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三九九章 又是一座小金人,季无道的新称号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不可能随便谁去说句话,献国公都信了吧。

    秦阳稍稍思忖之后,脑子转了好几圈,将海观澜的棺材拿出来,摆在面前,摆了香炉,给他点了三炷香。

    “我这人一向是人死债消,被我超度了,之前的恩怨,就算是彻底没了,你活着的时候是活着的时候,尸体归尸体,不是一码事,本来是打算等后面有机会出城了,给你找个地方安葬了,现在思来想去,只有你去说最合适,完了再让献国公把你安葬了吧。”

    秦阳点了香,叹了口气,要是有更好的法子,他还真不想这样。

    他对于海观澜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之前没有恩怨,他来了之后,俩人也没有一句对话。

    只是很单纯的,他要来杀自己,秦有德把他杀了。

    这么久了,关系这么单纯的敌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所以人死了,秦阳也就对他没什么特别的恶感了。

    三日之后。

    藏香阁里,贱天霄将一封书信,交给一个要前往东境的修士手中。

    “这封信呢,劳烦交给五行山。”

    “天霄大人放心,在下必定亲手送到。”来者一脸郑重,如同被托付了什么大事一般。

    “噢,对了,我一个小兄弟,还有些离都的土特产,想让你的商队,帮忙一起捎回去。”

    “大人放心。”

    “要是不急的话,就在吉祥街休息一晚再走吧……”

    “呃,在下……在下行程紧张,实在是不方便,大人的好意心领了。”

    贱天霄交给对方一个普普通通的储物袋,颇有些遗憾的目送着对方离开藏香阁。

    “季兄弟,五行山什么没有,离都还有什么土特产,值得不远万里的送回去?”

    “灵脉啊,五行山也没几条。”秦阳随口回了一句。

    “哈哈哈,季兄弟真会开玩笑,不说拉倒。”

    贱天霄也不多问,大笑着离去,中间遇到俩姑娘,就搂着姑娘当笑话给别人讲,大家听了也都跟着笑。

    秦阳隐约听到,似乎还有人说,季公子挺风趣的……

    秦阳挠了挠头,怎么又是说实话没人信啊。

    他现在穷的只剩下几百颗八品灵石了,随便找个地方种下一颗,都能演化成一条灵脉。

    这几天得到消息,五行山那边也已经知道了离都发生的事情。

    官面上的正式表态,倒是没什么,也就是打打嘴炮。

    可这种话,没人会当真的。

    真正让秦阳觉得,自己也算是有后台的人,暂时可以放心点的是。

    那边传来的消息,山谦听说了人魔的事,知道了秦阳这是做了有大功德的好事,化解了一场大劫难,无形之中救下了不知道多少人。

    谁想到刚到离都,就被离都的人截杀,要不是贱天霄在,秦阳就被打死了。

    若是跟人结怨,又技不如人,跟人单挑被当场打死了,那也是学艺不精,实力不够,死了五行山也没脸提。

    但这次事件的性质,五行山算是长了脸了,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俯瞰苍生,秦阳还是差点被死士干掉了。

    山谦这暴脾气,当场就炸了,要不是长秋雨抱着大腿,死活不撒手,苦苦劝了好几天,指不定山谦此刻都已经到离都打死好几个人了。

    当然,以上只是完全不可信,五行山断然否决的小道消息,一切以五行山官方发表的信息为准。

    五行山一直坚持互助友好的原则,坚守不干涉朝局的底线,坚信神朝以及各位大员,一定会秉公处理,巴拉巴拉……

    不过呢,这人都一样,都是贱皮子。

    五行山官方发言,说的大实话,就是没几个人信,非要去相信五行山已经辟谣的小道消息,五行山掌门长秋雨,只能表示非常遗憾。

    这边后台给表了态了,秦阳当然也要表示一下,只是身无长物,实在是穷,实在是没辙了,只能送一颗灵脉,当做离都特产纪念品,聊表心意了。

    由这件事之后,秦阳起码可以确定,在献国公之事,彻底结束之前,离都这边没人敢对他不利。

    当然,其实就算是没这件事,那些人马上也会将注意力,从他身上转移了。

    送信的商队,从离都的东面出发,直奔东境而去。

    每日清晨傍晚,进出最多的,其实就是商队或者是商贩。

    来离都的修士,绝大部分都不是纯粹为了烧钱消费的,很多也都是要来离都卖些东西,再顺手买些东西,他们勉强也可以算是小商贩,而且是无照经营的流动摊位。

    替贱天霄送信的商队,已经经营多年,在离都也算是有些人脉,所谓的检查,其实也就是例行公事。

    这一次再加上是替贱天霄送信,有了一个虎皮扯着,检查就更是应付差事,里面参杂着的一些不太合规矩的东西,反正是往出运的,这边检查的人,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一会的时间,商队就出了离都,向着东境而去。

