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三二六章 不收外币,幸运为负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拿出库存的金元宝,丢向船头的木盒,金元宝却随风湮灭,化为乌有。

    秦阳微微一怔,显然这个东西是不行的。

    再拿出当年苦逼的时候用的碎银子和铜钱,继续丢进去,也是一样的结果,根本丢不进去。

    秦阳沉吟了片刻,伸头看了看木盒里存在的钱,不明白为何人家的就可以,自己的不行?

    再拿出灵石试了试,依然是一样的结果。

    “船家,你到底要什么钱?”

    撑船的高瘦人影,一言不发,握着摇橹,静静的站在船尾,就这么干等着。

    秦阳默默掏出各种东西,大把大把的撒,从纸钱,到金银,再到各种材料,甚至低级法宝,再到垃圾秘宝,都丢不进去木盒。

    丢不进去,秦阳就无法跨上孤舟。

    “算我求你了,你就说句话吧,到底要什么东西?”秦阳快被逼疯了……

    要说船家要金银财货吧,可是自己的他就不要。

    再猜测这船家有可能是渡死人的,那纸钱呢,他也不要……

    坐在巨石上思忖良久,秦阳心中一动,摆出香炉,点燃了一把灵香,插在里面。

    灵香这种东西,算是流传最广的修仙界版的香烛,任何鬼物阴魂,都能从中汲取力量。

    在这个高瘦船家身上,感觉不到生机,也感觉不到死气,既然他能在这条遍布鬼物的大河里摆渡,说不定灵香应该有用吧?

    灵香点燃,香气袅袅,盘旋在香炉之上,化作一缕缕轻纱一般,久久不散。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高瘦船家,扭了扭脑袋,似是望向秦阳。

    顿时,香炉之上盘旋的轻烟,引成一线,被高瘦船家一口气吸干,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一把灵香,竟然就全部化成了灰烬。

    秦阳又点了一把插进香炉里,伸手虚引。

    “船家,我不是此地之人,不通此地规矩,你好歹指点一下,到底拿什么付船票啊。”

    船家硬是吸了三把灵香之后,才缓缓的抬起他那露出枯瘦,似是一层干皮包裹在骨头上的右手,指了指秦阳。

    瞬间,秦阳就感觉到圆光套装有了反应……

    秦阳恍然大悟,逃出来一套备用的圆光套装,丢向木盒。

    这次却没受到什么阻碍,圆光套装轻松的落入到木盒里。

    拦在他前面的无形力量,也随之消散了。

    秦阳抬起脚,轻松踏上了破船。

    “叮铃……”

    挂在船头的铃铛响了一声,船家便摇动着船橹,驾驭着破船,向着一望无际的水面驶去。

    水面平静的犹如镜面,唯有船只驶过的时候,后方会泛起一丝丝涟漪,却也会在散出数丈之后,便彻底平复了。

    嘎吱嘎吱的摇橹声,有节奏的响起,秦阳坐在船上,暗暗思忖。

    有关黑林海的传说之中,就有黑林海之中,曾经坠落过上古地府碎片的传说。

    再看看这条诡异的大河,还有船上撑船摇橹的船家,秦阳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传说十有*是真的。

    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冥河摆渡人。

    按照传说,上古地府有五大水脉,有冥河摆渡人的水脉,只占其二。

    加之这条大河,自有须弥,其色暗金,暗藏怨鬼千千万,怨鬼上浮,则其色如染血,腥气冲天。

    应该只是五大水脉之中的黄泉水脉的分支。

    真正的主脉,若是记载没有吹牛逼的话,其形如海,方寸自有须弥,生灵望之,无边无际,永无跨越之时。

    也就是说,主脉不靠近,也无法看到具体有多宽的,这一条怕是一条非常细的小支流而已。

    不过,就算如此,没有摆渡人的帮助,自行渡河,也便是如同踏上一条永无边际的秘境之路,永远也不可能踏上对岸。

    摆渡人驾驭的孤舟,才是外人能跨过去的唯一安全方法。

    秦阳看了一眼船头已经消失不见的木盒,心里暗暗诽谤。

    难怪上古地府覆灭了,要说他们的制度也太僵硬了。

    竟然硬死不收外币……

    之前拿来实验的那些东西,价值可要比那套备用的圆光套装要高多了。

    圆光套装里加持的符文,就是来自上古地府,这件秘宝,也是自己瞎折腾弄出来的。

    算起来,除了符文剑之外,圆光套装,应该是身上能拿出来,唯一属于上古地府的东西。

    然而,这个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回头看了一眼撑船的船家,秦阳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过去了,船都破成这样了,这位看起来有肉身,可是不是生灵都是个未知数,也不能指望对方有多高的灵智,不会变通也正常。

