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三五三章 了却师徒心事,楉言嫂嫂示警2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师尊,我回来了。”

    暂且放下了杂事,心情还算不错的秦阳,刚回山之后,大老远的就开始嚷嚷。

    进门就见到崔老祖坐在院中,煮好了一壶茶,静静的坐在那里品茶。

    看到秦阳之后,崔老祖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对秦阳挥了挥手。

    “回来了啊,坐下喝口茶吧。”

    秦阳略有些意外,崔老祖没有去修炼,也没有埋故纸堆里,研究那些残破的典籍,更没有去研究怎么将熬汤的水平更进一步,而是在这里喝茶……

    转念一想,秦阳的眼神就变得柔和了不少,这必然是在担心他,根本无法静心研究别的事情……

    “徒儿回来了,有劳师尊挂念,是徒儿任性了。”秦阳走上前,躬身行礼。

    “别说这么多了,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崔老祖给倒了茶,推到秦阳面前:“这是门内一位外放的执事,回来时孝敬我的明心茶,有稳固心神,去除杂念之效,你多饮几杯。”

    “多谢师尊。”秦阳饮了茶,立刻感觉到心头一片清明,诸多阴霾,都似被清洗了一般,心头莫名的放松了一些。

    念头一转,秦阳放下茶杯,神色一正。

    “师尊,我有些话要告诉你,其实当初……”

    秦阳刚开口,崔老祖便伸出一只手,阻拦了秦阳要说的话,目光深邃的看了秦阳一眼,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秦阳啊,为师老了,已经没多少年活头了,历经大变之后,反而看开了不少事情,想明白了不少事情,这是好事,加上现在有你,为师也别无所求了。”

    “至于宗门的宝册一事,既然黄泉脉主都陨落在外,而且已经有确切消息,当时出现的三位脉主,尽数陨落,这后面肯定有别的人在插手,宝册在哪,落入谁之手,已经无所谓了,也不关为师的事了。”

    崔老祖说的不清不楚,秦阳心底却叹了口气,明白了崔老祖话里的意思。

    从上次说拿出赝品去坑人的时候,崔老祖怕是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了。

    比如说,他已经确认,上次的葬海秘典宝册,肯定也是赝品,只是那赝品做的比较真。

    旁人根本看不明白,反倒是崔老祖学究天人,积累雄厚,才能从中弄出来一些有用的东西,本质上讲,其实这些可能有神妙的东西里,绝大部分都是崔老祖自身的学识。

    而当初,赝品葬海秘典宝册,就是从幽灵拍卖会上拍出去的。

    秦阳又身为幽灵号的船长,执掌幽灵盗,掌控幽灵拍卖会。

    这件东西,若不是旁人送来的,他无法验证真假,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赝品本身就是秦阳搞出来的。

    崔老祖说这些话,只是让秦阳别把话说明白了,大家心里知道,归心里知道,话说明白了,意义就不一样了。

    此番,也只是让秦阳莫要纠结过往,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崔老祖对现在的情况很满意。

    至于宝册,也就差点明了。

    无论宝册现在是不是还在秦阳手里,还是在谁手里,都跟他没关系了。

    若别人拿去了,便拿去了吧,若秦阳还拿着,让秦阳也自己拿着吧,崔老祖自己已经不在意了,而秦阳也无需将宝册给黄泉魔宗。

    “我的话,你可明白了?”崔老祖又问了一句。

    “弟子明白了,弟子也无别的事情了。”秦阳点了点头。

    “真明白了就好啊,这人啊,最怕活的自认为明白了,其实糊涂着,反倒是难得糊涂的最好。”

    秦阳也不多言了,心头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本来的确是打算给崔老祖说很多事情的,也打算将宝册直接送给崔老祖,了却崔老祖的惦念。

