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重生女修仙传 第七十八章 故人琐事

时间:2019-02-15作者:眷念

    第七十八章故人琐事

    一月后,赤水准时去了千云门商盟。付了灵石,将新修复的粉色披帛拿了回来。

    还好,花了如此多的灵石,虽然没有恢复至原样,但她试了一下,其威力并没有减弱,看来那位炼器师也是花了些心思,在上面多刻画了一个增加威力的法阵,使之比起从前,也不逊色。

    她很满意,在这之后,又买了一些炼阵材料和各式女衣,也挑了一些与之相配的首饰,她已经开始准备了,终有一天,她是要离开千云门的。

    这一个月里,她一直都在自己洞府内,炼阵炼丹修炼,并不关心外面的事。

    唯一一件特别的事情,就是几日前,继郑大厨后。杨兰也来了她的洞府一趟。

    当时,赤水正在炼丹,杨兰也同郑大厨一样,到了她的洞府前,却犹豫不下,并没有直接传信于她。

    她有些惊诧,因为这离郑大厨离开并没有多久,她可是记得她给了郑大厨一枚筑基丹的,难不成是他走漏了什么风声?

    筑基丹之珍贵,人人皆知。门里若知道是她私藏了灵草,定不会放过她。

    所以当时她一时冲动,给了郑大厨一枚筑基丹,可以说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现在杨兰又找上门来了,若真是这事,那么此地是万不可久留了,得尽快逃离才是。

    就见杨兰在她洞府外犹豫了半个时辰,最终似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传信于她。

    赤水心里也有些不安,但她心思几转,终是故作平静,将禁制打开,让杨兰进来。她自己,则随意的坐在主位上。

    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她也不想乱摆谱,毕竟之前她在膳阁主厨时,和杨兰相处,也还算和谐。

    不一会儿。杨兰就走了进来,第一眼看到她,眼神很复杂,赤水一时也看不懂她想表达的意思。

    赤水倒是仔细的打量了杨兰一番,衣饰打扮一如从前,面色略有些憔悴,仍是没有筑基,望向她时,脸上掠过一抹难堪。

    她挣扎了几息时间,才有些僵硬地走上前来,就要向赤水行礼。

    赤水轻挥衣袖,制止她行礼,请她在一旁坐下。

    其实,她对这些繁文儒节并不是很在意,不过看到杨兰的表情,知道她很在乎,赤水也不想为难她,还是弄清楚她此次上门的原因更为重要。

    因为赤水的阻止,杨兰并没有行下去,她似是也松了一口气,没有再坚持。依赤水之言,在一旁坐了下来,头微低,手指轻绞手帕,好像还未组织好语言,不知如何开口。

    赤水见此,率先开口问道:“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是四五年了,你近来可好?还在膳阁么?”

    仍是从时间开始,俗气的开头,不过赤水可不管,能打破眼前的沉默就好。

    杨兰闻言,答道:“是的,仍在膳阁,做主厨。”她顿了顿,想到赤水现在的情况,可能并不知道,所以又补充说道:“郑主厨和何春师兄都已先后离开本门了。”

    赤水点点头,心里平静下来,这些她已从郑大厨那里知道,杨兰这样说,就表示她并不知道郑大厨还来找过她,那自然也就不会知道筑基丹的事情了。

    她的身体更是放松了下来,有了聊天的闲心,便接着问道:“那你呢?有何打算?”

    可能这正正问到了点上,就见杨兰的身体一紧,双手慢慢握紧,停了一会儿,才抬头望向赤水。说道:“你可知,十年一度的六大宗门大比又要开始了?再过几日,就是千云门内炼气期弟子的小比了。”

    赤水面色一讶,又到门内小比了?刚才她说时间过得真快,不过是引出后面的话题而已,而现在,听到杨兰的话,她再来回首,果真就有了时光匆匆的感叹。

    她再度望向杨兰,诧异问道:“难道,你是要参加门内的小比?”

    这确实是一条获得筑基丹的途径,只是,门内弟子众多,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取得大比的资格。

    她记得当时,秦襄可是动用了两件上阶法器,加上娴熟的基础法术,才拼到决赛,最后,还是靠着极佳的运气,方从其余弟子中出线,获得了大比的资格。当然,秦钰是个意外,不算在此内。

    杨兰若去。可不一定有这样的运气,况且,外门弟子,一般都比较穷困,每年能挣到的灵石也并不多,就是想买到一件上阶法器,都是比较困难的。

    这还是在千云门里,若是在外面,无论灵石,还是法器、灵丹等各种资源,更是稀少。所以修真界中,杀人夺宝的事情才会层出不穷,屡禁不止,最终,成为修真界的常例,也使得修真界更加以强者为尊,只要你能抢到,就是你的。

