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重生家中宝 第六百四十七章撑了

时间:2019-02-12作者:程嘉喜

    田花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张着嘴巴让田丰推出去的。

    田花:“你听见了吧,你听见了吧,她脸上的仙女面具卸下来了。”

    田野很无奈的,大过年的,总这么抓人痛脚干嘛呀:“行了,不想吃饭了。”

    好吧,吃饭,什么都可以暂时先忘记。

    田野端着最后一盆水煮(肉rou)片进屋的时候,田花都已经把饭盛好了,就等着田野开动了。

    田蜜笑呵呵的:“可以开吃了吗。”

    田花:“算你还知道等着我姐一块吃呢。”

    田蜜:“我在自己姐姐家里用的着客气什么。”

    说着还歪着脖子(娇jiao)俏的刺激田花一下。

    田花一张脸都是打击,这人忒不要脸。

    田野(挺ting)严肃的开口:“我觉得我做的菜不少呀?”

    田花,田蜜,田丰看着一大桌子都要摆不开了,这话是怎么个意思呀:“确实不少呀。”

    田丰看着一桌子菜,都有点羞愧了,跟人家田野这个席面比起来,严格来说人家田野在自家的(日ri)子可算是遭罪了。

    自认为招待(挺ting)丰盛的饭菜,怕是田野真的吃着不咋顺口。

    就听田野正经八本的说道:“既然不少,你怎么故意气田花,难道不是为了让她生气吃不下饭,你自己能多吃点吗?”

    田花瞪眼:“我才没有那么傻呢,生气也得使劲吃,凭什么便宜她。”

    田蜜那表(情qing)绝了,我能为了一口吃的跟你个傻妞玩吗,哼,脖子都瞥过去了。

    田丰忍笑:“咳咳,吃饭。”

    田花在炕上捂了大半天的山楂汁给一人倒上一大碗,还((舔tian)tian)着脸说道:“吃多了也不怕积食。”

    确实准备的还(挺ting)充足。

    田丰:“这可真丰盛,在省城过年也没有这么丰盛。”

    田蜜都跟着点头,她舅舅家过年也不敢这么折腾。有也不敢这么嘚瑟。

    田花:“我妈要是在家,还要在填两个才菜呢。”

    那倒是,队长媳妇哪年都给田野送两个菜来的,这都成了习惯了。

    那可真是奢侈,一桌子的(肉rou)呢,田蜜想说,真正的豪华大餐,可不是(肉rou)多就算数的。

    不过眼下这个年代,真的缺油水,即便是田蜜这样的讲究人,对于吃(肉rou)也有追求的,所以嘴唇动了动,最后变成筷子在盘子间四处游走,认认真真的把所有的菜都尝了一遍。

    就田蜜的饭量,十几个菜吃过来,已经饱了。

    看着三个埋头苦吃的人,田蜜喝口山楂汁消食化气,摸摸自己的小腹,回了省城在开始保持好(身shen)材好了,歇了一会,进行了第二轮的品尝。

    不得不说真的做的(挺ting)不错的,田蜜想头一次见到田野的时候,她想收拢田野当保镖,现在想来自己错了,这就应该留在(身shen)边当厨师吗。

    田花,田丰吃的心满意足的,田花:“我就盼着过年呢,天天过年才好呢。”

    田丰:“你这是盼着过年呀,还是盼着田野掌勺啊。”

    田花难得没有呛声,认真的说道:“朱老二回来的时候,田野也是这么整天的做好吃的。”

    田野:“你是下次不准备沾光了。”

    田花撇撇嘴,被田野祸祸一年多,听田野说话的语调就知道哪招惹田野的不痛快了。

    田花立刻说道:“姐夫在家的时候,我姐也换着花样的做好吃的。”

    田野倒也不好在计较了:“咳咳,叫大志就成。”

    叫姐夫她也听不惯的,叫朱老二那是肯定不行。

    田花心说,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呀,她得看田嘉志眼色吃东西了。

    撇撇嘴,大过年不能给自己找不痛快,还是吃吧。

    田蜜扶着腰再次停下动作:“这个蹄髈真的很不错。”

    田花看着满桌子菜,蹄髈哪个呀。田野抽抽嘴角,继续夹菜吃。

    田蜜:“这碗炖(肉rou)跟东坡(肉rou)都有拼了。真的很不错。”

    田野心说没白瞎,自己确实按着东坡(肉rou)的步骤做的。

    (身shen)边的人不能欣赏她的博学,见识广阔,那也是一件很失意的事(情qing)。

    田蜜怕田花还是不认识,指着大碗说的。

    田花:“那不就是炖(肉rou)吗。”还东坡(肉rou),这人咋那么作呀。

    田蜜:“这是蹄髈。”

    田花呵呵,肘子叫出来花也不是那么吃吗。

    田丰:“这几天吃的荤,我更喜欢这几个素菜,尤其是这个酸辣酸辣的。”

    田野:“这也不算是素了,(肉rou)丝跟豆芽拌在一起的。”

    田丰:“咳咳,真的很爽口。”

    田野:“喜欢吃晚上还做,咱们到家的时候,我就把豆芽发上了。”

    然后跟田花说道:“记得吃过饭给朱会计家,牛大娘家,王寡妇家,妇女主任,那边送过去点,就当过年填个菜,过了今年,初五以前家里什么东西都不许往外倒腾,知道不。”

    田花:“知道,放心吧,扫地土我都不往外收,老封建。”

    田蜜跟着点头,神神叨叨的讲究确实太多了。

    田丰却不那么觉得,就觉得田野这讲究讲究,那讲究讲究,(日ri)子过得特别有滋味。

    自告奋勇:“我去,我去跑。”

    田花心说,凭什么呀,我在田野这边晃悠几年才有资格替田野送礼的,怎么你就去呀。

    田丰那是真不知道小姑娘这点争宠的心思,就想着走动走动。熟悉熟悉,体会一下上岗村过年的气氛。

    哪知道对田花来说,这事大了,代表着他在田野家的地位呢。

    三个人都已经吃的放下筷子了,田野还在桌子上,慢慢的吃着呢。

    田花那眼睛专门盯着田野,田野看哪,筷子就到哪,给田野夹菜盛饭,看的田蜜都以为,田花有奴(性xing)了。

    真是不知道,田野这饭量到哪都有人这么伺候着,不然速度还得慢呢。

    一大桌子的菜,就看着田野,慢条斯理的,这里两筷子尝尝,那个尝尝,等田野田花放下筷子的时候,一大桌子的菜都光了。

    一点都没有遭(禁jin)。

    田丰忍不住咋舌:“田野呀,你跟哥说说,你平时到底吃饱了没有呀。你这饭量放开了吃,到底能吃多少呀。”

    田野:“今天确实吃的比平时多,晚上还包饺子呢,剩下菜,盘盘碗碗的不好收拾。”

    然后认真的回想一下:“至于说饭量到底如何嘛,我也没有试过,村里二大娘说过,八分饱就(挺ting)好的。吃多了也是遭(禁jin)。”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