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六三七章 摆事实讲道理,杀死嬴帝的第二步

时间:2019-07-16作者:不放心油条

    金甲蛟龙舔舐着伤口,无数灵光汇聚,化作无数符文,慢慢的修复它的身体,可是这种损伤,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身为大嬴神朝国运汇聚,具象化产生的生灵,每一寸血肉,都不是真正的血肉,可是它却是一个拥有独立意志的生灵。

    它的一切,都跟大嬴神朝息息相关,它才是真正能代表着大嬴神朝的存在,神朝衰弱,它也会衰弱,神朝强盛,开疆拓土,它也会跟着进化。

    嬴帝只是将自身根基,放在了大嬴神朝,而这头金甲蛟龙,才是真正将一切都放在了大嬴神朝。

    看到秦阳飞来,金甲蛟龙抬了抬眼皮,并没有做出什么警惕反应,秦阳引走了二愣子异兽,算是救了它一命,而且秦阳身上有纯正的真龙气息。

    而金甲蛟龙最大的盼头,便是有朝一日,摆脱大嬴神朝的桎梏,真正的化龙而去,到了那时,它化作的便是真龙。

    可惜那一天,太过遥远,遥远到遥不可及。

    秦阳飞了过来,凝视着金甲蛟龙,心里已经预演了上百次。

    不杀了嬴帝法身,也依然能让计划进行下去的希望,便在眼前这头金甲蛟龙身上,代表着大嬴神朝意志,却偏偏拥有独立意志的金甲蛟龙。

    秦阳思忖了许久,还是决定单刀直入,这头金甲蛟龙身为国运化身,天生就拥有诸多神奇的力量,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还不如一板一眼的来,是什么就是什么。

    “你想不想化为真龙?”

    秦阳说完这句话,念头一动,立刻调动了海眼里的力量,纯正的真龙气息,随之逸散开来。

    听到秦阳的话,完全没反应的金甲蛟龙,这时,却骤然睁开了眼睛,硕大的竖瞳,倒映出秦阳的身影。

    在它眼中,秦阳的形象慢慢的变化,化作一头背生双翅的真龙。

    只是看到这个倒映的瞬间,金甲蛟龙便忍不住后退了一些距离,瞳孔中倒映出的应龙身影,骤然崩碎。

    秦阳伸出手,应龙精血汩汩而出,飞向了金甲蛟龙。

    “这是应龙大神的精血,由他亲自赠予我的,不仅仅只是拥有力量,属于应龙大神的力量和传承,身为有希望化作真龙的龙属,你有可能从中得到。”

    这团精血,的确是应龙精血,当时秦阳吞下了一团,虽然那一团对于应龙来说,只是一滴,可那庞大的力量,却已经远超他能消化的极限。

    只是消化掉了不到百分之一,作为材料,晋升龙血宝术,修复肉身根基的伤势,便已经是极限,若非他当机立断,将剩下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力量,全部灌入海眼储存起来,他当时便会被强行改变血脉化龙了。

    这个便是秦阳用来谈判的筹码。

    然而,金甲蛟龙的眼睛都无法离开那一团应龙精血了,却还是忍着没接受,良久之后,它的目光,转向了秦阳,口吐人言。

    “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无法给你。”

    “身为大嬴神朝国运的化身,你应该可以感觉得到,嬴帝的本尊,已经彻底消失了。”秦阳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金甲蛟龙的瞳孔骤然收缩,缓缓的直起身子,硕大的龙目,俯视着秦阳。

    秦阳面色平静,自顾自的道。

    “嬴帝的帝君法身,也被前朝大帝暗算,彻底离开了大嬴神朝的疆域,一个完全不可能借用的到大嬴力量的地方,那片死亡世界,是胤帝的帝陵,那里是他的主场,还有亿万随之陪葬的强者。

    纵然嬴帝法身可以大杀四方,可是他也不可能从那里冲出来了,因为那幅画,出自上古十二师之一画师的手笔。

    不管所有人,包括你,怎么想怎么去看,事实便是,大嬴已经彻底失去了大帝。”

    说到这,秦阳的面色平静,语调也慢慢的变成了冰冷的陈述。

    “而现有前朝作祟,他们隐藏起来的力量,绝对会趁此机会,拼尽全力爆发,朝中暗中倒戈者不少,骑墙观望者也不少,

    这些年来发生了什么事,你肯定也知道,只要乱局一起,裂土为王,揭竿而起,便会如同瘟疫,一发而不可收拾。

    你身为大嬴神朝的国运化身,是选择大嬴神朝,还是选择放弃大嬴神朝,等着嬴帝法身有朝一日,有可能可以归来?

