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一七五章 犯贱作死背黑锅

时间:2019-02-23作者:不放心油条

    横断山脉内,一个长的跟秦阳一模一样,身型灵活,犹如灵猴一般的人影,穿梭茂林的林间,他的脚步,不断的在树木和草丛之上踏过,犹如草上飞一般,这里复杂的地形,完全没有阻拦他的速度。片刻之后,这人停在一颗巨树的树冠里,目中道道光晕闪烁,望向后方,见到远处还有人在追,顿时恨恨的一咬牙。“这些人都是疯狗么,不过是参观了一个家道中落小家族的祖坟,怎么这么多人来追杀?”再行进不过片刻,就见前方,一个修士,骑着一人高的大黄狗,哈哈大笑着拦在前方。“秦阳秦有德,看你这次往哪跑!”这修士一跃而起,身下大黄狗,咆哮着冲出来,待靠近“秦阳”之后,秦阳身形一扭,犹如跌倒了一般,身子紧贴着地面,脚步化作一道残影,瞬间绕过大黄狗。<></>然后就见一把长剑,噗嗤一声刺到大黄狗的屁股上,大黄狗惨叫出声,嗷嗷叫着一蹦数丈高。“秦阳”哈哈一笑,继续扭动着身子,摇身一晃,转到一颗巨树的背后,身形一矮,化作一道黑影,钻到林中的阴影之中,顺着阴影飞速前进。“龟儿子,你叫沈明是吧?爷爷记住你了,你给爷爷等着,爷爷不把你祖宗八十八代,统统拉出来晒日头,爷爷就把秦有德三字倒过来写!”人不见了踪影,只有嚣张的威胁,在林中不断回响。修士飞到半空,运足目力观察片刻,却什么都没看到,气的头顶生烟,却不得不落下,察看大黄狗的伤势。大黄狗屁股上鲜血直流,待拔掉长剑,舔了两下伤口之后,大黄狗便开始不停的打喷嚏,眼泪鼻涕直流,哀嚎个不停。<></>修士伸手沾了一点鲜血一尝,顿时辣的面色通红,如同大黄狗一般,眼泪鼻涕横流。“秦有德,你他娘的太缺德了!”后方人群追来,继续向前追,可是他们追过去不一会,原地的落叶之下,一道阴影贴着树根缓缓的浮上来,在树干上化作一道阴影,然后阴影缓缓的凸出,“秦阳”从里面走出来,满脸得意的望着远处的一群修士。“就你们这些货色,也想抓住你胖爷?”“秦阳”满脸得意的向着后方走去,出了密林,一揉面颊,顿时换了个样貌,又换了一身华丽的法衣,变成一个年轻俊公子,大摇大摆的返身进了城池。进入城池,找了一座最大的酒楼,大把大把的洒出灵石,选了一个最好的位置坐下。<></>坐在这静静的喝酒,耳朵乍起来,捕捉这里的交谈讯息。过了半个时辰,终于听到了有用的讯息。“张家这次可是下血本了,竟然发出去这么多金纸通缉,不过是早已经荒废的祖坟被挖,也没什么宝物,他们不是已经家道中落很久了么,哪来的钱?”听到这话,“秦阳”也赶紧乍起耳朵偷听,自己也纳闷呢,不过是路过这里,见到一片看起来气势不错的陵墓群,顺手摸了一下,怎么搞出来这么大阵仗,神海修士都亲自出动了。“屁,张家哪来的钱?只不过这个叫秦有德的家伙,正好是玄天圣宗通缉的人,只是一直没找到他的踪迹而已。”“玄天圣宗?”“不止呢,这些天闹的沸沸扬扬,还有人说,魔石圣宗和灵台圣宗似乎也通缉过他,万永商号也发出过通缉令,只不过秦有德消失了几年,一点踪迹都没,其他的通缉现在没什么动静了而已,这次他被人抓住踪迹,大家还不疯了一样的抓他去领赏啊,据说已经涨价到一件上品的灵器,而且随意挑选,还可以量身打造!”<></>端着酒杯的“秦阳”面色僵硬,喝了一杯酒之后,丢下一些灵石就匆匆离开。转过一个拐角,俊公子再次摇身一晃,化作一个面带憨厚的小胖子……可不就是张伟张正义么……张正义混入人群里,穿着打扮,怎么看都是一个寻常的散修而已,加上那愁眉苦脸的表情,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又是一个囊中羞涩,苦于修行无法精进的小散修。张正义这会可是真的嘴里发苦,满面愁容,心里也叨叨咕个不停。