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四九三章 三门之一,想开马甲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哇,你这么厉害啊。”小七捧着包子脸,睁大着眼睛,很是震惊的看着魔手上浮现出的那张脸。

    然而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赞美,却让黑影咧着嘴笑个不停。

    只有小孩子才会有什么说什么,赞美才是真心的,哪像秦有德,谁知道他那句话是假的。

    不,应该说秦有德说的每句话基本都是真的,却都不能信。

    “肯定了,想当年我去海族的时候,还跟西海龙王干了一架,要不是这臭不要脸的摇人,我站在那让他打,他都伤不到我一根汗毛。”

    “真厉害啊。”小七眼睛里像是闪烁着星光,单纯的赞美让黑影心里一阵舒坦,然而小七跟着有些疑惑的问了句“我感觉秦阳肯定没你厉害啊。”

    “那是肯定了,差距还非常大。”

    “那你为什么会被秦阳镇压在这里?”

    黑影的笑容瞬间冻结。

    “咳……你不懂,别听人瞎说,秦阳这人吧,有个坏习惯,说话总爱说一半,什么镇压不镇压的,没有的事。”

    “可是……秦阳没跟我说过什么啊,是丑鸡阿姨说的。”

    “丑鸡!”

    黑影沉默了一下,怒吼一声,逸散出来的魔手力量,都如同沸腾了一般。

    光芒一闪,站在昊阳宝钟上,骚包的整理羽毛的丑鸡,瞬间钻回了昊阳宝钟。

    下一刻,魔手力量所化的一只大黑手,徒然拍在了昊阳宝钟上,将昊阳宝钟拍的化作一点流光消失在虚空里。

    就在这时,秦阳在这里凝聚出身形,看着魔手的力量,如同一片沸腾的黑海,一头雾水。

    “黑影,这是咋了?这么大火气?”

    “秦阳,我觉得你赶紧将丑鸡打死吧,这种货色,留着教坏孩子,我实在忍不了了。”黑影语重心长的劝慰。

    一听这话,秦阳顿时一阵火大,丑鸡又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黑影多好的脾气啊,又喜欢小孩子,最近帮着带孩子,还给开小灶教东西,以前可从来没见黑影发火。

    “丑鸡呢?看我不收拾他。”

    “算了,有小孩子呢,别吓到孩子了。”黑影轻描淡写的回了句,立刻转移了话题“你又来干什么?”

    “噢,我来问你点事,你知不知道有什么法门,可以让一个人的法相,跟真人一样,让人看不出破绽。”

    “法相啊,我记得好像有两三种,你先说说是什么情况。”

    秦阳将之前的事,还有后续的情报,都详细的说了一遍。

    本来是想问问人偶师的,可人偶师只说他见过类似的,可他压根说不清楚个子丑寅卯。

    而后面当天,就有离都的人追查到这里,最后定天司都派人来了。

    这里距离离都并不是很远,可以说是在离都的守卫范围之内了,在这种距离下,发生了大战,离都那边要是没反应才见鬼了。

    若非大帝姬最近圣眷正浓,又在调查一件非常敏感的事,上到国公亲王,下到文武百官,都可以被大帝姬直接搜查而不需额外请旨。

    而秦阳呢,谁都知道他是大帝姬的人,在这边的身份还很重要。

    再加上追查之下,一目了然,就是有一个强者,莫名其妙的来刺杀秦阳,秦阳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若非如此,秦阳说不定又得跟着去一趟衙门,最后指不定就要在定天司里被盘查到脑仁炸裂,心态爆炸。

    虽说没被带走盘查,秦阳却也莫名其妙的吸引了一大批的注意力。

    因为来刺杀的人,当天就被确认了身份。

    西境彪勇军的大将,军衔镇国大将军,从二品,这次是因为东海的事,所以才会将他调任到东海,预防着随时可能会跟海族开战,先回离都也只是依照规制,先去兵部走完程序。

    此人的身份,没什么好怀疑的,乃是当年八门残留下来的三门之一,黄氏之中主脉的嫡系子弟。

    正因为根正苗红,他才可能顺利的走到如今的位置。

    他从小就展现出惊人的体修天赋,被黄氏当做一员猛将培养,后面不但修成了太平杀典,而且走的还是极端的体修之路,所有的神通,都是为了让肉身发挥出最强战力,甚至连体修的搏命秘法霸王卸甲,都被其修成,而且是大嬴神朝屈指可数的,能催动到第五层还不死的狠人。

