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四三三章 摸迟但到,七杀杀道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去北境,秦阳挠了挠头。

    这次十有**也只是小打小闹,正儿八经的战争,肯定是打不起来的。

    大燕朝内的明白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是转嫁矛盾而已,意思一下就得了,打个千八百年,那是不可能的。

    而大嬴这边,大体上也能明白大燕为什么这么做,但他们也得有所表示。

    这大军压境的事,未尝不是两国之间的一个互相试探。

    毕竟,两国已经算是大体上和平相处了许久了,嬴帝自万年多以前,就不再继续征伐,这里面考虑到的东西可能会非常多。

    但整体上,秦阳预测,顶多也只能算是试探,以嫁衣的能力,绝对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

    那他去北境有什么意思?

    稍稍一琢磨,秦阳看着嫁衣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点了点头。

    “行,我也跟你一起去,正好我还有件事没做完。”

    去就去吧,嫁衣不在离都,他有些事情也不好去做,还不如先跟着混个脸熟,再看看嫁衣手里现在都还有什么力量。

    想要将她推到那个位置,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心里有个谱终归是好的。

    “好,我会给你安排一个随军参谋的位置,不算是正式的官职,但你也不比出去冒险,也不用时时刻刻都待在帅帐。”

    “行,你看着办,我就先去北境,到时候再去你的大营。”

    应下了这件事,秦阳回去收拾了下东西,左看右看总觉得少了什么,恍惚之间才想到,人偶师似乎被他塞进海眼里了。

    意识沉入体内,来到海眼之中,就见黑影跟人偶师大眼瞪小眼。

    “我都不屑与跟你这种灵智都不全的货色说话!”

    魔手之上,黑影的脸浮现出来,说的话很是不屑,可是那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火大。

    “你个连肉身都没有的家伙,被镇压在这里动也不能动,要我看,就是秦阳吹嘘,你要是真有这么强,会被人乱刀分尸?莫说是上古的人偶师,纵然是现在的我,你全盛之时也肯定不是我对手!”人偶师信誓旦旦,自信心爆棚。

    “放屁!什么人偶师,我在上古的时候根本没听说过,你这种连上古天庭和上古地府的时代,都没有经历的货色,懂个屁,还敢自称人族十二师之一,你可知道我那个时代,真正的强者有多强想么?

    告诉你,若是我全盛之时,一只手就能捏死你,而我那时的顶尖强者,纵然是只剩下半口气,也能将我活活砍死,就你,啊呸!”

    “那你还是连肉身都没有,被镇压的都没法动。”人偶师指了指黑影,又重复了一遍。

    “你给我等着,等我出去之后,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上古强者!”

    “你没肉身,还被镇压了。”

    黑影气的七窍生烟,面孔上黑气翻滚,最后才怒骂一声,直接遁了,再也不理人偶师。

    “灵智都不全的智障!”

    “你出来,别躲着,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人偶师大怒,上前敲了敲魔手。

    秦阳偷偷的窥视了一会,一直没出现,万万没想到,打嘴炮,黑影竟然不是人偶师的对手。

    念头一动,将人偶师带出海眼。

    “秦阳,你把我带出来干什么,我还没跟那个家伙说清楚呢,他这人脑子有问题,每次出来说不了几句,就缩回去了。”

    “行了,我们还有事,以后有空了再说。”秦阳翻了个白眼,连黑影都受不了这个家伙。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货压根就没这个觉悟,翻来覆去的就那么一句话,疯狂揭短,还怪人家黑影火气大。

    带着人偶师离开了离都,直奔北境而去。

    一路乘坐人偶师的飞舟赶路,足足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赶到北境,直奔边境而去。

    来到当初战场所在的地方,大地上已经长出来新的植被嫩芽,草皮铺满了大地,依稀还能看到当初交战的痕迹。

    不少还未长出来植被的地方,还能看到焦黑的土地,这是被雷浆冲刷而过时留下的痕迹。

    找到当初埋葬半面的小坑,发现这里依然跟当初一样,大燕的人,连收尸都没人来。

    “哎,当初不过是觉得,带着一个没超度的尸身,很容易就被人追踪到,所以才勉强随意埋了,想到连口棺材都没有,我这些时日就总觉得有什么事没干完,这不,专门不远数十万里而来,就是为了能将他超度,给他一口薄棺安葬。

    墨阳,你可曾见过我这么好心的人?”