    孤舟荡漾在这一望无际的水面上,前后左右皆是看不到别的东西,如同孤舟根本没有动一样。

    然而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却见天边隐约有山峦踪影浮现,在看到的一瞬间,便急速拉近,只是眨眼间,船只就靠岸了。

    船家停下了摇橹,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秦阳下了船,回头对他一拱手:“有劳了。”

    船家默不作声,摇动着船橹,转瞬之间,就消失在茫茫水面上。

    秦阳顺着岸边小路,登上对岸的一座山巅,遥望远方,天空阴暗昏沉,充斥着阴冷与死寂,目光所及,也只能看到山脉起伏,别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了,目力受到了极大限制。

    踏上了岸,那种无形的压制,也没有放松多少,他的真元被彻底压制在体内,连延伸出体表都做不到,这种情况,绝大部分的法门,都已经无法施展了。

    不过,秦阳却感觉到,圆光套装的威能,却在此地暴涨数倍,根本不用催动,就能自行衍生出一层圆光,符文剑也如同从沉睡中苏醒了一般,自主吸收空气中的力量来壮大自身。

    种种变化,几乎让秦阳可以确定了。

    这里绝对是一块上古地府的碎片。

    ……

    另一边,就在秦阳踏上对岸没两天,疯老祖悠悠荡荡,顺着秦阳来时的路,来到了岸边。

    “明哲啊,你在哪呢,师父给你抓到了一个大补的东西,给你熬汤喝……”

    疯老祖手中,阴悖兽的两个脑袋被捏在一起,眼睛珠子暴突,眼中满是绝望和迷茫。

    自从那天跟秦阳分开之后,就准备回到巢穴里,好好的睡个昏天暗地,万一秦阳没死的话,以后再补偿一下秦阳。

    毕竟达成的协议,没履行,它半途跑了,这不符合它的行事观念,可若是不跑,血脉里传来的信息,有让它不能跟着秦阳去。

    可是谁想到,半路上又遇到了这个可怕的疯老头。

    而现在,疯老头将它捏在手里,明显是跟秦阳去同一个地方了。

    疯老祖一路前行,来到了河边,看着河中忽然浮现出的无数奇形怪状的鬼物,疯老祖张口一声大喝。

    目力所及,无数鬼物骤然爆开,化为飞灰。

    疯老祖站在岸边,望着这条无边无际的大河,皱眉苦思,然后一只脚踏入河中。

    霎时之间,河水犹如沸腾了一般,而疯老祖身上的气势也开始节节攀升,面目狰狞,好半晌,疯老祖才抬起脚,将一只脚从河水中拔了出来。

    只是这时,他的鞋底已经化为乌有,脚底板上的血肉,也消失不见,露出惨白色的骨头。

    “嘎吱……嘎吱……”

    摇橹的声音传来,薄雾里,高瘦的摆渡人,撑着破船靠岸。

    看到摆渡人的瞬间,疯老祖目中神光湛湛,神情肃穆,似是恢复了一丝神智,主动后退一步,微微欠身行礼。

    “见过阁下。”

    摆渡人不言不语,伸手一指,船头出现一个木盒。

    “应当的。”疯老祖点了点头,看了看手中捏着的阴悖兽,郑重其事的将其放入木盒里。

    登上了船,孤舟载着疯老祖向对岸驶去。

    而木盒里,阴悖兽挣扎着想要冲出来,却如何都冲不出这个连盖子都没有的普通木盒。

    木盒缓缓的化作虚影消散,四只眼睛里满满的绝望的阴悖兽,也随之一起消失不见……

    ……

    又是半日之后,又有人来到这里。

    来者一位白头白发,却面若少年,一袭花里胡哨的彩装,肩膀上站着一只羽毛五彩缤纷的大鸟。

    抵达岸边之后,少年静静的等待着,待摆渡人撑船靠岸。

    站在男人肩膀上的五彩大鸟,对着摆渡人微微颔首,口吐人言。

    “有劳了。”