    总之,一句话,杨兰没有上佳的法器,没有一定的运气,怎么可能轻易得到大比的资格,她并不看好她。

    当然,这只是她心中所想,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杨兰闻言,摇了摇头,露出一抹苦笑,显然,赤水心中所想,她自己也是清楚的,就听她微涩说道:“明年黄阶秘境开启,我想去搏一搏。”

    九年前,赤水不就是靠着闯入黄阶秘境,采得药草,而得到门里筑基丹的奖励,看来,杨兰是想走她的老路。

    赤水更是惊讶,她当时可是被逼无奈才会如此行事,而杨兰,应该是没有人去逼她的,看来,她是下定了莫大的决心。

    至此,她大概也就能猜出,杨兰此来找她,是为何事了。不过是因为她去过黄阶秘境,想从她口里得到一些秘境内的资料罢了。

    她并没有劝她,只是将她记忆中秘境的地图现画了一份交给她。同时跟她说了一些秘境内应该注意的事项,一个时辰后,才将她送出门。

    其实,她这样对杨兰,已经是很不错了,因为她画的那份地图,可是比门内给的要全面得多,加上了楚旋前辈给的,和从小白那里得到的信息,几乎占了整个秘境的五分之三。

    当然,她并没有说开启秘境时,同时还有妖兽进入,她只是提了一下秘境内有不少高阶妖兽,她若真的进入秘境内,就得看她自己的运气,那另外的五分之二空白的地图,谁也不知道有什么?

    其实,赤水当时兜里,还有两枚筑基丹,不过,她并没有打算给杨兰,天下哪有不劳而获的事?而且,将筑基丹给杨兰,她自己要冒的风险,比起给郑大厨,还要大。

    郑大厨可是离开千云门,回家乡去了。他在门内待了这么多年,心灰意冷是意料中的事,并不会引起门里人的注意。

    赤水摇摇头,离开商盟,又往自己的洞府飞去。

    也不知道郑大厨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已经打开玉盒,发现了里面的筑基丹,若是发现了,或许会找一个清静的地方,闭关筑基的吧!

    就在此时,千云门内鼓声大作,响彻天际。

    赤水一惊,随即才想起,现在不正是门内小比的比试时间么?

    她心念一转,驱动引魂笛,改变方向,往离千云门比试广场最近一座山峰飞去。

    不一会儿,她就在山峰顶一颗大树上方停了下来,将引魂笛收起,随意挑了一根面向比试广场的树桠,坐了下来。

    此山峰虽没有千云山主山峰高,但比起比试广场,还是要高出一些,两边相距约几里,没有超出她的感知范围,并不影响她观看比赛。

    这是第二日比试,已经淘汰了一部分弟子,剩下的弟子都是有一些实力的,比斗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乏味。

    至少,赤水是全程看完了,直到广场上的弟子都已散去,她才准备离开。

    期间,比试广场上有数位金丹真人都往她的位置看过,虽然动作并不明显,但赤水都了然于胸。

    虽然她现在还感觉不到对方的灵识探索,但一些细小的表情动作,却是逃不过她的感知。

    她露出一抹讥笑,看来对于她的事情,门里很是介意啊,已经过去这么久,仍是那么警惕,不过他们越是介意,她还真就越要去看了。

    她决定,明日,她要去继续看比试,他们要监视她,就监视去吧!她自做她自己的。

    果真,次日,她早早的到了昨日停留的那根树桠,闲散坐下。

    今日,也将决出炼气期弟子前十名,所以早早的,广场上就聚满了人,不过因为她以前一直闭关修炼,并没有看到几个认识的。

    她不由想起,十年前,上一次门内小比时,她才十五岁,刚刚突破到第七层,还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去给秦钰和秦襄加油,那份单纯和快乐,甚至就在此刻,看着类似的场景,也是万分怀念。

    不过,这一次的决赛和上一次并不一样,在最后剩余十九人时,却并不是单独比试,而是搭了一个大的擂台,十九人同时上场,最后站立在场上的十个人,就是比试的前十名。

    显然这样的比试也大大出乎那些比试弟子的预料,他们在惊讶过后,便各自快速寻找自己的伙伴,毕竟在这样的比试当中,和人合伙是最好的方法。

    就见三三两两,组成六七个小组,在那个大的擂台上,纷纷祭出自己的法器,伺机偷袭别人,也要防止别人偷袭,倒也让在远处观看的赤水,看得有趣。

    当然,在擂台下,众多观看的弟子,有些紧张不已,不时高声提醒擂台上的弟子,有些看到了精彩的瞬间,大声喝采,还有一些人聚在一起讨论起比斗战术,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热闹非凡。

    赤水一时有些羡慕,那血遁术,她已经完全将之参悟透,就差实践了。她若是能取得低阶弟子的精血,说不定也能混在其中,过一过瘾,可惜,她一直没有寻到机会。

    她这也是小心行事,因为她感觉不到对方的灵识探索,自是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在监视她。

