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盛唐不遗憾 第二百八十四章 杀鸡儆猴

时间:2019-02-24作者:朕御山河

    大唐建国以来,士族被打压了多次,社会地位已经有所下降,尤其是科举制度的逐步完善,更是打破了士族对教育化的垄断,但士族的势力仍然不小,并控制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

    因为各大士族有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传承,拥有的化底蕴很深厚,不是一般人所能对抗的,这让士族在包括科举在内的方方面面都占尽优势,由此一来,朝廷上的很多官员都来自士族,城市之中的很多商铺也是士族的产业,就别提田产了。

    而士族子弟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先小家后大家,自古就有家国天下之说,也就是说,在士族子弟心中,自己的小家族永远都排在第一位,凡事都要以小家族的利益为中心,当家族利益和国家利益生冲突的时候,家族的利益永远摆在第一位,甚至不惜与国家对抗,这也是改革的难点,让大唐朝廷很难对士族下手。

    此刻,两税法刚刚传出草案,代表各大士族利益的官员就炸开了锅,尤其是那些背后拥有海量土地的士族们,全都紧张的坐立不安,仿佛自己身上的一块肉很快就要被割掉似的。

    就在李安思考如何推行两税法之际,聚在京城的各大士族的代表人物齐聚一堂,商讨如何反对两税法,如何让朝廷彻底放弃这一侵害他们利益的政策。

    ‘祖宗之法不可废。’这几乎成了众士族的最有利的武器,毕竟,租庸调政策是大唐老祖宗定下的,作为后人,岂可随意违反祖宗的法制,这是不孝的表现,而且,有可能给大唐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

    “诸位,两税法一旦实行,我们各大家族的利益都将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失,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团结一心,绝不能让两税法实行。”

    “是啊!是啊!祖宗之法不可废,这样乱搞会出大乱子的,决不能让两税法实行。”

    “对对对,只要我们全部反对,朝廷就很难执行。”

    各大士族的代表人物,在反对两税法方面达成了一致,这也是士族很难得的一次合作,一般情况下,他们都在争夺利益,甚至为了争夺贫民的土地互相拆台,不过,此刻两税法冒了出来,而且,会极大的侵犯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自然会放下以往的仇恨,坐下来研究如何应对两税法。

    后世有句名言叫‘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士族为了维护自己利益,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但为了维护共同的利益,他们也会联合起来,共同找对策。

    反对两税法的意见已经达成一致,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商议如何反对,毕竟,总不能在心里反对吧!若是这样所谓的反对还有什么意义,要反对,必须要有所行动才行,要让朝廷看到,两税法是行不通的,是绝对不能实行的,否则,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郑家位居中原,田地最多,理应率先站出来,为各家做个表率。”

    “对对对,我等当以郑家为先。”

    一人提议后,众人全都跟着附和。

    “卢尚义,谁我我们郑家田地最多,你们卢家虽远在范阳,但北方人烟稀少,听说你们卢家的势力已经向北抵达营州一带,自范阳以北,大部分田地都是你们卢家的吧!”

    郑家代表非常不满的反击,虽然他们已经在反对两税法方面达成了一致,但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却仍旧矛盾重重,谁都不愿意先站出来,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谁都明白。

    “好了,好了,大敌当前,我们就不要再窝里斗了,先看看形势再做决定吧!免得仓促行事惹怒陛下。”

    “对对对,言之有理。”

    “对了,听说陛下刚刚让李安担任户部侍郎,主导推行两税法,此人年纪不足二十,还很稚嫩。”

    “哦,就是那个打仗很厉害的李安吧!他打仗厉害,处理这些事情就未必了,只要我们多设置一些障碍,保准让他焦头烂额。”

    “对对对,多找点事情给户部做,这样他们就没有时间管两税法的事情了。”