    “见过,基本都死了。”

    “……”秦阳被噎的够呛。

    挖开了土,半面已经不成人形的尸身,大体还保持着原本的样子,眼球里依然带着临死的不甘和执念,尸身之上,还盘旋着一片死气。

    被收走了积累的血腥杀气,这货竟然还执念不消,碎尸之间,已经有死气串联,说不定再过些时日,他可能就能重聚尸身,以死气催动,化作不祥重新出现。

    “真是个好汉啊,可惜了。”秦阳取出一口棺材,将半面的尸身收殓,重新缝合之后,放入棺材里。

    望着死不瞑目的半面,秦阳伸出手,闭合半面的眼睑,顺手再施展摸尸技能。

    一颗紫色的光球出现在他的手中。

    随手将技能书拍进脑袋里,秦阳喃喃自语。

    “行了,你要护着的十八皇孙,已经平安回去了,不知道为何还有这么大的执念。”

    盖上棺材盖,重新找了个向阳的山坡,将半面重新安葬。

    闭上眼睛,看了看新摸到的技能书。

    名曰血腥杀道,上面还有记载着来历。

    当年大燕神朝的北部冰原,有一位大能的洞府出世,当时赶去的人不少,只不过打开洞府之后,其内杀气冲霄,残存的杀意近乎实质,当时大半的人都被影响到,变成了只知杀戮的疯子。

    杀的血流成河之后,遂引来各方强者,进入冰原,待各位强者潜入洞府之后。

    就见其内尸骸遍地,有许多还非常古老,万年不朽的尸身,其内几乎所有的宝物,都被杀气杀意侵蚀,化为朽铁,唯有中央,一块残破的石碑,看起来根本没有受到时光侵蚀。

    石碑之上的碑文,大多数都模糊不清,难以辨认,唯有其上有七个“杀”字,如同沁了鲜血一般,依然还在绽放着恐怖的杀气和杀意。

    后来各方强者为了争夺,又起恶战,杀心起时,就不知不觉的受到七杀碑影响,近乎全部同归于尽。

    最后还是极北的律宗大和尚出手,才压下了杀意,将七杀碑也毁去。

    各方强者,也将破碎的石碑分了,带回各家,化作传承。

    大嬴神朝的太平杀典,就是当初一块“杀”字石碑碎片所化。

    大燕神朝的七杀恶典,其实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他们哪来的七杀,只不过当时争夺的时候,大燕神朝借助地利,多拿了一块而已。

    这门血腥杀道,就是其中一个“杀”字所化。

    秦阳感应着其中内容,心惊不已,只是纯粹的内容,就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血腥杀意,大有屠戮天下之意,比之魔道还要魔道。

    他见过的魔道法门也不少了,这么大杀性的,都从未见过。

    回想了一下,当初见到的面具人,他脸上的面具,十有**就是为了遏制杀气杀意,他自己恐怕都已经无法掌控了。

    之前就听说过,大燕神朝的七杀恶典,修习极难,凶险极大,要么修成,要么发狂而死,看来不是空穴来风了。

    秦阳琢磨了琢磨,还是暂时不修行了,他对于邪门的法门,一向是敬谢不敏,参考参考,长长见识就行了,没必要的话,还是别修行的好。

    当初的七杀碑,总共有七字,按理说,应该可以衍生出七部法门,可回忆了一下知道的各种出名的经典名字,硬凑也凑不够七个。

    想来是其中有一些,根本不适合人修行,或者说根本难以修行,石碑碎片,已经被人封印收藏了。

    大嬴神朝的太平杀典,估摸着算是其中最温和的法门了,不但是凶险最小的体修之法,而且法门虽修杀道,却是为何捍卫心中太平,典型的魔身佛心的法门,凶险倒不是很大。

    但这些都是之前听说的,此刻看来,太平恐怕不是捍卫心中太平之意,而是杀尽不平方太平的意思。

    秦阳略有些庆幸,幸好之前没摸出来过太平杀典,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修行的。

    毕竟是出自七杀碑,总有些邪性。

    稍稍研习了一下血腥杀道,其内的法门,可以不修行只借鉴,可里面不少其他的东西,倒是可以学习一下。

    比如有一部分,利用血腥杀气的法门,秦阳就很感兴趣。

    “墨阳,之前你收集的血腥杀气,你准备怎么用?”