    行进了一日之后,路过一片荒野,谁都没有注意到,商队里不知何时多出来一个人,这人悄悄的落下,也无人察觉到。

    此人落下之后,摇身一晃,从阴影之中走出,化作了海观澜的模样。

    顺着官道,向着侧面走了不多数十里,就遇到一片陵墓群,这些都是离都附近的人安葬之地,都是没身份没地位的人。

    陵墓群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坟包,大白天的都能感觉到这里阴气浓重,死气凝而不散。

    海观澜走到陵墓群,轻轻吸了一口气,被呛的直咳嗽。

    “咳……这死气可真不是活人能吸的,幸好我不是活人……”

    海观澜潜伏在墓群之中,游走着吸收这里的死气,数日之后,海观澜周身都开始冒死气,身躯也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时,海观澜才走出了陵寝,向着离都而去。

    短短数百里的距离,硬是走了四五天的时间,才走到离都东面的一处城门。

    这里不是东面最出名的德胜门,也无双子湖的美景,这里大多数时候,都是城门紧闭,乃是城卫军巡防进出的地方。

    而海观澜之前在城卫军任职的时候,经常出入的就是这里,而这里,也都是献国公的人。

    城墙之上,一位巡逻的城卫军甲士,目光望着外面,眉头一蹙。

    “这么大的死气,不祥?”

    找来了此处的小官,再次望去的时候,海观澜已经走到了十数里之外,城墙之上,已经有一些符文亮起,对死气有了反应了。

    小官催动目力远眺,一看就吓了一跳。

    “是海校尉,别动手!”

    小官脸都绿了,前些天就听说,海校尉死了,怎么死到现在都没个准数,没想到现在化作不祥,从城外归来了……

    巡防的小官不敢耽搁,连忙下了城头,打开城门冲了出去,生恐再晚点,不祥再靠近些,就会引起城墙之上篆刻的符文反应,那时就只有被当场镇杀这一个结果了。

    等小官冲出去的时候,一身死气,半点活人气息都没有的海观澜,已经走到了城墙外十里的地方。

    看到小官冲到身前,海观澜伸出手,用一种嘶哑无力,却偏偏像似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的语气道。

    “大人身边有内奸,是刑部尚书叶大人派我去杀……”

    一句话没说完,就见他身上的死气涌动,城墙之上,数枚符文亮起,化作一道刺目的神光,直接轰在他身上。

    “轰!”

    一声炸响,死气溃散,化作一片黑烟,消失在神光之中,海观澜也消失不见了,唯独有一具布满了冰裂痕迹的琉璃骨架,跌落在地上。

    小官听到这话,不明所以,可是却也知道,海观澜死了也要化作不祥,硬要撑着回来说这句话,必定至关重要。

    城门口那边已经有不少人冲了出来,小官急的脑门冒汗,眼珠子抖了好记下,才急促的道。

    “快,派个人,机灵点的,找个别的由头,去一趟献国公府,告诉大人有要事要当面汇报!记住了,今天没有不祥出现……不,有修士的尸身诈尸了,靠近城墙,引发城墙反应,将其化为飞灰!”

    “不想死的,都给老子记清楚了,谁说错一个字,大家都一起死!”