    谁想到,现在竟然是这个结果,崔老祖连他要说什么,其实都已经猜到了……

    不过,想想这样,对崔老祖其实也更好一点。

    整个黄泉魔宗,有资格去尝试修行黄泉秘典的人,本来就不多,而能修成黄泉秘典的人则更少。

    纵然是现在的宗主,主修的法门,也不是黄泉秘典。

    整个黄泉魔宗里,现在修成了黄泉秘典,还活着的人,只剩下三个。

    一个为宗内立下过赫赫功劳的耄老,他有一个后代,生有寒水宝体,如此才让他有了观摩黄泉秘典的机会。

    此刻才刚刚筑基成功没几年时间,暂时可以忽略不计。

    另一个是赵荣辉,他倒是年轻,而且有神门巅峰的境界。

    最后一个就是崔老祖,年纪虽大,可境界却最高,让他重新铭刻宝册,估计是没可能了。

    可若是崔老祖寿元耗尽之前,能侥幸将境界再次拔升,以后他一对一的传下传承的机会,就非常大了。

    若是没有宝册在,崔老祖就相当于一个有数量限制的,活着的宝册。

    他对于黄泉魔宗的意义,就会截然不同,以后在宗内的地位和待遇,也会水涨船高。

    想来也不会再出现类似之前黄泉脉主,背地里要坑死他的事生了……

    这样其实也挺好。

    了结了一桩心事,秦阳心里舒畅了不少,跟崔老祖之间,也像是少了那么一层薄薄的隔阂,双方更加亲近了些,也更默契了些。

    师徒俩坐在这喝茶谈心,从修行到时事,再谈到当年崔老祖,当年认识那些老朋友和老仇敌之时的一些往事。

    一晃就到了深夜,崔老祖也放下了心头的挂碍,很是洒脱的走了,继续去研究他的东西。

    而秦阳又来到的侧面一座山头的断崖边,到了之后,才现这里已经有人了。

    “原来是秦师叔啊,不知秦师叔,深夜来此做什么?”赵荣辉靠在石头上,揣着个酒葫芦,随意的挥了挥手,算是见礼了。

    “这里能看到俯瞰魔宗驻地,视野最好,我来这里吹吹风,喝喝酒,你大半夜的,在这里干什么?”秦阳也自顾自的拿出个酒壶酒杯,自斟自饮。

    “黄泉脉主死了,我心里头痛快了,却又担心魔宗处境……”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是来庆祝的。”秦阳大笑一声,坐在赵荣辉对面:“正巧了,我心里也痛快,但我就不担心什么魔宗处境。”

    “秦师叔,你这……”

    “别秦师叔、秦师叔的叫了,我之前就是恶心一下黄泉脉主,才拿这个压他的,弄的现在,大家都觉得我自持辈分高,胡乱压人,这辈分什么的,也就明着不能乱,私下里的,看顺眼的,咱们各交各的就行……”

    “哈哈哈……”赵荣辉大笑三声,举了举酒葫芦:“那秦兄,我们来干一杯。”

    “干!”

    连干了三杯之后,赵荣辉才继续道。

    “秦兄,你说不担心魔宗处境,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往小点说,南蛮魔道三峰,各自折损了一位脉主,浮屠魔教衰落已成定局,幽冥圣宗又因为鬼坑内耗,损失不小,不客气的说,黄泉魔宗不过损失了一个谁都不喜欢的脉主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哦?往大了说呢?”

    “往大了说啊……”秦阳嗤笑一声,指了指远处:“那关我们什么事,有个高的顶着呢,而且我听说,最近北边的南境十八州,近来与南蛮之地的冲突,都减弱了大半,这还能干什么?肯定是养精蓄锐,等着南蛮之地的情况,变乱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近来横插一脚呗。”

    “秦兄说的没错,就算没有出三位脉主陨落的事,南蛮之地,近来的气氛,也越来越怪了……”

    “所以了,这事,跟咱们没什么关系,我不过是个弱小的小修士,看看热闹可以,别的什么都不行,你呢,第二真传,可你基本又不在宗内管事,管事的都是你大师兄,真有什么事,你也就能干干冲锋陷阵的活,别的,你也管不了。”

    赵荣辉点了点头,灌了口酒,自嘲一笑。

    “是啊,跟我能有多大关系,不外乎与人交手,分个生死,别的,我也管不了,算了,喝酒吧……”

    “来,我这存了不少好酒,你算是有口福了,让你尝尝。”

    “哈哈哈,那我可不客气了……”

    一顿酒,二人喝到了天明,各自带着些许醉意,回去休息。

    接下来一个月时间,皆是风平浪静。

    死了三位脉主,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反而没之前那么激烈。

    一切都像似恢复了平静。

    秦阳琢磨了一下,觉得这恐怕是各派都在憋大招呢……

    当时除了御鬼脉主死的不明不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补的刀之外,其他两位,可都是死的明明白白。

