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1627崛起南海 第1830章 迎头痛击

时间:2019-04-27作者:零点浪漫

    “对手现在学聪明了啊!”看到这样的安排还是没能将清军主力引出来,王汤姆略微有些遗憾:“他们就没安心发动冲锋,只是想通过骚扰手段来中断我们的施工。”

    钱天敦点点头道:“不过能让清军主动出击,还是证明了你的办法是有效果的,我看白天还可以继续用起来。”

    目前大同江基地内除了几千汉人难民之外,还保留了两千多朝鲜民夫,随时都可以调动数以千计的劳动力到防线上继续施工。反正只要清军停下来观望,海汉这边就可以派出民夫施工,这样反反复复的小型较量对海汉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但却可以让清军一直来回疲于奔命。如果清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就只能大举进攻或是果断撤离这一地区,而无论是哪一种,海汉肯定都是乐见其成的。

    刘尚很快也得到了指挥部的消息,天明之后再安排民夫复工,心知今晚应该就到此为止了,当下便安心回住处休息去了。当初在辽东驻守的时候,这种小规模的冲突已经见得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不去操心战局,只要没任务的时候就抓紧时间休息,这样才能以最好的状态去完成上司交予的任务。

    当然基地内这些尚未得到正式安置的难民们肯定没有刘尚这样平和的心态,他们只知道基地外有数万清军虎视眈眈,随时都会对这处没有城墙的武装据点发动攻击。即便有宣传干事和民政官员做了安抚工作,还是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睡意,唯恐清军再度发动夜袭。

    而同样没有睡好的还有皇太极和他手下的一大帮武将们,尽管连夜召开了作战会议,但武将们依然还是难以在战术安排问题上达成一致。以阿济格为首的一派认为海汉花了数月时间布局此处,肯定是早就设置好了圈套等着清军发动攻势,当下应该另寻渡江突破口才对。而反对派则认为数万清军前往大同江上游寻找海汉监控之外的渡江地点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物资,这是目前已经开始暴露后勤问题的清军难以解决的问题。

    天明之后,清军赫然发现海汉阵地上已经开始复工,如蚂蚁搬食一样的密集人流正源源不断地将装满泥土的麻布口袋运至阵地,然后层层叠叠地堆放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阵地前沿修筑起几处简易炮台。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手现在学聪明了啊!”看到这样的安排还是没能将清军主力引出来,王汤姆略微有些遗憾:“他们就没安心发动冲锋,只是想通过骚扰手段来中断我们的施工。”

    钱天敦点点头道:“不过能让清军主动出击,还是证明了你的办法是有效果的,我看白天还可以继续用起来。”

    目前大同江基地内除了几千汉人难民之外,还保留了两千多朝鲜民夫,随时都可以调动数以千计的劳动力到防线上继续施工。反正只要清军停下来观望,海汉这边就可以派出民夫施工,这样反反复复的小型较量对海汉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但却可以让清军一直来回疲于奔命。如果清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就只能大举进攻或是果断撤离这一地区,而无论是哪一种,海汉肯定都是乐见其成的。

    刘尚很快也得到了指挥部的消息,天明之后再安排民夫复工,心知今晚应该就到此为止了,当下便安心回住处休息去了。当初在辽东驻守的时候,这种小规模的冲突已经见得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不去操心战局,只要没任务的时候就抓紧时间休息,这样才能以最好的状态去完成上司交予的任务。

    当然基地内这些尚未得到正式安置的难民们肯定没有刘尚这样平和的心态,他们只知道基地外有数万清军虎视眈眈,随时都会对这处没有城墙的武装据点发动攻击。即便有宣传干事和民政官员做了安抚工作,还是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睡意,唯恐清军再度发动夜袭。

    而同样没有睡好的还有皇太极和他手下的一大帮武将们,尽管连夜召开了作战会议,但武将们依然还是难以在战术安排问题上达成一致。以阿济格为首的一派认为海汉花了数月时间布局此处,肯定是早就设置好了圈套等着清军发动攻势,当下应该另寻渡江突破口才对。而反对派则认为数万清军前往大同江上游寻找海汉监控之外的渡江地点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物资,这是目前已经开始暴露后勤问题的清军难以解决的问题。

    天明之后,清军赫然发现海汉阵地上已经开始复工,如蚂蚁搬食一样的密集人流正源源不断地将装满泥土的麻布口袋运至阵地,然后层层叠叠地堆放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阵地前沿修筑起几处简易炮台。“对手现在学聪明了啊!”看到这样的安排还是没能将清军主力引出来,王汤姆略微有些遗憾:“他们就没安心发动冲锋,只是想通过骚扰手段来中断我们的施工。”

    钱天敦点点头道:“不过能让清军主动出击,还是证明了你的办法是有效果的,我看白天还可以继续用起来。”

    目前大同江基地内除了几千汉人难民之外,还保留了两千多朝鲜民夫,随时都可以调动数以千计的劳动力到防线上继续施工。反正只要清军停下来观望,海汉这边就可以派出民夫施工,这样反反复复的小型较量对海汉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但却可以让清军一直来回疲于奔命。如果清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就只能大举进攻或是果断撤离这一地区,而无论是哪一种,海汉肯定都是乐见其成的。