    而后才对白发少年吩咐道:“天麟,付钱。”

    白发少年点头称是,拿出两枚模样古怪,气息也透着阴冷怪异的铜钱,丢入木盒之中。

    ……

    再过一日,岸边又来一人。

    一位满脸沧桑,头发参杂着白发的沧桑哥,背着他的女人,来到了岸边。

    这一次,一直全程不言不语,甚至都没什么别的动作的摆渡人,在见到沧桑哥之后,却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沧桑哥欠身回礼,丢出一片破旧的纸币到木盒里,在落入木盒的瞬间,看起来普普通通,犹如一张破纸的纸币,才闪过一丝微光。

    “有劳前辈了。”

    两个人,只付了一个人的船票钱,摆渡人却没有阻拦,依然带着他到对岸。

    ……

    而这边,已经率先登上对岸的秦阳,却不知道这地方变得热闹了,后面还有好几拨人跟着也来了……

    甚至前面是不是还有人先来了,谁也不知道。

    秦阳顺着足迹的指引,一路深入,行进千里,却依然没见到什么会动的东西。

    大地漆黑,阴冷无比,山脉连绵起伏,除此之外,连植被都找不到了。

    然而顺着足迹走了没多远,群山骤然消失不见,如同被一条无形的线分割开了,前方骤然化作一望无际的平原。

    阴气汇聚而成的薄雾,笼罩天地之间,让人看不真切,只是秦阳却感觉到了,到了这里之后,心中的危机感应,却骤然攀升,往前每走一步,都会越来越危险。

    可足迹,却还是一直向前延伸而去。

    秦阳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沿着足迹走。

    因为足迹显示的轨迹,也不一定是正确的,这只是客观记载了葬海道君的足迹而已。

    “明哲啊……”

    后方群山中,回声响彻,秦阳回头望去,就见山脊之上,一道幻影,频繁闪烁,几个呼吸之后,疯老祖就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明哲啊,你跑到哪里去了,为师不是让你看火的么,熬汤全看火候了……”

    疯老祖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差点将他的手臂捏碎,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

    “为师刚才又抓了一条异种双头蛇,本来准备你给熬汤的,可是谁想到,你跑到这了,为师手里又没钱,只能把吃的给船家付船资了,你别急,为师再给你抓一条,此地应当有不少……”

    “师尊,你再捏下去,我的手就断了。”秦阳苦着脸,指了指手臂。

    “噢,为师进来修为大进,有些控制不住力道了……”疯老祖赶忙松开手。

    秦阳暗叹一声,疯老祖怎么又追来了?

    听他这意思,阴悖兽个倒霉蛋,竟然又被抓到了,还被当做船票给摆渡人了?

    这货可真够背的……

    更背的还是自己,这个不稳定的人形核弹,跟在自己身边,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师尊啊,你不是去追杀幽冥圣宗的人了么?黄泉秘典的宝册找回来了么?”

    “胡说,秘典宝册在宗门里好好的,怎么会被幽冥圣宗的废物盗走?”疯老祖摇了摇头,断然否定。

    “行吧,师尊,我还有要事要办,要不,你去看看,能不能再抓一条那种异种双头蛇,之前熬的汤挺不错的……”

    “不行,此地气息怪异,天地灵气近乎没有,阴气冲霄,煞气笼罩天穹,说不定会有什么强大的东西,你还小,实力不行,没办法自己处理的,你跟着为师。”疯老祖一脸严肃,只是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有有些迷茫了:“明哲啊,你来了啊……”

    “……”秦阳叹了口气,放弃治疗。

    也别思索了,就照着足迹走吧。

    秦阳前面走,一脸迷茫的疯老祖跟在身后,一会就要问一句。

    “明哲啊,这是哪啊?”

    “咦,明哲,你也在啊。”

    “明哲,你饿不饿,为师给你熬了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