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1627崛起南海 第1819章 战局吃紧

时间:2019-04-17作者:零点浪漫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在被海汉反复压榨了多次之后,说实话朝鲜国库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太多的油水了,库存的黄金早就不足千两之数,之前交给海汉的军费,一部分便是金尚宪号召南方支持主战派的一些富商地主东拼西凑出来。如今再要弄一千两黄金拯救战局,金尚宪肯定不指望还能从国库里掏出几文钱了,多半还得凭着他这张老脸去从民间化缘。

    即便金尚宪在朝鲜官场位高权重颇有影响力,但涉及到大笔费用支出这么实际的状况,他也得费不少气力才能筹到千两黄金。但如果战局就这么一直败退下去,恐怕南方的金主们也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要是砸下重金还是打不过清军,那为什么不直接投降把钱财送给清军就好,这样起码还能少拉点仇恨值,保住一家老小的平安。

    金尚宪咬咬牙应道:“军费老夫可以去设法筹集,但这清军的攻势却必须要得到有效减缓才行,否则国内人心浮动,老夫也难以劝说陛下继续坚持对清国采取强硬立场。其中难处,还望钱将军见谅!”

    金尚宪这还真不是故意叫苦,他所主导的主战派如今日子并不好过,自海汉舰队撤出鸭绿江以来,朝鲜军几乎无一胜绩,已经一路败退几百里,并且看目前的形势还得继续往南收缩防区,这自然不是朝野所乐于见到的情况。而官场上主张与清国议和保国的另外一派,原本已经随着海汉军的到来偃旗息鼓,可如今又重新开始发出了声响,尝试着要撬动金尚宪一派在朝鲜官场的地位。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被海汉反复压榨了多次之后,说实话朝鲜国库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太多的油水了,库存的黄金早就不足千两之数,之前交给海汉的军费,一部分便是金尚宪号召南方支持主战派的一些富商地主东拼西凑出来。如今再要弄一千两黄金拯救战局,金尚宪肯定不指望还能从国库里掏出几文钱了,多半还得凭着他这张老脸去从民间化缘。

    即便金尚宪在朝鲜官场位高权重颇有影响力,但涉及到大笔费用支出这么实际的状况,他也得费不少气力才能筹到千两黄金。但如果战局就这么一直败退下去,恐怕南方的金主们也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要是砸下重金还是打不过清军,那为什么不直接投降把钱财送给清军就好,这样起码还能少拉点仇恨值,保住一家老小的平安。

    金尚宪咬咬牙应道:“军费老夫可以去设法筹集,但这清军的攻势却必须要得到有效减缓才行,否则国内人心浮动,老夫也难以劝说陛下继续坚持对清国采取强硬立场。其中难处,还望钱将军见谅!”

    金尚宪这还真不是故意叫苦,他所主导的主战派如今日子并不好过,自海汉舰队撤出鸭绿江以来,朝鲜军几乎无一胜绩,已经一路败退几百里,并且看目前的形势还得继续往南收缩防区,这自然不是朝野所乐于见到的情况。而官场上主张与清国议和保国的另外一派,原本已经随着海汉军的到来偃旗息鼓,可如今又重新开始发出了声响,尝试着要撬动金尚宪一派在朝鲜官场的地位。在被海汉反复压榨了多次之后,说实话朝鲜国库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太多的油水了,库存的黄金早就不足千两之数,之前交给海汉的军费,一部分便是金尚宪号召南方支持主战派的一些富商地主东拼西凑出来。如今再要弄一千两黄金拯救战局,金尚宪肯定不指望还能从国库里掏出几文钱了,多半还得凭着他这张老脸去从民间化缘。

    即便金尚宪在朝鲜官场位高权重颇有影响力,但涉及到大笔费用支出这么实际的状况,他也得费不少气力才能筹到千两黄金。但如果战局就这么一直败退下去,恐怕南方的金主们也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要是砸下重金还是打不过清军,那为什么不直接投降把钱财送给清军就好,这样起码还能少拉点仇恨值,保住一家老小的平安。

    金尚宪咬咬牙应道:“军费老夫可以去设法筹集,但这清军的攻势却必须要得到有效减缓才行,否则国内人心浮动,老夫也难以劝说陛下继续坚持对清国采取强硬立场。其中难处,还望钱将军见谅!”