    半个时辰之后。

    小官跪伏在献国公府的偏厅之中,一旁摆着一口棺材,里面放着琉璃骸骨。

    在场的其他人,除了献国公之外,就只剩下一个献国公贴身护卫,这护卫也是从小跟着献国公一起长大,是献国公最为信任的人。

    “大人,小的追随大人已经数百年了,现在敢以全家全族的性命担保,海校尉当时说的话,就是‘大人身边有内奸,是刑部尚书叶大人派我去杀’,一字不差!只不过海校尉没说完,就引发城墙反应。”

    “我记得你的名字,陈虎,你追随我足足四百八十八年了,我不会怀疑你,不过此事,太过突然,兹事体大,你已经不安全了,这些时日,你就住在国公府,对外宣称你因公出城了。”

    “多谢大人,一切听候大人吩咐。”小官一听献国公记得他的名字,甚至还记得追随的年数,当场就感动的差点落泪,连忙拜下。

    小官被人带下去安顿了,献国公阴着脸,看着海观澜留下的琉璃骸骨。

    哪怕只剩下一具骸骨,也不用担心身份有误。

    骸骨之上留下的纹路,乃是修习过太平杀典才会有的,而且可以以此推断,此人生前境界已经到了神门巅峰,再加上这具天生的琉璃骨,除了海观澜之外,绝无可能是别人了。

    甚至那句话,献国公回想了一下近来的事情,心里也已经信了大半了。

    身边有内奸,绝对是有内奸,有内奸在传递错误的信息,误导他,让他落入下风。

    再加上那截杀之事,就是叶建仲自己演的,陷害他的苦肉计。

    从这个角度一想,一切瞬间就都明朗了,所有的地方都能有了解释。

    为什么定天司查了这么久,也只查到了跟刑部有关系,根本查不到别的东西,偏偏所有人都认为刑部是被陷害的。

    为什么?因为就是叶建仲!

    再想到,之前竟然放低了身段,给叶建仲写了封解释的书信,想到叶建仲拿到信之后,是何等的轻蔑,何等的得意。

    献国公的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的发出一声低吼。

    “叶建仲!好一个叶建仲!竟然骗了所有人!好一手苦肉计,好一个顺水推舟,将本公扳倒却不会引人怀疑的毒计!”

    “大人,属下忠心无二,绝无……”跟在献国公身边的护卫半跪在地。

    但他话没说完,献国公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无需多言,我怀疑谁都不可能怀疑你。”

    献国公拿起棺材盖,亲手给海观澜盖上,眼睛依然是红的。

    “观澜是个好孩子啊,就算是死了,也依然担心本公,他记得本公恩情,却也记得叶建仲,我曾听他说过,年少之时,偶遇叶建仲,助他一次,没想到他能记到现在……”

    “过往不提,待查清楚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便将他厚葬了吧。”

    一夜过去,献国公已经换上了朝服,准备前去上朝。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贴身护卫无声无息的出现。

    “大人,观澜身上的痕迹,已经没有了,就是不知是被人抹除了,还是受城墙之上的神光,所以崩碎消散了。”

    “嗯,没有就算了,这件事暂时隐蔽。”

    “大人放心,都已经安排妥当。”

    献国公走过大门的时候,看着大门之上的铺首,脚步微微一顿,盯着铺首,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铺首幻化而出,化作一双迷蒙的双目。

    “见过大人。”

    “幻海氏历来我行我素,他们是否已经来过了?”

    “回大人,来过,我未曾放进去。”双目沉默了一下,回了一句。

    “你为本公镇守门户多年,尽忠职守,本公心里清楚,若是幻海氏来人,你就告诉他们,刑部门前伏杀,是叶建仲的手笔,观澜当年受他恩惠,受他派遣也是为了报恩,伏杀失败,观澜也被其灭口。

    而观澜天生琉璃骨,又是体修,肉身未灭,他念及本公往日恩情,化作不祥归来,只是为了告诉本公这件事,本公铭记五内,必定会为他报仇,幻海氏再来人,你就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们即可。”

    说完这些,献国公也不等铺首说什么,自顾自的离去。

    半日之后,小朝会。

    献国公挨了大帝一顿训斥,但这次,他全程一句辩解都没有,老老实实的承认,说什么就认什么,一副俯首任诛的态度。

    然而,等到小朝会结束,大帝也未曾有明旨责罚。

    等到众人离去的路上,叶建仲铁着脸,对着献国公冷哼一声。

    “希望献国公到了三司会审之日,也能如此心甘情愿的认罪认罚。”

    “老夫如何做,由不得叶尚书操心,纵然是邢狱安家,那也是陛下的恩赐,老夫甘之如饴,倒是叶尚书,费尽心思,骗尽天下人,这一次为了扳倒老夫而暴露,值得么?想必此事之后,叶尚书身后的殿下,必定会对你更加信任了。”

    献国公冷笑一声,张口就怼了一顿。

    “献国公!”叶建仲眉头一竖,目露怒色:“之前栽赃陷害尚且不够,到了此刻,还要攀咬陷害不成?”