    她得沉住气,她身上的秘密也还真不少,别说筑基丹,就是引魂笛,指环和那定颜珠,可都是修士梦寐以求的好东西,若是让对方察觉到一点蛛丝马迹,起了夺宝之心,可就遭了。

    想到此,她再没有看比试的心情,站起身,就想驱使引魂笛离去。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身影极快地往她的位置跃来,她一惊,转身望去,就见那个身影几下闪落,便站在离她不远处的地面上。

    赤水有些无语,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她还记得他的名字,闵文,闵青的亲戚。

    就见对方双目注视着她,让她想再转身离开,已是不能。

    她无奈,只好往树下一跳,轻轻落至他的对面约丈许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默然。

    说起来,这个男子,还是第一个注意到她并对她有好感的人,她的相貌如此普通,不知道他是什么眼神,偏偏就瞧上了她,因此而引出一长串的事情,可把她给害苦了。

    半晌,他似是看够了,才温言道:“他们说你昨日在此处看比试,所以我才来看看。”

    看什么?看她今日是否仍在?现在逮住人了,如此尴尬,要说什么好?

    最终,赤水仍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他说的话。

    见赤水反应平淡,他似有些急了,连忙说道:“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我没有想到,会弄成这样,对不起。”

    赤水心下微涩,摇了摇头,这也并不全怪她,毕竟她修炼那功法,是事实。

    最多,她也只能怪造化弄人罢了!

    “其实我是很慎重的。”他的脸有些涨红,语气却是有些坚定。

    赤水又有些无语,点了点头,她知道他很慎重,不然,也不会让元婴期的前辈来提亲。

    只是他们是一个大的修仙家族,而她只是孤身一人,没有任何背景,虽然是秦师叔带进门,但她身在外门,大多数事情,秦师叔是无法照拂于她的。因此,门不当,户不对,那位元婴期前辈,才只是允许他纳她为妾吧!

    而从闵青的口里,她知道,他知晓了她修炼斩魂诀会有的后果,仍没有放弃,也因而才有了后来的事。

    其实她的内心,有几分感动,她看到了他的诚心,或许换一种认识的方式,她和他有一定的机率走在一起,但经过这些事后,却是再无一点可能了。

    他见赤水仍是不说话,脸上掠过一丝失望,双肩一下子垮了下来,带着几分落寞。

    赤水并不想看到他这样,遂淡淡说道:“没关系,这并不全怪你。”

    闵文闻言,眼晴一亮,复又看向赤水,自责般说道:“我知道,是因为我,你现在才会如此。”

    赤水听之,溢出一丝苦笑,虽然认同他的话,但仍是摇了摇头,也不能太打击别人不是!

    就见他激动起来,身体冲上前几步,同时快速说道:“我们走吧!离开千云门,去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赤水一惊,连忙后退了几步,避开他伸过来想牵她的手,头不由得痛了起来。

    他是怎么思考的?她有答应要和他在一起么?怎么就考虑到私奔的事情了?

    见她避开,他的身体一僵,手停在半空中,气氛顿时冷凝起来。

    赤水假意咳了咳,才劝慰似的说道:“其实,你应该将精力放在修炼上,争取早日凝结金丹。”

    他一出现,她就看出他的修为仍在筑基期后期,那就是说,他这四五年来,闭关凝结金丹,是失败了。

    她自也是从闵青那里得知,他之前在闭关的。

    他的嘴角动了动,良久,才低声问道:“我若是凝结成金丹,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么?”

    赤水一窒,目光望向他,认真说道:“你知道我的情况,我自己都不知晓,什么时候说不定就疯魔了,自是不能拖累于你。”

    “我不怕!”赤水话音刚落,就听他急急说道。

    赤水又露出一丝苦笑,他不怕有什么用,她们之间,还有太多的问题。

    她只是冲着他,摇了摇头,然后提步,就想从他身边离开。

    当走至他身边,就见他嘴唇微张,正在这时,远方一阵喧闹声合着鼓声传来,轰隆震耳,看来,前十名弟子产生,比试结束了。

    赤水将视线从远方收回,不由疑惑的望向他,刚才他说了什么吗?她没有听清。

    就见他双拳紧握,张了张口,却是没有再说出一句话。

    赤水见此,终是提步越过他,往山下走去。

    也许,她是下意识的不想去听,她并不擅长于处理这类事情,虽然她看过无数本小说,但实战经验并没有多少。

    其实他和她之间,并没有相处过,论真正的感情,并不深厚。她只是希望他能放开这一切,专心于修行,她并不希望,因为她,而阻碍了他修真的路。

    料想他的家人,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到时,说不定会对她下毒手。

    她这并不是杞人忧天,若他仍是执迷不悟,她是他的亲人,也会想到这一层。只是好在,她本就打算离开千云门了,这些事情,希望在她离开后,就随风散去吧!。.。

    更多到,地址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