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四二一章 梦师选择的真正原因,正面硬杠嬴帝本尊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秦阳猜的没错,他现在的确可以算是没暴露。

    他从来没用本相出现在里面的任何人面前,而本来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一切都以最保险的方式来,但南柯一梦的确很给力,他抓住了唯一一次机会。

    嬴帝根本没来得及传出去什么消息,自从门被抹去之后,嬴帝也没心情去管到底是谁做的了,只是他那一眼,却也给人提了醒,现在大祭酒正亲自带人,在八千里山河这里,追寻捕杀。

    任何在这里的人,宁杀错不放过。

    他们现在还在包围圈里。

    人偶师悄悄的放出去一个只有如同一般蚊蝇没什么区别的血肉傀儡,落在树上一直观察着周围。

    足足等了三天时间,眼看着包围圈,一点一点的收缩,掘地三尺一般的搜索过去,也依然没发现在地下的木球之后,秦阳才和人偶师浮出了地面。

    悄悄的向着西罗宝刹和神庭的战场而去。

    一路疾行,没几天时间,就见到外面的情况,跟一年多以前,完全不同了。

    血喇嘛简直是疯了,他一口气将所能见到的所有强者,统统强行洗脑,之后攻城掠地,没夺一处,就将所有人都强行渡化,让其皈依在西罗宝刹之下。

    他的实力比之一年多以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神庭大军在这些悍不畏死,已经失去自我的大军攻势下,节节败退,嫁衣和李太玄尽数重伤,他们的情况如何,不清楚,只知道好几天都没露过面了。

    秦阳心里一个咯噔,念头转了转之后,问人偶师要了一具备用的血肉傀儡,炼化了之后,将其化作一个化身,而后又分出一个分身,交给人偶师。

    “用假的,将一个重伤之人带出来,对于你来说不难吧,将大帝姬和青鸾,赶在最后一刻,赶到最西边的城池,别早了,也别晚了。”

    “嬴帝不在,这件事的确不难。”

    “那行,我先走了,我必须稳住他们,不然我们没法走的。”

    交代完之后,秦阳立刻开溜,回到名义上一直在闭关潜修的城池,在这里等着别人前来。

    而他的傀儡化身,就是一个脸上带着僵硬笑容的血肉化身,带着一堆人偶师制造的毁灭球,前往血喇嘛的地盘。

    僵硬的古怪笑容,怎么看都不是一般人的血肉化身,刚来到西罗宝刹的地盘,就被血喇嘛的人团团围困住。

    “我有事找你们佛尊,你只要告诉他,他的机会来了就行。”

    话带到之后,很快就有人将血肉化身带到了血喇嘛跟前。

    刚一见面,血喇嘛身上就浮现出一层层金色的佛光,他的脑后,金色的圆光,叠加了足足七层,光辉照耀之下,所有的人都是一脸平和的表情。

    “别跟我玩这一套了,没用的,来的只是我的一个化身而已。”血肉化身僵硬的笑容,笑的更是开心。

    “你到底是谁?”血喇嘛喝退左右,沉着脸看着血肉化身。

    “我是人偶师,你以为这个世界,只有梦师那个混蛋能看穿真相么?我也可以,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发展的这么顺利,没有我和梦师牵制住嬴帝,你根本没有这种机会。”

    血喇嘛面色微变,只是听到这句话,就再也不怀疑了。

    “你们想要干什么?”

    “拖嬴帝的后腿,我和梦师困住了嬴帝,但是拖不住多久,你的时间不多了,攻入神庭,毁掉神庭,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失去了神庭,失去了他的支柱,你才会有最后的机会。”

    血喇嘛眼睛里满是血丝,听到这句话之后,他已经忍不住了,算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他已经快疯了。

    可是攻入神庭,却一直没下定决心,他觉得自己还不够强,还不足够正面对抗嬴帝。

    可此刻,他还是多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这么做?”

