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六七六章 真正的目标,从无败绩的使长

时间:2019-08-29作者:不放心油条

    “秦先生,先休息一下吧,你已经连续忙了一个月时间了。”

    虚空中,秦阳刚刚加强完一座倒金字塔,出来的时候,就见一位一袭黑色劲装的女子,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滋润神魂,化解疲劳的灵液,很是客气的如此说道。

    “没事,继续吧,尽快一口气弄完,事没做完,心里总惦记着。”秦阳笑了笑,执意继续。

    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将防御地带阵群里的一大半,都完成了升级强化,让那些倒金字塔本身的防护力量,得到了加强。

    这段时间,差不多也已经查清楚了,当时为何会有一头异兽无声无息的潜入进来。

    因为倒金字塔核心位置的一些碎片,当时有破损的那三座倒金字塔,有些核心地方是缺失的,当时血鸾的确是想要找找破损的碎片,可是没找到,也只当是被彻底损毁了。

    如今那些碎片可能落入到防线之外的那些异族手中,有些天赋异禀的家伙,便能利用碎片来完成迷惑,毕竟,那些阵群再强,防御再严密,也一定不会进攻一个东西的。

    那就是阵群本身。

    秦阳这次的加强,算是修补了这个漏洞。

    “黑雀,你不用天天跟着我,我好歹也是进阶道宫了,虽然进阶时间不长,可我不客气的说,你们这里的人,单对单死战,能从我手下活下来的,绝对不超过一只手,我真不用人保护。”

    秦阳说的真心实意,他是真的有点别扭了。

    来升级加强阵群,血鸾本身是想亲自跟着来保护的,可她亲自过来贴身保护,岂不是告诉别人,她在防着一个敌人,非常强大,甚至可能不知道是谁的敌人。

    毕竟,在知情人看来,内奸都已经死了,还这么敏感,没别的事干了么?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管,而这个代号黑雀的女子,据说是这里最会照顾人,也最会保护人的巡天使,就被派来时刻保护秦阳。

    当然,名义上,是给秦阳带路的,虽然秦阳敢说,他对这里阵群的了解,已经超过大半不擅阵道的巡天使了。

    从哪开始,怎么安排路线,秦阳都是门清,毕竟,干什么事之前,先做好情报准备,已经是秦阳的习惯了。

    人是血鸾派来的,秦阳知道,这个黑雀,要么是血鸾认为绝对可信,可能已经暗中审查过了,要么就是黑雀的嫌疑非常非常大。

    但对于秦阳来说,后者是不可能的,血鸾不会让秦阳跟一个嫌疑特别大的人,天天待在一起。

    一口饮完了杯中灵液,秦阳揉了揉脑袋,的确感觉疲惫开始减弱,似是睡了一觉一般,神清气爽。

    而这边,黑雀已经将飞舟放出来,将秦阳请上去。

    “秦先生,你可以先休息一会,距离下一作倒金字塔还有一段距离。”

    “嗯,有什么事,你可以叫我。”

    秦阳回了船舱休息,黑雀一丝不苟的检查了一遍飞舟,再确认了一下方位和方向,任何都没问题之后,才开动飞舟,前往下一作尚未加强的倒金字塔。

    飞舟在一望无际的虚空中飞了三个时辰之后,一道流光自虚空中飞来。

    站在船头的黑雀眉头微蹙,手捏印诀,飞舟表面上密密麻麻的符文一闪而逝,整个船舱的防护,一瞬间被提升到极限。

    流光飞到飞舟之外,化作一位同样一身黑色劲装的女子。

    “见过朱雀大人。”黑雀揖手一礼,而后道:“属下正在执行任务,不方便让朱雀大人登船,还望大人见谅。”

    “几年没见,你还是这么一板一眼啊。”来者失声笑出了声,她轻轻摇头,道:“你别紧张,规矩我还是懂的,我正要回基地,远远的看到你了,过来问候一下而已,秦先生怎么样了?这些天还顺利么?”

