同的情况下,虽然‘力之封印术’的修炼难度比其他忍术的修炼难度小,但也小不到哪里去!”

    “也就是说,不管是上忍,还是中忍,亦或是下忍,获得a级‘力之封印术’的修炼资格后,能否将a级‘力之封印术’修炼成功,需要看其天赋、资质与努力!”

    日向一郎话语中的意思,众人都明白。

    “一郎,将你的话延伸一下后,获得a级‘力之封印术’修炼资格的人岂不是要承受有其名而无其实的风险?”猿飞日斩问道。火之日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