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1627崛起南海 第1579章 使馆

时间:2019-02-15作者:零点浪漫

    荀鹏程来海汉的时间已经不短,但还真是第一次在三亚碰到故人。其实他与这汪灏也算不上什么知交好友,否则就不会见面之后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当年两人同科应试,放榜之后都中了秀才,便一同在广州游玩了数日。荀鹏程家里没什么背景,中了秀才之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出路,不久就回故乡去了。而这汪灏家中有人在广州府为官,之后便留在了广州。两人生活背景各不相同,在科举之后的人生轨迹也就去往了不同的方向,从此就断了来往,荀鹏程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会在异国他乡再遇到汪灏。

    “汪兄这是第一次来三亚?”荀鹏程见汪灏上车的时候颇为不习惯,还打量了一番这车子的构造,便主动向他问道。

    “是啊,早就听闻三亚繁华胜过广州城,果然闻名不如亲见,海汉饶确是有本事,能在这南海之滨建起如此一座大城……”汪灏在车上环顾四周的热闹景象,也忍不住发出了感慨:“簇过去百年都是荒滩渔村,海汉人能变废为宝,经营出如此局面,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荀鹏程道:“若论经商之道,海汉饶确是下无双,远比晋商、徽商、浙商更为精明,而且事事处处都透着算计。汪兄若是有机会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自然会慢慢了解到这边的状况。对了,还没来得及问过汪兄,这次是来三亚公干还是游玩?”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荀鹏程来海汉的时间已经不短,但还真是第一次在三亚碰到故人。其实他与这汪灏也算不上什么知交好友,否则就不会见面之后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当年两人同科应试,放榜之后都中了秀才,便一同在广州游玩了数日。荀鹏程家里没什么背景,中了秀才之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出路,不久就回故乡去了。而这汪灏家中有人在广州府为官,之后便留在了广州。两人生活背景各不相同,在科举之后的人生轨迹也就去往了不同的方向,从此就断了来往,荀鹏程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会在异国他乡再遇到汪灏。

    “汪兄这是第一次来三亚?”荀鹏程见汪灏上车的时候颇为不习惯,还打量了一番这车子的构造,便主动向他问道。

    “是啊,早就听闻三亚繁华胜过广州城,果然闻名不如亲见,海汉饶确是有本事,能在这南海之滨建起如此一座大城……”汪灏在车上环顾四周的热闹景象,也忍不住发出了感慨:“簇过去百年都是荒滩渔村,海汉人能变废为宝,经营出如此局面,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荀鹏程道:“若论经商之道,海汉饶确是下无双,远比晋商、徽商、浙商更为精明,而且事事处处都透着算计。汪兄若是有机会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自然会慢慢了解到这边的状况。对了,还没来得及问过汪兄,这次是来三亚公干还是游玩?”荀鹏程来海汉的时间已经不短,但还真是第一次在三亚碰到故人。其实他与这汪灏也算不上什么知交好友,否则就不会见面之后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当年两人同科应试,放榜之后都中了秀才,便一同在广州游玩了数日。荀鹏程家里没什么背景,中了秀才之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出路,不久就回故乡去了。而这汪灏家中有人在广州府为官,之后便留在了广州。两人生活背景各不相同,在科举之后的人生轨迹也就去往了不同的方向,从此就断了来往,荀鹏程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会在异国他乡再遇到汪灏。

    “汪兄这是第一次来三亚?”荀鹏程见汪灏上车的时候颇为不习惯,还打量了一番这车子的构造,便主动向他问道。

    “是啊,早就听闻三亚繁华胜过广州城,果然闻名不如亲见,海汉饶确是有本事,能在这南海之滨建起如此一座大城……”汪灏在车上环顾四周的热闹景象,也忍不住发出了感慨:“簇过去百年都是荒滩渔村,海汉人能变废为宝,经营出如此局面,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荀鹏程道:“若论经商之道,海汉饶确是下无双,远比晋商、徽商、浙商更为精明,而且事事处处都透着算计。汪兄若是有机会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自然会慢慢了解到这边的状况。对了,还没来得及问过汪兄,这次是来三亚公干还是游玩?”荀鹏程来海汉的时间已经不短,但还真是第一次在三亚碰到故人。其实他与这汪灏也算不上什么知交好友,否则就不会见面之后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当年两人同科应试,放榜之后都中了秀才,便一同在广州游玩了数日。荀鹏程家里没什么背景,中了秀才之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出路,不久就回故乡去了。而这汪灏家中有人在广州府为官,之后便留在了广州。两人生活背景各不相同,在科举之后的人生轨迹也就去往了不同的方向,从此就断了来往,荀鹏程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会在异国他乡再遇到汪灏。

    “汪兄这是第一次来三亚?”荀鹏程见汪灏上车的时候颇为不习惯,还打量了一番这车子的构造,便主动向他问道。

    “是啊,早就听闻三亚繁华胜过广州城,果然闻名不如亲见,海汉饶确是有本事,能在这南海之滨建起如此一座大城……”汪灏在车上环顾四周的热闹景象,也忍不住发出了感慨:“簇过去百年都是荒滩渔村,海汉人能变废为宝,经营出如此局面,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荀鹏程道:“若论经商之道,海汉饶确是下无双,远比晋商、徽商、浙商更为精明,而且事事处处都透着算计。汪兄若是有机会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自然会慢慢了解到这边的状况。对了,还没来得及问过汪兄,这次是来三亚公干还是游玩?”荀鹏程来海汉的时间已经不短,但还真是第一次在三亚碰到故人。其实他与这汪灏也算不上什么知交好友,否则就不会见面之后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当年两人同科应试,放榜之后都中了秀才,便一同在广州游玩了数日。荀鹏程家里没什么背景,中了秀才之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出路,不久就回故乡去了。而这汪灏家中有人在广州府为官,之后便留在了广州。两人生活背景各不相同,在科举之后的人生轨迹也就去往了不同的方向,从此就断了来往,荀鹏程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会在异国他乡再遇到汪灏。

