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重生家中宝 第五百六十四章 有远亲

时间:2019-02-12作者:程嘉喜

    田野那边牛大娘:“丫头,你说实话,是不是生气了回来的。”

    田野:“您想多了,人家那是部队,有纪律的,来去都得申请,都得提前打招呼的。”

    牛大娘似懂非懂的:“哦,没生气就好。”

    田野说话的空,人家王大牛都已经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在那边刷车了。

    田野跟着牛大娘一块山上给牛大叔送饭的。看着一块块梯田,田野就跟看到了钱一样,别提多舒心了。

    晚上田大队长两口子带着田花过来了。家里交给队长媳妇了,哪次队长媳妇都要跟她交代一番,才回去呢。这算是交接。

    田野:“婶子,花儿跟你说了,小武那边你放心了吧。”

    田大队长媳妇,说的保守:“她一个丫头家家的看得出来啥呀,我呀不放心也得忍着,儿子放出去了,那就(身shen)不由己了。我算是看透了。我现在就是后悔,当初就不该让我老儿子去当兵。”

    田大队长算躺着中枪的,说道这个问题,两口子就没有好言语。

    田花:“妈”

    队长媳妇:“边去,能指着你们啥呀。”

    田大队长:“成天的磨叨,你还有没有点别的事了。”

    然后掏出来两封信递给田野:“这信你看看。”

    田野没着急打开信,先看地址还有(日ri)期。一封都旧了。

    田野:“叔,这个给我爸写的”

    田大队长:“先看看里面写的啥吧,在公社那边辗转放了许久了,这封是新的。”

    田野掂量着,这信要不是连着来两封,田大队长都未见的让她知道。

    这里面田大队长自然有田大队长的思量。不过可能是因为收信人是田大兴,田野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不过触动并不是很深。

    这要是自己的信无缘由的被人给截了,田野肯定把人给记恨住了。

    田大队长:“你爸当初落了伤在咱们这边落户了,也没见他跟谁有书信往来,所以这信开始的时候也没人重视。第二封过来了,人家公社才给咱们这边送过来。”

    田野看了信上地址就是红旗公社。难道自己想多了,这信这不是田大队长扣下的。

    田野没打开信看。

    田大队长眼皮都没抬:“没准是你爸的战友,你自己看着办,别让人忽悠了就成,好歹你现在也是上岗村的劳动女强人了,没准就是冲着这个名头来的。”

    田野:“叔,你放心吧。没事,不重要的人,没必要在联系。我爸都没了这么多年了,哪还来的熟人呀。”

    田大队长只盼着田野真的这么想才好,对于田野跟外面不认识的人打交道不放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他也不知道田大兴的以前。

    这事过去那么久了,他也放下了,现在(日ri)子好好的,真是不希望有岔子。

    田刚觉得自己老了,田大兴刚没那会,要是有个人过来,他会兴奋,就盼着能发现点不一样的地方,想在连打开信的勇气都没有了。

    叹口气带着老婆闺女回家了。

    田大队长媳妇都看出来了,田刚心(情qing)不太好。拉着不太愿意走的田花跟着男人走了。

    田刚此时此刻的心(情qing)就不说了。

    田野拿着两封信,也有点不知所措。她来到这,他爸就找她妈早早的天上人间了。

    她在上岗村这么多年那都是孤儿,没亲没故。突然之间来封信,不管是亲朋还是故友,田野都觉得有点刺手。

    不知道这些人知不知道自己,更不知道,自己同这些人是不是熟悉。

    其实不管田大队长因为什么把信扣下,田野都更希望,田大队长一直扣下去吧,眼下她(日ri)子(挺ting)好过的。自己永远比别人可靠。

    当然了,这是往好了想。没准是七大姑八大姨要投靠自己呢,她就更没有这份心了。

    田野掂量两封信半天,字迹刚劲有力,自己想多了。看笔迹,这人跟七大姑八大姨不沾边。

    到底还是进空间,把鸡猪,院子都伺候好了,洗漱过后,才把两封信拿起来。

    从第一封开始看。看时间还是大集体刚解散左右的时候寄过来的呢。

    那会公社忙,把这信给疏忽了也正常的。信打开,扑面而来的就是沧桑,那年代特有的沧桑。

    田野扫两眼就只知道,这两兄弟之间这么多年的不容易,还有不能联系的那份挂念。

    给田大兴,报平安的,兄田大业。告诉田大兴,他那边危机已经过去了,可以联系了。

    对田野来说,她就多了个田大爷,亲的。

    不能抱怨人家这么多年不管他们爷两,因为从信里就看出来了,把田大兴扔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那还真就是想给家里留个跟,处于保护的意思。

    上岗村,这还成了世外桃源了。田野都得承认,公社天天贴花纸条大字报的时候,他们上岗村都没啥大动静。

    偏僻,消息闭塞,道路不通,确实(挺ting)安逸的。

    田野现在犯愁的是。这要是田大兴的亲兄弟,这人知不知道田大兴(身shen)上的事呀。

    话说,田大兴(身shen)上有没有空间田野也不知道,都是听田大队长话里话外敲打的。

    田大队长没少说,田大兴在危难的时候,总是能弄来粮食帮衬村里,粮食到底咋来的,田大队长从来没透漏过。或许田大队长也不知道,所以总是在自己这里探底。

    田野就想了,人家田大兴要是有这么厚实的家底,外面有人帮衬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有粮食这个问题,空间的问题,都是需要在想想,当然了人都死了,想也想不明白的。

    话说到底有没有呢,这人到底亲密到啥程度呢。

    万一要认亲的,会不会觉得自己(身shen)上有问题,会不会冲着自己来的呀。不得不防。

    哎,果然是麻烦来了。

    想想自己相处这么久的田大队长,田野还是愿意跟认识的人打交道。

    打开第二封信,急,收到速回消息。是呀亲兄弟联系不上,可不是急吗。

    想来刚从那个年代过来,好多的话,都不敢在用书写的方式沟通,所以就这么几个字,田野真是理解。

    田野发愁,要不要就当做没收到呀,还是写父逝,勿念。不对就是写也得说,我爸爸没有了,大爷你自己保重吧。

    哎。突然蹦出来的亲人,好让人为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