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1627崛起南海 第308章 第一次全体大会

时间:2019-02-15作者:零点浪漫

    1627崛起南海 第308章 第一次全体大会

    第308章第一次全体大会

    选择:

    第308章第一次全体大会

    北越使团除了应邀观礼之外,还承担着与海汉进行一系列贸易和军事合作的谈判任务。在两个月之前的那场大战结束之后,北越方面已经将海汉人的军援视为了必不可少的重要支持,未来几年内内安南国内的形势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就要看海汉人的支持力度如何了。郑柞作为与海汉人打交道次数最多的北越高层人士,再次被他的父亲,北越政权目前的实际掌控者清都王郑委以重任,率领北越使团造访胜利港。而使团的副手同样也是与海汉过从甚密的军方人士,北越火枪新军的指挥官郑廷。

    郑廷的父亲郑柏是北越大将,争江横山一线的最高指挥官,而郑柏算辈分是郑柞的远房堂兄,郑廷的岁数虽然和郑柞差不多,但两人却是叔侄关系。而郑廷在战场上的优异表现也在战后得到了嘉奖,清都王郑亲自下令,将他原本的临时指挥官身份转正,并且模仿海汉人的编制,将新编成的炮兵部队也拨给了这支新军。在安南国内,郑廷已经成为军界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可以说不亚于钱天敦在穿越集团内部的地位。

    而作为郑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郑柞未来的政治前景也是一片光明,按照原本的历史发展轨迹,郑柞将在1654年接掌北越政权并封号西定王。派出这样的叔侄搭档访问胜利港,也足见北越方面对这次出使活动的重视程度了。随行的幕僚、仆役加上护卫人员,总共二百余人,团队规模的确也不算小了。

    不过由于北越方面几乎没有能出得了场合的大型海船,因此这支使团不得不搭乘了海汉方面提供的海船。郑柞准备在这次的会谈内容上再加上一条,希望海汉方面能够对北越提供造船技术上的支持。

    这支由三艘船组成的船队在航程中还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因为船上还装着不少运回海南岛的货物,中途便在崖州城外作了短暂的停靠,卸下了一些要在当地市场上发售的货物。船队从崖州再次出发的时候,好事的罗升东居然派了两艘战船出来护送,结果还搞得船上的北越使团一阵紧张毕竟他们的到访并没有跟大明提前打招呼,这要是被大明水师抓到可是一个不小的把柄。

    当然随后的事实证明了郑柞等人的担心纯属多余,正如海汉人在出发前向他们担保的那样,大明方面绝对不会过问升龙府派人到琼州岛活动这件事。大明的战船为海汉人的商船护航,这已经充分表明胜利港附近的大明地方官府完全就是跟海汉人一个鼻孔出气。

    在有惊无险地抵达了胜利港之后,郑柞等人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何大明的地方官府会对海汉人如此的客气这港湾外密布的炮台,巡逻于海湾中的新式炮舰,无一不是在向外来者们展示着海汉的实力。进到港湾之后,远远就能看到码头上密密麻麻停靠的帆船,大大小小足有三四十艘之多。当然这些船并不都是属于穿越集团,不过在北越使团看来,这似乎已经足以说明当初海汉人为何有能力组织起上千人的部队跨海作战了。

    作为与郑柞有过会面经历的海汉高层,陶东来亲自到码头迎接了载誉而归的特战连队和北越使团。不过由于北越这个使团的规模太大,要全部安排到一号基地内入驻几乎不可能,港口商务区的客栈倒是能住下,但鉴于其身份比较敏感,执委会也不愿让他们过多地在公众场合曝光。执委会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将胜利港小学暂时停课,提前把教室腾出来布置成营房,安置这支北越使团。

    按照执委会的计划,整个周年庆活动将从四月一日持续到四月五日。()当然在此期间并不是整个辖区内全部放假,各单位仍然是分期轮流休,但不负担生产任务的港区倒是有大部分人员都能在四月一日享受到难得的假期当然所谓的假期并没有什么自由时间,基本也就只能在会议室里度过了。

    执委会并没有为周年庆准备花样繁复的庆祝活动,因为在周年庆期间,整个穿越集团的领导层和机构制度都要进行比较大的调整,除了个别脱不开身的技术性岗位之外,大部分穿越众都有连场的会议要参加。