    “等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你就明白了。”血肉化身没正面回答,模棱两可的回答,却让血喇嘛瞬间放弃了警惕。

    无论是人偶师还是梦师,都没有夺取最终胜利果实的资格,他们无论干什么,只要是对他有利就行。

    毕竟,他已经快被不断流逝的时间逼疯了。

    不成功则成仁,他没得选择。

    血肉化身留在了血喇嘛身边,不断的煽风点火,总是不经意间,提到还剩下的时间,提到倒计时。

    一次一次的暗示,让本来就疯狂的血喇嘛,彻底放弃了所有的顾虑。

    西罗宝刹的大军,开始发疯似地向着神庭进军,不急损耗,不计代价的攻伐,很快就到了神庭之下。

    等到大军顺着云梯,攻上神庭的时候,依然没有见到嬴帝出手,这时候,血喇嘛最后一丝时而浮现的顾虑,终于彻底消失。

    嬴帝不会出现。

    秦阳的血肉化身,跟在血喇嘛身边,一路攻上了神庭。

    到了这里之后,秦阳就开始在所见所及的所有地方,统统埋下了人偶师的毁灭球。

    一切就等着彻底攻下神庭之后,将神庭炸掉!

    ……

    而真正的人偶师,则已经带着秦阳的分身,在神庭快被攻下的时候,找到了嫁衣。

    青鸾在与西罗宝刹的交战之中,受了重伤,千钧一发之际,被人偶师救下,可是在所有人看来,青鸾这个不甚重要的人,已经在交战之中尸骨无存。

    神庭最后的宫城里,面色虚白的嫁衣,坐在矮榻上,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人偶师,微微苦笑一声。

    “这个时候,你还要卷入这里么?”

    人偶师没说话,将秦阳的分身放出来。

    秦阳走上前,与嫁衣对坐在一起,外面神光闪耀,激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雷霆滚滚,如同骤雨倾盆,他神情很平静打量着嫁衣。

    “我知道你肯定没法在我给你说的时间抵达了,所以我来了,有机会的时候,看着你去死,我觉得良心难安。”

    秦阳对人偶师点了点头。

    人偶师拿出一个嫁衣的血肉傀儡,模样气质,与嫁衣一般无二,只不过双目紧闭,感觉不到半点生息。

    “炼化了这个傀儡,它会替你在这里待着,正好你受了重伤,瞒过一些时日应该足够了,就算瞒不过,也能拖延一些时间。”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嫁衣看着栩栩如生的血肉傀儡,眉头微蹙。

    “你信我不?可以将性命托付给我不?信我就不要问,照着做就是了,以后我会告诉你的。”

    “好。”嫁衣沉默了一下,看着秦阳的眼神,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怔怔出神。

    她炼化了血肉傀儡,被人偶师装进了体内的空间。

    分身挠了挠头,砰地一声消散掉。

    而人偶师打量着的分身消散的地方,也跟着挠了挠头,自言自语。

    “这个神通挺好用的,以后跟他请教一下。”

    说着,人偶师的身形消失不见。

    而门外,有人闯了进来,看到重伤的嫁衣还坐在那里,连忙喊了一声。

    “快,快带大帝姬走。”

    嫁衣的血肉傀儡微微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任由这些人将其带走。

    神庭之中,一片血肉模糊,这些不知道世界真相的人,就这么一个又一个的惨死在这里,等待着一个月之后,浪潮翻滚,再次毫无所觉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西罗宝刹损失惨重,而神庭也只剩下一些残部,逃遁而走。

    血喇嘛走上了神庭的最高处,那里是嬴帝的宝座,他望着宝座,眼睛里血红一片,状若癫狂的自语。

    “神庭毁了,嬴帝的根基就被我毁了,这次看你拿什么跟我斗。”

    血喇嘛挥手毁掉了宝座,站在了神庭的最高点,俯瞰苍生,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又在飞速攀升。