    “哼,叶尚书,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尤其是被身边的人暗害,想要不动声色,可是不容易的。”

    丢下这句话,献国公拂袖而去。

    叶建仲眼中的阴郁,一闪而逝,口中厉喝。

    “献国公,神朝自有法度,由不得你猖狂!”

    说完这句话,叶建仲也拂袖而去。

    出了宫城,入了车驾,叶建仲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

    献国公竟然知道了他的苦肉计,甚至连安插了内奸的事,都已经知道了。

    那这事是谁告诉献国公的,内奸被发现了,反而告密了不成?

    必须要找机会接触一下内奸,问清楚了……

    不对,也不行,万一内奸变成了献国公的内奸。

    叶建仲的心情非常不好,回去一路,都在思索着后续,既然这件事暴露了,后面的计划就要重新安排了……

    当然,他不知道献国公就是诈他一下而已,献国公也没查清楚,谁是内奸,是不是真的有内奸。

    但后者,献国公现在是有九成信了,这段时间的经历,足以说明问题了。

    然而,同样的,献国公也不会知道另外一件事……

    藏香阁里,秦阳倚在矮榻上听曲子,心里自省演技是否进步了。

    回忆了一下整个过程,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偶尔不用太谦虚了。

    演技大有进步,可惜这个世界没影帝奖项,不然非拿个十个八个的。

    献国公十有八九会信了。

    就是不知道内奸的事,他信不信。

    是不是有内奸,秦阳怎么可能知道?他又不是神仙。

    临时加了一句,也不过是秉持着,既然有一句是真的不能再真的话,加一句不知道真假的,也不算什么。

    毕竟,他们这种大佬,在对手那安插个奸细什么,不是太正常了么,也不算是假的。

    当然了,这些都是马后炮给的解释,真相是作为演员的分身,入戏太深,没完全按照导演的安排走,就满嘴跑火车的随口加了一句自以为挺好的台词。

    可能是演员不满戏太少,还被写死了,挣扎一下吧……

    随他去吧。

    “好……”

    待献唱的姑娘唱毕,秦阳连忙鼓掌。

    在吉祥街待了这么些天,秦阳已经有些放弃治疗了,毕竟,稍稍正常点的男人,没几个会常住在吉祥街。

    现在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当然,最后的倔强还是要有的,这些姑娘的红包是绝对不能收的。

    除此之外,被调戏什么的,差不多已经能免疫了,听听曲子,看看跳舞,权当娱乐放松了。

    剩下的事情,就跟他没特别大的关系了,想必,离都的这些人,没几个会继续在意他了。

    听完一曲,秦阳奉上打赏的灵石,目中神光闪烁,运起破妄之瞳,例行在藏香阁里看一圈。

    而台上献唱的姑娘,掩嘴轻笑,身形一晃,似是起舞一般,扬起轻纱,眨眼间人已经落到了秦阳身边,一只手搭在秦阳的肩膀上,媚眼如丝的调笑。

    “季公子,你怎地每次都要这般看,是看的不清么?跟我去厢房里,保管让你看的真真切切……”

    阁中一群人笑哈哈的起哄,就算是常来的客人,现在也都知道了藏香阁的姑娘,整天琢磨着给这位季公子发红包。

    “听雨姑娘,你要是拔得头筹,那可是把其他姑娘都得罪了啊。”

    第三九九章 又是一座小金人,季无道的新称号-->>(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雨姑娘,你要是拔得头筹,那可是把其他姑娘都得罪了啊。”

    “哈哈哈,听雨姑娘,你可加把劲,我们都支持你呢。”

    “哈哈哈哈……”

    “咳……”秦阳干笑一声,心说我也不想这么干,可我还想防着幻海氏的人,藏香阁里人来人往的,都是客人,我总不能一直瞪着俩灯泡眼,到处窥视吧,那不是把人得罪完了么……

    也就这种时候,顺带着瞥一眼,大家都当个乐子,没人会计较。

    “听雨姑娘,这么说就俗了,岂不知犹抱琵琶半遮面,半遮半掩,娇羞天然,才是最赏心悦目的么,姑娘,不是我说你,你太热情了反而不好,你听我的试试……”

    秦阳挣脱出来,嗖的一声溜了。

    听雨姑娘气的一跺脚,踩着重重的步子,也上了楼。

    阁中一群人哈哈大笑,倒是也有些来逛青楼的文士,摇头晃脑的抚须赞叹。

    “这位季公子当真是个妙人啊,犹抱琵琶半遮面,说的的确是妙啊……”

    “说的不错,天然娇羞,半遮半掩,着实更好。”

    “这位季公子就是不从,莫不是修的童子功?”