    这都成了一比糊涂账,反正结果就是各派之间的仇恨,更深了点。

    再往深里琢磨了一下,三位脉主身陨,太过巧合,应该有不少人,能看出来,这是有人刻意引导的结果。

    前面两位,秦阳倒是知道怎么回事,可最后那位御鬼脉主怎么会死的,秦阳到现在还不明白。

    那三派自然也会有聪明人,能看出来问题所在,他们现在变得冷静,其实也只是不想被别人利用。

    无论是谁,无论有什么目的,只要以静制动就好。

    谁先出手,谁就会露出破绽。

    所以了,近来秦阳都是窝在宗内,没事了也就找赵荣辉喝喝酒而已,不然的话,连山都不下。

    又是一个月过去,整个南蛮之地的气氛,愈的平静,似是恢复了往日的结果,除了那些争宝厮杀,仇恨厮杀之外,各大派,却都没什么动作了。

    秦阳正在崔老祖的山里,例行修行,就见身旁一个人影骤然出现,连神光与灵气波动都没有异样。

    反而是对方刻意露出一丝气息,才让他现的。

    崔老祖没什么反应,而且又能这么随意的潜入进来,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第二剑君。

    “第二大哥,好久不见啊,可是嫂嫂……”

    “不,不是,上次你送的汤还有呢……”第二剑君老脸一红,颇有些尴尬,想到之前来了两次,都是因为浓汤没有了,总是这么伸手,终归不好,可偏偏心疼媳妇,又没有别的更好更合适的东西,给他媳妇进补恢复……

    “哈,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

    “是这样的,内子让我给你传个话,让你近来最好不要出去。”

    “哦?近来是多久?嫂嫂还说了什么?”秦阳坐直了腰板,来了精神。

    “至少要等到局势再次生大变为止!还有……”

    “原话复述吧。”秦阳暗叹一口气,只能让他原话复述。

    他对第二剑君的剑道天赋,绝对不会有丝毫质疑,可除了剑道和他媳妇之外的事,这货跟他媳妇相比,就宛如一个智障……

    “噢,好……”第二剑君神色似有些尴尬,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转述:“这些事说了你也不懂,算了,我也是被你传染了,变蠢了不少,我跟你解释什么,我说什么,你就原话,一字不动的转述给秦小弟即可……”

    “第二大哥,这一段不用转述……”

    “啊?”

    “算了,你继续说吧……”秦阳颇有些理解那位嫂嫂的心情了……

    “南境十八州,兵力缩减,从边境内撤八千里,这是在表态呢,他们在表示,南蛮之地的纷争,魔道三位脉主陨落,与他们无关,可越是如此,南蛮之地的各个势力,反而更不会信了。

    除了魔道三宗之外,其他势力,近来都很是克制,不与他人冲突,三派亦冷静了下来,南蛮局势,平稳已成定局,纵有冲突,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可此前已经有人出手,对方定然不会放弃现在的局势,他们不会让南蛮之地平稳的,无论对方是南境十八州的人,还是南蛮之地的人,都会这么做。

    而想要让看似平复下去的局势,再次呈现出鼎沸之势,需要的只是一把火而已,一个引子而已。

    纵观整个南蛮之地,秦小弟,你就是最方便,最容易,付出代价也最小,可是却也可以得到最大成果的引子。

    崔老祖的性情,人尽皆知,当年他的爱徒陨落,他将南蛮之地闹的天翻地覆,落得一个崔老魔的名头。

    而现在机缘巧合之下,算是失而复得,若再次失去,以崔老祖的性情,必定会拼的不死不休,断然不会理会什么大局。

    届时,按下恩怨,平复局势,尽数会成为一个笑话。

    秦小弟,你务必小心谨慎。”

    第二剑君转述完,秦阳立刻站起身,躬身一拜。

    “有劳第二大哥跑一趟,也拜谢楉言嫂嫂的指点,小弟受教了。”

    “你小心一点为好,我是看不到这些,可楉言却很少出错的……”

    “第二大哥最近也莫要露面了,想来,你在南蛮之地,肯定也有不少人知道的,他们若想干什么,万一会牵扯到你,也会将你考虑进去的……”

    “恩,你一切小心。”

    第二剑君无声无息的离开。

    秦阳站在原地,蹙眉苦思,越想越是一身冷汗。

    平日里,当局者迷,根本想不到自己身上,因为明面上,他只是一个长的跟崔老祖爱徒有些像,走了狗屎运,才被收为徒的家伙,本身实力不值一提。

    可现在,若是有人想要用明面上这个身份……

    稍稍一想,秦阳就明白,楉言说的没错。

    若局势真的平稳了,他的确是那个可以轻而易举,将南蛮这锅水,再次轻而易举烧成鼎沸之势的引子。

    只需要杀一个神海境界的小家伙,就能达成目的。

    若真有人不想南蛮之地的局势平稳,若真的也想到了这点呢?

    而且想到这一点,还并不是很难,因为同样的事情,当年已经在崔老祖身上生过一次了。

    再来一次,的确是轻而易举。

    那自己也应该未雨绸缪了,可问题是,现在应该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