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一八八章 危险防不胜防,阴河偶遇花想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最为广阔的大荒,神朝林立,分管天下,神朝光辉笼罩之地,无论凡人修士,皆在神朝辖制范围,朝中大员,正统的炼气修士很少,不少大佬,都是自凡人而来,甚至可能并无多少炼气修行的天赋。

    不过依托神朝,这些朝中大员,经管天下,自修德行,却另有神通。

    秦阳注视着回避牌上的两个大字,看似普普通通,激发之后,却有一种刚正不阿,威严正明,让人不可直视,不可违逆的恐怖意念蕴含其中。

    这就是神朝一部分修士的神通之一,法令。

    法令之下,言出法随,这就是天理、法理、道理。

    任何人,都要遵从神朝法典,不可违逆。

    这是直接作用人神魂的意念,而不是靠力量强行逼迫。

    秦阳看着“回避”俩字,心惊不已,亲身感受到,才能感觉到神朝底蕴的恐怖。

    这回避牌,应该不是什么神朝大员的,顶多是从属县令之类的地方小官,而且这里不是大荒神朝,回避牌的威能,起码会暴跌九成,如此,竟然还能轻而易举逼退毒虫群。

    若是在神朝光辉笼罩范围,那会有多强?

    一时之间,秦阳心驰神往,下定了决心,等到这里事了之后,一定要去大荒。

    见识见识那里林立的神朝风采,还有那些能在神朝威压之下,依然能与神朝鼎足而立的圣宗门派。

    想来那里的门派,才能称得上是圣宗,壶梁不过偏僻的岛屿,圣宗之名,此刻看来颇有些名不副实了。

    秦阳按捺下飞跃的思绪,继续顺着石壁向下攀爬,但这次,速度就越来越快,不再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攀爬。

    在石壁上顶上钉子之后,拿出绳索绑在钉子上,然后一手捏着绳子,一跃而下,向着黑暗深处不断坠落。

    石壁之中暗藏的毒虫,感受到有活物出现,一窝蜂的冲出,至少有十几种毒虫,都在冲向秦阳。

    当这些铺天盖地的毒虫冲到百丈之地,回避牌上又一声威严大喝。

    “回避。”

    无形的意念横扫开来,数以十万计的毒虫,齐齐一顿,然后掉头离开,没有丝毫留念。

    绳索骤然绷直,秦阳下坠的身体一顿,一手插入石壁,停住身体,然后继续挂上绳索,继续向下跳。

    有回避牌不断逼退虫群,秦阳以一种让其他人看来,近乎找死的方式,飞速的下落到二百丈之下。

    到了这里,头顶照来的光亮,已经非常微弱,空气中流淌的恶意,更是近乎凝成实质,上下左右,四方不断的传来极度危险的感觉。

    而且最后一点光热,也随之消失不见,阴森冷冽的气息浮荡,哈口气便会立时凝结成冰晶坠落,触摸到石壁上,也能感觉到阵阵森寒之气,不断的冲击手掌。

    手掌上,肉眼可见的冰霜,不断蔓延开,向着手臂上扩散。

    秦阳眉头一皱,真元运转,驱散这些森寒、

    “好重的阴寒之气……”

    秦阳喃喃自语一句,也不敢继续往下跳了,只能顺着石壁慢慢向下攀爬。

    越向下,阴气寒气越重,森寒阴气,就像是慢性毒素,不猛烈,却往人骨髓里钻,不将人活活冻死在这里,誓不罢休。

    秦阳暗暗提高警惕,来之前就知道这里危险重重,若非得到了肃静牌和回避牌,秦阳也不敢这么贸然深入一刀峡。

    现在想想,当时愚叟身上的这两块牌子,十有八九是专门提前准备的,为的就是深入一刀峡。

    只不过杨帆恐怕也没预料到,愚叟竟然会在中途陨落了。

    继续深入,寒气越重,光线越暗,正常的目力,顶多只能看出去不到一丈的距离,秦阳默默运转真元到双目,提升目力。

    可是黑暗视物的能力,也仅仅只能看到十数丈远。

    这么短的距离,随便一个能在这里飞的土著毒虫,瞬息之间,就能跨越,只要出现危险,根本来不及反应。

    秦阳将真元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回避牌里,靠着回避牌,不断驱散靠近的毒虫,甚至连减弱真元输出,缩小驱散范围都不敢。