    刘尚很快也得到了指挥部的消息,天明之后再安排民夫复工,心知今晚应该就到此为止了,当下便安心回住处休息去了。当初在辽东驻守的时候,这种小规模的冲突已经见得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不去操心战局,只要没任务的时候就抓紧时间休息,这样才能以最好的状态去完成上司交予的任务。

    当然基地内这些尚未得到正式安置的难民们肯定没有刘尚这样平和的心态,他们只知道基地外有数万清军虎视眈眈,随时都会对这处没有城墙的武装据点发动攻击。即便有宣传干事和民政官员做了安抚工作,还是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睡意,唯恐清军再度发动夜袭。

    而同样没有睡好的还有皇太极和他手下的一大帮武将们,尽管连夜召开了作战会议,但武将们依然还是难以在战术安排问题上达成一致。以阿济格为首的一派认为海汉花了数月时间布局此处,肯定是早就设置好了圈套等着清军发动攻势,当下应该另寻渡江突破口才对。而反对派则认为数万清军前往大同江上游寻找海汉监控之外的渡江地点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物资,这是目前已经开始暴露后勤问题的清军难以解决的问题。

    天明之后,清军赫然发现海汉阵地上已经开始复工,如蚂蚁搬食一样的密集人流正源源不断地将装满泥土的麻布口袋运至阵地,然后层层叠叠地堆放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阵地前沿修筑起几处简易炮台。“对手现在学聪明了啊!”看到这样的安排还是没能将清军主力引出来,王汤姆略微有些遗憾:“他们就没安心发动冲锋,只是想通过骚扰手段来中断我们的施工。”

    钱天敦点点头道:“不过能让清军主动出击,还是证明了你的办法是有效果的,我看白天还可以继续用起来。”

    目前大同江基地内除了几千汉人难民之外,还保留了两千多朝鲜民夫,随时都可以调动数以千计的劳动力到防线上继续施工。反正只要清军停下来观望,海汉这边就可以派出民夫施工,这样反反复复的小型较量对海汉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但却可以让清军一直来回疲于奔命。如果清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就只能大举进攻或是果断撤离这一地区,而无论是哪一种,海汉肯定都是乐见其成的。

    刘尚很快也得到了指挥部的消息,天明之后再安排民夫复工,心知今晚应该就到此为止了,当下便安心回住处休息去了。当初在辽东驻守的时候,这种小规模的冲突已经见得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不去操心战局,只要没任务的时候就抓紧时间休息,这样才能以最好的状态去完成上司交予的任务。

    当然基地内这些尚未得到正式安置的难民们肯定没有刘尚这样平和的心态,他们只知道基地外有数万清军虎视眈眈,随时都会对这处没有城墙的武装据点发动攻击。即便有宣传干事和民政官员做了安抚工作,还是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睡意,唯恐清军再度发动夜袭。

    而同样没有睡好的还有皇太极和他手下的一大帮武将们,尽管连夜召开了作战会议,但武将们依然还是难以在战术安排问题上达成一致。以阿济格为首的一派认为海汉花了数月时间布局此处,肯定是早就设置好了圈套等着清军发动攻势,当下应该另寻渡江突破口才对。而反对派则认为数万清军前往大同江上游寻找海汉监控之外的渡江地点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物资,这是目前已经开始暴露后勤问题的清军难以解决的问题。

    天明之后,清军赫然发现海汉阵地上已经开始复工,如蚂蚁搬食一样的密集人流正源源不断地将装满泥土的麻布口袋运至阵地,然后层层叠叠地堆放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阵地前沿修筑起几处简易炮台。“对手现在学聪明了啊!”看到这样的安排还是没能将清军主力引出来,王汤姆略微有些遗憾:“他们就没安心发动冲锋,只是想通过骚扰手段来中断我们的施工。”

    钱天敦点点头道:“不过能让清军主动出击,还是证明了你的办法是有效果的,我看白天还可以继续用起来。”

    目前大同江基地内除了几千汉人难民之外,还保留了两千多朝鲜民夫,随时都可以调动数以千计的劳动力到防线上继续施工。反正只要清军停下来观望,海汉这边就可以派出民夫施工,这样反反复复的小型较量对海汉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但却可以让清军一直来回疲于奔命。如果清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就只能大举进攻或是果断撤离这一地区,而无论是哪一种,海汉肯定都是乐见其成的。

    刘尚很快也得到了指挥部的消息,天明之后再安排民夫复工,心知今晚应该就到此为止了,当下便安心回住处休息去了。当初在辽东驻守的时候,这种小规模的冲突已经见得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不去操心战局,只要没任务的时候就抓紧时间休息,这样才能以最好的状态去完成上司交予的任务。

    当然基地内这些尚未得到正式安置的难民们肯定没有刘尚这样平和的心态,他们只知道基地外有数万清军虎视眈眈,随时都会对这处没有城墙的武装据点发动攻击。即便有宣传干事和民政官员做了安抚工作,还是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睡意,唯恐清军再度发动夜袭。

    而同样没有睡好的还有皇太极和他手下的一大帮武将们,尽管连夜召开了作战会议,但武将们依然还是难以在战术安排问题上达成一致。以阿济格为首的一派认为海汉花了数月时间布局此处,肯定是早就设置好了圈套等着清军发动攻势,当下应该另寻渡江突破口才对。而反对派则认为数万清军前往大同江上游寻找海汉监控之外的渡江地点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物资,这是目前已经开始暴露后勤问题的清军难以解决的问题。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