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三五二章 家里有好多矿;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秦阳行至半途,尚未回到黄泉魔宗之时,第二剑君便中途出现,将越雉脉主的尸身,丢到他面前。

    “秦兄弟,你要的尸身,只有天麟这个贼子,黄泉脉主死无全尸,已经找不到了。”

    “有劳了。”秦阳一拱手。

    “无须客气。”第二剑君也不多问秦阳到底要干什么,似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此前内子有些话,让我转告你,贼子当前,我却给忘了,还好没有误事……”

    “嫂嫂可有什么指教?”

    “来之前,内子曾言,若事无波折,如若戏曲,照本宣科,让我即可退回,此前多有波折,又时时惦记着斩杀天麟,才将其忘记,此刻尘埃落定,反倒是想起来了。”

    “还有别的什么吗?”秦阳心中一紧。

    “还有,内子曾言,这后面肯定还有别人在,她倒是也没跟我说清楚,就说了,黄泉宗主不是那么好相与的,魔教教主也是如此,后来又说,此番局面,必不只是南蛮之地的事……”

    “嫂嫂聪慧过人,秦阳敬佩,还望第二大哥回去之后,代我给嫂嫂道谢一声。”秦阳心中稍稍一松,更加确认了心中的猜测,起码不只是自己一个人会有这种猜测。

    以前倒是还未曾多注意过,此刻才知道,第二剑君的夫人,竟是如此洞彻世事,心思敏捷。

    “楉言还是稚童之时,就已是闻名的才女,聪慧绝伦,心思敏锐,我一向是有什么事情都听她的。”第二剑君提起这个,就颇有些得意了。

    秦阳颇有些无语,再想了想,第二剑君这执拗,却又直来直去的性子,能活到今日,此前从不多事多言,怕是也有他夫人的功劳在里面,第二剑君自己怕是根本想不到这一茬的。

    “这些是我出门时,师尊给准备的,你带回去,给嫂嫂补补身子吧,所用的材料,也皆是性质温和之物。”将一个葫芦丢给第二剑君,秦阳顿了顿,又补了一句:“算是谢过嫂嫂,而且若是嫂嫂喜欢,第二大哥也无须跟我客气,尽可常来联系。”

    “多谢。”

    第二剑君闪身离去,回到他做的小院里。

    “楉言,我回来了。”第二剑君还未进门,便开始嚷嚷,顺手还将手中的葫芦,放到了桌子上。

    “秦小弟还是这般客气,你也是的,怎么总是敢伸手拿。”楉言从屋内走出,看到葫芦,立刻责怪了一句。

    “你也不问问我事情顺利不,还有,你怎么知道这是秦兄弟给的?”第二剑君颇有些纳闷,好不容易砍死了天麟,没想到进门之后,他夫人却问都不问一句……

    “有什么好问的,若是事情不顺,你回来之后,就不会还未进门就开始嚷嚷了,而是臭着一张脸,给我脸色看。”

    “啊?没……没有过吧,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给你脸色看……”第二剑君干笑一声,尴尬不已。

    “我还不知道你。”楉言白了第二剑君一眼,揭开葫芦盖,轻轻一嗅:“秦兄弟倒是有心了,这种以兽类气血本源,加之诸多温补灵药,施以妙法,熬成的一锅浓汤,就算是在帝都,有这种水平的,都甚是少见,价值不菲,也难为秦兄弟,每次都送来一些……”

    “没事,你身子骨虚,服不得什么灵丹灵药,反倒是这个最好,欠秦兄弟的越来越多,我也不怕欠人情了,若秦兄弟有什么事,我能帮自然也会帮,回来之前,秦兄弟还专门说了,有空常去坐坐,他给准备。”

    第二剑君说的大大咧咧,着实是不拿秦阳当外人看了。

    而楉言的手却微微一顿,念头一转,自顾自的拿出一个碗,从葫芦里倒出来一小口浓白色的汤,端着碗,随意的问了句:“秦小弟,还没说别的什么?”