    谁知道会不会有毒虫,在驱散范围之外,就会发动攻击,真以为这些毒虫,只会近身撕咬的人,早死绝了。

    “沙沙沙……”

    毒虫涌动的声音,不绝于耳,然而可以看到的十数丈范围之内,却一个毒虫也看不到,只是听声音,秦阳就知道,周围的毒虫数量,比之前起码多了数倍,没有百万毒虫,也相差无几了。

    再向下攀爬了约莫二百丈,森寒的阴气,已经化作一缕缕汇聚的薄雾,在半空中流淌,触碰这些薄雾的瞬间,双脚就被冻结,一层惨白色的冰霜覆盖在双脚,寒气如刀如刺,疯狂的向着体内渗透。

    秦阳运转真元,竟然都无法阻拦,只能稍稍运转三水塑体正法,靠着天一真水化合万物的功效,强行将侵蚀的寒气吞噬掉炼化。

    炼化之后,秦阳神色一动,炼化的这么轻松,也就是说,这寒气不仅仅是阴气,而是属于水行之物。

    无论是轻灵之水,还是天一真水,一元重水,都没有水之寒意,这里的寒气太盛,若是会相应的凝聚之法,绝对能凝练出玄冰寒水之类的灵水。

    不过不用凝聚,也能直接吞噬炼化,将其化入三水塑体正法里,增强自身。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吞噬了不少森寒薄雾,强化了多少没感觉到,新的特性也没有展现,不过好处却已经立竿见影,此刻不用运转真元,这里的寒气,也已经无法冻结身体,只是稍稍感觉有点冷而已,真元一转,所有的寒意都会消失不见。

    继续向下深入了不到百丈,头顶已经是黑暗一片,裂缝已经看不到,上下左右尽数伸手不见五指,运足目力,也只能看十丈远。

    毒虫活动的沙沙声,也越来越响。

    忽然,秦阳看到侧面数丈之外,崖壁上多出来一个凹陷。

    爬过去一看,不过半丈深的凹陷,侧面有密密麻麻的蜂窝状孔洞,这里应该是某种毒虫的巢穴,被人轰塌了一点,才形成这么一个凹陷。

    凹陷里,躺着一具只剩下乌黑骨骼的尸骨,尸骨里面有不少毒虫活动的痕迹,还有一些刺鼻的味道,想来就是自己过来的时候,驱散了这里的毒虫。

    秦阳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人的衣着,袖口有万永商号的标记,再看那些金线和失去了力量的符文。

    回忆了一下之后,大致猜测这人应当就是上一任的三掌柜。

    他果然是死在了这里。

    秦阳不由的想到,之前蒙师叔曾经警告过,自己穿马甲的方式,修为低的时候玩玩没事,可是修为高了,反而容易暴露。

    三掌柜的尸体在这里,也无人能给他收尸,万永商号却已经知道三掌柜陨落了,必然是用别的方法。

    的确应该上点心,下次不能再随便用死人的马甲了……

    秦阳伸手摸向三掌柜的尸体,发动摸尸技能,摸出来一本白色的技能书。

    随手拍到脑门里,然后……

    不等秦阳感受技能书的内容,就看到右手指尖,一点乌黑,慢慢的蔓延开来。

    不疼不痒,甚至毫无感觉,若非看到了,可能根本察觉不到竟然中毒了。

    待这一点乌黑,慢慢的蔓延到第二节指节的时候,秦阳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变得乌黑的地方,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

    真元一转,想要抵挡毒素扩散,谁想到,毒素接触到真元之后,扩散速度,骤然暴涨数倍,吞噬了真元力量,疯狂的扩散。

    短短几个呼吸,半个手掌都已经失去知觉,手指全部不能动了,就像是不是自己的了。

    拿出驱毒的丹药,吞下之后,也仅仅只能缓解毒素扩散的时间。

    秦阳盯着右手,看着右手慢慢的化为乌黑,面沉似水,沉思了几个呼吸之后,真元运转到右边胸口,激发血龙,催动龙血宝术。

    狂猛霸道的力量,顺着右臂,冲击到右手。

    霎时之间,右手表面,道道裂纹浮现,乌黑的鲜血喷涌而出,化为乌黑的手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恢复原状。

    待毒素彻底被驱逐之后,右手的伤口,眨眼间便恢复原状。

    “稍稍一点点大意,可能就是生死之差。”秦阳轻轻吸了口气,眼神闪烁,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

