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二四六章 我就是你自己,杀了他你就自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外层的囚笼,经过无数年时间,不断的加固,早已经叠加了不知道多少层。

    事实上,纵然又一次没有加固,影响也不是很大,大家其实都知道,这是很久之前就流传下来的。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封镇就开始慢慢的变了,变得不稳定,他们必须每一次都要来加固才可以维持住目前的局面。

    而现在,只是一次加固失败,却引起了连锁反应,整个外层囚笼,都在不断的崩溃,十几个呼吸崩溃一层,距离彻底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三位船长,全部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外层封镇开始崩溃,纵然有三艘作为囚笼钥匙的战船主动开启,也不可能这样,只有一个解释了。”林风船长望着天空,看着再次崩溃的一层光芒囚笼,满脸的苦涩。

    “我想,我们可能在很早的时候,就陷入到邪物的陷阱里,可能是从上一代船长,不,也可能会延续到更久的时间,延续到上万年,甚至几万年之前,它早就开始布局了……”

    此话一出,所有海盗的面色,齐齐一变。

    “不……不可能吧,这是它的陷阱么?那为什么……”海鹰船长长的五大三粗,浑身都透着凶悍的气息,可是此刻,却有些惊慌失措,犹如一个遭遇到天敌的鹌鹑。

    “我觉得它是故意的,外层的囚笼,叠加的越多,蓄势越高,等到崩溃的那一天,就越是势不可挡,谁都无法阻止,无法破开封镇,就引诱我们,加固一个有隐患的封镇……”

    一群人面带惊悚,着实被吓到了,只是为了破开外层的封镇,就主动引导他们加固封镇,布局几万年的时间,就等着这一刻么?

    这一层层囚笼,就像是一层层叠加起来的高楼大厦,最初的囚笼,只是大地本身,简单却坚固,毫无破绽。

    后面开始打地基,一层层的加高,镇压着下面的东西。

    然而,现在大家排除了所有的可能,才发现,只可能是最初的地基就有问题,那么这么盖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层的高楼大厦,在倾覆的时候,谁都无法去阻止了。

    连带着封镇本身,都会跟着出现巨大的破绽。

    失败已经成为必然,没有这次出现的加固失败,下次可能也会有,总有一天会有的,他们不可能每一次都能顺利的加固封镇。

    幽灵船长没有说话,他的面容隐藏在阴影之下,谁也看不出来什么,只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火和阴冷的气息,如同一只暴怒的凶兽,在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他一言不发的离开,回到了幽灵号。

    当看到甲板上数十个失去了头颅的尸体之后,幽灵船长也没什么可意外的。

    不急着回来,那是因为早就知道了结局。

    能熄灭大日烘炉的人,就只可能是段天穹了。

    他告诉别人,段天穹早已经被炼成了化身,这是真的没错。

    可是化身和化身之前,也是有区别的。

    按照旁人听到化身这个词,自然而然的会认为,这就是一具普通的化身而已,将其他修士炼成化身,放到大荒,可能在明面上是禁忌的手段。

    但在幽灵盗里,对付一个叛徒,这种手段只不过是合理的废物利用而已,无人会去指摘。

    因为一般的炼就化身之法,化身之中的意识,其实还是本尊本身,只不过是本尊分化出的一部分意识,甚至可能是分化出的一部分神魂,占据了躯壳而已。

    自己,自然不会背叛自己,明知道必死无疑,还会去坑死了自己。

    所以幽灵船长只是说到了化身,其他人就不怀疑他了。

    因为邪物脱困,身为船长,绝对是第一个死的,而且会死的极为凄惨,神形俱灭。

    但偏偏,他是以三身术,将段天穹炼成了化身。

    这本邪门的化身之法,根本不会分化意识神魂,化身与本尊之间,基本就是俩完全独立的个体。

    这样,化身的潜力更大,也不会影响到本尊的潜力。

    幽灵船长满身阴郁的气息,等到他来到船舱的最底层,看到那扇已经失去了威能的大门之后,眼中冒出三尺红光,整个人几乎要暴怒的燃烧起来。

    “他被邪魔蛊惑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不可能,炼就化身,早已经将邪魔的力量驱除。”