    听到这话,黑雀暗暗松了口气。

    “秦先生挺好的,只是接连加强阵群,太过耗神,有些疲惫,如今正在船舱内休息,可是需要属下通报秦先生一声?”

    “不用了,就让秦先生好生休息吧,等到秦先生忙完了,我再去拜访一下秦先生。”朱雀果断摇头,说完这些,朱雀又补了一句:“既然秦先生比较疲惫,你就……算了,想来也是秦先生不愿意耽搁时间,你开慢点吧,让秦先生多休息会。”

    说完这些,朱雀再次化作遁光飞走。

    黑雀遥望着遁光消失不见,紧绷的心神,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来之前,血鸾已经暗中叮嘱过她,这次的任务,一定要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来,尤其是不能让人靠近秦先生。

    除了血鸾之外,任何人都不行,哪怕是血鸾来了,也要先一步验证身份没有任何问题才行。

    而目前巡天使之中,血鸾是当之无愧的首尊,各方面来说都是这样,包括亲自上前线,斩杀的各种妖邪、魔头、异族、巨兽的数量。

    血鸾之下,各种职位和职责,却并非鸾字为代号的都身处顶端,比如青鸾,她的性格,就不适合当高层,她只适合让她去干什么,她去执行,让她上前线,让她去第一层外层空间巡视,但让她去做决定,让她去制定策略,那是为难她。

    血鸾之下,目前还活着的,有八位使长,分管各个巡天使,职责和能力也各不相同。

    朱雀,便是转职战斗的五个分组之一的使长,她在前线的战绩不是最高的,各方面能力也都不是最拔尖的,但有一项,是其他四个出战使长都比不了的。

    朱雀是目前为止,除了血鸾这个首尊之外,唯一一个,一次败绩都没有的出战使长。

    而仅此一点,就让朱雀在没有排名的情况下,被默认为八位使长里位列第一的人。

    因为在这里,不出错,远比杀掉那些异类重要的多,只要犯错一次,可能就会带来不可预料的灾难。

    黑雀遥望着昏暗虚空,长出一口气,心里暗暗嘀咕:哪怕朱雀大人一向很和善,对人很温柔,可是每次见到,总会莫名的生出巨大的压力,同为雀字代号,她还是差的太远了……

    摇了摇头,刨除杂念,黑雀重新站在船头警戒,随时注意着出现的任何情况,力求能让她的任务不出现丝毫纰漏。

    后面的过程,很顺利,秦阳也没遇到什么波澜,而后面只剩下最后一座倒金字塔需要加强了。

    秦阳遥望着虚空,已经能看到最后一座倒金字塔了,可他什么危险都没感觉到。

    心里不由的有些纳闷了,什么情况?

    对方把他拖住,没让他走,他都按部就班的快把所有的倒金字塔都加强一遍了,对方还没什么动作,这是什么意思?

    秦阳不觉得是自己猜错了,赤鸾肯定不是真正的内奸,内奸另有其人。

    进入到倒金字塔,一切都很正常,黑雀率先去排查了危险,秦阳进去加强的时候,也没有遇到任何问题,等他从里面走出来,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

    他都加强完了,对方还没动手,思来想去,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对方已经动手了,但这个动手,不等于来杀他。

    ……

    虚空中,朱雀手中把玩着一枚玉符,她微微眯着眼睛,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随手将其抛了出去。

    一枚玉符飘在虚空中慢慢飞行,不知多久,玉符骤然崩碎成齑粉,消散的干干净净。

    同一时间,大荒北境,阳关城的城墙,因为两个修士交手,意外波及到,西面的城墙,轰然倒塌,城门楼都被直接轰碎了。

    定天司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暗中抓住了交手的两人,但无论他们如何审查,得出来的结果,都是这俩人乃是旧仇,其中一个追击另外一个,花费了数百年,真正的杀父之仇。

