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你似心间穿堂风 第415章 徐凯死了

时间:2019-02-16作者:喵骨

    城市的另一端,桑美目瞪口呆的盯着被挂断的手机,脑袋里嗡嗡的全是穆瑾言的暴怒。

    她咬着牙,心里窃窃地着急起来:怎么办!对方好气的样子!这回是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桑美万般懊恼在心,握着双拳,额头抵着桌沿,愤概的“咚咚咚”磕了几下。

    这次,她和致远恐怕是真的凉凉了!

    兵荒马乱过后,穆瑾言也无心再继续工作,提前离开了公司。

    穆瑾言拿着警察局送来的资料,工作人员已经将他所需要的按照地区归档整理,这样倒是方便了他亲自登门拜访。

    周岳负责开车,直接往穆瑾言选择的就近一户驶去。

    等红绿灯时候,车窗外隐隐的传来示威的口号声。

    穆瑾言鬼使神差的阖上手里的资料,正好看到侧方的广场上一大群举牌示威抗议的人。

    浩浩荡荡的,场面很壮观,也很嘈杂。

    穆瑾言忍不住皱了皱眉。

    周岳也跟着看了过去,一眼就瞄准了横幅的内容,和广场中间的那栋楼。

    周岳顿了顿,随口说道:“现在的家长,花钱进入培训机构,哪里是能随便招惹的。在校艺术生大晚上出现在名的事曝出来后,致远教育这次可是真的有苦头吃了。”

    “当下的家庭,孩子的重要性凌驾于任何事情,但凡与孩子有关的,家长是能文能武,能疯能魔......”

    后车座的穆瑾言蹙着眉,嘴唇紧抿,嗓音里淬着冰,淡漠的说道:“你今天话很多!”

    周岳立刻端正态度,“诚恳”地说了声,“对不起”。

    听到“对不起”三个字,穆瑾言冷眸阴沉,寒星般的光芒“嗖”地扔了过去。

    周岳只觉背脊发凉,吓得喉结翻滚,缩着脖子恭恭敬敬的开车。

    嗬!他就是故意膈应自家老板的!

    毕竟今日办公室内的那一幕,惊心动魄但是真的大快人心。

    周岳足足憋了一天,都快憋出了内伤。

    终于有人在敢在他威风凛凛的大老板头上撒野,帮他出了一口积压多年的恶气!

    穆瑾言无视周岳的内心戏,懒懒的撇了眼窗外拉着的横幅,眸光微动,似漫不经心的问道:“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周岳还神游开外,随口问道:“您说的是找曝光新闻的人,还是让致远教育所有师生卷铺盖走人的事?”

    穆瑾言已然有几分动怒,抬眼,眸底闪过一丝冷光,“你说呢?”

    周岳被他阴阳怪气的语气弄得背脊发麻,手一偏,差点就刮了旁边的车。

    他眼疾手快,立刻搬动方向盘抢险救急。

    成功避开一场灾祸,周岳忍不住长长地吁了口气,稳住心神交代起来,“已经查明,曝光新闻的人,是致远教育的死对头,星豪教育的校长陈清泉。初步看来,是两家机构的恶性竞争。”

    恶性竞争!?教育者们现在都开始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互相斗法了?

    穆瑾言在心里略表不耻,面无表情的往窗外睨了一眼。

    忽然,推攘的人群出现一抹熟悉的人影。  穆瑾言半眯着眼,静静地盯着人群里被推来扯去的桑美,后槽牙磨得“嚯嚯”的响。

    在新锐娱乐里泼他咖啡、磕他脑门、砸他车时不是挺很牛气哄哄吗?

    这回怎么不撸袖子冲上去对着那群家长对杠、撕啊咬的!

    怂了!?

    想着桑美离开时往他头上扣的那个咖啡杯,穆瑾言就气得脑神经抽痛。

    不经意的抬手,正好碰到额头上一圈青紫色的痕迹,疼得他手抖“嘶”地直抽冷气!这女人,做事不知道轻重的吗?

    穆瑾言铁青着脸,愤愤的想:那女人被打死都是活该,眼不见心不烦!

    穆瑾言的车刚过完红绿灯,这边的桑美也终于从那群穷凶极恶的家长手里逃生,还未来得及喘气便接到了萧妤的电话。

    萧妤在那边带着哭腔,“戚校,出事了!宁伊刚才看到了新闻情绪崩溃,趁大家不注意,一个人上屋顶了,现在该怎么办啊!?”