    亦或者,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大嬴神朝的国运化身,还是嬴帝这位大帝的化身?”

    金甲蛟龙慢慢的低下脑袋,瞳孔中倒映出秦阳的身影,一半光明圣洁,满脸坚毅,似是神朝最坚定的捍卫者,另一半却邪意凛然,眼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恶意。

    它能看到的东西,不是一般人一般生灵可以看到的,可是此刻,它却无法明白,此时的秦阳,到底什么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的身份很多,可如今,我是不希望大嬴神朝出现大动乱,也不希望有人能裂土分疆,力求保住疆域完整的大嬴神朝礼部右侍郎。

    我只是告诉你,我们如今要面临的选择。

    要么,等下去,等着看看一个失去了大帝的大嬴神朝,到底会出现什么变化,往日有嬴帝镇压大荒,还能压得住的隐患,如今一口气全部爆发出来,这个大嬴,会不会四分五裂。

    而身为大嬴国运化身的你,在遭受重创的时候,再次遭遇此等裂土重创,会不会也随之四分五裂,意识崩碎,意志湮灭,从此再也无望化龙。

    我知道你的意志,便是大嬴神朝的意志,维护完整便是前提。

    可是嬴帝本尊已经彻底消失,他的帝君法身也再也回不来了。

    而你另外一个选择,便是遵循你的感应,尊重你感应到的事实,在第一时间,让储君顺利上位,力挽狂澜。

    如今的储君,战功赫赫,威望无人能及。

    中与魁山山鬼,私交甚密,关系极佳,另,魁山山鬼,是我大嫂。

    而西、南、东三方,不客气的说,我说乱不起来,就没人敢不给这个面子。

    如此唯独神朝内部和北方。

    神朝内部,田氏、黄氏,尽支持储君,储君在军部威望,更是无人能及,至于北方的大燕神朝,他们被当今皇太妹揍了几次了,你也知道。

    是要忠于大帝一人,还是忠于整个大嬴神朝,是代表哪一个,你没时间去慢慢考虑了,你可以给个答案。”

    说完这些,秦阳便不再说话了。

    金甲蛟龙的瞳孔中,倒映出的秦阳,依然是一半忠肝义胆之士,一半祸国妖邪。

    可是如今,金甲蛟龙却看明白了。

    忠于嬴帝,或者忠于大嬴神朝。

    可是它却还是没明白,它看到的倒影,到底是哪边忠于嬴帝,哪边忠于大嬴。

    有一点秦阳没说错,它的确在数十年前,就已经彻底失去了嬴帝本尊的感应。

    嬴帝身为大嬴神朝的大帝,只要不死,无论在哪里,与国运化身之间,都必然会有联系。

    而如今这个联系,的确已经没有了。

    如今帝君法身也不见了,哪怕还活着,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归来,也可能永远都无法归来了。

    虽然有时候,大嬴和嬴帝的确可以划等号。

    可身为国运化身,它哪怕拥有了独立的意志,所代表的,与其休戚与共的,也依然只是大嬴神朝,而不是大嬴神朝的皇帝个人。

    神朝大帝,的确是神朝的一部分,但更多的部分,却是大嬴神朝这硕大疆域的一切。

    嬴帝死了,可以由储君继位,大嬴神朝依然还有大帝,疆域只要依然还是跟原来一样,那它便依然还是原来的大嬴神朝。

    秦阳悬在半空,与金甲蛟龙静止在这里。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嬴帝法身被胤帝掳走的事,无法隐藏的传开了。