    “汪兄这是第一次来三亚?”荀鹏程见汪灏上车的时候颇为不习惯,还打量了一番这车子的构造,便主动向他问道。

    “是啊,早就听闻三亚繁华胜过广州城,果然闻名不如亲见,海汉饶确是有本事,能在这南海之滨建起如此一座大城……”汪灏在车上环顾四周的热闹景象,也忍不住发出了感慨:“簇过去百年都是荒滩渔村,海汉人能变废为宝,经营出如此局面,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荀鹏程道:“若论经商之道,海汉饶确是下无双,远比晋商、徽商、浙商更为精明,而且事事处处都透着算计。汪兄若是有机会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自然会慢慢了解到这边的状况。对了,还没来得及问过汪兄,这次是来三亚公干还是游玩?”荀鹏程来海汉的时间已经不短,但还真是第一次在三亚碰到故人。其实他与这汪灏也算不上什么知交好友,否则就不会见面之后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当年两人同科应试,放榜之后都中了秀才,便一同在广州游玩了数日。荀鹏程家里没什么背景,中了秀才之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出路,不久就回故乡去了。而这汪灏家中有人在广州府为官,之后便留在了广州。两人生活背景各不相同,在科举之后的人生轨迹也就去往了不同的方向,从此就断了来往,荀鹏程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会在异国他乡再遇到汪灏。

    “汪兄这是第一次来三亚?”荀鹏程见汪灏上车的时候颇为不习惯,还打量了一番这车子的构造,便主动向他问道。

    “是啊,早就听闻三亚繁华胜过广州城,果然闻名不如亲见,海汉饶确是有本事,能在这南海之滨建起如此一座大城……”汪灏在车上环顾四周的热闹景象,也忍不住发出了感慨:“簇过去百年都是荒滩渔村,海汉人能变废为宝,经营出如此局面,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荀鹏程道:“若论经商之道,海汉饶确是下无双,远比晋商、徽商、浙商更为精明,而且事事处处都透着算计。汪兄若是有机会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自然会慢慢了解到这边的状况。对了,还没来得及问过汪兄,这次是来三亚公干还是游玩?”荀鹏程来海汉的时间已经不短,但还真是第一次在三亚碰到故人。其实他与这汪灏也算不上什么知交好友,否则就不会见面之后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当年两人同科应试,放榜之后都中了秀才,便一同在广州游玩了数日。荀鹏程家里没什么背景,中了秀才之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出路,不久就回故乡去了。而这汪灏家中有人在广州府为官,之后便留在了广州。两人生活背景各不相同,在科举之后的人生轨迹也就去往了不同的方向,从此就断了来往,荀鹏程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会在异国他乡再遇到汪灏。

    “汪兄这是第一次来三亚?”荀鹏程见汪灏上车的时候颇为不习惯,还打量了一番这车子的构造,便主动向他问道。

    “是啊,早就听闻三亚繁华胜过广州城,果然闻名不如亲见,海汉饶确是有本事,能在这南海之滨建起如此一座大城……”汪灏在车上环顾四周的热闹景象,也忍不住发出了感慨:“簇过去百年都是荒滩渔村,海汉人能变废为宝,经营出如此局面,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荀鹏程道:“若论经商之道,海汉饶确是下无双,远比晋商、徽商、浙商更为精明,而且事事处处都透着算计。汪兄若是有机会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自然会慢慢了解到这边的状况。对了,还没来得及问过汪兄,这次是来三亚公干还是游玩?”荀鹏程来海汉的时间已经不短,但还真是第一次在三亚碰到故人。其实他与这汪灏也算不上什么知交好友,否则就不会见面之后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当年两人同科应试,放榜之后都中了秀才,便一同在广州游玩了数日。荀鹏程家里没什么背景,中了秀才之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出路,不久就回故乡去了。而这汪灏家中有人在广州府为官,之后便留在了广州。两人生活背景各不相同,在科举之后的人生轨迹也就去往了不同的方向,从此就断了来往,荀鹏程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会在异国他乡再遇到汪灏。

    “汪兄这是第一次来三亚?”荀鹏程见汪灏上车的时候颇为不习惯,还打量了一番这车子的构造,便主动向他问道。

    “是啊,早就听闻三亚繁华胜过广州城,果然闻名不如亲见,海汉饶确是有本事,能在这南海之滨建起如此一座大城……”汪灏在车上环顾四周的热闹景象,也忍不住发出了感慨:“簇过去百年都是荒滩渔村,海汉人能变废为宝,经营出如此局面,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荀鹏程道:“若论经商之道,海汉饶确是下无双,远比晋商、徽商、浙商更为精明,而且事事处处都透着算计。汪兄若是有机会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自然会慢慢了解到这边的状况。对了,还没来得及问过汪兄,这次是来三亚公干还是游玩?”

    (本章完)1627崛起南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