    如今正巧在阳光城碰到了,往日旧恨涌上心头,直接失去理智动手了。

    无论怎么看,都是意外波及到了这座小城的破旧城墙而已。

    但定天司的人,可是知道的,那破旧的旧城墙,其实隐藏着前往外层空间的大门,那里的防护能力,根本不是这俩不过灵台神门境界的修士,大大出手能破坏的。

    可事实,却是他们根本没查到是不是有什么强者暗中出手了。

    这俩人忽然在这里碰上,忽然出手,时机也刚刚好,正好是一个换防的空档时间,暗中坐镇的高手离去,新的镇守者刚到,正在例行巡查周围的情况。

    怎么查都是四个字,机缘巧合。

    阳关从未出过这种情况,谁都没有料到。

    第二层外层空间,坐落在基地中心的那座大门,神光流转了一下,其中左边城门的光辉,瞬间暗淡了下去。

    这种情况,自然是第一时间惊动了巡天使,在异变发生不到十个呼吸,血鸾便出现在了城门前。

    她遥望着那座光辉暗淡下去的城门,一脸阴沉的看向其他两座大门。

    巡天使跟大荒的联系,有三个通道,左边的城门对应着阳关城,而右边的是巡天使的来去通道,是巡天使在第一层外层空间巡逻的快速通道,第一层外层空间也就是大荒修士口中,正常情况下说的虚空。

    寻常时候说的横渡虚空,便是这里,但有能力横渡虚空的人,不是顶尖强者,便是有特别的能力,例如修成了虚空真经。

    而最中间那座大门,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打开的,那里连通的,是大嬴神朝的宫城,只有神朝大帝亲临时,才会打开,同样,也只有这个大门,能让大帝通过,却不会崩溃。

    血鸾沉吟了一下,她要先确认其他的有没有问题,手捏印诀,遥遥对着右边的城门一指。

    城门洞开,这一次却跟往日不一样,混乱的力量,喷涌而出,犹如开闸放水一般,冲击到血鸾身上。

    血鸾顶着这种混乱的能量浪头,冲上去猛的一拍城门,城门被强行关闭,那些混乱的力量,失去了源泉,在基地里四散开来,慢慢的平息下去。

    但只是那一息的时间,却已经让基地里鸡飞狗跳了,倒金字塔微微颤抖着,牵动着锁链,让其他的倒金字塔也随之移动,有些锁链甚至直接崩断了。

    “月鸾,稳住了。”血鸾站在大门前,大喝一声。

    很快,动起来的倒金字塔都重新稳定了下来,不多时,一位一身月白色长衫,面白无须,颇为俊秀的男子飞来。

    “大姐,稳住了,没什么问题,也没出什么乱子。”

    “检查一下城门。”血鸾凤目里寒光闪烁,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城门。

    月鸾也知道,这是要出大事了,一声不吭的开始检查,片刻之后,月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大姐,三座城门,都不能打开了。”

    “具体点。”

    “阳光城是那边断开了,右边连通到的第一层外层空间,我们标记的所有位置,不知为何,都被虚空风暴笼罩,若是强行打开,等同于直接进入了风暴内部,刚才那个幸好只是在边缘,若是在核心,城门可能都会被摧毁了,至于最后一个……”

    说到这,月鸾犹豫了。

    “说!”