    当时人偶师直接使用傀儡之身的强度,配合毁灭球将其强行镇杀湮灭,其实也有这个原因,他感觉到马赛克壮汉的气息开始直线攀升,不快刀斩乱麻,让人家开出大来,后果难料。

    关于这一点,秦阳是非常认同的,打不出来的底牌等同没有,以最快的速度死掉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当然,现在气氛诡异,就诡异到这里了。

    谁都不知道,这位军中大佬,得了什么失心疯,为什么会忽然要来杀秦阳。

    一个人死了,一口气将不少人都牵扯了进去,现在连三氏排名第一的黄氏都牵扯了进来,局势愈发的怪异混乱。

    所以得知了这种情况,秦阳就老老实实的装弱鸡,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在确认了定天司也只查到黄将军主动来刺杀,后面根本难以回溯之后。

    秦阳给出的所有情报,就成了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护卫保护,才侥幸靠着长辈赐予的稀世珍宝,灭杀了来犯之敌,他们连来人长什么样子都没看到。

    而马赛克这件事,也是被定天司确认过了,的确是黄将军自己用了屏蔽神通。

    这种存在,要是没死,自然是很难查不到什么,可人死了,在第一步排查离都附近,有这等实力的体修强者,立刻就查出来人是谁死了。

    而秦阳也明智的没提法相的事。

    神朝的大将军,黄氏里砥柱中流的人物,从出生开始,就有完整的记录,完美无缺的经历,谁会信黄将军竟然是某个人的法相?

    很显然那藏在暗中的人,也很确定这一点,压根就不担心会暴露什么。

    甚至秦阳觉得,这个黄将军本身就是被当做一颗死棋用的,他生与死,都能达到目的。

    秦阳将这些都给黑影说了,黑影沉吟了一会。

    “那应该是转生法,这可是要冒很大风险,而且难度很大,将凝聚出的法相种子,种入女修体内,以造化生命的伟力,化作一个一片空白的婴孩从零起始,而后孕育成功,所需要的资源会很多,若是年幼夭折,反噬会非常强。

    可这样做也是有好处的,他可以拥有法相的优点,也可以拥有血肉之躯的优点,若是走体修之路,他可以用更加极端的法门来锻体,却不用担心伤及根本,进境必定会一日千里。

    但这么做也会有很大隐患,他在造化生命的伟力之下,会诞生出新的神魂,拥有新的意识,等到他的实力超过本体的时候,就可能会反客为主,也可能会有别的未知变化。

    真是大胆啊,在上古时代,敢去利用造化生之力的人,都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黑影唏嘘不已,显然很是敬佩对方的作死行为。

    秦阳也跟着一起称赞了一句。

    这世上最伟大的造化生发之力,便是存在于弱小生灵体内的生之力。

    一个人的生机、神魂、意识,所有的一切,从无到有,最初诞生出那一点灵光的地方,就在母体内,点亮那一丝最初的性命之光的,便是生之力。

    世间最伟大,却也最难以被生灵掌握的造化之力。

    就算是胆大妄为的邪道,撑破天了,也只敢去利用紫河车,打打擦边球,弄到那一丝生之力掠过之后,受到影响所诞生的一点点弱了好几个档次的力量。

    敢直接利用的,纯属作大死,看来当年那人的运气不错。

    也可能是因为当年他下手种下法相的女修,是黄氏的人,黄氏财大气粗,再加上运气,才保住了胎儿。

    也同样,保住了他的法相,让他顺利出生,护持他从一个连只鹅都打不过的弱鸡,顺利成长到如今的地步。

    只不过幕后的人,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种做法,本身就有巨大的缺陷和隐患,当然,这个隐患只针对他本体。

    秦阳估摸着,幕后的人,恐怕根本无法掌控黄将军,而黄将军可能都已经知道真相了,他想要真正的自由,所以这次,幕后的人给他做了什么交易,事成之后,斩断联系,只当是法相被摧毁了,从此大家各走各路。