    四月一日是全体大会,将当场统计并公布下一届执委会的执委人选,同时有一系列已经作出的机构和人事调整决定也会在全体大会上公布。

    四月二日各个部门单位都会召开单独会议,贯彻一下新一届执委会的最新决定。

    四月三日则是各部门单位的宣传活动日,主要是向各单位的归化民工作人员传达会议精神,让本地民众能初步了解新一届执委会的执政方向。

    四月四日是周年庆期间的重头戏,集合海陆两军的大型阅兵活动。据军警部透露出的消息,此次的阅兵式规模还将大大超过去年年底的那次阅兵,届时不但有海汉民团及预备役民兵的参与,军警部还会组织一个专门的穿越众军官方阵出席阅兵式。并且在阅兵式结束之后,还会在田独河入海口进行大型两栖军演以壮声势。另外当天还会对远征中立下战功的一部分将士进行公开授奖,据悉第一批归化民基层军官极有可能就会在这天的授奖当中诞生。

    四月五日商务部在港区会有一次大型的产品展销会,期间除了各种产品推广、贸易洽谈的活动之外,还有一个重头戏就是“琼联发”在胜利港的挂牌仪式。

    四月一日,港区榆林巡检司大院。

    魏平打着哈欠推开房门,来到院子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他在三天前才从崖州回到胜利港,因为与罗升东一起敲定了章通判和他姐夫在这几天造访胜利港的事情,执委会现在对他已经另眼相看,除了行动自由之外,在港区的管理问题上也更多地倚重于巡检司。巡检司大院建好之后,魏平和他的小伙伴们便从一号基地外的小院搬迁过来,平时办公和住宿都在这里。

    随着进驻胜利港的外来机构越来越多,本地的非归化籍明人数量也在逐步增加。截止民政部门在三月的统计数据,胜利港地区的非归化籍明人数量已经超过千人,其中有一半多都是隶属于各个来外机构的工作人员。现在但凡是跟海汉有频繁贸易往来的客商,基本都选择了在胜利港设立常驻机构,少则数人,多则近百人,比如“福瑞丰”在胜利港开设的生意,就长期驻有各类雇员共七十余人。

    琼州岛本地的明人还好说,海汉保安队就足以打发那些不太安生的刺儿头。但对于那些来自大陆的外来人员,海汉保安队的执法手段就很难找到名正言顺的理由毕竟到目前为止,执委会不管对内对外,都还是承认胜利港依然是大明领土,接受大明律法管理。这样一来,崖州官府驻胜利港的唯一地方治安机构榆林巡检司的作用便再次凸显出来。

    相比不便对民间事务插手的崖州水师,榆林巡检司在职能分配上就具有先天优势,外来的务工人员或许不会卖海汉保安队的账,甚至有人还会在背后把这些身着黑色制服的保安骂作“黑皮狗”,但往往对巡检司却有一种天然的畏惧感。现在遇到海汉保安队不便出面处理的状况,几乎都是由巡检司这边出动去摆平事情,有时候甚至会因为自身人数太少而疲于奔波。任亮前些天已经找魏平谈过话,称军警部打算从保安队借调一些人手安排到巡检司,以“临时工”的名义协助巡检司的日常执法行动。

    魏平虽然不太明白什么是“临时工”,但也知道海汉人这是打算往巡检司里掺沙子。只是他心里再怎么清楚,也不敢反对任亮的提议,毕竟现在整个巡检司都是要靠着海汉人才能吃饱饭,想要好好赚钱,那还是顺着海汉人的意思比较好。虽说现在要看海汉人的脸色办事,但个人收入比起过去已经多了起码十倍,而且也并没有明显低人一等的感受,起码像任亮这类的海汉首领有个什么安排,都还是用商量而不是命令的口气在和自己沟通用海汉人的话来说,这叫做尊重。

    在一月的大战结束之后,到港的北越移民数量大增,巡检司的日常事务也逐步繁忙起来。按照港区管委会的安排,保安队在码头上维持移民登岸秩序的时候,巡检司同样也得配合行动参与其中。好在这些来自北越的移民中大部分都被直接送进了劳改营,倒是不需巡检司这边跟进。

    “今天谁负责去拿早饭?谁懒病又犯了?”魏平看着空荡荡的饭桌,不由得有些不满地责问道。巡检司现在的驻地距离基地的食堂有一段距离,早上一般都是安排两个人去食堂把所有人的早饭一起领回来,不过偶尔也会有人睡过头忘记了这事。

    “魏哥,不是我们没去拿,而是今天出不去啊,外面都封路了,保安队的人说今天所有人都不能去基地那边了。”立刻有手下应声解惑:“说是过会儿食堂那边会安排人送饭过来,叫我们就在巡检司里等着。”

    “搞什么鬼!”魏平一听这话皱了皱眉头:“待我出去看看!”

    刚走到门口,任亮带着几个人推门进来了:“魏巡检早啊,给你们送早饭来了。”

    “任先生,这怎么担当得起!”魏平赶紧转头对手下喝道:“你们还傻站着干嘛?要等着喂到嘴里吗?还不过来接着!”

    魏平一边指挥手下上前帮忙,一边忙不迭向任亮道歉:“这种粗活,让我这些不争气的小弟们去做就好,何必劳动任先生大驾!”