    难怪这么多年,有人能探索到的范围,仅仅只是崖壁下二百丈范围,深入到二百丈之下,还能活着出来的人,屈指可数,关于二百丈之下的记载,更是几乎没有。

    仅仅只是触碰了一下骸骨,立刻就中了剧毒,而且是不疼不痒,毫无所觉。

    若非是手掌,能一眼看到,别的地方中毒,可能等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等到毒素侵蚀五脏六腑,大罗神仙来了也没得救。

    而且这毒素更可怕的是可以吞噬真元为养料,急速爆发,换一个正统炼气的修士,刚才十成十的已经死透了。

    也就是自己肉身潜力雄厚无比,再修成了三门体修之法,挖掘肉身潜力,再加上正在修行的一木成林育法,本身毒抗都在不断提升。

    如此,也仅仅只是拖延了毒素蔓延的速度而已,可就算如此,不到十个呼吸,毒素就已经侵染了右手。

    解毒的丹药,也没有太大作用,催动龙穴宝术,也仅仅只是将毒素强行驱逐出体外,而非解毒。

    这么一算,秦阳对于这里就多了七分忌惮。

    起码眼前这位前人三掌柜所中之毒,绝对是没有任何记载的,也没有任何解药。

    沉吟了一下,秦阳拿出一张兽皮,覆盖到三掌柜身上,隔绝毒素,再以一卷墨箓舒展开,将其包裹起来,收入一个单独的储物袋里。

    既然摸尸了,就不能让他暴尸在毒虫巢穴之中。

    若是能离开这里,再将他另行安葬。

    收殓了上任三掌柜,秦阳不禁再次提高警惕。

    再次向下攀爬的时候,见到一片黝黑光亮的石壁,立刻绕开,绝对不去触碰,谁知道是不是稍稍触碰就会无声无息的中毒。

    遇到一些稍大的孔洞,里面有一些毒虫遗蛻,这些在外面都是极为珍贵的药材,越毒的毒虫,遗蛻就越是珍贵,按照这里毒虫的毒性,可能一颗遗蜕,起码都能换一颗四品灵石。

    可秦阳却只是看了一眼,根本没有出手捡的想法,哪怕附近的毒虫都被驱散。

    谁知道触碰之后,会不会莫名其妙的中毒,不用手触碰也不行,谁知道会不会通过真元传播毒素,而且是中毒了自己都不知道的那种。

    就这么一路深入,左左右右不断的绕开一些看起来就危险的地方,向下深入了足足上千丈距离。

    沙沙声越来越像,铺天盖地,似乎周围所有地方都被毒虫笼罩,可惜秦阳却看不到……

    正在这时,黑暗中一点亮光亮起。

    亮光初时犹如萤火,转瞬扩散,连绵成一片,照亮这里的黑暗。

    而周围的环境,也彻底被照亮。

    周身五十丈之内,一个毒虫都没有,可是五十丈之外,无穷无尽的毒虫,就像是汇聚成一个大碗,倒扣在崖壁上,将他扣在里面。

    无数毒虫,一个挨着一个,一个挤压着一个,它们不断的相互撕咬吞噬,不断的争斗,却也不断的想要来吞噬掉他这个新鲜血肉。

    只是看了一眼,秦阳后背上,就唰唰唰的冒出好几层白毛汗。

    密集恐惧症看一眼就会被吓死……

    不由的,秦阳将回避牌握紧了几分,若是没这个东西,只要一个呼吸,自己恐怕连骨头渣都找不到了。

    而那亮起的光晕,就在距离崖壁三十丈的空中,灰白色的光晕,犹如烟雾一般,缓缓扩散开。

    “哗啦啦……”

