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通小说网目录

一品修仙 第五六一章 嘲讽拉满,丧钟为谁而鸣

时间:2019-04-29作者:不放心油条

    两天之后,看了粉红猪小弟的日记之后,秦阳大概就明白,嬴帝为什么会将这头猪送给他了。

    因为目光所致的格局不一样,嬴帝不是借他的手弄死猪小弟,也不是要是试探什么的,只是觉得他这次出的主意,做的事,正好解决了困境,索性将这头没什么用的粉红猪小弟送给他煲汤。

    一只大妖而已。

    秦阳忍不住感叹,坐拥天下的人,的确比他大气点。

    猪小弟这倒霉大妖,也是够惨的,他已经在离都的天牢里,防御最强的天字号号子里,蹲了一万多年了。

    说是当年得到了一封密卷,指引出大荒魁山,有神祇陨落所化的遗产,猪小弟自天外,偷渡到壶梁,直奔大荒。

    可惜,一万多年前的时候,不但是嬴帝最巅峰的状态,还有各种强者辈出,活跃的封号道君,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这货自认为实力高强,皮糙肉厚,稍稍放肆了一点,先是在死海招惹到了幽灵盗,那一届的幽灵盗,还担负着传承下来的责任,会经常去加固封镇。

    被上上代的幽灵船长引过去之后,一场交锋过后,发现那座岛屿,似乎是某个上古大佬的手坐化,被吓的仓皇逃窜,压根没想过放出被封镇的大佬。

    这货心里倒是门清的很,觉得就算是干掉了幽灵盗,想方设法的放出那位大佬,对方出来之后,第一个要弄死的也绝对是他。

    这边刚跑到南海,正值南海道君树立镇海牌坊不久,用这货自己的话说,不知道那句话说错了,被当年还未消失的南海道君一顿毒打,差点被打死,最后饶了他一命,只是给他加了一层封印。

    后来认清了现实,学乖了不少,开始低调了起来,在南蛮之地闯荡了几十年,还去过黑林海,在黑林海的遭遇非常不愉快,具体是什么没说,只是封印又加了好几层。

    后来从黑林海跑出来,好死不死的招惹到如日中天的浮屠魔教,又被葬海一顿毒打,葬海看这货身上的封印有意思,研究了一下,又给他加了一层。

    之后仓皇逃窜的时候,又遇到了黎族的人,尤其是一位老太婆,压根没招惹她,那老太婆跟疯了一样,下手阴损狠辣,再加上另外一个老家伙,给他套了诅咒,让他实力大损,只能夹着尾巴逃了。

    看到这的时候,秦阳都快笑岔气了。

    这货点背不假,可能还因为这货见面说话就不讨喜,不知道那些看起来不强的黎族老头老太太,那是一个比一个狠。

    算算时间,推测有可能是因为当年玄黎的圣树丢失,这货撞枪口上,再口吐芬芳几句,不被打死,估摸着就是皮厚的原因。

    再之后,那时候楚朝尚未覆灭,正值大嬴灭楚朝的最后时刻,嬴帝挨了一支黑箭,正好火大的时候,这个家伙遭了无妄之灾,因为身负奇特封印,被当做可疑大妖抓起来之后,被定天司和各种专家轮番招待了的上千年。

    同样也是因为觉得封印有意思,研究的过程里,猪小弟又试图越狱数次,那些研究封印的专家,也顺势在原本的封印基础上,给他不停的继续加封印。

    直到最后,变成如今这样,折腾了两三千年,被折腾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能被榨干的情报,也早就随着时间流逝,被榨的干净,确认了再继续说到的事情,都是曾经说过的之后,便没人理会他了。

    之后他便闷头大睡,睡醒了瞅一眼环境没变,就继续睡。

    一直到前两天被人拎出来,送到了这里废物利用。

    看到秦阳实力不强,又换了个环境,这瓜皮继续口嗨了两句,起了点小心思,却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彻底放弃治疗。

    秦阳召唤出魔手的力量,让黑影的感知延伸出海眼。

    “见过这个家伙没有?”

    “看起来眼熟,气息也挺熟悉。”黑影思索了一下,恍然道:“噢,我想起来了,以前有一头凶兽跟着闯入到我的本体那……”

    “大佬,你认错了,我不是凶兽,我是妖,刚毛黑猪妖,有三成弱水豚的血脉和一成吞天虎的血脉!”猪小弟感应到黑影的气息,当即趴在地上。

    小眼睛滴溜溜转了一下,看到不远处的宝鼎,还有剩下那三头已经吓的失了智,紧闭着嘴巴不敢发生,凑到一起取暖的凶兽之后,鼓起了天大勇气,瑟瑟发抖的反驳了一句。

    你才是凶兽,你全家都是凶兽!