    而就在这时……

    “轰……”

    远处的一座大殿,轰然炸开,连同下方的白云一起,炸成了齑粉,充斥着毁灭力量的黑色涟漪,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随之化为飞灰。

    而这一声爆炸,就像是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整个神庭之中,但凡是有建筑存在的地方,几乎同一时间炸开。

    毁灭的力量,衍生出一条条黑色的巨龙,烟尘滚滚之间,吞噬这里的一切。

    人偶师闲得无聊,弄出来的大半存货,都被秦阳祸祸在这里了,原本就被打的千疮百孔的神庭,如何能经受得住。

    血喇嘛站在最高处,眼睁睁的看着神庭在眨眼间,化为齑粉,汹涌澎湃的毁灭力量,化作的黑龙,嘶吼着咆哮着向着最高处冲来。

    血喇嘛飞身而起,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远遁千里之后,回首望去,后方神庭所在,再到神庭辐射出来的千里之地,统统都被夷为平地。

    半块完好的石头都找不到,漫天黑色的齑粉,充斥天地之间。

    “疯子!”血喇嘛怒骂一声,他知道这是人偶师干的,可是此刻也没办法了,谁知道嬴帝当初怎么把这种疯子得罪了。

    竟然要炸掉神庭。

    但这都不重要了,神庭被毁了,嬴帝在这里的根基也被毁了,而他需要的不是根基,只是生灵而已,胜利的天平开始向着他这边倾斜。

    血喇嘛回到自己的老巢,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伤势,等待着最后一刻的来临。

    ……

    最西边的城池,秦阳刚回到这里不过一天,大祭酒就带着人从天而降。

    “大祭酒大人,许久不见,风采依旧啊,不知大人有何要事,亲自来一趟?”秦阳从闭关的地方出来,立刻笑呵呵的上前见礼。

    大祭酒眯着眼睛,目中神光暗藏,打量着秦阳和紫鸾,稍稍一顿之后,才叹了口气。

    “大帝姬受到重伤,神庭也被乱臣贼子攻占毁灭,老夫只是来告诉你们这个消息的。”

    “哈,大人你真会开玩笑,神庭高高在上,俯瞰苍生,大帝威压当世,谁能是他的对手,神庭怎么会被人攻占了?”

    秦阳走上前一步,将紫鸾拦在身后,大笑出声,只是笑着笑着,笑声渐渐收敛,看着大祭酒那一副死了双亲的表情。

    秦阳脸上满是惊愕:“大人,你说真的?”

    “真的,这次来除了告诉你们这件事,还有一件事要问问你们。”

    大祭酒说着,就对身后的人点了点头,一面银镜悬空,照耀而下,将秦阳和紫鸾都笼罩在内。

    “你们还记不记得,你们最初来到这里的地方,具体是哪里?”

    “不记得,大人怎么问这个?”秦阳神情疑惑的问了句。

    大祭酒没说话,只是看了看银镜,有同样的问了紫鸾一句。

    紫鸾干脆利落的三个字。

    “不记得。”

    “不记得就好。”大祭酒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对二人和善的点了点头:“正逢乱世,大帝姬也受了重伤,你们也跟着一起去吧,大帝姬也很是想念故人。”

    秦阳同样眯了眯眼睛,心里破口大骂。

    之前就知道,这个老王八蛋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更是确定了,这货不仅是个老王八,而且还是长了绿毛,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老王八。

    自己可是在这里安安生生的待了好久,什么都没干,他不但怀疑不说,还想要在最后时刻,将自己带回去等死。

    “好啊,我刚想说呢,就怕大人不应允。”

    丢下这句话,秦阳对紫鸾吩咐了一声。

    “去收拾东西吧,正好我们跟着大祭酒大人一起,还能安全点,省的我们自己都不敢出门,漫山遍野都是古怪的东西。”

    紫鸾去收拾东西,而秦阳凑上前拱了拱手。

    “大人,上次给的那些典籍,我都看的差不多了,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个……稍稍好一点的?”