    “听说不是,不知道为何,也可能是有难言之隐吧。”

    “哎,如此妙人,可惜了……”

    秦阳回了房间,假装没听到外面那些人说的话,省的想出去打死说这话的人。

    “嘭!”

    贱天霄坦胸露乳,又是一脚踹开了门,大摇大摆里的走了进来。

    “季兄弟,听说你又光明正大的偷看人家姑娘了,那你怎么不选一个啊,这里的清倌人可不少呢,可都中意你的很,你要是愿意帮人家赎身,带回去当个知冷暖的体己人,不也挺好的么……”

    贱天霄说到这,微微一顿,贼兮兮的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

    “季兄弟,你不会是真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哎,天霄师兄,你可真够贱的,我跟你说实话,要不是我打不过你,就凭你这些恶趣味,我早把你打死好几次了。”

    “哈哈哈,等你打得过我再说吧!这世界,拳头大就是有道理,我是在教你认清现实。”

    “别扯这些没用的了,天霄师兄,找我干什么?总不至于又来笑话我吧?”秦阳果断转移了话题。

    “噢,还真有点事,我刚得到一个惊爆人眼球的消息。”

    “献国公暴毙而亡了?”

    “那倒没有,是叶建仲,之前伏杀你,陷害给刑部的事,竟然是叶建仲玩的苦肉计,不知道怎么的被献国公发现了,然后直接被献国公揭了盖子,这一下可好玩多了,你等的三司会审,怕是也要再等些时日了。”

    “嗯?刑部的尚书大人?”秦阳一脸疑惑。

    “可不是么,本来是稳稳当当的,献国公十有八九会被人联手按死,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叶建仲身后不知道是哪位亲王,局势就变了,谁的人都不是的刑部,变成了某一个亲王的人,定天司是从来不涉及这些,而又因定天司的存在,大理寺历来不受重视……”

    “然后呢?”

    “这还用然后?本来三司都跟东宫和亲王没有关系,秉公处置,如何决断,也只需要报上去即可,可现在三司之一,却牵扯到了亲王,明明白白的案子,就没那么好审了,牵扯也更大了,所以了,献国公未必会轻易倒了,叶建仲的麻烦也大了。”

    贱天霄正说的起劲,秦阳的眼睛里却忽然冒出两道神光照耀到他身上。

    毫无遮掩的看了个通透之后,秦阳才散去了瞳术。

    “没事,确认一下,天霄师兄你继续。”

    “继续个屁!男人你都看!”贱天霄嘴角抽抽着离去。

    留下秦阳一人了,秦阳才关上门,倒在矮榻上闭上眼睛,长出一口气。

    终于打起来了。

    现在应当没人会在意一个整天泡在吉祥街,跟着贱天霄不学好,还没过河的小卒子了吧?

    车和炮开打了,那个神出鬼没,不走寻常的马,也不会理自己了吧?

    让他们去打吧,最好你捅我一刀,我插你一剑。

    最后同归于尽。

    现在看戏就好了,看着大佬打架,看着他们互相揭老底,拍黑砖,扣黑锅,多好的学习机会,不能放过了。

    要是最后俩都残血了之后没死?

    备用计划上线,悄悄的去补一刀就好。

    现在只需要当一个醉心吉祥街的咸鱼就好了。

    ……

    献国公已经做好了被降罪的心理准备,心里其实也清楚,他不会死,也未必会倒。

    府中的一众幕僚,已经很多天没有收到过召唤,大家也都明白了,献国公这是准备认罪了,老老实实认罪,以大帝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他也不会死,顶多是受到责罚而已。

    大家都闲了起来,有些人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只是觉得献国公对于案子放弃的太早了。