    “我们杨家有人在户部担任郎中一职位,李安有什么动静,会即使通知我们的,只要他开始行动,我们就立即应变,只要我们抱团,就不信会输给一个小娃娃。”

    众士族代表你一言我一语的商议如何应对,并派人通知自家的官员,多方面打探两税法的进展,以利于他们的应对。

    各大士族的代表是在秘密商议,但朝廷之上却早已吵翻天了,当李安将写好的两税法草案交上去之后,当朝的众大臣当着李隆基的面开始了激烈的争论。

    大部分大臣代表的是拥有大量土地的士族的利益,以祖宗之法不可废为理由,强烈要求取消两税法,而也有一部分土地不多的大臣,觉得实行两税法可以增加朝廷的收入,对田多者的损害也并不是很大,完全可以实行,如此也就形成了争论。

    不过,从朝堂上的局势看,反对两税法的占了大多数,支持者寥寥无几,尤此也足见士族势力的庞大,已经足以影响朝堂。

    李隆基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众臣子表达观点,所以,并没有阻止任何臣子表意见。

    但作为群臣之的李林甫却并没有表意见,因为他还没有搞清楚李隆基的心思,所以,不敢贸然表意见,以免惹得李隆基不高兴,让自己失宠。

    在大唐,若要执行一项大的政策,必须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行,若是大部分臣子和天下人都剧烈反对,则这个政策就很难执行下去,所以,此刻,若要让两税法顺利执行,必须让反对激烈的各大士族服服帖帖才行,否则,一旦这些士族抱团剧烈反对,很有可能会引起动乱,如此,就得不偿失了。

    李隆基将推行两税法这个任务交给李安去执行,一方面是因为两税法本身就是李安提出的,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考验李安的能力,看看李安能否将这件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

    大业坊李安府邸之中,李安正悠闲的在大后院欣赏蔬菜,尽管各大士族已经团结一心,尽管朝廷之上已经吵成一锅粥了,但李安却仍旧惬意的生活着,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毕竟,任何事情都是既来之则安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有什么好紧张的。

    “阿郎,颜御史前来拜访。”

    “哦,叔父来了,赵六,我叔父前来,还用得着通传吗?快请。”

    李安眉头一凝,怪罪道。

    “不用请了,我已经来了。”

    颜真卿倒是没有因为李安升任四品户部侍郎,而对李安心存畏惧,还是像以前那样,当然,这也是李安所希望的结果。

    “叔父,您这可是第一次前来我的府邸啊!哈哈!快来看看我种的蔬菜,好多都已经可以吃了。”

    李安表情极为淡定,仿佛完全就不用担心两税法似的。

    “这样的天气,居然能种蔬菜?”

    颜真卿是第一次到李安的府邸,猛然见到嫩绿的蔬菜,的确吃惊不少,不过,此刻,他可没有心情欣赏蔬菜,两税法的突然提出,让整个长安城都生了震动,恐怕也只有李安才能如此沉得住气。

    “无恙,朝堂之上已经吵成一锅粥了,另外,各大士族已经暗中联合,为的就是对付你,你现在还有心情种菜?”

    颜真卿很是无语的说道。

    “哦,原来叔父前来,就是为了这事啊!两税法是陛下看中的,最后一定会执行,至于这些想要反对的人,让他们先蹦跶几日,泄泄心中的怨气吧!”

    李安表情很是轻描淡写,仿佛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将两税法的事情搞定,这让颜真卿大为诧异。

    “无恙,看来你已经有办法对付这些反对之人了?是我多虑了。”

    “叔父,既然来了,就先在我府上好好的吃一顿吧!关于两税法的细节问题,我们边吃便谈。”

    李安拔了几颗菘菜,在颜真卿眼前晃了晃。

    “还是这副德行。”

    颜真卿笑了笑,答应留下来吃饭。

    在饭菜做好之前,荔非守瑜、张光晟二人,带着几名部下前来拜访,他们是听了李安升官的消息,特意前来祝贺,并给几名部下找个好的前程。

    “守瑜,光晟,快过来,请坐。”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刚好赶上饭点了,哈哈!”