秦师兄啊,你这是造了什么大孽啊,这才多久啊,你就把三圣宗一商号统统撩了一遍,这是挖了他们家祖坟么?你可太不地道了,一个人在外面搞风搞雨,挖三圣宗祖坟这种好事,竟然也不等我一下,我窝在门内苦修不辍,出来就先给你背黑锅,要不是我实力强够机灵,可能就又被人干掉了……<></>张正义仰天一声长叹,摸着胸口,狠狠的赌咒发誓,以后我要是再用你的身份,就让我张正义被雷劈死一次!出了城,行进不远,忽见头顶的星辰闪耀,一颗星辰从天坠落,不过转瞬,便化作一道流光,落到张正义身前不远。张正义面色大变,脚底抹油,转身就跑。可是远处的城池,却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望无际的茫茫荒野,一颗颗星辰,拖着璀璨的尾巴,不断坠落,看起来如同流星雨降临,美轮美奂。张正义停下脚步,回头一望,荒野之中,一个苍老的快要入土的老头子,面带微笑的站在那里,对着他一拱手,微微欠身行礼。“老朽愚叟,见过紫霄道君传人。”<></>“老人家,你认错人了。”张正义干笑一声,双鬓见汗。“秦先生客气了,老朽跟随你足有一日了,终于得知先生为何杳无音讯,原来精通易形改容之法,从不露真面目,想来秦先生此前露出的面目,也并非真容,壶梁一众宗门,包括我等,尽数被先生一副假面孔蒙蔽,此刻想来,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愚叟满脸赞叹,感慨不已。张正义看着周围星辰不断坠落,未见其未能,却也能感受到,他被困入一座大阵之中,这里每一颗星辰坠落,都裹挟着恐怖的威能,随意一颗就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而这里群星坠落,完全无法计数。这是要栽了……张正义嘴里发苦,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好好的用什么秦有德的身份,用自己的本尊,都无人会多看一眼,这叫什么?<></>这叫贱……贱到作了个大死,主动背上一个黑的发紫的超级大黑锅。“老人家,你真认错人了,我叫张正义,不认识你说的什么秦有德。”张正义一脸认真,说话的时候,直视愚叟的双目,真诚无比。“呵呵呵……”愚叟面带微笑,微微摇头:“秦先生无需诡辩了,眼前这幅模样,应当才是先生真容吧?有德、正义,呵,先生取假名的时候,倒是一脉相承,看来先生身份不少,这次露出破绽,恐怕也是你自己都不清楚秦有德这个身份究竟有多么惹人注意吧?”“老人家,你真的认错人了,我就是去挖坟的时候,随便换了一张脸而已,我真不是你说的秦有德,我也完全不知道他是谁!”张正义还没放弃治疗……<></>然而,愚叟压根什么都不信,只是轻轻挥手,星空随之摇曳,一颗颗星辰,在半空中亮起,随时要坠落下来。“秦先生,请吧,我们少主想要见你,莫要让老朽为难,我知先生才思敏捷,机智过人,还请先生自缚,否则就还请原谅老朽只能动粗了,毕竟,少主没有非要活口。”说着,愚叟丢出一根黑种带着金线的绳索,绳索犹如活物一般,飞到张正义身边,将张正义捆得结结实实,体内真元,也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不能动用分毫。张正义满脸苦涩,肠子都悔青了,可是此刻也只能束手就擒……若是群星坠落,他恐怕只有尸骨无存这一个结局。“老人家,我真不是秦有德,你信我啊,我说的真的是实话。”<></>愚叟充耳不闻,被烦的不行了,才微微摇头:“无须言与挣扎了。”散去阵法,愚叟手托阵盘,带着张正义,化为一道神光,冲天而去。一路回到无量道院,愚叟将张正义带到杨帆面前。“少主,人带回来了。”“你们真的抓错人了,我真不是秦有德……”张正义倒是顽强的很,继续喋喋不休的否认。