    被判定为凶兽,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那三头蠢货凶兽的命运,已经可以预见了。

    “蠢货,你是妖也得死,猪肉最香了。”黑影溢出一部分黑气,化为一张嘴,喷了一句敢顶嘴的猪妖。

    猪妖闭上嘴,再也不说话了。

    秦阳大致可以判定,这货说的话九成都是真的,经历可能是真的,但具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不一定了。

    确认了这货身上的封印,不知道有多少层,秦阳也来了兴趣,以后可以好好研究一下,毕竟当年那些大佬的很多知识,都失传了,这货就是一只活化石,活的传承。

    能活到今天,他身上的封印,才是起了大作用,尤其是当年殴打他的大佬们,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之后,这些封印的价值就更高了。

    “继续写,把你知道的,都写出来,再详细一点,你现在写的这些,很多细节太含糊了,在我这,不犯错,就不会受罚,安心待着,要是觉得这里不满意,我可以送你去跟黑影,也就是刚才那个家伙作伴。”

    秦阳和善的安抚了一下猪小弟。

    这货能活到今天,肯定不简单,单单那些大佬都没弄死他,只是加了封印,就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最重要的,他是从天外偷渡来。

    壶梁,曾经闻名天下的壶梁,号称十方通衢之地,是勾连天外的口岸,可惜早就废弃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猪小弟能活着过来,本身就很不简单。

    杀了吃肉太可惜了,留着研究封印,获取情报,以后再看看能不能榨出来点神通秘术之类的传承。

    不过这些,都是要等到推开神门之后再说。

    至于他说的,魁山的神祇遗产,十有八九是念海,嬴帝会去那,说不定也跟这头猪有关系,但秦阳忽略了这些,压根没多问。

    猪小弟自己也挺纳闷,他说出来的情报里,最有价值的,就是神祇的遗产,为什么这位诡异的大佬,什么都没问。

    正好秦阳说要写的详细一点,猪小弟心里琢磨,是不是将神祇遗产的事,写的再更加详细一点,正好吸引他的注意力?

    思来想去之后,猪小弟还是决定闭嘴了,这次出来的打击,足以让他恢复沉睡多年以前的记忆,记起当年初来到这个世界,被这个世界的大佬教做人的经历。

    秦阳没在猪小弟身上投入过多的时间,反正这头猪若是不傻,应当知道,他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太子出殡的日子已经定下,钦天监精确的推断出来的日子,在那天之前,太子的生机之火必然熄灭。

    秦阳没急着去见太子,而是开始整合各种情报,推测当天可能会出现什么情况,若是前朝的人有动作,究竟会怎么做。

    能应付的了所有情况的准备,是不可能有的,只能抓住关键,到时候随机应变。

    忙里偷闲,放松脑子的时候,秦阳则会继续研究宝鼎,这口宝鼎隐藏的神妙,远超他的预料,必须好好研究一下。

    猪小弟可能知道些什么,但这种对他有莫大威胁的东西,他十有八九是不会轻易说什么详细东西。

    没有足够的情报打底,猪小弟说什么,他也无从分辨真假,这会让这头死猪有别的想法。

    还是维持着如今这般高深莫测的样子,先震慑着他,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好糊弄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

    距离太子出殡的日子越来越近,太子的生机也越来越弱,周身已经被死气侵染,秦阳还是没来。

    太子有些着急了,最大的绝望,莫过于给过希望之后的绝望。

    嬴帝也有点急了,他若是有正常的办法给太子延寿,肯定早就用了,从几十年前开始,就有不少人盯着太子了,偏门的法子,肯定是不能用的,用了就是露怯。

    就在这种煎熬中,太子出殡的前一天,他的生机已经如同漆黑夜里的一丝萤火,随时可以熄灭的时候,秦阳跟着嫁衣,一起入宫。

    而这一次,前来领路的内侍,还是霍公公,只不过霍公公身边跟他说话的那位,秦阳认得。

    宫里的总管大太监,所有内侍的顶头上司萧敬。

    只是看到这个人,秦阳就知道,嬴帝有些沉不住气了。

    自己给出的选择,是他有机会再维持几十年安稳,等到本尊归来的救命良药。

    而偏偏他还不能表现出来着急,不能让人看出来他底气不足,萧敬正巧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巧合。

    “这位就是大帝姬殿下说的那位青年才俊吧,的确是一表人才啊。”老太监看到秦阳,微笑着客气了一句。

    他那中气十足,沉稳有力的浑厚嗓音,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六岁就入宫的老太监。

    “公公谬赞了。”秦阳颔首行礼,耷拉着眼皮,眼神顺势瞥了一眼老太监的腰身,心里瞎琢磨,这老太监不会是已经从不阴不阳修行到阴极转阳的地步了吧。

    客气了两句,萧敬便转身离去,霍公公继续带着他前往东宫。

    这一次走的路线,也不太一样了,上一次走的都是些偏僻的小路,这一次却直接走了最近的一条路。

    沿途遇到的禁卫,比上次遇到的多了数倍,遇到的强者更多,只不过,一个来盘查的都没有,看到霍公公之后,全部都目不斜视,当做没看见,连个打招呼的人都没有。

    一路到了东宫,等候了两炷香时间,见到一群人从东宫离开,霍公公才继续带着秦阳前进。

    到了东宫,老太子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而是在东宫正殿。

    那里摆着一口雕工精湛的黑石棺材,各种出殡的先期准备,已经全部做完。

    正殿里一个人也没有,唯有满身死气四溢,已经激起了这里禁制反应的老太子,孤身一人,坐在棺材前的蒲团上,那背影满是凄凉。

    临近正殿台阶,霍公公低着头站在那里不动了,秦阳自己迈步走上去。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老太子平静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希冀。