    易地而处,站在黄将军的立场上看,秦阳就觉得自己明白了不少问题。

    可能来杀自己,只是对方要做的一件小事而已,黄将军可能都没有觉得,要杀一个年轻人,会有什么难度。

    从他来的时候那副杀气腾腾,不言不语,直接从正面下杀手的举动来看,这个可能性非常高。

    秦阳自己都觉得,相比之下,杀一个没跳出来搞风搞雨的年轻人,重要性完全比不上,他在黄氏的身份和在大嬴神朝军中的身份。

    他这两个身份,能做的事情可太多了。

    三门之一里的黄氏的嫡系,家族之中的砥柱中流,未来必然是有希望掌握黄氏大权的,纵然成为家主的希望不大,可位列前三的希望还是不小的。

    而且还是军中大将,手握兵权。

    这么一看,秦阳拿脚后跟想,都知道这个伏笔,肯定跟前朝大帝有关!

    然而,这么重要的伏笔,却被自己一口气吹灭了。

    这仇可结大了。

    虽然之前就有不对付了。

    秦阳也没什么可后悔的,反而感觉心里舒服了不少,之前谁让那狗皇帝来利用自己,断了他布局的一大助力,想想都心疼的滴血吧。

    当然,秦阳也没排除,黄将军已经完全不受控制,而且极为排斥,所以他们就是想让黄将军去死这个可能。

    虽然这个可能不大,若是完全不受控制,甚至敌对了,黄将军就不会来这里杀人了。

    最大的可能,应该是他们也没想到黄将军会死的这么痛快吧。

    在海眼里跟黑影扯了一会,又跟小七玩了会,看小七在这玩的乐不思蜀的模样,秦阳也放心了下来,到底还小,有黑影这个上古百科大全书在,想要吸引住小家伙的注意力,倒也不是很难。

    正好看黑影似乎还挺喜欢小七的,就让他帮着教导一下吧,毕竟,小家伙是海族,对专业的法门,秦阳也不知道多少。

    从海眼里出来,就见人偶师还在继续加固宅院。

    一个散发着极度危险气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圆球,被人偶师埋进了大门的门槛下面,而后危险的气息,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

    大门旁边的墙上,几个脑袋比身子大,尺长的兽型傀儡,也无声无息的融入到空气里。

    秦阳现在万分确定,这个并不是特别大的宅院,绝对比某些绝地凶地还要危险。

    “秦阳,我终于想到了办法,就算是那个修成一字诀的家伙,也不可能在这里掳走你了,谁敢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瞬移到这里,我保证他会瞬间死的干净!”

    人偶师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

    秦阳沉默着嘬牙花子,这时候才终于明白,这个智障这些天在沉思什么了。

    原来是被打脸了觉得不爽。

    行吧,他有干劲就行,不能要求更多了。

    再去看了一下依然睡的死沉的黑皮,外出的温雨伯也匆忙赶了回来。

    “船长,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来犯之人,死的连骨头渣都没剩下。”

    “船长,我回来的时候,打探到消息,黄氏似乎有什么动静了。”温雨伯一脸担忧。

    “嗯?”

    “船长,这次的事,对于船长虽说是无妄之灾,可黄氏可未必会管这些,这些大家族,虽然大都韬光养晦,明面上都很低调,可背后的实力和能量却都不小啊,黄氏的大人物,的确是死在了船长手里,黄氏就算没说什么,可黄氏里的人,也未必会顾全大局什么的……”

    “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注意消息,我觉得马上就会有大风暴了。”

    秦阳沉默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温雨伯说的有道理,这就是他不太想用本尊跟这些大家族杠上的原因。

    今天死了一个,明天可能就会有另外一个直接杀上门,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最后就会变成跟一个大家族直接对上。

    要是开了马甲的话,黄氏里的人,敢有谁炸毛,他就敢直接在他们家大门口摆下大阵死磕。

    反正大不了脱了马甲,转身就又是一条好汉。

    可本尊的话,需要顾及的事情就多了,直接莽容易掉到被人挖的坑里,也容易作死真死了。

    想到这,秦阳摸着下巴。

    好久都没没开马甲了,要不开个马甲出去搞搞事情?

    毕竟,除了躲在这里,人身安全可没有太大保障。

    “咦,对了,你们这些天见那个死胖子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