    伴随着一阵哗啦啦的水生,虚空中,一条阴气冲天的银白阴河,从中奔涌而出。

    河流只有二十余丈宽,散发着灰白色的光芒,无数鬼物,在阴河之中,挣扎着咆哮着,随波逐流。

    这些鬼物,大都实力不高,顶多也不过鬼兵而已,可是数量,却犹如这些毒虫一般,简直是无穷无尽。

    阴河贯穿而过,那些化作一个巨大的碗,倒扣在崖壁上的毒虫,也主动避让开,不与阴河里的鬼物发生冲突。

    散发着光晕的阴河,贯穿而过,在半空中流淌了不过短短数十丈,就再次消失在半空中,就像是黑暗里有一个洞口,接引着阴河。

    秦阳目视着阴河忽然出现,又从不远处忽然消失,看着那些比肩接踵,在阴河中沉沉浮浮的鬼物,对着他咆哮嘶吼,发出恶毒的诅咒。

    面无表情的看着阴河消失,秦阳继续向下攀爬。

    过了不一会,又见到五十丈范围内有阴河出现,流淌不远,便消失在黑暗里。

    再向下了二百余丈,又见到一条阴河浮现,这条阴河更大。

    足足有百余丈宽,自黑暗之中无形的出口流淌出来,横跨了数百丈距离之后,又消失在黑暗里。

    这条泛着灰白光晕的阴河,却没有消失,如同一直保持着这幅模样,秦阳攀爬下来之后,也一直是这样。

    周围簇拥的毒虫,也主动绕开阴河。

    “吼……”

    “啊……”

    “哈哈……”

    笑声,哭声,怒骂声,哀嚎声,诅咒声……

    无数声音自阴河之中,数不尽的鬼物口中扩散开,这些密密麻麻,随波逐流的鬼物,见到崖壁上爬着的秦阳,挣扎着伸出手臂,满面狰狞的嘶吼咆哮,想要将秦阳也拉下去,却只能随着阴河流入黑暗消失不见。

    而后面从黑暗上游飘出来的鬼物,则继续重复这个过程。

    秦阳揉了揉太阳穴,脑袋里嗡嗡声一片,眼前甚至出现了鬼物冲出来,撕扯他的幻觉。

    这时候,秦阳心里差不多明白了,另外一面肃静牌,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见到这么多自虚空流出,又消失不见的阴河,见到那里无数鬼物,可是裂缝之中,却一个鬼物都见不到。

    秦阳差不多已经明白,当年葬海道君那一刀斩下,可能不只是斩出了这个一刀峡,更是直接斩开了世界的壁垒,打通了通往一个秘境的通道。

    也可能是两个……

    一个是毒虫遍布的秘境,一个是阴河鬼物所在的秘境。

    向下攀爬了差不多已经有两千丈深,这时候森寒之气更浓,却不见地火支脉,也就是说,这个裂缝本身,可能就是无数毒虫生活的那个秘境。

    当年那一刀,劈出一刀峡,更是直接将毒虫所在的秘境斩碎,然后残余的力量,又打通了阴河、鬼物所在的秘境。

    按照愚叟准备的两面牌子来看,应当是要跳入阴河里,随着阴河,进入到那个秘境之中。

    葬海道君的遗物,应当就在那里。

    忽然,鬼物的哭声、笑声、咆哮声、咒骂声,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恐绝望的哀嚎。

    这条只有数百丈长的阴河上游,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脚踏阴河,顺着阴河,从虚空之中飘出来。

    阴河之中,无数的鬼物,全部惊恐的挣扎着向着远处逃遁,就像是遇到了恐怖的天敌一般。

    然而,他们却无一例外,被无形的力量撕扯着,背对着女子,不断倒飞向这个女子,确切的说,是女子的右臂。

    女子的右臂缺失,伤口上覆盖着一层金黄色的光晕,复杂无比的符文道纹交织,化作薄薄的光幕,笼罩在伤口上。

    鲜血、鬼气、阴气,顺着伤口不断逸散。

    而那些被强行撕扯来的鬼物,也被尽数塞到这一层薄薄的光晕上。

    只是一个触碰,鬼物魂飞魄散,鬼气便被女子吞噬,而那一层光晕,也稍稍暗淡了微不可查的一丝。

    似是察觉到有人,女子转头看了秦阳一眼,面无表情,眼神犹如一滩死水,找不到半点感情波动。

    只是淡淡的一眼,秦阳浑身的寒毛都炸起来了,真元运转,瞬间就攀升到巅峰。

    谁想到,这女子只是扫了一眼,便继续脚踏阴河,向着阴河深处前进,待这女子消失在这段阴河尽头的时候,阴河里密密麻麻,比肩接踵的无数鬼物,已经彻底消失的干干净净。

    起码数千甚至上万的鬼物,就这么没了……

    “花想容。”秦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绝对不会认错,刚才的就是花想容。

    只是,花想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刚才那一个眼神,让他有种夺路而逃的感觉,明明感觉花想容的实力没提升多少。

    而且想到刚才花想容的断臂……

    秦阳扭头看了一眼肩膀上的死猪橘猫,果然,橘猫已经醒了,眯着眼睛,盯着阴河消失的地方。

    “那是你干的?”

    橘猫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什么意思?那种无法愈合的伤口,除了你还有谁?总不可能一个小小的壶梁,就有两个人掌握这种神奇的力量吧?”