    可渐渐的,变化就出现了。

    可府中短短七天的功夫,已经因为各种原因,杖毙了十几人了,其中还有在府中待了数百年的人。

    有人觉得献国公应当是最近心情不好,才如此暴躁。

    可有的幕僚,就坐不住了。

    比如沐如心。

    因为她知道,那些被杖毙的人当中,有些是眼线,其中还有一个她与外面联系的关键眼线。

    为了保险起见,她传递出去的消息,全部都是口讯,甚至真正的内容,都隐藏在口讯之中,口讯被外人听了,也不会知晓真正的内容是什么,只会当做正常的谈话而已。

    除了这个人之外,她在献国公府里,就再也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了。

    秘法秘术之类的,更是根本不敢用。

    献国公不召见她,外面的消息,也就只能通过风言风语获得,可就算是那些没什么关键的只言片语,也能知道,献国公已经跟叶尚书斗的如火如荼。

    他们相斗,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沐如心知道,这太不合情理了,叶大人不会如此。

    她甚至猜测,能发展到这一步,是不是叶大人已经暴露了。

    若叶大人暴露,是不是她也暴露了?

    不对,这几日献国公虽然没有召唤,却也赐了不少东西,也没怪罪她什么。

    可是,最坏的可能若是真的,献国公却根本没对她怎么样,叶大人会如何想?

    短短七天,她度日如年,终于等到一个献国公,前往宫城的机会。

    她再也坐不住了,失去了自己消息来源的渠道,也失去了献国公的消息渠道,她如同瞎子,再加上献国公的变化。

    她决定今天出门一趟,必须要弄清楚了。

    哪怕冒险,也必须出去一趟。

    她在献国公府,身份是幕僚,而且是最为倚重的幕僚,自然不会有人限制他的自由。

    她离开国公府,一切都很顺利。

    逛了两个时辰之后,她才按照约定好的地方,她进了一家贩卖女修法衣的店铺,如同一个寻常的女修一般,关注样式多过关注法衣的防护之效。

    她也如同寻常女修一般,跟店铺的掌柜交谈,挑选法衣,买了几身衣裳,继续去下一家。

    一切都很正常。

    但她出门的时候,却见到献国公的贴身护卫,正好从门前经过。

    “如心姑娘啊,大人前几日不是才赐了你一件霓裳羽衣么?”

    “啊,女儿家不都是这样么……”沐如心看到来人,心中大惊,手都不受控制的一抖:“原来是杨大人啊,我还当我看错了,杨大人怎么一人来此啊?”

    “大人前往东宫,面见太子,于我无事,所以才得空,采购些东西,告辞。”

    “告辞。”

    沐如心看着杨护卫离去,心头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刚才跟店铺老板接触之后,听说了最近的事,她不好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她努力稳定心神,脚步却还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加快了不少。

    离开了这条街之后,沐如心压下心中不安,犹豫了一下,没立刻回去,而是继续佯装采购一些东西。

    而就在她走出这条街的同时,就见一些披甲士卒,闯入了她刚才进去的法衣店。

    里面从掌柜到伙计,尽数被抓了起来。

    沐如心却一无所知。

    ……

    一炷香之后,叶建仲面无表情的听着手下人传来的消息。

    “献国公这几日,都没有召集幕僚,可是却对沐如心赏赐了不少东西,尤其是有一件宫中赐下的霓裳羽衣。

    我们的眼线,也都没拔除了,一炷香之前,沐如心前往我们的一个关键据点,正巧,献国公的贴身护卫,也在那里出现。

    等她离开之后,店铺就被城卫军的人,随意找了个理由全抓了。”

    手下说完,静静的站在那里候着。

    而叶建仲一声长叹。

    “如心啊如心,我不信你会出卖我,可是现在,本官实在是不敢去赌你的忠心啊。”

    叶建仲沉思良久,对手下挥了挥手。

    “去,将人带回来。”

    “等等!”

    叶建仲再稍稍一沉思,补了一句。

    “若献国公的人阻拦,就算了,若无人阻拦,就将她请回来。”

    按理说,阻拦的话,是保。

    可此时此刻,再加上是沐如心这个内奸,阻拦了,反而更像是害,不阻拦才像是保人。

    叶建仲的人速度很快,方才已经有人等候着了,这边命令一下。

    沐如心还未回献国公府的时候,就有一位女子拦在她面前。

    “如心姑娘,好巧啊,许久未见了吧……”

    “走吧,我们叙叙旧,聊一聊。”

    沐如心心里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不多时,沐如心被带到叶建仲面前。

    “大人,如心绝对没有背叛您。”