    而嬴帝本尊,竟然还是不见踪影。

    传闻似乎在瞬间变成了真理,对于不少人来说,这是天塌了,可同样对于不少人来说,这是压在头顶的,一座让人喘不过气的大山,不见了。

    乱子比想想的还要快一些,只是这个乱子不是来自于外界,先出现的,反而是大嬴神朝内部。

    各地已经开始有人趁机作乱。

    嫁衣坐镇离都监国,命令有条不紊的发布下去,镇压各地的乱子。

    很快,第一波揭竿而起的人出现了。

    出现在了大嬴神朝的西面疆域,当对方彻底掌控了那里,竖起大旗的瞬间,远在龙脉祖庭的金甲蛟龙身上,便有一片鳞片骤然变得暗淡,然后还溢出了死气。

    金甲蛟龙体表一道神光闪过,那一片变得乌黑的鳞片脱落崩碎,消失的一干二净。

    “已经开始了。”闭目养神的秦阳,抬了抬眼皮,缓缓的念叨了一句。

    金甲蛟龙的瞳孔中,倒映出来大嬴神朝的疆域,在西面,有一块并不算是富饶的地带,在此刻已经不属于大嬴神朝了。

    “你是要等到被一刀又一刀的割肉,割到再也无法反抗了,才会去做决定么?

    嬴帝已死,你还要隐瞒到什么时候?亦或者,你指望那个失去了神朝支持,自身难保的帝君法身么?

    等你等到了,大嬴神朝便已经不是大嬴神朝,纵然他一尊帝君法身,也依然能夺回大嬴神朝的疆域,可是那一天,历经岁月再次重新凝聚的国运化身,便不是你了。

    你是大嬴神朝的化身,不是嬴帝的化身,嬴帝只是大嬴神朝的一部分而已。”

    秦阳循循善诱,一点一点的给金甲蛟龙摆事实讲道理。

    此刻,真正的乱子已经出现,看到了第一刀之后,再做选择,已经不难了。

    金甲蛟龙沉吟了许久之后,口吐人言。

    “嬴帝已死。”

    这一声在龙脉祖庭内回荡,引起的震动频频。

    而这时,秦阳一挥手,数十件气息极其恐怖的道器,浮现在他周围,全部都是在星落阵盘里,用来当阵眼用的祭器。

    除了品阶高的吓人之外,威能还不如一把飞剑,里面不少部件,仅仅论坚硬程度来说,还真不如飞剑……

    秦阳再次一挥手,一座座完整祭天祭台的构件被丢出,在半空中组合成一个完整的祭台。

    那数十件道器品阶的祭器,纷纷落下之后,落入到祭台上预留好的位子上。

    秦阳沐浴更衣,又打坐了三炷香的时间,静心静神,将所有的杂念头抛弃之后,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长袍,一脸肃穆的一步一步走上祭台。

    每一步走上去,都能感觉到一种特殊的力量在心中浮现,仿若每多走一步,他都能距离那冥冥之中的天更进一步。

    当走上了祭台,秦阳仿佛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可以跟这片天地对话了。

    那数十件道器品阶的祭器,此刻发挥出他们本身的威能之后,实在是可怕到极点。

    祭天之法,在心中涌过,秦阳按照步骤,一步一步,不骄不躁的完成,每一个法印,每一个声调,都力求完美无缺。

    祭天法门,是秦阳当初在念海的时候,顺手在那位大祭酒身上摸到的,而且还是紫色法门。

    当时完全没觉得这东西有什么鸟用。

    可是如今切身感受到之后,才真切的明白,这法门在数十件道器祭器的加持下,会有如何威能。

    他甚至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似乎只要他愿意,可以告诉这片天地任何事情,那都会被天地当成真理。

    如同黑黎的死亡仪式一般,他若是说张正义已死,那从此之后,这片天地,便再也不会出现张正义的脸。

    就算是张正义自己,都不可能再用他自己的身份。

    可惜这种念头,在这种时候,秦阳已经不会升起了,他静心静神,心无杂念,早祭天开始之前,他便已经订好了所有的东西,如此才能保证纯粹。

    当秦阳完成祭天的最后一步时,金甲蛟龙也随之飞了过来,同样一脸肃穆的沉声一喝。

    “嬴帝,驾崩了。”

