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1627崛起南海 第1970章

时间:2019-09-15作者:零点浪漫

    这次由安全部牵头,张千智策划并指挥的抓捕行动,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以己方人员零伤亡的代价便将薛正一伙剿灭,并且还抓到了包括头目薛正在内的七个活口,以及霍飞等涉案人员,挫败了他们试图在儋州对朝鲜贵宾发动袭击的计划。

    就这个结果而言,参与抓捕行动的各个机构和在此期间提供了充分配合的地方单位及个人,在事后肯定都将会得到来自执委会和地方官府的嘉奖,也会有一些办案人员因为在此期间表现突出,由此而得到升迁的机会。不过目前要谈分蛋糕还稍早了一些,毕竟这个案件性质比较特殊,起码得等到程序走完正式结案之后,才好往上边报功请赏。

    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时间可能还不会很快到来。安全部从疑犯口中所拿到的供述十分混乱,有太多需要比对验证的信息。但从缴获的物品来看,这可绝不像是薛正等人所声称的“私人恩怨”导致的报复行动。薛正一伙所携带的兵器五花八门并非制式武器,但其制造工艺大都颇为精细,且使用痕迹明显,一看就是长期携带在身边的个人专用武器。而这些东西并不是普通人能玩转的,显然不能以粮商的防身武器作为合理解释。

    而这伙人在被捕后的口供几乎是如出一辙,显然都曾在事前受过专门的训练,而这种特殊的培训一般也只有从事情报工作的专业人员才会接触。此外类似设计袭击计划、伪装身份、掩藏行迹等等行为,都无不在表明这些人的身份与其所声称的粮商不符。

    但这其中也有让张千智感到迷惑不解的业余操作,比如他们明明有一定的专业技能,却为何会在昌化和儋州都采取了漏洞百出的行动方式,甚至还会因为急于拿到情报而被霍飞这样的中间人给耍得团团转。如果他们是一支专业的情报或特种作战团队,那就应该有更为完整周全的行动方案,而不是一连串看起来像是完全未经深思熟虑的临时决定。

    本书,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次由安全部牵头,张千智策划并指挥的抓捕行动,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以己方人员零伤亡的代价便将薛正一伙剿灭,并且还抓到了包括头目薛正在内的七个活口,以及霍飞等涉案人员,挫败了他们试图在儋州对朝鲜贵宾发动袭击的计划。

    就这个结果而言,参与抓捕行动的各个机构和在此期间提供了充分配合的地方单位及个人,在事后肯定都将会得到来自执委会和地方官府的嘉奖,也会有一些办案人员因为在此期间表现突出,由此而得到升迁的机会。不过目前要谈分蛋糕还稍早了一些,毕竟这个案件性质比较特殊,起码得等到程序走完正式结案之后,才好往上边报功请赏。

    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时间可能还不会很快到来。安全部从疑犯口中所拿到的供述十分混乱,有太多需要比对验证的信息。但从缴获的物品来看,这可绝不像是薛正等人所声称的“私人恩怨”导致的报复行动。薛正一伙所携带的兵器五花八门并非制式武器,但其制造工艺大都颇为精细,且使用痕迹明显,一看就是长期携带在身边的个人专用武器。而这些东西并不是普通人能玩转的,显然不能以粮商的防身武器作为合理解释。

    而这伙人在被捕后的口供几乎是如出一辙,显然都曾在事前受过专门的训练,而这种特殊的培训一般也只有从事情报工作的专业人员才会接触。此外类似设计袭击计划、伪装身份、掩藏行迹等等行为,都无不在表明这些人的身份与其所声称的粮商不符。

    但这其中也有让张千智感到迷惑不解的业余操作,比如他们明明有一定的专业技能,却为何会在昌化和儋州都采取了漏洞百出的行动方式,甚至还会因为急于拿到情报而被霍飞这样的中间人给耍得团团转。如果他们是一支专业的情报或特种作战团队,那就应该有更为完整周全的行动方案,而不是一连串看起来像是完全未经深思熟虑的临时决定。这次由安全部牵头,张千智策划并指挥的抓捕行动,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以己方人员零伤亡的代价便将薛正一伙剿灭,并且还抓到了包括头目薛正在内的七个活口,以及霍飞等涉案人员,挫败了他们试图在儋州对朝鲜贵宾发动袭击的计划。

    就这个结果而言,参与抓捕行动的各个机构和在此期间提供了充分配合的地方单位及个人,在事后肯定都将会得到来自执委会和地方官府的嘉奖,也会有一些办案人员因为在此期间表现突出,由此而得到升迁的机会。不过目前要谈分蛋糕还稍早了一些,毕竟这个案件性质比较特殊,起码得等到程序走完正式结案之后,才好往上边报功请赏。

    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时间可能还不会很快到来。安全部从疑犯口中所拿到的供述十分混乱,有太多需要比对验证的信息。但从缴获的物品来看,这可绝不像是薛正等人所声称的“私人恩怨”导致的报复行动。薛正一伙所携带的兵器五花八门并非制式武器,但其制造工艺大都颇为精细,且使用痕迹明显,一看就是长期携带在身边的个人专用武器。而这些东西并不是普通人能玩转的,显然不能以粮商的防身武器作为合理解释。

    而这伙人在被捕后的口供几乎是如出一辙,显然都曾在事前受过专门的训练,而这种特殊的培训一般也只有从事情报工作的专业人员才会接触。此外类似设计袭击计划、伪装身份、掩藏行迹等等行为,都无不在表明这些人的身份与其所声称的粮商不符。