    等到进去之后,再看到熄灭的大日烘炉,还有周围被侵蚀断开的纹路,幽灵船长周身寒意大盛。

    一瞬间,就明白了所有的东西,当年段天穹被邪魔蛊惑,力量的种子,早已经深埋融合,他纵然以三身术将其炼成化身,从肉壳之中脱胎而出,化出新的身体,也没有驱逐掉那些力量。

    这些力量,陷入了沉寂,一直在潜移默化的蛊惑,在改变他的化身。

    直到现在,终于完成了。

    他的化身反叛了,等到他死后,所谓化身,自然成为过去式,化身就自由了,成为了本尊。

    幽灵船长想到这一点,整个人都被吓到了。

    里面的邪魔为了挣脱逃出,不知道布置了多少的棋子,他也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他甚至可以想到,邪魔脱困之后,他会死,段天穹这具化身也必死无疑。

    到头来,可以说是自己把自己逼上了死路。

    而现在,段天穹已经消失不见,再无踪迹,他甚至感觉不到对方在哪,像是彻底斩断了联系。

    幽灵船长走出了幽灵号,直奔岛屿腹地而去。

    而另一边,林风船长招来了酒鬼,拍了拍酒鬼的肩膀。

    “我没法逃避,必须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去试一下,我去之后,淳风,你就是林风号的船长,或者说,是淳风号的船长。”

    同一时间,海鹰船长也给大副媚娘交代。

    “老子不会逃,海鹰永远不会逃避,老子死也要死在战斗之中,我死之后,你就是海鹰号船长,不过,船名不能改成媚娘号,不然的话,老子死不瞑目,无论结果如何,你们察觉到不对,立刻离开这里!”

    三位船长,丢下了船员,让他们做好离开的准备,自己则去拼一下,尝试着是不是能弥补一下。

    也许,也只是外层囚笼崩溃,内部封镇却依然存在,邪魔没法逃出来。

    三位船长开进腹地的时候。

    已经有一位先一步进入了腹地,来到了那片盆地的附近。

    段天穹站在盆地的边缘,望着这片泛着诡异气息的地带,眉宇之间隐现一丝痛苦的神色,揉了揉脑袋。

    眼前看到的一切,似乎都成为了幻影,转瞬之间,变成了另外一幅画面。

    他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被束缚着,幽灵船长走上前,一只手插进了他的胸口,他看到自己在痛苦的挣扎嘶吼,面目狰狞,面容上缭绕着一缕缕黑气。

    随着幽灵船长施为,不多时,幽灵船长缩回手的时候,手中牵着另外一个人的手。

    他的身体里,有一只手臂被幽灵船长拉了出来,随后他的身体裂开,像是腐朽的泥浆,一个皮肤苍白,虚弱到如同一只蚂蚁一样的自己,从身体里拉了出来。

    随着身体完全出现,后面裂开的身体,终于痛苦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化为一滩腐臭的烂泥,坠落到地上。

    段天穹知道,那是自己。

    自己依然叫段天穹,样貌也依然没有变,却变成了幽灵船长的化身。

    他一直知道自己是化身,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他会不时的看到一些属于真正段天穹的记忆。

    他也知道了,自己是怎么被幽灵船长炼出来的。

    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跟曾经真正的段天穹已经毫无关系。

    这些记忆只是困扰而已,只是看到一些幻觉而已。

    直到一次次来到这座孤岛,每一次,这种单纯的看别人的故事,就多了一丝很特别的感应。

    慢慢的,他的脑袋里浮现出的,属于段天穹的幻觉越来越多,感受也开始变多,开始会因为其中的艰难,其中的开心,其中的痛苦,而感同身受。

    直到一次次来到这里之后,这些曾经的看别人故事的幻觉,就变成了真正自己的遭遇。

    曾经的真正段天穹,与现在的化身段天穹,合二为一,再也不分彼此。

    他已经分不清楚谁是谁了。

    然后就开始见到了邪魔的幻觉,它在蛊惑,它在诱导……

    直到这次,他动心了。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段天穹,无所谓是以前还是现在,邪魔蛊惑,只要幽灵船长死了,他就自由了。

