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都市小混混 第三百六十一章法律的温度

时间:2019-07-12作者:卸甲老卒

    下午17点30,赵凤声已经填饱肚子,回到宿舍换了一身干净爽利的衣服,不求奢侈,只求别碍眼。虽然他对衣着打扮比较随性,从不刻意将自己弄得光彩照人,哪怕要去面见邋里邋遢的老教授,赵凤声还是觉得体面点好,破点旧点没关系,要是浑身散发一股咸鱼味道,那就膈应人了。

    黄教授性格古板偏激,这样的人在圈子内往往受人排挤。从他办公室位置就可见一斑,位于走廊尽头,还挨着厕所,横看竖看,也不像是教书育人三十多年老教授应该享受的待遇。

    17点55分,赵凤声站在黄教授办公室门前,琢磨着时间应该刚好,清清嗓子,手指极富节奏敲了三下,一长两短,绝不会使得里面的人受到惊吓,这是他看书学来的处世之道。

    “进来吧,门没锁。”黄煜特有的懒散声音,从房门缝隙飘出。

    赵凤声缓缓推开房门,“老师,我来了。”

    黄煜戴着老花镜正在奋笔疾书,瞥了眼赵凤声只是嗯了一句,“我这有点事需要处理,你先找地方坐。”

    赵凤声连忙答应,朝狭的办公室仔细打量,这间不足十平米的屋子堆满了各式书籍,飘散着独特的纸香。里面有《唐律疏议》,《资治通鉴》,《竹书记年》等冷门书籍,也有《百年孤独》和《三杯茶》等外国名著,赵凤声本以为黄教授和李爷爷是一路人,钟情于传统国学,现在想想,两人口味还是略有区别,黄教授范围的包容性更强一些。

    赵凤声选择一把木质椅子坐好,油漆已然剥落,椅子面还坑洼不平,咯的屁股蛋子疼。赵凤声却正襟危坐,面带笑容,腰杆挺得笔直。黄教授出了名的油盐不进,绝不会玩变脸那一套,别他一个人物,估计省里领导来到学校,拜会老师时也和他同样待遇。

    一把破破烂烂的椅子,究竟有多少达官显贵在上面战战兢兢?

    赵凤声指尖抚摸着交叉处冒出来的铁钉,笑意更浓。

    黄教授笔锋忽然一停,将造型古朴的钢笔放到一边,摘掉老花镜,单腿盘在椅子上,“杀一盘?”

    赵凤声略微弯下腰,将海拔略低于老人家,温声答道:“好。”

    展开棋盘,赵凤声本想尊敬老人家,想执绿子,可黄教授刁钻古怪的脾气又犯了,非要让他先手,赵凤声拗不过,只好选择红棋,中规中矩的当头炮开局。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下棋吗?”黄教授一记跳马,寸步不让。

    “您。”赵凤声微笑道,手里可没含糊,拱卒,先声夺人。

    “棋品如人品,从别人嘴里到了我耳朵里,那是道听途,什么都不如真刀真枪杀一盘能窥探人心。”黄教授飞象,依旧是严防死守的态度。

    “您提前跟我明这些,就不怕我换一种方式和您对弈?”赵凤声将车往上一推,准备在右路形成优势。

    “你要是有这本事,我老头子打一次眼又有何妨。”黄教授把炮挪至中路,看样子是想后发制人。

    “那倒也是,您老眼光老辣,我这家伙被您随便看几眼,心性人品一目了然。”赵凤声仕四进五,依旧围绕右路稳扎稳打。

    “你这马屁的功夫炉火纯青,专门练过?”黄教授笑了笑,八字胡顺带往上翘,还以一记仕四进五,在红子左路准备做些文章。

    “呵呵,以前喜欢跟街坊老人聊天,那些爷爷奶奶们从就对我特别好,我也不知该拿什么报答,只好点好听话哄他们高兴,久而久之,也就成习惯了。”赵凤声尴尬笑道,随便下了一手炮。

    “利人利己,好习惯。”黄教授出车,攻守兼备。

    棋至中盘,双方布局完毕,展开激烈搏杀,赵凤声看棋的技艺远比下棋的技术好,觉得黄教授和师傅棋艺还是略有差距,在大局观上对面的老人家稍有不足,不像跟师傅对弈那样,一开始就处于被动挨打局面。

    赵凤声仍然喜欢用过河卒骚扰对方,怪招频出,初次交锋弄得黄教授大感头痛,一口接一口喝着茶水。别是他,赵凤声的剑走偏锋,就连李老爷子也时不时阴沟里翻船,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就是赵凤声这种挨千刀的家伙。

    黄教授老道的中路进攻吃掉赵凤声一炮一马,自己仅损失一马一卒,场面稍占优势,黄教授抖着大腿,得意笑道:“赵凤声,二十八周岁,祖籍武云市人,在西南某部当了三年侦察兵,退伍后基本成为社会闲散人员,后来又消失三年,档案没有记录在案。年前,帮助省公安厅破获一起性质恶劣的枪杀案,从而揪出一只贪赃枉法的大老虎,出生入死,功不可没,年后进入政法大学当起了学生,怎么样,我的对不对?”