    “难得你如此多学,等到回去之后,神庭重建,你就来学习吧,那里有你想要的一切,在此之前,这些应该足够你看一段时间了,不过里面的法门,你最好不要贸然修行,作为参考就行。”

    似乎见秦阳答应的爽快,也没什么问题,大祭酒乐呵呵的又给了秦阳一堆典籍。

    “如此多谢了大人了。”秦阳乐呵呵抱着木箱子,转身回到房内:“我去看看紫鸾,里面可是有不少我珍藏的典籍,可别让他给我装混了。”

    回到了房间,秦阳就依次将木箱子里的玉简、书籍等全部拿出来,一本一本的拾取了。

    收拾完东西,秦阳和紫鸾跟着大祭酒继续上路。

    走了不过一天的时间,感应到人偶师靠近之后,秦阳立刻睁开了眼睛,看着大祭酒,给人偶师传了话。

    “杀了他。”

    下一刻,玉辇破碎,刺目的神光,伴随着剧烈的力量波动出现,秦阳望着大祭酒,惊声大喝。

    “小心身后!”

    大祭酒没时间多想,怒喝一声,周身神光绽放,化作一面花纹复杂之极的光辉屏障,挡在身后。

    然而,他的身后,什么都没有……

    而他的身前,人偶师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两只金属手臂,一只洞穿了他的胸口,一只洞穿了他的脑袋,噗嗤一声,就将其剖成了两半。

    而秦阳随手抓住一部分,摸尸超度,抓出来一个紫色光球,随手拍到脑袋里。

    下一刻,秦阳和紫鸾留下了血肉傀儡,两人钻进了人偶师的体内空间里,跟随者人偶师一起,消失不见。

    几个呼吸之后,神光消散,残存的人,看到秦阳和紫鸾还在,又看到了大祭酒的尸体。

    “快走!”秦阳的血肉化身,走上前,飞速的将大祭酒的尸身收殓,沉声提醒了一句。

    剩下的人,早就被骤然出现的一幕惊呆了,哪里还敢多想,赶紧带着人逃走。

    人偶师按照秦阳的吩咐,一路隐藏着身形,兜兜转转的,终于在最后一天,来到当初踏入念海的附近。

    秦阳这个时候,才在海眼里,拿出了被黑影藏着的小本本。

    抚摸着已经写了大半的小本本,秦阳脸上露出一丝怀念的神色。

    “果然还是原来的好啊。”

    说着,就将新的小本本上,撕下来几页毁掉,包括了大祭酒的那一页。

    看着小本本上密密麻麻,如同照片一般的后手,秦阳砸吧着嘴。

    “我就说了吧,小心谨慎一点,多做些准备,并不是坏事。”

    稍稍看了看,很快,秦阳就找到了自己的门在哪里。

    小本本上记载的清清楚楚,精确度绝对在毫厘之间,连门的中心在哪里都非常清楚,甚至还与周围的参照物,做了水平海拔,纵然这里的地形被毁了,他也能精确的找到门。

    而他的门,其实就如同一扇真正的门一般,并不需要如此精确,只要在日落的时候,站在这个范围内,他就能离开了。

    算了算时辰,还有最后一刻钟的时候,却还不见南柯一梦出现。

    秦阳思忖之后,将嫁衣、青鸾、紫鸾都放了出来,而后点了点自己的眉心,一点神光飞出,幻化出一扇光芒之门。

    “你们进去吧,半个时辰之后,我会放你们出来。”

    紫鸾已经习惯了秦阳指导着她做事,这些时候发生的事情,她虽然看不懂,却也明白,是秦阳救了她,听着总没错。

    她一步跨出,踏上光芒之门之后,才忽然想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嫁衣。

    嫁衣深深的看了秦阳一眼,也不多问,也跟着进去了。

    三人全部进去之后,秦阳揉了揉发昏的脑袋。

    南柯一梦说的方法,其实就是化出一片梦的空间,那里如梦似幻,亦真亦假,用这个东西,带走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的确可以,唯独不能带走这里本身的生灵。