    沐如心见面就先说了这么一句,眼见叶建仲都没正眼看她,顿时跪伏在地,以额触地,久久不起。

    良久之后,叶建仲才转过头,看着她一声长叹。

    “如心啊,我是相信你的,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我赌不起,我不敢去相信你。”

    “大人,如心从来没有背叛过您啊,一切都是按照您的意思来办的,如心尽心尽力,从没有丝毫懈怠,无论是之前的大帝姬之事,还是如今,都是如此……”

    “够了。”叶建仲伸出手拦住她的话,看着满脸苦涩绝望的沐如心,语气稍缓。

    “你为我效力这么久了,我怎么可能怀疑你,不过现在,献国公已经起疑心了,你不能再回去了,你去办另外一件事吧。”

    “大人请吩咐。”

    “你去吉祥街,接触贱天霄和季无道,给我好好查一下,海观澜到底是如何死的,幻海氏已经有人来了,如今,之前的事情已经暴露,必须要防着幻海氏了,不过,为了你的安全,要让你受点苦了……”

    “谨遵大人吩咐。”沐如心跪伏在地,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然而,她这口气没松多久,她就感觉更加绝望了。

    她不是被安排到了吉祥街。

    而是以一个被人发现的眼线的身份,被卖到了吉祥街。

    献国公府毫无反应,显然是已经将其放弃了。

    通过她抓到的那些人,知道更多有价值的消息,比她这个只是在执行怂恿献国公的人,知道的还要多。

    叶建仲也毫无反应了,看起来也是已经将她放弃了。

    但她还是谨记着叶建仲交代给她的任务,这只是为了真实而已。

    当天,献国公暗中派来了一个人,假装恩客点了她,跟她说了一些话,让她当双面间谍。

    想到了此时被卖到吉祥街的境遇,再想到她其实都不太确定,叶建仲是不是已经真的放弃她了,于是她应下了献国公的安排。

    而作为好处,她被安排的可以卖艺不卖身。

    她没法拒绝,作为投桃报李的回报,她将叶建仲安排她的任务,转告了回去。

    可惜,献国公听到这些之后,只是冷笑一声。

    “哼,原来叶建仲这个老狐狸,在这等着呢,他是想迷惑幻海氏的人,海观澜不是他灭口的么?

    还是想迷惑我?可惜啊,他不知道,海观澜死后,也依然惦记着往日恩情,应扯着意识不散,来报了信!”

    ……

    时间流转,秦阳已经不止一次感叹,寿命长了,其实也不全是好处。

    坏处之一,就是办事效率太低了。

    都过去三个月了,竟然还没闹腾完,所谓的三司会审还没开始的迹象。

    他也快在吉祥街待不下去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小浪蹄子瞎传,除了十全大补童子鸡之外的名声,现在又多了个指点迷津的称号。

    为什么呢?

    因为听雨姑娘得了秦阳胡扯指点,兴致来了还真学着照做了。

    于是又正巧,有个门派纨绔,来离都见识一下吉祥街,被“天然娇羞,半遮半掩”的听雨姑娘,迷的五迷三道的,当天就下血本替听雨赎身带走了。

    于是乎,现在除了藏香阁里的姑娘,竟然还有别的姑娘打他的主意。

    秦阳窝在房间里不出去,实在是闹心,这什么名声啊都。

    今天就有俩清倌人,言明了听说了那俩称号,这才跳槽到藏香阁。

    藏香阁的老鸨,笑的嘴都歪了。

    大手一挥,就给了秦阳在这里白吃白住白嫖都不用花钱的待遇,让秦阳把这里当自己家,别客气,想住多久住多久……

    之前可不是白吃白住,那都是贱天霄花钱的。

    秦阳要自己掏钱,贱天霄就丢下一句。

    “你看不起我?”

    不过看到秦阳的眼神,贱天霄就换了一句。

    “什么时候打得过我再说!”

    秦阳关着门,都能感受到外面的热闹,索性自己加了禁制,将房间封了,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

    都是些什么傻姑娘啊,人云亦云的,都不懂的传言只是传言么,竟然闹腾到跳槽这种地步。

    这智商,要是长得难看点就真完了。

    藏香阁的大堂里,两位新来的清倌人,依次见礼。

    一个见礼完之后,另一个一身黑色襦裙,面带轻纱的女子,微微一福。

    “如心,见过各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