    “也没什么,主要是过来跟你打声招呼,今天港区戒严管制,所有的治安行动暂时由保安队和民团接手,你们巡检司今天就放假一天吧。但最好都待在这里,不要出门,以免发生误会。”任亮倒是很随和,向魏平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真正来意:“三顿饭都会有人送来,有什么需要可以跟街上执勤的保安反映。”

    魏平先是愕然,接着便点头应道:“任先生既然吩咐了,在下一定照做不误。”

    魏平也不问事情缘由,恭恭敬敬地送走了任亮。任亮走后,魏平手下当中才有人问道:“魏哥,这海汉人又是在唱哪出戏?”

    “甭管他们唱哪出戏,你我兄弟只要按吩咐照做就是,少打听那些不该知道的事情!”魏平喝斥几句便住了口,没有再就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以魏平所能接触到的消息层面,他所知的情况比这些普通手下要多得多。海汉人在这几天里会有很多大动作,这一点魏平是很清楚的。比如昨天到港的那两船安南人明显不是普通移民,连海汉人的首领陶东来都亲自到码头上迎接去了,而且那支船队所停靠的三号栈桥附近也早早就被保安队的人隔离开了。前几个月到港的安南移民少说也有二三十船人了,魏平可没见哪次移民船到港时有过这么大的动静。

    魏平所注意到的另一件事,就是前几天一号基地门口还摆着一个玻璃票箱,据说是所有海汉人在这几天里投票选出下一任的执委会人选。按照贴出来的公示,投票应该在昨天就已经截止了,魏平猜测这结果大概会在近两天就会公布出来了或许就是今天。

    想到这里,魏平觉得自己已经摸到了一些头绪海汉人既然是全员都参与了投票,那公布结果的时候,多半也会都集中在一起。如此一来,海汉人暂时封闭胜利港的街道,其目的明显就是为了自身安全着想了。

    魏平的猜测虽然不是全中,但离实际情况也相差不大了。事实上军警部从头一天晚上就开始施行宵禁,整个港区的禁令将持续到四月一日晚上,在此期间如无特殊原因,所有普通民众均不能接近一号基地外临时设立的武装关卡,部分特殊单位例如榆林巡检司和崖州水师办事处,则是直接就被下令禁止出行了。

    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确保穿越之后的第一次全体大会能够顺利安全地召开,毕竟绝大部分穿越众都在这天集中到一号基地参与会议,安保问题肯定是重中之重。为此除了出动全体保安队之外,军警部还特地从东岸的军营调了一个连的民团兵过来,在一号基地的南北两处大门外设立了武装关卡。

    虽然执委会很早就已经开始安排这次全体大会,但到了四月一日这一天,真正能够与会的穿越众也只有大约七成多一点,除了驻外人员之外,一部分重要的生产岗位上也必须留有技术人员充当监工才行。另外还有一批负责防务的军方人员,也因为要留守第一线而无法参与这次大会。

    由于与会者超过三百人,一号基地里也没有这么大的会议室可容纳如此之多的与会者,会场最后被安排在了一号基地正中的路口小广场。为此建设部还专门搭建了一个大型晴雨棚,棚下的会场并没有主席台的设置,只在最前面搭建了一个底座稍高的发言台,而现任的执委,新的候选人和一些重要单位的负责人,都在会场前排就座。

    上午八点半,穿越众陆陆续续开始到场就座。九时许,在经过人数清点之后,作为会议司仪的宁崎宣布第一次全体会议开幕。不知是谁带了头,人群中开始响起了掌声,并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其中还夹杂着几下不太和谐的口哨声。

    直到这一刻,与会者们才真正感受到穿越到这个时空已经足足有一年的时间,而在这充实的一年当中,他们已经做到了很多以前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并且通过共同的努力,让穿越集团成功在胜利港扎下了根,发展的速度甚至比他们在穿越之前想过的更快,更顺利。要知道在穿越之前,筹委会已经就各种可能发生的极端情况作过预警,天灾人祸不一而足,大多数人都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参加了最后的穿越行动。

    但穿越之后的这一年其实并没有他们预计的那么艰苦,除了最初几个月因为劳动力缺乏而不得不靠着自身来完成大量体力劳动之外,其实并没有面临过太大的外部压力,穿越集团向外扩张势力的脚步远比当初的计划要快,有一些规划甚至提前了一两年的时间便已经投入了实施比如驻广办已经在进行之中的金融机构和金融制度的推广活动,在原本的计划中至少要到穿越之后第二甚至第三年才会在外地开展,而有关部门的努力最终让这一计划得以大大提前,并且为穿越集团的外贸发展增加了巨大的推动力。 第308章 第一次全体大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