    这也是南柯一梦教会他那些秘法的原因,不会这个,只能他自己离开。

    只不过,他现在不是很熟练,顶多半个时辰,梦幻空间就会崩溃,根本无法长存。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日头马上就要彻底落山了,山中已经开始浮现出阴气。

    南柯一梦这时候,才忽然出现。

    他的两只手臂消失不见了,睁开的眼睛里,黑洞洞一片,看不到眼球。

    “杀了我。”

    “你真不是想要离开么?还是真的没有办法?”

    “有办法,但是我不想活了,这里只是一片梦幻泡影,你怎么知道外面不是一样的?我一生都行走在如梦似幻,真真假假之间,我已经看不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甚至不知道嬴帝杀了我,吞噬了我,是不是就真的没了,相比之下,我更愿意相信你的力量,能让我看到真实,能让我真正的死去。”

    秦阳面色微变,什么时候,南柯一梦这个变态偷窥狂,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能超度人的?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理由么?

    “这才是你选我的原因么?”

    “不。”南柯一梦笑了笑,脸上带着一丝缅怀:“因为你像妖师,你当时没有想要自己逃走,而是先问了我怎么才能带走别人,你才答应跟我合作,我曾经落难过一次,妖师也做了同样的事,那也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真实,感觉到我真正活着。”

    秦阳神情略有些复杂,他无论怎么样都没想到会是这样。

    “杀了我吧,你答应过我的。到了明天太阳升起,浪潮就会开始翻滚,嬴帝以为他杀了我,而现在他还有另外一个你创造出来的对手,会不顾一切的拖着他的,你应该会有足够的时间。”

    南柯一梦闭上了眼睛,脸上带着一丝欣喜的笑容,不像是在赴死,更像是在投向他梦寐以求的真实。

    而这个真实,只有死亡了。

    “一路走好。”

    秦阳拿出荡魂剑,对着他郑重一礼,而后用荡魂剑,洞穿了南柯一梦的眉心。

    感受到南柯一梦的生机溃散,秦阳伸出手,为南柯一梦超度。

    一颗金色的光球,出现在他的手中,秦阳将光球拍进脑袋,取出一口棺材,为南柯一梦收殓。

    找个了地方,挖了个坑,将他埋葬,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立碑。

    遥望天边,太阳的余晖已经开始消散,还有最后几十个呼吸,就会彻底消失。

    秦阳站在门上,静静的等待着离开。

    ……

    而另一边,神庭已经彻底消失的地方,红着眼睛的血喇嘛,跟嬴帝在做最后的殊死搏斗。

    他付出了一只手臂的代价之后,终于将嬴帝轰杀成齑粉。

    而嬴帝在消散的最后一瞬间,对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血喇嘛望着那片飘散的齑粉,眼睛里血光暴涨,周身金光溃散,一丝魔气升腾而起,整个人都如同疯了一样的嘶吼。

    因为他看到,在嬴帝崩碎之前,化作了一只手臂。

    “嬴帝!你个懦夫!懦夫!你出来啊,为了不让我超脱,你竟然连与我真身交战的勇气都没有了么!懦夫!”