    “中间这扇门的定位错了,连不上那边了。”

    “你是说,因为打开右边了这扇城门,引来了一丝虚空风暴,让整个基地震动,所以定位也错了?”血鸾的脸色阴沉,心中猛然浮现出一个念头,中计了。

    “基地没有什么损失,仅仅这种程度的震动,不至于的,具体怎么回事,我还没弄明白,想要弄明白,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你慢慢弄吧,不用着急。”

    丢下一句话,血鸾化作遁光,冲出了基地。

    飞出不远,血鸾又重新停了下来,她想去看看秦阳怎么样了,可是这会又停下来了。

    她闭目悬在虚空,静静思忖,错了,都错了。

    之前就觉得赤鸾不可能是内奸,关键的地方,都对不上,她也觉得,真正的内奸,根本没挖出来。

    就在秦阳走之前,忽然出现了异兽潜入袭击事件,她自然要留下秦阳,去把剩下的都加强一下。

    她以为对方是要对付秦阳,因为她能完全信任,能去接触阵群核心的人,只有秦阳。

    关注点一直都错了,对方根本不只是要针对秦阳。

    对方可能都知道她猜到了什么,秦阳只是一个最容易猜到的幌子。

    真正的目标,就是这里本身。

    阳关城忽然打不开了,肯定是大荒那边拿出了什么问题,自然而然的,她必须要去确认另外一个通道是否安全。

    哪怕专精负责这里一切建造的月鸾说,中间那座大城门无法打开,跟基地震动应该没关系,可血鸾心里却清楚。

    她打开了右边的城门,虚空风暴从里面喷涌而出的那一刻,就是给了暗中之人动手脚的机会,从而中间那座大城门也打不开了。

    至此,巡天使所在的第二层外层空间,跟大荒彻底断开了联系。

    血鸾沉思了片刻,转身回到了基地,如今基地才是她应该坐镇的地方,她不能离开,既然对方拿秦阳当明面上的幌子,秦阳肯定也不会出什么事。

    这种时候,所有人都无法前往大荒,秦阳若是出什么事,想要找到是谁干的,那就太容易了,对方肯定没这么傻。

    三天之后,秦阳安全回到了基地,这一路,什么危险都没遇到。

    但回来的当天,就听说了这件事。

    秦阳来到血鸾的房间,血鸾正埋首典籍里寻找什么。

    “大姐,除了那三扇门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前往大荒了么?”

    “还有两个办法,第一,通过大燕神朝的传送,第二,强闯罡风层。”血鸾抬起头,脱口而出。

    “但大燕神朝所在的地方,根本不用面对什么进攻,他们也没有耗费资源,一直维持着门户运转,每十年,才会定期开启三天时间,距离下一次开启,还有九年十一个月。

    从外层空间强闯罡风层进入大荒,要经历罡风雷海,极度冰寒或者天火炙烤,乱流迷失,那里还可能遇到天魔投影,道君之下,百死无一生。

    这俩都可以忽略了……”

    血鸾说到这,沉默了一下,指了指周围一大堆典籍。

    秦阳默不作声的开始啃书,里面很多书都是他前段时间才看过的,只有少部分,没有在资料室里见过。

    不多时,秦阳就找到了怎么解决的办法。

    右城门完好着,却可以忽略不计,有虚空风暴肆虐,谁去了也白搭,而且如今右城门能打开也不能打开。

    最容易解决的,反倒是左城门和中城门。

    只要大荒那边修复了左城门,重新定位链接,构建联系,就能再次构建出一个传送门。

    而中城门最容易,只需要重新定位链接就足够了。

    但这就需要有人能从这里前往大荒,问题就是现在根本没人能去。

    “大姐,只是带过去必要的东西,那边应该就有人可以完成重新定位链接吧?”

    “是这样。”

    “那好,大姐你把需要的东西给我,有个人一定可以去大荒,虽然可能需要耗费一段时间。”

    血鸾沉默了一下,忽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秦阳的肩膀,体内杀气骤然喷薄而出,将秦阳笼罩在内,秦阳全身的寒毛根根炸立,头发都炸的跟海胆一样,体内气血如同燃烧,喷涌而出。

    就在这时,血鸾却松开了手,一身杀气也尽数收敛,她拿出一个盒子,交给秦阳。

    “保险起见,我要先确认一下你是你。”

    血鸾带着秦阳,离开基地,来到基地之下的一片虚空,遥指着远方。

    “一直向前走,就能进入罡风层了,具体会遇到什么,我也不知道。”

    秦阳把盒子收起,意识进入海眼,将还在沉睡的人偶师叫醒。

    他之前一直忽略了人偶师还在海眼里,也没什么用得到人偶师的地方,这次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人偶师。

    这货别的不强,防御那绝对是强到远超境界。

    “罡风层,可以闯过去不?”