杨帆冷眼盯着张正义,走到张正义身前,一只手贴在张正义胸口,血光浮动,笼罩张正义全身,不过片刻,杨帆眉头一蹙,望向愚叟。“抓错人了,不是他,他未曾修习过紫霄道经。”愚叟脸上也带着一丝愕然,竟然真的不是?<></>“带出去,祭阵吧。”杨帆随意的挥了挥手。愚叟点了点头,拿出阵盘,就要将张正义收进去。张正义面色如土,看着阵盘心里一阵心惊胆颤,要是落入这阵中,那真是尸骨无存,死的彻彻底底了,再也不可能复活……“等等!”张正义扯着嗓子一声吼。愚叟眉头一蹙,根本不听张正义的话。“我认识秦有德!”张正义大吼一声,绝对不放弃治疗……盯着愚叟手中阵盘,狠下心赌咒发誓,秦师兄,只要我这次不死,我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用你的身份!以后所有收获,全部分你五成,哦不,三成!而且让你先挑!<></>“你不是说你不认识么?”愚叟面带不渝。“我刚才忽然想起来了,我以前认识他,我记性不好,不行么?”张正义理直气壮。“他在哪?”“我怎么知道?我都好几年没见过他了。”张正义随口就来,不过一看杨帆和愚叟的脸色都不好看,连忙补了一句:“我知道怎么找到他,只要他没死,肯定能找到的。”“说吧。”“你们有钱么?有钱的话,发个金纸传播出去,他看到了,肯定就会来的,你们相信我。”张正义又是一脸真诚。愚叟看了看杨帆,杨帆斟酌良久,怎么看都觉得这小胖子不靠谱,可是现在的确没更好办法了,这个算是唯一的线索了。<></>杨帆挥了挥手,愚叟将张正义带下去。愚叟拿出一张空白金纸,拍在张正义面前,松开了张正义一只手臂的束缚:“写吧。”张正义不敢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开始写。“秦师兄,我是张正义啊,你还记得我么?有此你师父带你来拜访,你偷偷潜入我师父卫老头的藏书阁,还是我救的你,你出门时间太久了,你还记得你师父蒙师叔么?他快不行了,临死前就盼着你回来看看,把身家衣钵传给你,我现在在陈沧州,你要是看到了,就快来,不来蒙师叔就把东西传给我了,你这一脉单传就彻底没了……”张正义写完,交给愚叟,愚叟拿着翻来覆去的看,也没发现什么问题。“这样就行了?”<></>“对对对,这样绝对可以的。”张正义连连点头,面上带着一丝垂涎:“你不知道,他师父跟我师父有旧,蒙师叔有个很强的秘宝,自生洞天,可以产出一种很特别的灵液,不但可以伐毛洗髓,还能擂实根基,又能加快修行,据说长期服用,还能孕生出特殊体质,秦师兄惦记很久了,只不过蒙师叔一直不传给他,他要是知道蒙师叔快死了,肯定会回来的!”“你师父呢?”“我师父卫老头死了,他要是不死,我也不会出来莫名其妙的背黑锅了……”张正义面带哀伤,低头不语。“嗯,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吧。”愚叟点了点头,拿着金纸离开。张正义蹲在房间里,全身被束缚的死死的,心里默默念叨着,秦师兄,这样你要是还看不懂,那我这就真的是死定了…………另一边,秦阳还在晃晃悠悠的赶往陈沧州,因为丑驴耽搁了些天,可是到了陈沧州,却也仅仅只比原本计划晚了一天而已。丑驴的速度都快比得上化作神光赶路的速度了,几天时间,狂奔之中,丑驴也顺理成章的进阶到妖将,而且境界还在继续继续攀升,这积累着实雄厚。这边刚赶到陈沧州,落入一座城中歇息的时候,就先看到城门口贴着的金纸。上面的头像,赫然就是张正义那张大脸……秦阳定睛一看,眉头一蹙。“张正义出来了?他师父不是蒙师叔么?什么时候成卫老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b//.  天才本站地址:..。小说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