    但这其中也有让张千智感到迷惑不解的业余操作,比如他们明明有一定的专业技能,却为何会在昌化和儋州都采取了漏洞百出的行动方式,甚至还会因为急于拿到情报而被霍飞这样的中间人给耍得团团转。如果他们是一支专业的情报或特种作战团队,那就应该有更为完整周全的行动方案,而不是一连串看起来像是完全未经深思熟虑的临时决定。这次由安全部牵头,张千智策划并指挥的抓捕行动,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以己方人员零伤亡的代价便将薛正一伙剿灭,并且还抓到了包括头目薛正在内的七个活口,以及霍飞等涉案人员,挫败了他们试图在儋州对朝鲜贵宾发动袭击的计划。

    就这个结果而言,参与抓捕行动的各个机构和在此期间提供了充分配合的地方单位及个人,在事后肯定都将会得到来自执委会和地方官府的嘉奖,也会有一些办案人员因为在此期间表现突出,由此而得到升迁的机会。不过目前要谈分蛋糕还稍早了一些,毕竟这个案件性质比较特殊,起码得等到程序走完正式结案之后,才好往上边报功请赏。

    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时间可能还不会很快到来。安全部从疑犯口中所拿到的供述十分混乱,有太多需要比对验证的信息。但从缴获的物品来看,这可绝不像是薛正等人所声称的“私人恩怨”导致的报复行动。薛正一伙所携带的兵器五花八门并非制式武器,但其制造工艺大都颇为精细,且使用痕迹明显,一看就是长期携带在身边的个人专用武器。而这些东西并不是普通人能玩转的,显然不能以粮商的防身武器作为合理解释。

    而这伙人在被捕后的口供几乎是如出一辙,显然都曾在事前受过专门的训练,而这种特殊的培训一般也只有从事情报工作的专业人员才会接触。此外类似设计袭击计划、伪装身份、掩藏行迹等等行为,都无不在表明这些人的身份与其所声称的粮商不符。

    但这其中也有让张千智感到迷惑不解的业余操作,比如他们明明有一定的专业技能,却为何会在昌化和儋州都采取了漏洞百出的行动方式,甚至还会因为急于拿到情报而被霍飞这样的中间人给耍得团团转。如果他们是一支专业的情报或特种作战团队,那就应该有更为完整周全的行动方案,而不是一连串看起来像是完全未经深思熟虑的临时决定。这次由安全部牵头,张千智策划并指挥的抓捕行动,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以己方人员零伤亡的代价便将薛正一伙剿灭,并且还抓到了包括头目薛正在内的七个活口,以及霍飞等涉案人员,挫败了他们试图在儋州对朝鲜贵宾发动袭击的计划。

    就这个结果而言,参与抓捕行动的各个机构和在此期间提供了充分配合的地方单位及个人,在事后肯定都将会得到来自执委会和地方官府的嘉奖,也会有一些办案人员因为在此期间表现突出,由此而得到升迁的机会。不过目前要谈分蛋糕还稍早了一些,毕竟这个案件性质比较特殊,起码得等到程序走完正式结案之后,才好往上边报功请赏。

    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时间可能还不会很快到来。安全部从疑犯口中所拿到的供述十分混乱,有太多需要比对验证的信息。但从缴获的物品来看,这可绝不像是薛正等人所声称的“私人恩怨”导致的报复行动。薛正一伙所携带的兵器五花八门并非制式武器,但其制造工艺大都颇为精细,且使用痕迹明显,一看就是长期携带在身边的个人专用武器。而这些东西并不是普通人能玩转的,显然不能以粮商的防身武器作为合理解释。

    而这伙人在被捕后的口供几乎是如出一辙,显然都曾在事前受过专门的训练,而这种特殊的培训一般也只有从事情报工作的专业人员才会接触。此外类似设计袭击计划、伪装身份、掩藏行迹等等行为,都无不在表明这些人的身份与其所声称的粮商不符。

    但这其中也有让张千智感到迷惑不解的业余操作,比如他们明明有一定的专业技能,却为何会在昌化和儋州都采取了漏洞百出的行动方式,甚至还会因为急于拿到情报而被霍飞这样的中间人给耍得团团转。如果他们是一支专业的情报或特种作战团队,那就应该有更为完整周全的行动方案,而不是一连串看起来像是完全未经深思熟虑的临时决定。这次由安全部牵头,张千智策划并指挥的抓捕行动,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以己方人员零伤亡的代价便将薛正一伙剿灭,并且还抓到了包括头目薛正在内的七个活口,以及霍飞等涉案人员,挫败了他们试图在儋州对朝鲜贵宾发动袭击的计划。

    就这个结果而言,参与抓捕行动的各个机构和在此期间提供了充分配合的地方单位及个人,在事后肯定都将会得到来自执委会和地方官府的嘉奖,也会有一些办案人员因为在此期间表现突出,由此而得到升迁的机会。不过目前要谈分蛋糕还稍早了一些,毕竟这个案件性质比较特殊,起码得等到程序走完正式结案之后,才好往上边报功请赏。

    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时间可能还不会很快到来。安全部从疑犯口中所拿到的供述十分混乱,有太多需要比对验证的信息。但从缴获的物品来看,这可绝不像是薛正等人所声称的“私人恩怨”导致的报复行动。薛正一伙所携带的兵器五花八门并非制式武器,但其制造工艺大都颇为精细,且使用痕迹明显,一看就是长期携带在身边的个人专用武器。而这些东西并不是普通人能玩转的,显然不能以粮商的防身武器作为合理解释。 (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