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1627崛起南海 第1762章 武力展示(四)

时间:2019-02-16作者:零点浪漫

    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自胜利港经景观大道到胜利广场的阅兵行进持续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受阅部队的人数超过四千人,让在沿途围观的数万民众大呼过瘾。1634年建国庆典举行了大阅兵之后,接下来两年的阅兵式都仅仅只是在胜利广场稍稍走了一下形式,参与人数只在千人左右,远不如今年的场面大。

    至于说这次阅兵式上展示的武力相较于三年前的建国庆典有哪些方面的进步,其实普通人是看不太明白的,毕竟专业知识不够,也只能看个热闹乐呵乐呵。

    但类似费策贤、苏克易,以及其他各国专程来看这阅兵式的文武官员们,则是全程都瞪圆了眼珠子,唯恐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海汉以前便有在阅兵式和军演中展示最新武器的做法,虽然阅兵式上不可能公开展示武器的性能,但他们也希望能够从武器的外形上分辨海汉军中是否又装备了什么新的装备。

    对军事相对比较外行的文官们要执行这个任务就比较吃力了,费策贤和苏克易不时要侧头低声交流几句,确认他们所注意到的某件武器究竟是新东西还是旧装备。他们手底下倒也不是没有稍微懂行一点的武官,不过有资格受邀坐到胜利广场观礼台上观看阅兵的,也只有各国使者的正职官员一人,所以他们只能先自力更生,至于下属们就自行到附近找位置观看了。

    费策贤对于这样的安排是颇有微辞的,因为海汉为外国嘉宾搭建的看台足足有一百来个位置,各国的官员加在一起不过三十多人,完全可以让他们带一两名随从人员入场,但海汉却将剩下的座位却全都交给了各国商人和一些有官方背景的民间人士。

    不过费策贤也知道这些非官方人士都是非富即贵,与海汉官方的关系大多极为密切,很多人可能比自己这个大明驻海汉大使要更具影响力,如果公开抱怨也未必能让海汉官方改变安排,反倒是容易招来其他国家的不满。

    要想辨认出看台上哪些人是官员,哪些人是非官方人士倒也不难——凡是手里拿着黄铜外壳双筒望远镜的人,便是各国官员了。这东西在市面上是买不到的,是海汉在之前的外交晚宴上赠送给各国使节的纪念品,一人只有一份,与会的非官方人士是没份的。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自胜利港经景观大道到胜利广场的阅兵行进持续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受阅部队的人数超过四千人,让在沿途围观的数万民众大呼过瘾。1634年建国庆典举行了大阅兵之后,接下来两年的阅兵式都仅仅只是在胜利广场稍稍走了一下形式,参与人数只在千人左右,远不如今年的场面大。

    至于说这次阅兵式上展示的武力相较于三年前的建国庆典有哪些方面的进步,其实普通人是看不太明白的,毕竟专业知识不够,也只能看个热闹乐呵乐呵。

    但类似费策贤、苏克易,以及其他各国专程来看这阅兵式的文武官员们,则是全程都瞪圆了眼珠子,唯恐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海汉以前便有在阅兵式和军演中展示最新武器的做法,虽然阅兵式上不可能公开展示武器的性能,但他们也希望能够从武器的外形上分辨海汉军中是否又装备了什么新的装备。

    对军事相对比较外行的文官们要执行这个任务就比较吃力了,费策贤和苏克易不时要侧头低声交流几句,确认他们所注意到的某件武器究竟是新东西还是旧装备。他们手底下倒也不是没有稍微懂行一点的武官,不过有资格受邀坐到胜利广场观礼台上观看阅兵的,也只有各国使者的正职官员一人,所以他们只能先自力更生,至于下属们就自行到附近找位置观看了。

    费策贤对于这样的安排是颇有微辞的,因为海汉为外国嘉宾搭建的看台足足有一百来个位置,各国的官员加在一起不过三十多人,完全可以让他们带一两名随从人员入场,但海汉却将剩下的座位却全都交给了各国商人和一些有官方背景的民间人士。

    不过费策贤也知道这些非官方人士都是非富即贵,与海汉官方的关系大多极为密切,很多人可能比自己这个大明驻海汉大使要更具影响力,如果公开抱怨也未必能让海汉官方改变安排,反倒是容易招来其他国家的不满。

    要想辨认出看台上哪些人是官员,哪些人是非官方人士倒也不难——凡是手里拿着黄铜外壳双筒望远镜的人,便是各国官员了。这东西在市面上是买不到的,是海汉在之前的外交晚宴上赠送给各国使节的纪念品,一人只有一份,与会的非官方人士是没份的。自胜利港经景观大道到胜利广场的阅兵行进持续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受阅部队的人数超过四千人,让在沿途围观的数万民众大呼过瘾。1634年建国庆典举行了大阅兵之后,接下来两年的阅兵式都仅仅只是在胜利广场稍稍走了一下形式,参与人数只在千人左右,远不如今年的场面大。

    至于说这次阅兵式上展示的武力相较于三年前的建国庆典有哪些方面的进步,其实普通人是看不太明白的,毕竟专业知识不够,也只能看个热闹乐呵乐呵。

    但类似费策贤、苏克易,以及其他各国专程来看这阅兵式的文武官员们,则是全程都瞪圆了眼珠子,唯恐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海汉以前便有在阅兵式和军演中展示最新武器的做法,虽然阅兵式上不可能公开展示武器的性能,但他们也希望能够从武器的外形上分辨海汉军中是否又装备了什么新的装备。

