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重生家中宝 第五百一十一章 分产到户

时间:2019-02-12作者:程嘉喜

    等到大伙吃饭的时候,谁家的盆子都顶着一大勺子的肉块,这可是了不得了,当时就人说,过年了这是。

    田大队长跟朱会计都没说,队里还放进去二十斤肉呢。

    不过也没想到,田野竟然弄了这么多的肉过来。放在一起油水足够了。

    看到家家都这样,谁心里都明白,田野那孩子傻大方傻大方的,怕是不止三十斤肉。

    田野把饭打回家跟田嘉志一块吃的,不知道村里的热闹。

    要说躺着中枪的还是朱铁柱两口子,你说儿子杀猪喊你你不去。儿子腿瘸了,你也不张罗着安慰安慰。

    今儿这顿饭咋回事呀,那是人家田嘉志两口子感念村里探病的情分的。

    你说朱家两口子这个倒霉催的。吃来怪没面子的,不吃来,那还是大队的粮食呢,凭啥呀。

    朱大娘那是能看着便宜不占的人吗?

    田野家,那是真的忌讳,她自己信田野的邪性才不过去的。大锅饭她凭啥不去呀,可去了,那就被人盯着围观了。

    吃口肉都让边上人吧嗒两句嘴‘真吃的下去呀,咋那么脸大呀。’

    就差直接被人埋汰了。吃谁的向着谁,大家都是实诚人,可不都要数落两句吗。

    这么香的肉,朱大娘就没吃的这么憋屈过。

    朱铁柱到是习惯了,比在田野家喝酒总是好多了的。

    朱大娘咬咬牙,凭啥不吃呀,不但吃了,还腾出来一个盆子,又到大锅那边要了一小盆的粉条炖肉,虽然这次粉条多了点,可明天早晨也是一顿好菜。

    在这吃着不香,端回家吃去也一样,拉着两个没吃好的孩子就走了。

    朱小三跟朱小四还小呢,这边人多,不愿意走,都被朱大娘给硬拉着走了。

    朱铁柱在淡定这时候也不愿意让人当猴看,他都有点后悔,自家做事太急了。弄得现如今这个境地。

    田嘉志跟田野中午的剩菜还有呢不过田野什么人呀,再给她一盆她也能吃下去。

    本来还想着把田嘉志扶着去大队那边大伙一块热闹热闹呢。

    也是想到了朱家田野才打消了这个注意,到时候朱家固然不好看,田嘉志这个当儿子在那么多人面前也是尴尬,好好地在家吃顿饭吧。

    田野当时杀猪松肉的时候,那是真的没有考虑到躺枪的朱家,完全是从经济实惠,大伙都受益的角度出发的。

    你说这事闹得,现在要跟田嘉志说,她不是诚心的,估计田嘉志都不相信。

    刚才出门还听到村里吃饭回来的妇女边走边说呢‘就得这么磕碜朱家,田野这次怕是得高人指点了呢。’

    田野心说我冤枉死了,我真没那想法。而且哪来的高人呀。

    第二天田野就在家里烙猪头,这东西不处理出来会坏掉的,当着田嘉志的面也不能放空间里面呀。

    家里炖猪头的时候,朱大娘在隔壁各种摔摔打打。

    田野估摸着,她手里要有石头,敢把自己的大锅给砸了,你说咋就看不得儿子好呢。

    你但凡做点人事,她们也不能吃独食不是。没看到朱小四早就在后院偷吃猪尾巴了吗。孩子的都给了,还能差老两口那点。

    可你做事忒让人过不去,就不能给,不然自己堵心。

    不用藏着掖着做好饭,可真是痛快,田野一会掀开锅给田嘉志往嘴巴里面赛块肉,还灌了血肠,淀粉肠,放在老汤里面煮出来的。

    田嘉志:“这都赶上过年了。”

    田野脸色微红:“头一年出去的时候,那不是没等着你杀猪吗,今儿给你补上。”

    田嘉志看着田野红红的脸蛋,又起歪心思了:“心灵创伤那是能补上的吗。”

    田野心说没完了是吧,我不给你补上,你也没说过啥呀。

    田嘉志突然站起来在田野跟前走了两步:“我已经好了,没事了。”

    田野看着走路确实没事了,不过内伤谁知道呀:“大夫说了,多养养没错。”

    田嘉志:“真好了,肯定是你淘换来的偏方管事了。”

    田野:“真好了呀”

    田嘉志用一条腿站着:“咋样”

    田野:“快别嘚瑟了,好好呆着。”

    不过你说这个什么呀,庆祝什么的,这两天也不需要呀,哪天吃的都好好地。

    田嘉志:“咳咳,晚上我搬你屋里去吧。”

    田野:“啊?”傻了,这个有逻辑关系吗。

    田嘉志:“婶子说了,咱们没有长辈,我是一家之主,就得在东屋住着,不然对我身体不好,不利于恢复。”

    这借口找的真烂,司马昭之心,还用的着遮掩吗:“你连我邪性都不怕,还能怕这个,用不用我搬西屋去呀。”

    田嘉志暗暗磨牙,这要是真的不同意,他就真的捅西屋房顶,把屋子弄漏了,大不了修房子,他也得把事给办了。

    就看到田野利索的去西屋,没一会就抱着铺盖去东屋了,田嘉志傻了,乐傻了,他想好了很多的说辞还没用呢,田野竟然亲手把他铺盖给抱过去了。

    这默许的意思呀。田嘉志兴奋地使劲的拍了一下大腿,忘记了这条腿受伤的,吸溜一声太疼了。

    田野窜出来:“咋了”

    田嘉志:“没咋,没事。”必须挺住了,回头田野因为这点事后悔了怎么办,他可没地方后悔去。

    田野看着田嘉志脸色都白了,哪能没事呀:“自虐呢你。”说完把人给拎东屋歇着去了。还是个半残。

    田嘉志躺在东屋炕上,傻乐的嘴巴都歪了,终于要得偿所愿了。

    话说,太阳他咋还不下山呢。田嘉志恨不得弄跟绳子把太阳给拽下来。恨天太长,黑的太晚。

    新婚洞房是个什么心情,田野有点羞涩,不好意思,不过跟田嘉志婚结了,证领了,两人基本上绑定撕扯不开了,早点生出来个娃让自己看着稀罕,还是很乐意的。

    人生最大的幸福,成就是什么,双十年华五子登科使得意,人到四十高堂仍在懂珍惜。

    高堂已经不在了,她能珍惜的就是得意了。

    就是有那么点不好意思,看到田嘉志矛头小伙子一样的表现,田野让自己淡定下来了,装也得装的比田嘉志强。

    晚饭田嘉志都饭吃的心不在焉的,进东屋的时候还险些绊倒门槛子。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