    “我做交易,一向是言而有信,只不过,要准备的东西,没法存放太久,只能等到最后一刻来,你也不想有人会提前知道你今天死不了吧。”

    秦阳伸手一翻,顺手在袖中的奇异蔓藤上,摘下一颗小奇异果,随手丢给太子。

    “赶紧服下吧。”

    太子拿着奇异果打量了一下,也不多问,一口将其吞下,他已经活不过三个时辰了,也没什么好怕的。

    随着奇异果下肚,太子那如同萤火一般,一闪一逝,似是随时都会熄灭的生机,忽的一闪,化作了烛火之光,驱散他身上浓重的死气。

    他体表散发出的恶臭气味,也被一扫而空,皮肤表面似是尸斑的东西,慢慢的消退,化作一块块老年斑。

    不稍片刻,他就从濒死状态,恢复了一点生机,从一个如同死尸的人,化作一位长满老年斑,已经半只脚入土的老年人。

    “你如今的生机,足够你再活二十年,但是这是不动手的情况,若是动手,可能就活不到二十年了。”

    “三日之后,便是出殡日子,你觉得可能不动手么。”太子摇了摇头,自嘲一笑:“不过也够了,有十年时间就足够了……”

    秦阳望着老太子那张老脸,满是能夹死苍蝇的沟壑,眼珠子浑浊,眼白都略有些发黄,纵然没有死气滋生了,也能让人感觉到腐朽的死亡气息。

    所有的生灵,都是喜生而恶死,濒死的老者,会让所有的生灵生出本能的抗拒与厌恶,而初生的生灵,却都会激起其他生灵本能的喜爱。

    老死,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寿终正寝,更是一个充满讽刺的词。

    秦阳游历多地,见过无数的修士,还真的第一次见到这种活活老死的修士。

    看着老太子的样子,他感觉到自己能深刻的明白老太子的心态转变了。

    若是不推开神门,他的境界被卡死,以后总有一天,他也会切身体会到这种大恐惧。

    以己度人,秦阳其实还挺佩服老太子的心态,他自问易地而处,未必能如老太子这般好的心态。

    念头浮动,他的语气也变得真挚。

    “等出殡结束,你就好好的去过属于你的日子吧,等到你生机耗尽,再无执念,你来找我,我为你送行,亲自将你葬在你想要长眠的地方。”

    “多谢了,如今我才明白,凡人真的有凡人的好,起码他们可以死的痛快,眼睛一闭,一生就结束了。”

    “告辞。”

    秦阳拱了拱手,退出了东宫。

    以前他觉得嫁衣上位的第一个阻碍,是老太子,那时却从未想过,老太子的结局会是这样。

    以当年的想法,虽说早知道老太子活的太久,已经很老了,却还是觉得,身为大嬴太子,延寿的方法应当有的是,不会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如今才明白,一方面是老子的路子被人堵死了,歪门邪道是没法用了,二,老太子自己也不想继续苟延残喘了,他终于明白,他永远也不可能耗得过他老子,他也永远不可能做到九五至尊的位置。

    死亡,真的会让人改变。

    秦阳回到了绝地庄园,静静的等候,开始调整状态,放空脑子,不再去想任何事。

    而另一边,东宫里,老太子看着空空荡荡的大殿,自嘲的笑了笑,他不想别人看到这一幕,也不想别人看到他费力喘了口气,多活一段时日的样子,东宫本来就没剩下的人,全部被他赶走了,连那些来等着为他处理后事的人,也被他赶走了。

    自己躺进了黑石棺里,自己盖上了棺材盖,太子闭上眼睛,心里默默念叨,大嬴的太子,在这一刻,死了。

    从这一刻开始,他叫名叫昌,字隆盛,这是他母亲为他取的名字。

    在那时,是为了期盼大嬴昌盛。

    大嬴的确昌盛了,可是跟他没太大关系,他成了这世上唯一一个万年太子。

    三个时辰之后。

    低沉如哀鸣的钟声,在离都的上空响起,钟声徐徐传开,无增无减,慢慢的传遍十万里之地。

    秦阳站在院子里,遥望着离都,静静的听着丧钟哀鸣,一声一声。

    一时之间,灵气变得沉惰,万物哀寂,淋漓细雨,似是哭泣。

    按照大嬴的规制,太子薨,本是没有没有这般丧仪的,如今丧钟为其而鸣,只能是嬴帝圣心独断了。

    秦阳不知道嬴帝那颗铁石心肠,是因儿子死而动容,还是做做样子,亦或者,他是为了大嬴国运。

    “墨阳,我们走吧,准备干活了。”

    “干什么?”

    “坑人。”

    。m.
小说推荐