    “恭喜无恙升任户部侍郎,恭喜,恭喜,哈哈!”

    三人一见面就客气上了,上午的时候,昆雄、飞羽和二牛已经来过了,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带部下。

    “无恙,听说陛下让你推行两税法,可户部没有我们的人,你做起事情来肯定不会得心应手,我给你找了几个人,他们愿意前往户部,混一个好前程。”

    荔非守瑜指着身后的几名部下,请求道。

    “好啊!这是好事,我收下了,哈哈!弟兄们,叔父,我们先吃饭吧!别让饭菜凉了。”

    李安客气道。

    虽然在户部没有心腹之人,但李安已经让自己原来的老部下帮助自己了,并让他们明察暗访,寻找各大士族吞并土地的证据,而现在荔非守瑜又送来几人,当然就更好了。

    在饭桌上,颜真卿、荔非守瑜、张光晟明确表示,会全力支持李安,会永远与李安站在同一战线上,这让李安非常的欣慰。

    下午的时候,李安得到消息,匆匆带着赵六前往城外视察,虽然他现在已经是户部侍郎,朝廷的大官,但他以疲累为理由,早早的请了假,户部的官员,包括郭虚己都拿他没办法。

    出城之后,李安遇到了几名老部下,他们负责收集士族兼并土地的情报,此刻,已经打听到很多消息了,而且连确凿的证据都找到了。

    “侍郎,荥阳郑氏的偏支郑老六,在长安城东部兼并两万亩田地,这些田地就在前方,我们还找到很多百姓,都可以作证。”

    李安嘴角不经意的一笑,问道:“这个郑老六人品如何?家中还有什么产业?”

    “侍郎,这个郑老六人品不太好,在长安城秘密开设了六家赌场,害的很多人家破人亡,但仗着荥阳郑氏的撑腰,硬是没有人敢去封赌场。”

    李安闻言,嘴角笑得更加灿烂了,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像郑老六这样的人,人品极差,而且还做了兼并土地的勾当,这样一来,杀了此人就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你们几个继续搜集证据,还有,那些田地被强迫兼并的百姓,肯定极为痛恨郑老六,你要多找一些这样的百姓,将他们接入城内,好好安置。”

    “是,侍郎。”

    几名属下应了一声,策马狂奔而去。

    “多好的田地啊!可人的贪欲却是如此的没有止境,富了还想更富,自己富了,还要子孙后代一直富下去。”

    李安出了感叹。

    “阿郎,我们现在去哪里?”

    “哪里也不去了,回城。”

    李安策马奔回城内,返回自己的府邸之中。

    第二日上午,李安前往户部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说,仅仅与众大臣打了一声招呼,就直奔紫宸殿而去。

    “大家,李侍郎求见。”

    李隆基嘴角一笑:“看来有点眉目了,让他进来吧!”

    “微臣李安参见陛下。”

    “李安,推行两税法有何进展?”

    李隆基笑着问道。

    “陛下,京城有一无赖郑老六,仗着荥阳郑氏的庇护,强行吞并城东两万亩田地,让数百户百姓流离失所,而陛下曾多次下令,禁止土地兼并,郑老六无视陛下的旨意,其罪当诛,请陛下下令,抓捕郑老六并立即斩杀,子女全部充军流放。”

    李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提出自己的请求。

    李隆基闻言,赞赏的点了点头,下令道:“鱼朝恩,拟旨。”

    “是,大家。”

    “谢陛下,微臣告退。”

    李安暂时也没有太多的事情跟李隆基说,只得告退。

    “杀鸡儆猴,倒是有些手段,哈哈!”

    在李安离开紫宸殿之后,李隆基看向身旁的高力士,笑着感叹了一句,高力士则连忙点头应和。(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