    ……

    秦阳站在南柯一梦的墓前,点燃三根灵香,喃喃自语。

    “希望我的力量,能帮你找到你想要的真实吧。”

    正说着,却见半空中,一个一身帝袍,却少了一只手臂的中年男人出现,望着坟墓,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南柯一梦,你已经死了,死在谁手里,有什么区别,下一世,你就不会在出现了,也好,终归是好事。”

    秦阳面色大变,看着半空中的中年男人,如何都没想到。

    嬴帝竟然会在这里出现,他不是在跟血喇嘛交手么?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年轻人,你让朕很意外。”嬴帝俯视着秦阳,大有真正正眼看了他一眼的意思。

    说着话的时候,秦阳就察觉到自己的身体,从南柯一梦的墓前挪开,那里被一种无法抵挡的力量笼罩,看不见摸不着,却再也无法靠近。

    “朕到了最后一刻,才终于明白,一个被朕忽略的蝼蚁,会带来这么大的变数,抹去朕的门,应该就是你做的吧,但是你做错了一件事。

    你若是自己走,朕绝对不会发现你,只此一点,数万年,能做到的,只有你一个。

    你错就错在,你不愿意自己逃,带走了其他人,那就是你最大的破绽,也让朕知道了,有人还有门,有人还能带别人离开这里。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带着朕一起离开,朕留你一命,给你无上的荣耀和权利,要么,你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吧,朕不过是再多耗费一万年而已,不,这一次用不了一万年,只要超脱,自然可以离去。”

    秦阳望了望被嬴帝的力量笼罩着的位置,心里叹了口气。

    嬴帝个瓜皮,是不是以为他在最后时刻,绝对会站在门上,而不是站在南柯一梦的墓前,跟他做最后的到别?

    以己度人想当然啊……

    仰望着嬴帝,秦阳长叹一声。

    想要看看是不是佯装一下认怂,拖过最后这十几个呼吸的时间,然后趁机到自己的门上。

    可是这次跟平时苟不一样,这次是跪下了,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只能当狗了。

    思来想去,秦阳忽然明白南柯一梦了,每个人都有自己宁死也要去要的东西。

    嬴帝看着秦阳不回答,摇了摇头。

    “不识抬举。”

    而后伸手一挥,神光坠落,向着地面落下。

    秦阳瞬间祭出龟甲,再逆流真元,化作气血,充斥肉身,让肉身防护催生到极致,而后魔手的力量等,所有的力量,统统都用上之后,又将黑锅扩大,顶在最前面。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秦阳就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被震碎,哇的一声呕出鲜血,夹杂着内脏的碎片,整个人瞬间濒死。

    而这,还只是反震之力。

    龟甲崩碎成碎片,而黑锅之上,一道流光浮现,黑锅也随之崩碎。

    唯独有一个指纹的幻影,化作一指,顶着嬴帝的力量,逆行而上,最后点在了嬴帝身上。

    嬴帝面色微变,闷哼一声,带飞出去一段距离。

    “嗡……”

    秦阳满脑袋里都是嗡嗡的嗡鸣,周遭一切都仿佛失去了声音。

    下方的大地,也随之崩碎消散,无声无息的消失。

    秦阳落在大坑的中心,催动龙血宝术,恢复肉身,强行催动真元,缓缓的飞了起来,悬在半空,面色惨然的望着完好无损,又重新飞了回来的嬴帝。

    “可惜了我的黑锅,我竟然不知道,黑锅里还凝聚着这么强的力量,不过,能给你一击,也值了……”

    “哼。”

    嬴帝冷哼一声,一会大袖,神光如同海啸一般涌来,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随之无声无息的消失。

    而秦阳咧着嘴笑出声,口中鲜血流淌,他操控着真元,控制着手臂举起来,竖起两根中指对着嬴帝。

    “吔屎啦雷!”

    神光扑面而来,而就在此时,秦阳的身形,骤然消失不见,半点踪迹都没有留下。

    下一瞬间,神光呼啸而过,千里之地,瞬息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如同化作了虚无。

    ……

    一片迷雾笼罩的密林里,秦阳的身形忽然出现。

    他跌倒在地上,将人偶师放了出来。

    “给我护法。”

    秦阳全力疗伤,面色惨白如纸,可是脸上却笑得开心。

    “嬴帝会不会被气的原地爆炸?”

    “我就说了,小心谨慎的准备,绝对不是坏事,谁知道什么时候能用得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