    对军事相对比较外行的文官们要执行这个任务就比较吃力了,费策贤和苏克易不时要侧头低声交流几句,确认他们所注意到的某件武器究竟是新东西还是旧装备。他们手底下倒也不是没有稍微懂行一点的武官,不过有资格受邀坐到胜利广场观礼台上观看阅兵的,也只有各国使者的正职官员一人,所以他们只能先自力更生,至于下属们就自行到附近找位置观看了。

    费策贤对于这样的安排是颇有微辞的,因为海汉为外国嘉宾搭建的看台足足有一百来个位置,各国的官员加在一起不过三十多人,完全可以让他们带一两名随从人员入场,但海汉却将剩下的座位却全都交给了各国商人和一些有官方背景的民间人士。

    不过费策贤也知道这些非官方人士都是非富即贵,与海汉官方的关系大多极为密切,很多人可能比自己这个大明驻海汉大使要更具影响力,如果公开抱怨也未必能让海汉官方改变安排,反倒是容易招来其他国家的不满。

    要想辨认出看台上哪些人是官员,哪些人是非官方人士倒也不难——凡是手里拿着黄铜外壳双筒望远镜的人,便是各国官员了。这东西在市面上是买不到的,是海汉在之前的外交晚宴上赠送给各国使节的纪念品,一人只有一份,与会的非官方人士是没份的。自胜利港经景观大道到胜利广场的阅兵行进持续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受阅部队的人数超过四千人,让在沿途围观的数万民众大呼过瘾。1634年建国庆典举行了大阅兵之后,接下来两年的阅兵式都仅仅只是在胜利广场稍稍走了一下形式,参与人数只在千人左右,远不如今年的场面大。

    至于说这次阅兵式上展示的武力相较于三年前的建国庆典有哪些方面的进步,其实普通人是看不太明白的,毕竟专业知识不够,也只能看个热闹乐呵乐呵。

    但类似费策贤、苏克易,以及其他各国专程来看这阅兵式的文武官员们,则是全程都瞪圆了眼珠子,唯恐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海汉以前便有在阅兵式和军演中展示最新武器的做法,虽然阅兵式上不可能公开展示武器的性能,但他们也希望能够从武器的外形上分辨海汉军中是否又装备了什么新的装备。

    对军事相对比较外行的文官们要执行这个任务就比较吃力了,费策贤和苏克易不时要侧头低声交流几句,确认他们所注意到的某件武器究竟是新东西还是旧装备。他们手底下倒也不是没有稍微懂行一点的武官,不过有资格受邀坐到胜利广场观礼台上观看阅兵的,也只有各国使者的正职官员一人,所以他们只能先自力更生,至于下属们就自行到附近找位置观看了。

    费策贤对于这样的安排是颇有微辞的,因为海汉为外国嘉宾搭建的看台足足有一百来个位置,各国的官员加在一起不过三十多人,完全可以让他们带一两名随从人员入场,但海汉却将剩下的座位却全都交给了各国商人和一些有官方背景的民间人士。

    不过费策贤也知道这些非官方人士都是非富即贵,与海汉官方的关系大多极为密切,很多人可能比自己这个大明驻海汉大使要更具影响力,如果公开抱怨也未必能让海汉官方改变安排,反倒是容易招来其他国家的不满。

    要想辨认出看台上哪些人是官员,哪些人是非官方人士倒也不难——凡是手里拿着黄铜外壳双筒望远镜的人,便是各国官员了。这东西在市面上是买不到的,是海汉在之前的外交晚宴上赠送给各国使节的纪念品,一人只有一份,与会的非官方人士是没份的。自胜利港经景观大道到胜利广场的阅兵行进持续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受阅部队的人数超过四千人,让在沿途围观的数万民众大呼过瘾。1634年建国庆典举行了大阅兵之后,接下来两年的阅兵式都仅仅只是在胜利广场稍稍走了一下形式,参与人数只在千人左右,远不如今年的场面大。

    至于说这次阅兵式上展示的武力相较于三年前的建国庆典有哪些方面的进步,其实普通人是看不太明白的,毕竟专业知识不够,也只能看个热闹乐呵乐呵。

    但类似费策贤、苏克易,以及其他各国专程来看这阅兵式的文武官员们,则是全程都瞪圆了眼珠子,唯恐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海汉以前便有在阅兵式和军演中展示最新武器的做法,虽然阅兵式上不可能公开展示武器的性能,但他们也希望能够从武器的外形上分辨海汉军中是否又装备了什么新的装备。

    对军事相对比较外行的文官们要执行这个任务就比较吃力了,费策贤和苏克易不时要侧头低声交流几句,确认他们所注意到的某件武器究竟是新东西还是旧装备。他们手底下倒也不是没有稍微懂行一点的武官,不过有资格受邀坐到胜利广场观礼台上观看阅兵的,也只有各国使者的正职官员一人,所以他们只能先自力更生,至于下属们就自行到附近找位置观看了。

    费策贤对于这样的安排是颇有微辞的,因为海汉为外国嘉宾搭建的看台足足有一百来个位置,各国的官员加在一起不过三十多人,完全可以让他们带一两名随从人员入场,但海汉却将剩下的座位却全都交给了各国商人和一些有官方背景的民间人士。

    不过费策贤也知道这些非官方人士都是非富即贵,与海汉官方的关系大多极为密切,很多人可能比自己这个大明驻海汉大使要更具影响力,如果公开抱怨也未必能让海汉官方改变安排,反倒是容易招来其他国家的不满。

    要想辨认出看台上哪些人是官员,哪些人是非官方人士倒也不难——凡是手里拿着黄铜外壳双筒望远镜的人,便是各国官员了。这东西在市面上是买不到的,是海汉在之前的外交晚宴上赠送给各国使节的纪念品,一人只有一份,与会的非官方人士是没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