    金尚宪这还真不是故意叫苦,他所主导的主战派如今日子并不好过,自海汉舰队撤出鸭绿江以来,朝鲜军几乎无一胜绩,已经一路败退几百里,并且看目前的形势还得继续往南收缩防区,这自然不是朝野所乐于见到的情况。而官场上主张与清国议和保国的另外一派,原本已经随着海汉军的到来偃旗息鼓,可如今又重新开始发出了声响,尝试着要撬动金尚宪一派在朝鲜官场的地位。在被海汉反复压榨了多次之后,说实话朝鲜国库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太多的油水了,库存的黄金早就不足千两之数,之前交给海汉的军费,一部分便是金尚宪号召南方支持主战派的一些富商地主东拼西凑出来。如今再要弄一千两黄金拯救战局,金尚宪肯定不指望还能从国库里掏出几文钱了,多半还得凭着他这张老脸去从民间化缘。

    即便金尚宪在朝鲜官场位高权重颇有影响力,但涉及到大笔费用支出这么实际的状况,他也得费不少气力才能筹到千两黄金。但如果战局就这么一直败退下去,恐怕南方的金主们也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要是砸下重金还是打不过清军,那为什么不直接投降把钱财送给清军就好,这样起码还能少拉点仇恨值,保住一家老小的平安。

    金尚宪咬咬牙应道:“军费老夫可以去设法筹集,但这清军的攻势却必须要得到有效减缓才行,否则国内人心浮动,老夫也难以劝说陛下继续坚持对清国采取强硬立场。其中难处,还望钱将军见谅!”

    金尚宪这还真不是故意叫苦,他所主导的主战派如今日子并不好过,自海汉舰队撤出鸭绿江以来,朝鲜军几乎无一胜绩,已经一路败退几百里,并且看目前的形势还得继续往南收缩防区,这自然不是朝野所乐于见到的情况。而官场上主张与清国议和保国的另外一派,原本已经随着海汉军的到来偃旗息鼓,可如今又重新开始发出了声响,尝试着要撬动金尚宪一派在朝鲜官场的地位。在被海汉反复压榨了多次之后,说实话朝鲜国库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太多的油水了,库存的黄金早就不足千两之数,之前交给海汉的军费,一部分便是金尚宪号召南方支持主战派的一些富商地主东拼西凑出来。如今再要弄一千两黄金拯救战局,金尚宪肯定不指望还能从国库里掏出几文钱了,多半还得凭着他这张老脸去从民间化缘。

    即便金尚宪在朝鲜官场位高权重颇有影响力,但涉及到大笔费用支出这么实际的状况,他也得费不少气力才能筹到千两黄金。但如果战局就这么一直败退下去,恐怕南方的金主们也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要是砸下重金还是打不过清军,那为什么不直接投降把钱财送给清军就好,这样起码还能少拉点仇恨值,保住一家老小的平安。

    金尚宪咬咬牙应道:“军费老夫可以去设法筹集,但这清军的攻势却必须要得到有效减缓才行,否则国内人心浮动,老夫也难以劝说陛下继续坚持对清国采取强硬立场。其中难处,还望钱将军见谅!”