    “行倒是行……”

    “行就可以了,你把这个东西,送到离都,交给可以信任的人手里,或者,亲手交到嫁衣手里。”

    “噢,那我可能需要花费点时间,别的倒是不怕,万一遇到乱流迷失方向或者……”

    “没事,我相信这件事,你肯定可以完成的。”

    将盒子交给了人偶师,将人偶师带出海眼。

    人偶师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血鸾,对秦阳点了点头,冲入虚空消失不见。

    血鸾眼神里带着一丝意外。

    “这就是你的护卫吗?他实力很强,至少我感觉,我杀不掉他。”

    “嗯,就是他,他肯定可以闯过去的。”秦阳的语气非常有信心,对于可以在毁灭球的爆炸里毫发无损的人偶师来说,罡风层里足以撕碎法身强者的诸多力量,顶多算是泡热水澡了。

    至于埋伏,秦阳不觉得那里会有什么埋伏,若是对方有能力在罡风层里埋伏,何必费这么大劲,直接一个人将巡天使杀光,都不费什么事。

    秦阳和血鸾回到基地,刚坐下没一会,就见一位一袭黑色劲装女子,敲门进来。

    她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个个玉瓶,看到秦阳也在,女子似乎很是高兴,笑容温和,看起来很有感染力。

    “大姐有客人啊。”话音稍稍一顿,朱雀看向秦阳,再次笑道:“慕名已久,没想到今天正好见到秦先生了,倒也省的让大姐落好,我亲自给秦先生送养神灵液。”

    “朱雀来了啊。”血鸾露出了笑容,给秦阳介绍:“这位是朱雀使长,之前都在前线,你应该听说过,朱雀是唯一一个在外层战场从无败绩的使长,还有,养神灵液也是朱雀亲手炼制的。”

    “见过朱雀使长,久仰大名。”秦阳站起身,揖手一礼。

    “你不好奇,我怎么知道是你么?”朱雀将托盘放在桌子上,似是有些好奇的看着秦阳。

    “这里平日里甚少有生面孔来,如今跟大荒断了联系,朱雀使长唯一没见过的人,自然就只可能是我了,朱雀使长从无败绩,只是实力是肯定做不到的,聪慧过人是必须的,认出秦某还不简单。”

    “哈……”朱雀忽然笑了起来,笑着自嘲了一句:“是,这个问题,是问的有点傻了,那我问点有难度的,希望秦先生不吝赐教。”

    “朱雀使长请说……”

    “不用交使长了,太见外了,叫我朱雀就好了。”朱雀客气了一句,然后指了指外面。

    “这几天发生的事,秦先生想来是最清楚的,我想以秦先生的聪慧,应该能猜到,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这种事情,还有之前有异兽潜入,都不是意外,若接下来,有大举进攻,代表着什么,秦先生应当知道吧?”

    秦阳眯了眯眼睛,瞥了一眼血鸾,血鸾似乎没什么意外的,秦阳便缓缓道。

    “意味着,有内奸。”

    “秦先生果然聪慧过人,所以,我想在秦先生这确认一下,新加强的阵群的问题,是否有破解之法?”朱雀问完这个问题,立刻补了一句:“秦先生不用告诉任何人!”

    秦阳认真的想了想,很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没有。”

    当然没有,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破解掉那六枚符文的力量,自己都是一知半解,现在也只是出于勉强会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地步。

    “这样是最好的。”朱雀如释重负的长处一口气,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仿佛终于可以放心后方安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