    是啊,邪魔说的没错,他是幽灵船长以三身术化出的化身,跟一个真正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幽灵船长死了,也不会像一般的化身那样,影响到他,让他跟着崩溃掉。

    他需要做的,仅仅只是,在幽灵船长加固封镇的时候,让大日烘炉熄灭而已。

    再加上邪魔稍稍发力,放幽灵船长在最关键的时刻被反噬,他就有机会了。

    要是死了,自然是最好的,死不了也必然身受重伤,回到幽灵号之后,他就有机会杀掉幽灵船长。

    而这要付出的代价,仅仅只是一次加固囚笼失败而已,反正也不差这一次……

    邪魔也只是想喘口气,稍稍放松那么一点点几十年而已。

    反正也不差这一次……

    这点代价,就可以还来自由,很划算了。

    虽然这是被邪魔蛊惑的结果。

    但在那无休止的低语与蛊惑轰炸之下,段天穹扛不住了,他觉得这样挺好的,皆大欢喜。

    然而,现在段天穹望着天空中不断崩溃的囚笼,神色有些呆滞。

    转过身,就看到一棵树下,另外一个“段天穹”站在那里,嘴角挂着邪异的笑容。

    “段天穹,你做的不错,幽灵船长就要失败了,他在赶往这里,他要来杀了你,你会怎么做?”

    “邪魔,是你失败了,不是我,我已经做了我要做的,你骗了我,我不该听信你的蛊惑,你等着一天布置了很久吧,只是一次加固失败,不可能造成外层封镇崩溃的。”

    “邪魔?不,我不是邪魔,我就是你,没有你,就没有我,是你自己想要自由的,只是你失败了而已。”满脸邪异的“段天穹”怪笑不断。

    而段天穹痛苦的抱着脑袋,脑袋里不断浮现的记忆,愈发的真实,他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记忆里的段天穹,在临死的时候遭受到的那种痛苦,如同真的重新死了一次一样。

    “啊……”段天穹满面狰狞的嘶吼一声,指尖数道透明的丝线飞出,卷住对面的邪魔。

    只见一道微弱的闪光乍现,邪魔便被切成了无数的碎肉块。

    然而下一瞬间,无数的碎肉块消失不见,伪装成段天穹模样的邪魔,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段天穹,我就是你,我是你的心魔,我是你的幻觉,你杀不掉我的,你的愤怒,只是对你弱小、失败的不甘,你很清楚,我就是你,你杀不了自己,现在你好好想想,怎么杀掉幽灵船长吧,他已经知道是你干的,知道你反叛了,哈哈哈……”

    “滚!滚!滚!”段天穹嘶吼一声,疯狂的挥舞着线刃,将百丈之地的一切,都切成了无数的碎片。

    “段天穹,你唯一的机会,就是去杀掉他,去吧,杀掉幽灵船长,杀掉他,你就自由了,你就报仇了,杀掉他,你跟了他这么多年,他的一切你都了如指掌,他并不是不可敌的,杀了他吧,杀了他,幽灵号也是你的,从此之后,你自由了,而且还会成为幽灵号的船长,或者是天穹号的船长?”

    邪魔那充满了癫狂和蛊惑的话,如同野蛮的掀开段天穹的头盖骨,直接塞进了他的脑子里,塞进了他的神魂里。

    将原本就有些不稳定的段天穹,一步步推到崩溃的边缘。

    “杀了他,杀了他你就自由了!”

    “段天穹,想想你的痛苦!”

    “段天穹,你只是个可悲的化身!”

    “杀了他!”

    “杀……”

    段天穹被逼的抱着脑袋,在地上疯狂的打滚,然而他眼中的癫狂却越来越盛。

    直到最后,意识彻底变得混乱,眼中只剩下疯狂的杀意,面上表情疯狂的变幻,时而痛苦,时而希冀,时而疯狂……

    “对,杀了他,杀了他就自由了……”

    “我是段天穹,不是化身……”</>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