    金尚宪这还真不是故意叫苦,他所主导的主战派如今日子并不好过,自海汉舰队撤出鸭绿江以来,朝鲜军几乎无一胜绩,已经一路败退几百里,并且看目前的形势还得继续往南收缩防区,这自然不是朝野所乐于见到的情况。而官场上主张与清国议和保国的另外一派,原本已经随着海汉军的到来偃旗息鼓,可如今又重新开始发出了声响,尝试着要撬动金尚宪一派在朝鲜官场的地位。在被海汉反复压榨了多次之后,说实话朝鲜国库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太多的油水了,库存的黄金早就不足千两之数,之前交给海汉的军费,一部分便是金尚宪号召南方支持主战派的一些富商地主东拼西凑出来。如今再要弄一千两黄金拯救战局,金尚宪肯定不指望还能从国库里掏出几文钱了,多半还得凭着他这张老脸去从民间化缘。

    即便金尚宪在朝鲜官场位高权重颇有影响力,但涉及到大笔费用支出这么实际的状况,他也得费不少气力才能筹到千两黄金。但如果战局就这么一直败退下去,恐怕南方的金主们也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要是砸下重金还是打不过清军,那为什么不直接投降把钱财送给清军就好,这样起码还能少拉点仇恨值,保住一家老小的平安。

    金尚宪咬咬牙应道:“军费老夫可以去设法筹集,但这清军的攻势却必须要得到有效减缓才行,否则国内人心浮动,老夫也难以劝说陛下继续坚持对清国采取强硬立场。其中难处,还望钱将军见谅!”

    金尚宪这还真不是故意叫苦,他所主导的主战派如今日子并不好过,自海汉舰队撤出鸭绿江以来,朝鲜军几乎无一胜绩,已经一路败退几百里,并且看目前的形势还得继续往南收缩防区,这自然不是朝野所乐于见到的情况。而官场上主张与清国议和保国的另外一派,原本已经随着海汉军的到来偃旗息鼓,可如今又重新开始发出了声响,尝试着要撬动金尚宪一派在朝鲜官场的地位。在被海汉反复压榨了多次之后,说实话朝鲜国库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太多的油水了,库存的黄金早就不足千两之数,之前交给海汉的军费,一部分便是金尚宪号召南方支持主战派的一些富商地主东拼西凑出来。如今再要弄一千两黄金拯救战局,金尚宪肯定不指望还能从国库里掏出几文钱了,多半还得凭着他这张老脸去从民间化缘。

    即便金尚宪在朝鲜官场位高权重颇有影响力,但涉及到大笔费用支出这么实际的状况,他也得费不少气力才能筹到千两黄金。但如果战局就这么一直败退下去,恐怕南方的金主们也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要是砸下重金还是打不过清军,那为什么不直接投降把钱财送给清军就好,这样起码还能少拉点仇恨值,保住一家老小的平安。

    金尚宪咬咬牙应道:“军费老夫可以去设法筹集,但这清军的攻势却必须要得到有效减缓才行,否则国内人心浮动,老夫也难以劝说陛下继续坚持对清国采取强硬立场。其中难处,还望钱将军见谅!”

    金尚宪这还真不是故意叫苦,他所主导的主战派如今日子并不好过,自海汉舰队撤出鸭绿江以来,朝鲜军几乎无一胜绩,已经一路败退几百里,并且看目前的形势还得继续往南收缩防区,这自然不是朝野所乐于见到的情况。而官场上主张与清国议和保国的另外一派,原本已经随着海汉军的到来偃旗息鼓,可如今又重新开始发出了声响,尝试着要撬动金尚宪一派在朝鲜官场的地位。在被海汉反复压榨了多次之后,说实话朝鲜国库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太多的油水了,库存的黄金早就不足千两之数,之前交给海汉的军费,一部分便是金尚宪号召南方支持主战派的一些富商地主东拼西凑出来。如今再要弄一千两黄金拯救战局,金尚宪肯定不指望还能从国库里掏出几文钱了,多半还得凭着他这张老脸去从民间化缘。

    即便金尚宪在朝鲜官场位高权重颇有影响力,但涉及到大笔费用支出这么实际的状况,他也得费不少气力才能筹到千两黄金。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