    赵凤声心境大乱,眉头渐渐锁紧,拿起手中的卒迟迟没有放下,“您调查我?”

    “每个学生都要接受调查,况且你的年纪和档案太过蹊跷,不引起旁人瞩目都很难。”黄教授和蔼笑道:“张新海的顶头上司,那是我的学生,早在你没进入学校之前,我就听过你的名字了。当初我还想是谁家的子有胆有谋,还真巧,竟然让我在学校里遇到你,也算是缘分一场了。”

    赵凤声总算明白自己为何会受大名鼎鼎的黄教授青睐,原来还有这么一层缘由在里面。他摇了摇头,道:“感觉被扒光了站在您面前,有点不爽。”

    “你的话,习惯成自然,多光几次就适应了。”黄教授笑的很为老不尊。

    “老师,既然您在政法口门生那么多,我能麻烦您一件事吗?”赵凤声记得跟张新海在山庄遇到那起凶杀案,突然想到那个憨厚的面孔。

    “才见几次面就开口求人?不像你的作风。”黄教授挥手道:“看,是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

    赵凤声用简练的话语,将褚山杀人案的前前后后解释清楚,着重道他的杀人动机,并且再三强调,他是出于无奈才杀人泄愤。对于褚山的行为,赵凤声惋惜大于同情,他只想救褚山一命,哪怕判个无期也好,总比丢了命要强,他实在不想让那位可怜的山里人走上断头台。由于赵凤声以前没有省城政法口的关系,张新海又是刑警,判罚量刑的事不清楚能不能上话,现在结识了黄教授,赵凤声想第一时间为褚山开脱罪名,因为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再等的话,很有可能法院已经走完终审程序。

    “你的情况全部属实?”黄教授严肃问道。

    “属实。”赵凤声一本正经答道。

    黄教授默不作声,只是朝着台历方向扫来扫去。

    赵凤声手心浸出汗水,听着钟表秒针滴滴答答轻灵的响声。

    一分钟之后,黄教授拿起桌上电话,拨通了一串数字,“喂,春城吗?我是黄老师,嗯,谢谢你的祝福。事情紧急,我长话短啊,打听一下,有个故意杀人案有没有在你们院,嫌疑人叫褚山,犯罪日期在去年年底。嗯……还在你们院啊,那就好,他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想问问你们院是怎么宣判?”

    “老师,那名嫌疑人社会危害程度很大,主观性极其恶劣,并且想隐瞒自己犯罪事实,不符合法律法规中的从轻判决,所以我院准备判处死刑。”

    赵凤声竖起耳朵,听到了死刑两个字,全身一震。

    黄教授脊梁一挺,沉声道:“春城,虽然嫌疑人不符合刑法上从轻处罚的条件,但要从客观事实研究嫌疑人作案动机,法律不止是冷冰冰的规则法条,也要就事论事,出于多种角度去考虑案情。我研究了一辈子刑法,从没见过每一个案子都有相同之处,嫌疑人与被害人之间的关系,杀人动机,这都要成为判决时的依据。春城,不是我你,你也在法院干了半辈子了,怎么连这点基本法理都不懂?法理法理,有法,也得有理论依据,不能拿着刻板教条去一概而论。”

    对面频频是。

    黄教授挂掉电话,望着呆若木鸡的家伙,“我帮了你的大忙,连声谢谢都不?”

    赵凤声盯着“相貌另类”的黄教授,“老师,我发现您其实长得挺帅。”

    黄教授摸着八字胡,冷哼一声,“这事我三十年前就清楚,还用你拍马屁?”

    赵凤声心中石头落地,举止形态也立即放松,挠了挠头,呵呵笑道:“老师,您这样做,不会让春城学长为难吧?”

    “给个棍子就敢顺杆爬,人都没见过就敢喊学长,你这脸皮倒是挺厚。”黄教授白了他一眼,“我这是在给他补课,教他如何从新看待刑法,从根本理解刑法原则,不违反任何党纪法规,捅到纪委那里我也敢这么教育学生。”

    “那就好。”赵凤声叹气道:“没想到法律也会有人情味。”

    “那是当然。”

    黄教授望着桌上耀眼瞩目的国徽,一字一顿道:“其实,这更应该叫做法律的温度。”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