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重生家中宝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不讲理

时间:2019-02-12作者:程嘉喜

    田野:“我家富裕不富裕,嫂子那都不是你随便埋汰我家两孩子的借口,做人留点余地,别人家孩子也是孩子,别这么随便张口闭口的乱埋汰。狂沙文学网 ”

    那边的嫂子:“你,你什么意思呀。”

    那边的两孩子低着脑袋,大伙都明白了,鸡蛋不是人家给的,怎么来的啊,边上的鸡窝那不明摆着呢吗。

    叉腰吆喝的嫂子脸气的通红:“谁让你家鸡窝放在这了,啊。”这可就不太讲理了。

    田野:“嫂子,不然咱们先算算账好了。”

    那边的嫂子见田野不怕,气的拧着自家孩子的耳朵就骂开了。

    田野真不愿意看到这种场景,没准就把孩子的自尊给伤了,谁家孩子这么大的时候不是这样调皮打蛋的呀。

    那边的嫂子拉着孩子走了,围着田野的嫂子,摸着鼻子:“哎呦你说那么大的孩子,怎么什么事都敢做啊,该揍,得狠狠的揍”

    然后对着田野:“田连长媳妇呀,你这鸡窝不然挪进去吧,你看着不是丢东西了。”

    田野:“嫂子我可没这么说。咱们这是军属大院,别说鸡窝,就是金嘎达放在大道上,我相信都没人动。”扭头就进屋了。

    外面围着的嫂子,也都散了。

    还有人说呢,谁让她家鸡窝放外边的,那不是等着人惦记吗,丢鸡蛋那都是好的,这也就是军营,这要是村里,连鸡都得丢了。

    也有厚道的嫂子:“说这些做什么,丢东西的,还没地方说理去了呀。夏天的时候谁家菜园子没少过菜,这都怨自家菜园子的菜长得太好了是吧。”

    好吧外面消停了。这种胜利田野一点不觉得喜悦,想到刚才低着脑袋的两孩子,田野都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错了。

    然后看到自家两个抱着她裤腿玩的小娃娃,想那么多做什么呀,还能因为心疼别人家孩子,让自家这么大的孩子背锅不成。

    田野还纳闷,这鸡蛋生的怎么吃呢。听刚才那嫂子的话,田野明白了,孩子把鸡蛋拿家去,说是自己给的。

    话说这么大的误会在里面,这嫂子平时对自己也没怎么客气了呀。以后理他们家人远点,没准还觉得自己穷大方呢。

    田野感叹,这位嫂子真心的不怎么样。

    值得安慰的就是,好歹两孩子的行为,家里是不知道的。到家挨顿收拾,以后改了就好。

    也不枉她当一场恶人。

    田嘉志回来的时候,脸色也不好看,显然家里的事(情qing),田嘉志已经知道了。

    田嘉志:“以后别搭理这样老娘们,什么人呀。”

    维护自己(挺ting)窝心的,可咱们能不能别这么粗俗:“也不是多大的事,孩子能改过来就成。”

    田嘉志:“那就是个混的找不到北的,好孩子跟着这样的妈,也得歪了。就没见过孩子拿人东西,当妈的不管孩子,还告别人家不该把东西放在大面上的。”

    ‘告’这个字眼让田野分外的敏感。

    田野:“她什么意思呀,还告,告哪去了?”

    田嘉志:“放心吧,没事,她要是在闹腾,你别忍着她。万事有我呢。”

    田野:“我还真是少见这样的人,也不怕闹腾的哪都知道,回头孩子出去没面子。这当妈的心可真大。”

    田嘉志:“谁说不是呢,我都没好意思说孩子拿人东西,你说她当妈的一口一个要不是你们家鸡窝放在外面,我们家孩子能去偷鸡蛋吗。投胎他们家,孩子可算是倒了霉了。”

    田野:“她到底找哪去了,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田嘉志:“没事,大院这边,这样的事(情qing)一天好几出,没人当回事,放心吧。”

    看着田野忧虑,田嘉志跟田野讲个笑话:“咱们这的团长都说过,咱们团这么多的兵,也没有过那么多的鸡毛蒜皮的事(情qing),这才来了几个老娘们呀,怎么就那么多事。啊回家都好好的管管媳妇。”

    田野脸色一点都没好看,你们到底多不待见女人呀:“什么时候说的。”

    田嘉志:“放心,肯定说的不是你,我媳妇能跟那帮老娘们一样吗。”

    一口一个老娘们,原来上行下效。

    田野:“我就是觉得,应该找个更好的法子跟那两孩子说的。”

    田嘉志搂着媳妇:“管好咱们自己的孩子就成,我从小就看着别人家孩子眼馋过来的。没人管过我。除了小武。”

    田野:“别提那个糟心的。”好吧这话题接过去了。

    就像田野不会跟田嘉志说家里碰上什么糟心的事(情qing)一样,田嘉志也不会跟田野说,那个糟心的老娘们怎么在后勤那块胡搅蛮缠。

    在别的地方(阴yin)天下雨,下雪还能有个休息什么的,在军营那是没有这么一说的。

    田野原本的时候就喜欢下雪,雪天火炕烧的(热re)乎乎的,在家里猫着不出屋,心里都是踏实的。

    到了这边,头一天下雪的时候,田野还高兴的拉着田嘉志到院子里面转了一圈呢,第二天就没有这个心(情qing)了。

    一来孩子这东西,原来不管什么天气,他都不太听的去好话,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二来就是心疼了,心疼男人了。田嘉志从外面回来,一双鞋都湿透了。

    脚丫子冻的进屋半个小时都没捂过来。

    今年好歹还有个家,有个火炕能把鞋子给烤干呢,往年可是怎么过来的呀。

    自己跟孩子能住这么一个小院子,都是人家这么风里来雨里去换来的。

    田野眼眶子有点发酸。不然也不会给田嘉志弄来泡脚的草药,不光去臭味,还有去冻疮的呢。

    这不是这两天又下大雪了。田野就把草药给熬上了吗。

    晚上吃过饭,田野端进来草药盆。

    田嘉志嫌弃的直呲牙:“我自己来,你可别在暴力的按着了。差点烫死我。”

    田野脸红,昨天确实下手重了点:“哪有那么矫(情qing)。”

    田嘉志悻悻然的哼哼着,把脚试探着往水里放,然后眼睛亮了,刚刚好。

    田野:“是不是不烫。”

    田嘉志:“你看吧,你自己也知道昨天把我烫了。”

    能好好说话不了,田野瞪眼,田嘉志闭嘴,老老实实的泡脚了。

    长宝跟长顺可不知道田嘉志做什么呢,一个搂着脖子,一个揪着脑袋,在边上练习劲头呢。田嘉志被这疼的呲牙咧嘴的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