    橘猫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秦阳神色一动。

    “你是说,你伤到了花想容的一身?剩下的不是你伤到的?”

    橘猫点了点头。

    秦阳沉思了一下,刚才在那伤口上,明显感觉到有三种气息,鬼气、阴气、和活人的气息。

    而且鬼气逸散的最快,也就是说,当时在洞府的时候,花想容的鬼身被橘猫弄断了一只手臂,一直没有恢复。

    然后这疯女人,不知道从哪,又找来一个强者尸体,当做死身,化出了第三身,而她刚才那种状态,明显是三身合一的状态。

    “她在利用阴河了无穷鬼物,磨去你留下的力量?”

    橘猫点了点头,然后调整了一下姿势,继续呼呼大睡。

    橘猫睡着了,秦阳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起码证明,花想容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过,仅仅只是花想容出现,竟然就能惊醒橘猫,起码证明,对方能带来威胁。

    秦阳拧着眉头,颇有些不解。

    花想容跑到这里,利用无穷鬼物,磨去橘猫留下的永恒力量,倒是并不是不能理解。

    不能理解的是,刚才花想容看过来的那个眼神。

    冰冷,空洞,毫无感情波动,还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大恐怖。

    就像是那一眼之下,自己已经死了一次。

    然而,对方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根本没有再看第二眼。

    对方有没有看到橘猫,无法确定,却一定是看到自己了,她为何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自己深入到这里之后,丢掉了裘胜这个马甲,早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

    她为何没有一点反应?

    秦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说,这疯女人良心发现,不记仇了?

    可是不记仇了,也不至于这么冷淡吧,这完全是不认识自己了。

    想了想,秦阳又揉了揉面颊,揉出一张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面孔,毕竟,谁能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遇到活人,而且还是熟人。

    还是保险点,先随便穿个马甲吧。

    继续向下攀爬了二百多丈,终于到了底部。

    半空中流淌的阴河,绽放的光晕,照亮这里的一切。

    最底部,数不尽的毒虫,汇聚到一起,犹如一条毒虫汇聚的河流。

    无数的毒虫,前赴后继的冲来,回避牌虽然能驱散它们,可是消耗却开始直线攀升。

    到了这里,秦阳终于确定,真正要去的地方,就是随着阴河,进入到阴河所在的秘境之中。

    向上攀爬数百丈,见到一条只有三十余丈宽的小阴河之后,秦阳脚踩着崖壁,骤然发力,身体犹如炮弹弹起,一跃而出,向着阴河坠落。

    “噗通……”

    落入阴河,森寒的气息,奔涌向秦阳体内,似是要冻结他全身血脉。

    无数阴河之中的鬼物,咆哮着嘶吼着,狂笑着欢迎新跌入进来的倒霉蛋,一窝蜂的向着秦阳冲来。

    “回避!”

    回避牌上的异兽,一声暴喝。

    所有的鬼物,尽数倒飞出去,无一能靠近秦阳。

    “啊啊……”

    “哈哈……”

    “嘤嘤……”

    然后,无数鬼物发觉不能靠近之后,便尽情的狂笑,哭嚎,诅咒,谩骂……

    声浪汇聚成庞大的意念,直冲秦阳脑门。

    “嗡。”

    脑袋里嗡的一声,秦阳顿时感觉头昏眼花,意识变得模糊,汇聚成河的声浪怪叫,犹如魔音灌耳,不断的轰炸秦阳神魂。

    秦阳眼前金星直冒,什么都看不清楚了,甚至也感觉不清楚了,连忙祭出肃静牌。

    肃静牌上的异兽,张口沉声低喝,威严大气,不容置疑,不容反抗。

    “肃静!”

    大喝之后,魔音消散,所有的鬼物,全部紧闭嘴巴,无论如何挣扎,都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头昏眼花了好半晌,恢复过来之后,身体都冻僵了,连忙运转三水塑体正法,吸收这里的寒气炼化,慢慢的,寒气消散。

    秦阳在阴河之中沉沉浮浮,看着前后密密麻麻的鬼物,揉着脑袋,低声咒骂。

    “想当年,老子一拳一车嘤嘤怪,你们喊个屁,再喊统统打死,再喊啊?继续啊?”

    吼了两声,秦阳不动声色的默默加大真元输出,让肃静牌的有效范围,继续扩大,将目光所及的所有鬼物,统统囊括进去……</>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