    “也没说别的什么,秦兄弟这人就是太客气了,我把你之前说的那些转告给他之后,他就非得让我代为道谢,还说了不止一次……”

    “噢,这样啊……”楉言看了看浓汤,服下之后,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当年是怎么想的,怎么会看上你这个憨傻的家伙,连人情往来,讲究个有来有往,你都不清楚,无论是谁,都不能一味索取……”

    “好端端的,怎么又说我了?我是没你聪明,但也不傻吧。”第二剑君很不乐意的反驳。

    楉言噗嗤一声笑出声,摇头笑道。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你近来你若是没事,可以出去走走,回来了给我说说局势。”

    “噢,好……”

    “我久病初愈,也没什么别的本事,也就身为女子,心思天生比你们这些臭男人细腻些许,若是发现什么东西了,你就代为转达给秦小弟,秦小弟虽然多有机智,可他年纪尚小,实力还弱,很多事,未必能考虑周全,这很多事啊,心里有谱了,才能安稳,也算是我们能为他做点事吧。”

    ……

    另一边,秦阳看着越雉脉主,已经千疮百孔的尸身,面上带着一丝怜悯。

    “可怜的家伙,不知道那位楉言嫂嫂,乃是第二剑君的逆鳞么,他不干掉你,绝对会誓不罢休,你还要感谢我,若不是我提了一嘴,要尸身,恐怕你连根头发都别想留下来,现在我还要给你超度,给你一口棺材,有一处安眠之地……”

    “哎,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总有人不让我安安稳稳的当个咸鱼呢……”

    摇头感叹了一番,秦阳伸出手一抓,手中多出来两个光球。

    一个白色光球,九成九是垃圾。

    一个蓝色光球,里面是一块令牌。

    随手拍到脑袋里,秦阳才颇有些后悔的一拍自己的手。

    “怎么就这么手快啊,程序还没走呢,就顺手摸了,果然没什么好东西……”

    准备了一口棺材,将越雉脉主就地安葬,点了三支灵香,插在墓前。

    转身离开,行走在半途,秦阳才随意的开始察看刚摸到的光球。

    白色的,这次还在预料之中,也就是一些信息而已。

    只是越雉脉主天麟,年轻时候的一些事情。

    但记忆里的地方,却明显不是南蛮之地。

    那里城墙高耸入云,灵光汇聚,已然化出灵性,化作飞禽走兽,时聚时散,城中楼阁林立,还有诸多神光闪耀之物,浮于半空。

    而城外若隐若现的,还能看到灵山林立,灵气如同光幕,倒垂而下,天空中一道道神光飞遁……

    只是惊鸿一瞥,也能窥一斑而知全豹,越雉脉主记忆里的地方,富庶鎏金,繁花似锦,仅灵气这一条,就甩开了南蛮之地不知道多少。

    南蛮之地,其实这个名字,最初都是北边的人给起的,在那个时候,可是纯粹的贬义,时至今日,这个南蛮之地,其实也是有一定的贬低之意。

    此刻记忆里看到的画面,明显只有北边最强大的大嬴神朝,才会有这种气象。

    这些画面惊鸿一瞥,之后就出现了另外的东西。

    越雉脉主依然是少年模样,但画面里,却比之前见到的略显稚嫩了些。

    他对面站着的,是小鲜肉般的第二剑君,这个时候的第二剑君,一袭锦袍,头戴玉冠,腰挂金佩。

    也不见第二剑君有什么动作,只见剑光一闪。

    越雉脉主紧贴着右耳的头发,骤然之间,断了一截,缓缓的飘落下来。

    他的右边脸颊,有一丝细细的血线,徐徐浮现,一路延伸到他的耳朵。

    而后,他右边的耳朵断裂开,鲜血汩汩而下,顺着他的脖颈流淌。

    斩过一剑之后,才来了一些差役装扮的人,拦在二人之间,苦着脸,对第二剑君说着什么,反观越雉脉主,却像是一直被吓坏的鹌鹑,躲在后面瑟瑟发抖,如同被吓傻了一般,叫都不敢叫出声……

    之后画面一转,年轻的越雉脉主,一副死了爹的模样,被送出了城,他离去之时,回头看了一眼城门。

    两个金煌煌的大字,映入眼帘。

    “离都。”

    画面再一转,年轻的越雉脉主,进入了浮屠魔教……

    秦阳看完这些越雉脉主生平印象最深的记忆画面,忽然明白了,为何这货非要跟第二剑君过不去。

    这件事的执念,已经成为了他的魔障,他一生之中,记忆最深的画面,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只有仇敌……

    活的是真可怜……

    不过,秦阳却也从中看到了别的东西。

    画面之中的第二剑君,看起来还是个俊美公子,行事却霸气外露,在城中砍了人,差役竟然不敢阻拦,只敢在前面用血肉之躯挡着,事后还硬生生的吓的天麟,不得不远走南蛮之地。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