    “还没想好,将其炼成武器应该不错。”

    “你试试用炼制毁灭球的方法,用血腥杀气当材料。”

    “这有什么用,又杀不了人。”人偶师不太乐意,觉得这是浪费材料。

    “你试试呗,炼制出来两个。”

    “那行吧……”

    秦阳觉得自己还是别给人偶师教坏了,要杀人什么时候非得自己动手了?

    他们还没待多久,就见有一道道神光,从天际飞过,贯穿东西。

    秦阳和人偶师收敛了气息,躲入地下,等到对方离开之后,才重新钻了出来。

    望着天空,秦阳若有所思,原本以为边境肯定已经打出狗脑了,没想到竟然还有大嬴的斥候在巡视。

    也就是说,大燕神朝的人,只是占据了缓冲地带,根本还没打入大嬴的境内。

    也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人,效率太低,大军出动,效率更低,一个月时间,恐怕真正的大军都还没调派过来呢。

    该办的事情办了,秦阳也没别的事情了,现在只需要等着嫁衣抵达,跟着大军混点经验,哦不,混点军功什么的,不求能混个正儿八经的编制,有点军功护身,以后也不至于有事了就被人随随便便的提审。

    秦阳觉得,还是未雨绸缪的好,以目前要做的事情,以后说不定还会被韩安明请去喝茶。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嫁衣也抵达了北境,整合了北境兵力,调到前线,压制大燕。

    而大燕,仅仅听说了统帅之人,乃是大嬴大帝姬之后,士气就先降了三分,统帅之人,也谨慎的向后退了退,不再像之前一般,直接占据了缓冲地带。

    秦阳在军营里待了没几天,就彻底明白,嫁衣在北境,都成了一个传说,她只是来到这里,什么都没干,士气就开始急速攀升,大家都觉得,这场仗已经是胜仗了。

    秦阳不禁琢磨,当年嫁衣在北境的时候,究竟是将大燕揍成什么样子了?

    是不是若是嬴帝本尊当时还在,还想继续对外征伐,嫁衣都会带着大军,直接打到大燕的国都去。

    “你在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看来这场仗,没什么可打的了,大燕的统帅之人,畏畏缩缩,还未开战,士气就先跌三成,而我们这边,士气如虹,若非实力差距很大,不然不会有什么悬念了。”

    帅帐之中,秦阳百无聊赖的继续养伤,一边随口吹几句。

    而嫁衣摇了摇头,眉头微蹙。

    “北境已无大战多年,兵力废弛,从上到下,已经以修行为主了,厮杀操练,近乎没有,若第一场大战,不能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大燕逼退,彻底摧毁他们的士气,否则这仗就不好打了。

    可惜当年的飞鸾三卫,已经被打散,纵然现在重新召回,怕是也无当年的气势了,想要重新带出来一支强军,谈何容易,纵然我胸有沟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所以,你根本没有打算开启大战,只是每日不断的试探,是为了先练兵么?现在练兵怕是来不及了吧?”

    “是有些来不及了,不过,这里的将士,实力都有,就是经验、气势、意志不足,只要能练到得心应手,如臂使指的指挥就行了。”

    于是,每日在两国边境的缓冲地带,都是小股将士交锋,双方都没有大军出动的意思。

    嫁衣是知道直接大军出动,胜算不大,她空降到这里,根本没法得心应手的操控。

    而大燕那边,慑于威名,踟蹰不前,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恐大军出动之后,被那位在大燕都留下了不少传说的大帝姬一口吞了。

    还是先试探好了……

    一晃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秦阳带着人偶师,坐在山头上,遥望着远处的战场。

    来到这里,除了学习学习,见识见识,剩下的,自然是为了给双方战死的将士超度了。

    只不过今天,秦阳看了一会,眉头微蹙,站起身向着远处望去,瞳孔深处,一点金光浮现,他看着天空中,神情略有些疑惑,指了指东面。

    “墨阳,你去看看,是不是有大燕神朝的强者,趁机在缓冲地带修行,怎么这里的杀气,都向着东边飘去,昨天在另一片战场,我就纳闷呢,今天这里怎么又是如此。”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