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重生家中宝 第六百三十一章不给女主面子

时间:2019-02-12作者:程嘉喜

    田野:“这猪都是自家养的,年对年的养,膘肥(肉rou)厚,吃着肯定好。”

    牛大娘:“对,对,要说这养猪呀,村里我也是头一份的,丫头养的也不错,舍得喂粮食。”

    田丰表示吃就好了,就不要说养了。

    等到家里开始来客人的时候,田蜜姑娘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了。

    甜蜜蜜的开始招呼三叔二大爷,那个放得下(身shen)段呀。再加上这讨喜,好看的模样,谁进来都夸奖一句。把田蜜都要捧上天了。

    当然了人家田蜜满场跑,招呼的周到自然,就跟她自己家里一样。

    田野都佩服人家这份建交能力,估计明天出门谁都认识田蜜了。

    田花进来一会就黑脸了,这本该是她的工作,都让这外来的给抢了。

    吸口冷气,牙疼。气的到灶膛给田野烧火去了。

    田野:“不用你,穿这么干净,进屋帮我招呼客人去。”

    田花那心呀,稀里哗啦的,她穿的这么讲究,本来也这么想的,可那不是被人给抢了吗。

    幽幽的开口:“你看还有我的地方吗,她都以为是她家了。”

    田野突然就觉得吧,她跟田花心(情qing)好像差不多,然后也吸口冷气,田花蠢成啥样了,自己怎么能自动划等号呢,傻了吧。

    赶紧调整心态:“你跟她计较什么呀,撑死了她在咱们村呆五天,回头谁认识她呀。”

    这算是精神胜利法。不过把田花安慰了。

    对,等这人走了,自己还是村里一枝花。啊呸,气鼓鼓的看着田野:“你啥意思,她在我还能怕她不成,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田野失笑:“地头蛇,该你进去发威了。”

    田花算是骑虎难下,还是昂着下巴颏子进去了,输也不能输在气势上,他们乡下人,有乡下人的规矩。

    田野看着田花这个样子,这个欣慰呀。孩子突然不那么蠢了。

    因为田蜜田丰在这,所以两大桌子,男的一桌,田丰陪着,女的一桌,田野,田蜜,田花陪着。

    对于满桌子的杀猪菜,田蜜吃的很满意,比她想象中好很多。

    这年头就是在省城,吃东西也没有这么实在的。

    好吧,难怪田野总是想着回上岗村。不过谁家也不能天天杀猪呀。

    田蜜相信,这肯定是一年少有的一天好生活。

    田丰那边吃的更实在,都是大老爷们,都放开了架子,喝开了,吃开了。

    田丰倒是想端着点呢,可面对一群不认识他这个级别(身shen)份的老少爷们,端着也没有意思。起不到那个效果。

    最后也就是入乡随俗吧。

    而且田丰都后悔了,不该开吉普来的,该找个拖拉机什么的,田野后院好几头猪呢,逮一头回去,在大院里面弄顿杀猪菜,想来这感(情qing)联系起来,要比过年走礼强多了。

    田蜜趁着机会把这群人都给掂量了一遍。

    结论就是,这上岗村可能就是赶上好时候了,相比之下富裕一点,余下的什么特殊(情qing)况都没有,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人物。

    田花这个唯一考上省城大学的姑娘,也就是个土妞,还不太能拿得出手的那种,很是让人不用介怀的那种。当女配都浅了点。

    好吧这趟白来了。

    吃喝过后,男人坐在暖炕上天南地北的侃大山,这时候田丰的特殊地位就出来了,人家走的地方多,接触的层面高,见识远呀。

    连田大队长都退下主场了,再用讨教的态度同田丰说话。

    女人这边就没区别了,大伙上手一块跟着收拾出来,这是女人的战场。

    刚才田蜜(热re)乎乎的招呼客人,这会田花撸着胳膊开始满场跑,收拾桌子,收拾屋子,自认找到田蜜的短板了,还对着田蜜挑挑眉。

    意思,你不是能吗,你咋不嘚瑟了。女人那可不是光嘴巴甜就成的,还得炕上,地上都拿得出手。她妈从小就这样教她的。

    田蜜姑娘笑呵呵的,拿着小花手帕在边上看着。

    人家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心说你也就是干这个材料了。

    两姑娘无声的较量,让几个老妇女都感觉出来那么点意思了:“他们这是咋了。”

    田野:“吃撑了。”

    牛大娘:“对呀,我都吃撑了,要说还是在丫头这吃的最敞亮。你就是个大方的,舍得。”

    田野:“谢谢您夸我。”

    牛大娘特有的咯咯笑声穿透(性xing)的又出来了。

    田野摇摇头躲远点,这(日ri)子可真有滋味,不过还差了点什么,这要是田嘉志在家,那就真的美满了。

    也不知道这人现在干什么,回部队了没有。

    田野想了,明天啥都不干,把家里的(肉rou)都给弄成(肉rou)干,给田嘉志邮寄过去。

    田嘉志那边干啥呢?

    田嘉志这会痛快着呢。这两口子也算是心意想通,虽然没在一起,在不同的地方各自高兴呢。

    田达这个大舅哥害他抱不上媳妇,田嘉志心里早就堵着一团火了,别说是叔伯的,就是亲大舅哥,也管的宽了呀。

    训练吗,大伙一块练。啥地方都不缺调皮打蛋,起秧子架事的。

    而且大过年就他们拉出来单练,这位副团此刻不太得人心。

    田嘉志就这时候被架出来跟副团比划比划的。

    田达什么心思呀,收拾田嘉志那是必须的。机会难得,自找的。

    要说田家田达虽然不如田野能吃,不过饭量也是很大的。

    虽然说饭量跟本事没有特定的联系,不过人家田达的(身shen)手肯定会经过肯定的,副团那也不是很好上来的。

    何况人家也算是年轻有为那波的。尽管早已而立。

    田嘉志就比较羞涩了,跟大舅哥动手,蠢蠢(欲yu)动,不过不能太上赶着,得给田野面子。

    被人架出来的时候,田达已经很威风的收拾两个刺头了。

    所以田嘉志这个传说中的不倒翁就被推出来了。

    田嘉志双手连挥:“不行,不行,我不行,我哪能跟副团动手呀。”

    软中带刺,人家不是不想动手,那是不能跟副团动手。

    田达气乐了:“有本事你尽管使。”

    田嘉志桃花眼都发着亮光:“那不合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