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何遇芳卿 第五十五章 很好:想有个家

时间:2019-06-12作者:一品小圈

    芳卿用力捶打着何遇的胸口!

    她一边打,泪水还一边刷刷地往下掉:“就是你的错。”

    “你不拿酒,我喝什么啊,没得酒喝,自然就没有后面这些事!”芳卿说的振振有词

    何遇现在总算是见识了一次女人的反复无常,也明白为什么说:女人都是水做的,她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调动泪腺,眼泪也能随时配合地说流就流。

    何遇气笑,他开始有些懂得:大哥曾经说过的—不能跟女人置气的道理了。

    他也不管卖力捶胸的小爪子,张开怀抱,一把拥抱住面前撒泼的“小野猫”。

    嘴唇凑到芳卿耳边说:“对,宝贝儿说的都对,我的错,我不好”

    “以后不备酒,不让宝贝儿喝酒了!”

    “恩?好不好?宝贝儿?”

    何遇一口一个宝贝儿,看来是顿悟了哄人的精髓。

    这招果然管用,芳卿忘记了嘴里的念叨和手里的动作,松开了握着的小拳头,安安稳稳地趴进了何遇的怀里。

    佳人在怀,温香如玉,何遇一时心潮腾涌:

    流动的时光仿似一条遍布荆棘 犬刺的鞭,无时无刻 不遗余力地抽打着身似陀螺的凡人肉身。

    胸口被抽出一道道或悲伤或甜蜜的伤痕,在记忆被打散之前,深深烙上保留永久的故事线。

    一周年,正式相识的一周年!

    后面还会有n个周年,何遇抱紧怀里的人,他又依稀记起那个从双层巴士上下来的人!

    那天,她带着自信的笑、灵动洒脱地向他走来的样子。

    她,没有变,只是多了一丝柔软。

    让他更加沉迷其中,一点都找不到着力点,越陷越深。

    何遇拥着芳卿,问:“宝贝儿,今晚要不要我陪你睡?”

    芳卿埋头,“不用了吧,我已经醒酒了!”

    话音未落,她便抬头亲了一下何遇脸颊,然后飞快返回卧室。

    何遇摸着脸颊,愣在那里,心想:难不成芳卿以为在醉酒时,我占了她很多便宜不成?

    他并未纠缠,摇头甜笑地回房去!

    *

    宁城的夜,并不因为它流淌过千年的历史而沉静。

    迷恋喧嚣的人们,在非工作日的晚上,熟练地追逐变换着狂欢的战场。

    色彩、灯光、音乐、酒精……一个都不能少!

    有别于工作日的灯火通明,世报传媒大厦在周末晚上,除去楼外部的广告照明,整栋楼的办公窗内几乎漆黑一片。

    为这黑洞洞的楼宇点亮明睛的是那第29楼,整层楼的亮光,浮悬在夜空,亮光炯炯,犹如守夜人的眼!

    搭乘电梯上得楼层,在里侧南向最大的一间办公室内,一个笔直的身影面窗而立。

    那人双手交叠于身前,身体重量略微前倾,单纯从背影看,分辨不出此人的年龄。

    视线上移,那一头银发,昭示着眼前人是一位老人。

    窗外是无边的黑夜,远近闪烁的灯光,脚下交错的道路,川流不息的车辆,都恍若隔绝在了另一个时空。

    镜面玻璃上依稀倒映着老人的容颜,虽然岁月给脸上刻画上了深浅不一的沟壑,但仍然能辨识出,那是一张留存着标致五官的脸庞,这足以能让人联想出年轻时的风采!

    老人戴着一副金边眼睛,尤县精神矍铄。他目光深邃,宛若承载了整个宇宙!

    房门被轻敲两下,然后从老人的身后打开!

    一个年轻男人恭敬地推门进入,只望了窗前背影一眼,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见老人先开口问:

    “怎么?他不在?”

    年轻男人回答:“是的,他不在”

    老人接着问:“我听说,他最近经常出差,都去哪里?”

    “华北地区,卫市较多!”男人斟酌着句词回答

    “华北?卫市?”

    “对!”

    “呵!魏潇那么不省心吗?要让他亲自去?”老人语气明显不悦

    “不是,不是因为魏总的事。更好像是为了别的……别的事情。”

    “嗯?别的事情?”老人像是突然提起了一些兴致,继续问!

    “是的,他最近还在卫市那里买了一套房?”

    “一套房?他在那边要房子做什么?”老人似乎有些不解

    年轻男人说:“是的,手续是委托魏总以私人名义办理的,说会经常去,似乎是酒店住腻了,说没有家的感觉!”

    “呵呵!”老人不苟言笑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家,他说了家?他终于想要个家了吗?”老人似是发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那他,现在还在卫市那里吗?”

    “应该是,本来订的是后天一早回程,但后来改签至明天下午的机票回程了。”男人答

    “好,不论出于什么目的,买房好,我倒希望啊,他能来个金屋藏娇!”老人说

    “你派人去探探吧,别问魏潇,我不信那货的话!”老人继续说完,但神态却明显严肃了很多!

    “那是等人回来后?还是……?”

    “那你看着办,我就是想不让他知道,估计也瞒不了多长时间。”老人说

    “好,我这就去安排!”男人言毕刚想转身,又被老人叫住

    “你等等!找个异性去问问吧,如果真有猫腻,我倒要看看这里面有没有戏唱!”

    说完,老人挥手,男人鞠躬退出房间!

    谈话间,老人自始至终都是望着窗外,忽然,他深眸中微微泛起了涟漪。

    老人再次回想起刚才的对话:“他真的想有个家了!”

    想着想着,老人紧绷的脸逐渐放松、平和下来!

    窗外的微风渐起,可恒温恒湿的房间内,却能永远停留在自己想要的季节。

    是啊,自己的季节!

    “自从锦屏离开后啊,哎,那个孩子,他就封闭了自己的心门!”

    “他不哭不闹,但就是走不出自己制造的冬季啊,也终是不愿再接受任何异性!更别提组建家庭了!”

    老人双手握紧拐杖,用力点了两下地面!然后抬头望向夜空。

    “我啊!我这样操心他,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呢?”

    “老兄弟呀,你不生气吧,晚上拖个梦给我,咱哥俩再唠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