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1627崛起南海 第1855章 学习与效仿

时间:2019-05-21作者:零点浪漫

    关于让国家变得强盛的方法,当然不止是崔鸣吉一人在这方面花费了心思,被李视作肱股之臣的金尚宪自然也早就已经在这个领域下过工夫。事实上金尚宪一力主张引入海汉援兵来对抗清军大家时候,就曾向国王阐明过立场,希望在军事方面效仿海汉,在战后成立一支精锐新军。至于当时海汉所提出的开埠通商等要求,金尚宪也认为是能够双赢的合作方式,所以也劝说李全都答应下来。

    但金尚宪的强国思路与崔鸣吉有所不同,他将希望更多地寄托在了海汉的引导和安排上,用一些已经经过了验证的成熟方案去发展本国的经济和军事,而非像崔鸣吉这样试图要先从海汉的发展史当中总结提炼出一些经验性质的东西,然后再结合本国国情进行套用。

    这两种思路中,崔鸣吉的方案看上去似乎更为积极主动,但在实际情况当中,他的这个路子实施的效率和效果都未必能及得上看似偷懒的金尚宪。

    外界往往只会注意到海汉十年间所取得的惊人成就,但对其成功背后的真正优势所在却知之甚少,很多人甚至连海汉的权力结构都未曾彻底弄明白。在这种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想要简单照搬某些海汉的成功经验到另一国,往往会变成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局面,就未必能取得理想的结果了。

    金尚宪也是在对海汉发迹史作过一定了解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他认为海汉的很多国策都是建立在先进的技术之上,短期内根本无法在朝鲜得到实现。倒不如让海汉人准备一些适合朝鲜国情的发展方案,然后再从中挑选最具可行性的进行实施。

    前面有类似安南、福建许氏这样的成功范例,金尚宪认为海汉完全有能力给朝鲜也量身定做一套适合的全面发展计划。虽然在此过程中海汉肯定会向朝鲜提出各种条件以满足其利益需求,但能够得到海汉这个强者的指引和帮助,总比朝鲜自己盲人摸象来得强。如果想要尽快将本国国力拉升到北边的强邻之上,并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实现军事上的自保,那大概也没有其他办法能比跟海汉合作更高效了。

    如果不是国王在前段时间一直对海汉倡导的产业合作抱有疑虑,金尚宪也不会把这场谈判一拖再拖,以至于让崔鸣吉也有了机会插上一脚。但崔鸣吉的主动性更强,不但在谈判过程中向海汉展示了自己提前所做的准备,而且还在谈判后毫不避嫌地与海汉将领私下单独会晤并请教治国之策,这个姿态的确是要比金尚宪放得更低,更容易赢得海汉的好感。

    但王汤姆和钱天敦都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政治家或是外交家,崔鸣吉想向他们请教适合朝鲜的治国良方的确是有一点缘木求鱼的意思,而钱天敦也开始有一点怀疑,崔鸣吉的这种提问到底是他自己的想法,还是代表了某位不便直接开口的大人物。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关于让国家变得强盛的方法,当然不止是崔鸣吉一人在这方面花费了心思,被李视作肱股之臣的金尚宪自然也早就已经在这个领域下过工夫。事实上金尚宪一力主张引入海汉援兵来对抗清军大家时候,就曾向国王阐明过立场,希望在军事方面效仿海汉,在战后成立一支精锐新军。至于当时海汉所提出的开埠通商等要求,金尚宪也认为是能够双赢的合作方式,所以也劝说李全都答应下来。

    但金尚宪的强国思路与崔鸣吉有所不同,他将希望更多地寄托在了海汉的引导和安排上,用一些已经经过了验证的成熟方案去发展本国的经济和军事,而非像崔鸣吉这样试图要先从海汉的发展史当中总结提炼出一些经验性质的东西,然后再结合本国国情进行套用。

    这两种思路中,崔鸣吉的方案看上去似乎更为积极主动,但在实际情况当中,他的这个路子实施的效率和效果都未必能及得上看似偷懒的金尚宪。

    外界往往只会注意到海汉十年间所取得的惊人成就,但对其成功背后的真正优势所在却知之甚少,很多人甚至连海汉的权力结构都未曾彻底弄明白。在这种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想要简单照搬某些海汉的成功经验到另一国,往往会变成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局面,就未必能取得理想的结果了。

    金尚宪也是在对海汉发迹史作过一定了解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他认为海汉的很多国策都是建立在先进的技术之上,短期内根本无法在朝鲜得到实现。倒不如让海汉人准备一些适合朝鲜国情的发展方案,然后再从中挑选最具可行性的进行实施。

    前面有类似安南、福建许氏这样的成功范例,金尚宪认为海汉完全有能力给朝鲜也量身定做一套适合的全面发展计划。虽然在此过程中海汉肯定会向朝鲜提出各种条件以满足其利益需求,但能够得到海汉这个强者的指引和帮助,总比朝鲜自己盲人摸象来得强。如果想要尽快将本国国力拉升到北边的强邻之上,并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实现军事上的自保,那大概也没有其他办法能比跟海汉合作更高效了。

    如果不是国王在前段时间一直对海汉倡导的产业合作抱有疑虑,金尚宪也不会把这场谈判一拖再拖,以至于让崔鸣吉也有了机会插上一脚。但崔鸣吉的主动性更强,不但在谈判过程中向海汉展示了自己提前所做的准备,而且还在谈判后毫不避嫌地与海汉将领私下单独会晤并请教治国之策,这个姿态的确是要比金尚宪放得更低,更容易赢得海汉的好感。