    一瞬间,祭坛之上,数十件祭器骤然爆发出神光道道,祭坛之上,一道光柱冲破了龙脉祖庭,冲霄而去。

    神光接天连地,眨眼间便消失在天际。

    可是就在这时,整个大嬴神朝的疆域内,漫天红云滚滚,雷声阵阵,暴雨倾盆而下,如同泣血。

    整个大嬴神朝范围内所有人,尤其是在大嬴神朝有职位在身的人,都面色惨白如纸,那一声肃穆而低沉的低喝,如同在他们所有人的心中炸响。

    嬴帝驾崩了。

    一时之间,风起云涌,天象变化,弥漫整个大嬴神朝。

    就算是没听到那句话的人,当看到漫天血云,天地如泣,神朝之地,万物俯首,也都会明白一件事。

    这是大帝驾崩了。

    秦阳走下祭台,收起了所有的祭器,将身上的应龙精血,分了一半给萎靡不振的金甲蛟龙。

    身为国运化身,它如实宣告了嬴帝驾崩之事,便等同于在自己身上割了一刀,可长痛不如短痛,真要让大嬴四分五裂,它也完了。

    国运化身再也无法在冥冥之中感应到嬴帝本尊的存在=嬴帝本尊已经死了。

    恩,道理的确是这样,没毛病。

    “龙兄,融合了应龙精血,好生修养,余下之事,便交给我了,你若是不嫌弃,从今天开始,你我就是异父异母的异类兄弟!”

    秦阳揖手长拜,转身离开了龙脉祖庭。

    ……

    死亡世界,嬴帝法身单手握着天子剑,在千军万马之中,闲庭信步而过,纵然没有了大嬴神朝之力的加持,如今的他,也依然是超越了法身境界的强者。

    嬴帝本尊进入念海万年,这万年来,利用大嬴神朝之力修行的,便是他这位帝君法身。

    纵然还不算是真正的道君,可是实力却已经远超法身。

    死亡世界里无数的殉葬之人,无数的亡者高手,统统都不是他一合之敌,挥手之间便能让其灰飞烟灭,顶多只是浪费一点时间而已。

    他穿越密密麻麻的亡者阻碍,一路向着胤帝的帝陵而去,他要杀入帝陵的最深处,将胤帝彻底斩杀。

    只是忽然,嬴帝法身的脚步一顿,他的身形一颤,周身如同浮现出了幻影,无数神光喷涌而出,幻化出一片云霄天宫。

    云霄天宫之下,神门傲立,天阶如柱,再往下便是一方幻化而出的大嬴神朝疆域。

    这片硕大的大嬴神朝疆域,便是支撑那片云霄天宫的基础。

    而如今,这片幻化而出的大嬴神朝疆域,却闪烁着神光,慢慢的模糊,慢慢的消散。

    失去了支撑,那片煌煌之威不可直视的云霄天宫,骤然坠落,化作无数神光,重新涌入到嬴帝法身体内。

    嬴帝法身的身子一个趔趄,势不可挡的威势,闲庭信步的霸道姿态,统统消失不见了。

    他的气息,从超越了法身一路暴跌,跌落到法身后期的时候,才堪堪稳住。

    他那一向天塌不惊的脸上,在遇到了真正天塌的时候,终于还是变了颜色。

    “本尊……陨落了?”

    嬴帝法身惊骇不已,他所有的底气,唔,不说所有,起码九成五的底气,都是来自于本尊,若本尊陨落,他便只是一尊帝君法身。

    亦或者说,他便只是一个普通强者了。

    感应到这里的变化,那些前赴后继来送死阻拦的亡者,齐齐停下了脚步。

    胤帝脚踩一条黑色巨蟒,从帝陵之中游走而出,他遥望着嬴帝,仰天大笑。

    一品修仙

    一品修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