    却有一件事可以确定了。

    第二剑君的家里有矿,而且不止十座八座。

    离都,乃是大嬴神朝的南都,大嬴神朝四都之中,若说富庶,绝对是南都最强,那位端坐云端,俯瞰苍生的神朝大帝,近千年来,除了在京都待过,也就来过离都。

    能在离都能有如此势力,恐怕第二剑君家里,就不止有矿这么简单。

    说不定,他们就是那种别人发现了矿脉,也需要他们点头,别人才有资格去开采的真大佬。

    只是,秦阳思忖之后,却也有些不解。

    离都是大嬴神朝的四都里,距离南蛮之地最近的了。

    交集也算是最多的,离都的消息,在南蛮之地也是最多。

    可从来没听说过,离都有哪家大人物,是复姓第二的……

    放弃多想,秦阳心情却好了不少。

    计划里,后面没事干了,就要去大嬴神朝的地盘了,起码去转转,认认门什么的……

    忽然之间发现,认识的人里,竟然有一个大嬴神朝的顶尖衙内。

    至少从刚才的画面看,第二剑君家里可不只是有钱这么简单。

    再想想,他这么多年漂泊在外,也就是为了他媳妇,肯定不是因为家道中落的原因。

    有这个关系在,以后真去了,找第二剑君扯一下虎皮,那都是小事,有个关系不错的熟人在,很多事也方便些。

    放下这些,再看摸到的第二个光球,只是一个令牌,上书“酆都”两个大字,用的是上古时候的文字。

    随手炼化了之后,稍稍看了看,丢到储物戒指里落灰。

    不管事情有什么别的变化,起码这次的目的是达到了。

    回到了黄泉魔宗,还未进山门,就察觉到这里的气氛颇有些古怪。

    尤其是见到不少黄泉一脉的弟子时,秦阳终于发现哪古怪了……

    黄泉一脉里不少弟子,似乎都知道了噩耗,他们佯装悲痛,却还是有不少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装都装的不像。

    由此也可见,黄泉脉主平日里是多不得人心,只会施威,靠着畏惧驾驭下面的人,真死了,不少人连兔死狐悲的感觉都不会有,也不会觉得没了脉主,他们的日子会不好过什么的……

    尤其是那些连沉痛都装不出来的弟子,之前的日子怕是已经不好过的很了……

    走进去不远,就正巧见到鲁促仁,匆匆从门内走来。

    看到秦阳之后,鲁促仁立刻停下脚步行礼。

    “见过秦师叔。”

    “这么匆匆忙忙的,可是有事发生了?”

    “啊?黄泉脉主陨落,秦师叔不知道?”鲁促仁似是意外。

    秦阳刚要说什么,却冷不丁的想起来,之前第二剑君转达的话,提到了黄泉宗主。

    而鲁促仁,乃是黄泉宗主的弟子,位列第一真传,不出意外的话,他以后是铁板钉钉会接任宗主之位了。

    念头一转,秦阳咧嘴一笑。

    “知道啊,之前宝册有消息,我不是还专门去了么,只是可惜,我才刚到黑林海的边缘,就听人说,黄泉脉主死了,这可真是……”

    说到这,秦阳忍不住笑了两声,压低了声音道。

    “见谅啊,虽说黄泉脉主陨落,门中实力大减,可我还是没忍住……”

    抬起头,秦阳一副想笑,却非要装作悲痛,任谁看了都觉得假的样子,抬高了声调,装作意外和悲痛。

    “啊?什么?黄泉脉主被人打死了?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鲁促仁哭笑不得一拱手:“秦师叔,我还有事,先走了。”

    “鲁师侄,那你赶紧去忙吧。”

    两人分开,秦阳向着山上走去。

    而鲁促仁,回头看了一眼秦阳的背影,失笑摇头,心中暗忖。

    这位秦师叔,可真是,明明满面红光,心情大好,就差大笑出声了,却偏要装一下,师尊还曾让我了解一下这位秦师叔……

    还有什么好了解的,上次当面吐了黄泉脉主一脸,半点颜面都不给,后面又死揪着小辫子不撒手。

    当真是记仇的少年心性……

    师尊怕是想多了,崔老祖就算是想做什么,怕是也不会让这位秦师叔去做,黄泉脉主意外遭到围攻偷袭,可事后,其他两位脉主,竟然也接连陨落。

    这事,也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推波助澜呢,跟崔老祖怕是没什么关系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