    但王汤姆和钱天敦都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政治家或是外交家,崔鸣吉想向他们请教适合朝鲜的治国良方的确是有一点缘木求鱼的意思,而钱天敦也开始有一点怀疑,崔鸣吉的这种提问到底是他自己的想法,还是代表了某位不便直接开口的大人物。关于让国家变得强盛的方法,当然不止是崔鸣吉一人在这方面花费了心思,被李视作肱股之臣的金尚宪自然也早就已经在这个领域下过工夫。事实上金尚宪一力主张引入海汉援兵来对抗清军大家时候,就曾向国王阐明过立场,希望在军事方面效仿海汉,在战后成立一支精锐新军。至于当时海汉所提出的开埠通商等要求,金尚宪也认为是能够双赢的合作方式,所以也劝说李全都答应下来。

    但金尚宪的强国思路与崔鸣吉有所不同,他将希望更多地寄托在了海汉的引导和安排上,用一些已经经过了验证的成熟方案去发展本国的经济和军事,而非像崔鸣吉这样试图要先从海汉的发展史当中总结提炼出一些经验性质的东西,然后再结合本国国情进行套用。

    这两种思路中,崔鸣吉的方案看上去似乎更为积极主动,但在实际情况当中,他的这个路子实施的效率和效果都未必能及得上看似偷懒的金尚宪。

    外界往往只会注意到海汉十年间所取得的惊人成就,但对其成功背后的真正优势所在却知之甚少,很多人甚至连海汉的权力结构都未曾彻底弄明白。在这种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想要简单照搬某些海汉的成功经验到另一国,往往会变成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局面,就未必能取得理想的结果了。

    金尚宪也是在对海汉发迹史作过一定了解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他认为海汉的很多国策都是建立在先进的技术之上,短期内根本无法在朝鲜得到实现。倒不如让海汉人准备一些适合朝鲜国情的发展方案,然后再从中挑选最具可行性的进行实施。

    前面有类似安南、福建许氏这样的成功范例,金尚宪认为海汉完全有能力给朝鲜也量身定做一套适合的全面发展计划。虽然在此过程中海汉肯定会向朝鲜提出各种条件以满足其利益需求,但能够得到海汉这个强者的指引和帮助,总比朝鲜自己盲人摸象来得强。如果想要尽快将本国国力拉升到北边的强邻之上,并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实现军事上的自保,那大概也没有其他办法能比跟海汉合作更高效了。

    如果不是国王在前段时间一直对海汉倡导的产业合作抱有疑虑,金尚宪也不会把这场谈判一拖再拖,以至于让崔鸣吉也有了机会插上一脚。但崔鸣吉的主动性更强,不但在谈判过程中向海汉展示了自己提前所做的准备,而且还在谈判后毫不避嫌地与海汉将领私下单独会晤并请教治国之策,这个姿态的确是要比金尚宪放得更低,更容易赢得海汉的好感。

    但王汤姆和钱天敦都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政治家或是外交家,崔鸣吉想向他们请教适合朝鲜的治国良方的确是有一点缘木求鱼的意思,而钱天敦也开始有一点怀疑,崔鸣吉的这种提问到底是他自己的想法,还是代表了某位不便直接开口的大人物。关于让国家变得强盛的方法,当然不止是崔鸣吉一人在这方面花费了心思,被李视作肱股之臣的金尚宪自然也早就已经在这个领域下过工夫。事实上金尚宪一力主张引入海汉援兵来对抗清军大家时候,就曾向国王阐明过立场,希望在军事方面效仿海汉,在战后成立一支精锐新军。至于当时海汉所提出的开埠通商等要求,金尚宪也认为是能够双赢的合作方式,所以也劝说李全都答应下来。

    但金尚宪的强国思路与崔鸣吉有所不同,他将希望更多地寄托在了海汉的引导和安排上,用一些已经经过了验证的成熟方案去发展本国的经济和军事,而非像崔鸣吉这样试图要先从海汉的发展史当中总结提炼出一些经验性质的东西,然后再结合本国国情进行套用。

    这两种思路中,崔鸣吉的方案看上去似乎更为积极主动,但在实际情况当中,他的这个路子实施的效率和效果都未必能及得上看似偷懒的金尚宪。

    外界往往只会注意到海汉十年间所取得的惊人成就,但对其成功背后的真正优势所在却知之甚少,很多人甚至连海汉的权力结构都未曾彻底弄明白。在这种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想要简单照搬某些海汉的成功经验到另一国,往往会变成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局面,就未必能取得理想的结果了。

    金尚宪也是在对海汉发迹史作过一定了解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他认为海汉的很多国策都是建立在先进的技术之上,短期内根本无法在朝鲜得到实现。倒不如让海汉人准备一些适合朝鲜国情的发展方案,然后再从中挑选最具可行性的进行实施。

    前面有类似安南、福建许氏这样的成功范例,金尚宪认为海汉完全有能力给朝鲜也量身定做一套适合的全面发展计划。虽然在此过程中海汉肯定会向朝鲜提出各种条件以满足其利益需求,但能够得到海汉这个强者的指引和帮助,总比朝鲜自己盲人摸象来得强。如果想要尽快将本国国力拉升到北边的强邻之上,并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实现军事上的自保,那大概也没有其他办法能比跟海汉合作更高效了。

    如果不是国王在前段时间一直对海汉倡导的产业合作抱有疑虑,金尚宪也不会把这场谈判一拖再拖,以至于让崔鸣吉也有了机会插上一脚。但崔鸣吉的主动性更强,不但在谈判过程中向海汉展示了自己提前所做的准备,而且还在谈判后毫不避嫌地与海汉将领私下单独会晤并请教治国之策,这个姿态的确是要比金尚宪放得更低,更容易赢得海汉的好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