    桑美的心慌了起来,一边跑,一边交代,“萧妤,你听我说,你们先想办法稳住宁伊,我马上就过来。”

    “记住,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桑美直接挂断电话,咬着唇,拉开车门跳进去,径直往宁伊的家里开。

    桑美赶到现场时,宁伊已经坐在楼顶的露台上吹了许久的风。

    宁伊的父母正跪在地上,大声地痛哭祈求,“伊伊,爸爸妈妈求你,别做傻事,你回来啊!”

    “你听妈妈的话好不好?伊伊!”

    见桑美出现,宁伊的母亲立刻跪着跑过来,搂着她的腿,满脸是泪,“戚校长,我求求你,你劝劝我们家伊伊吧。”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听你的嘱咐,我不该错信别人,我不该怂恿她去名都。”

    “戚校长,我求你,你帮我劝劝伊伊!她还这么小,万一出点什么事,以后我们可怎么办啊!”

    桑美立刻弯腰扶她,“伊伊妈妈,你先起来,我去试试。”

    宁伊妈妈跪着不可起来,摇着头,痛苦道:“她现在谁的话都不肯听,也听不进去。可是戚校长,我们家伊伊平时最喜欢你了,我求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劝劝她啊!”

    “好,交给我吧!”桑美拍了拍宁伊妈妈的肩,冲着旁边的萧妤点了点头。

    萧妤立刻上前将宁伊的妈妈拉开,桑美得空,这才迈步向露台的位置走去。

    霓虹灯的璀璨光芒里,宁伊白t恤破洞牛仔裤套着一双帆布鞋,很朴质的穿着,很青春洋溢。

    她坐在屋顶往外延伸的露台上,脚来回的轻晃着。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时,猛地扭头,看到桑美后,突然顿住,漂亮的双眼瞬间滚出了眼泪。

    桑美看得心口酸疼,声音含着几分颤抖,“伊伊,你听我说,千万别冲动......”

    宁伊看着她,委屈的瘪着嘴含着哭腔,“戚校长,对不起,我给致远蒙羞了。”

    孩子的单纯,牵动着桑美的情绪,她眼睛里含着热泪,摇了摇头,“说什么傻话呢?没有的事,你永远是致远的骄傲......”

    旁边的警察和消防兵见桑美转移了宁伊的注意力,立刻开始往前挪动脚步,企图趁机将她拉回来。

    宁伊异常的敏感,整个人激动起来,尖叫出声,“你们谁都别过来,否则我立刻跳下去。”

    宁伊的父母闻言,立刻冲上来,情绪激动的劝道:“不!伊伊,你别做傻事......”

    那些警察和消防兵立刻收住脚,不敢再妄动。

    桑美被宁伊往前倾的姿势吓得心慌,使劲地咽了咽口水,妥协道:“好!伊伊,他们不过去,你别乱动?你别再乱动了好吗!?”

    宁伊很是激动,带着哭腔吼了起来,“戚校长,我这辈子算是完了是吗?不会再有人请我演戏了,甚至还要背着“卖淫”的黑历史是不是?”

    这孩子,偏偏这种时候,头脑这般的清醒。

    桑美拧了拧眉,努力的让表情舒缓,语调轻柔,“怎么可能,不会的!伊伊,我们没有做的事,不用怕别人抹黑的。清者自清,你说是不是?”

    宁伊根本不相信她,摇了摇头,“我都看新闻了,铺天盖地,全都是在骂我,骂得很难听。”

    “那是因为那些人根本不清楚事实的真相,他们也是被蒙蔽了双眼而已。”桑美打着亲情牌,试探地问道:“伊伊,让我过去,我们聊聊好吗?我站着有点累,能和你坐着聊一聊吗?就像你最开始来致远的时候,我们在屋顶聊天一样?”

    宁伊有些动容,满眼忧郁的看着她。

    宁伊坐的位置是楼顶的最边缘,稍有不慎,就可能直接从高处摔下去。

    警察哪里敢轻易放人上去,劝说道:“戚校长,你不能上去啊,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办?”

    桑美表情严肃,态度凛然,说话的语气带着强势的坚持,“现在坐在那里的是致远的学生,我作为校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警察先生,请你放我过去。”

    “我!必须要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